此生无白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二十七章 血果篇(十一)
国相师允曾负责教导幼帝顾远,将顾远调教得对他言听计从,可在其他方面,实在一言难尽。
朝中官员私底下都说,要不是敬元帝就只有这么一个儿子,怎会将皇位传给他。
但顾哲始终认为,顾远聪慧,只要稍加管束,必有成效。
所以他将每日处理政务的地点改到了养心殿,他一边批阅奏折,一边教导顾远。
然而,就在他教导顾远的时候,淡出视线许久的师允出现了。他来到养心殿,对着一脸闷闷不乐的顾远道:“皇上,今日天气好,臣来带您去猎场。”
“猎场?好啊好啊!我喜欢!”顾远拍手大笑,望向身旁的顾哲,“三叔,你说的这些都好难懂,下次再说吧。”
顾远说着,跳下了座椅,朝师允奔去。
“皇上。”顾哲严厉道,“您答应今日学习朝政,君无戏言。”
顾远被喝住了,停在了原地,一脸可怜巴巴的样子。
“皇上。”师允道,“不过是打猎一天,不会耽误什么的。”
“就是有国相这么纵容,皇上才会无心学业。”顾哲站起身,“本王奉命辅佐皇上,还请国相不要干涉,有违先皇之令。”
师允脸色难看了一瞬,随即笑道:“王爷何必如此严苛,这般气势凌人,莫不是这里王爷说了算?”
“三叔,你别生气了,反正有你在,这些事都交给你处理好了,我学不会。”顾远说着,跑到了师允的身边,拉着师允的胳膊,“国相,咱们走吧!”
就是这样一天天的浪费光阴,才会使得顾远毫无长进。师允明显是不想放弃控制幼帝,才会这般积极针对。
“皇上!”顾哲厉声喝道,可顾远头也不回。
顾哲想迈开步子去追,发现双腿麻痹的感觉又突如其来,让他动弹不得。他双手撑在桌案上,一阵眩晕。
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……
“皇上,言而无信的人,老天爷会罚他永远不长个儿的。”
眼看师允要带着顾远走出养心殿,一道淡蓝身影堵在了殿门口。风笙眼神凌厉地看了眼师允:“以前总听说什么奸邪佞臣的,今日可算见到活的了。”
“不许你说国相的坏话!”幼帝顾远不高兴地瞪了风笙一眼,“国相对我可好了!”
风笙不予置评。
“盛微公主。”师允听闻冷嘲,面不改色行了一礼,“惊扰皇上,可是重罪。”
“我惊扰皇上?”风笙一脸好笑,“皇上和王爷本在里头好好的,是你突然出现惊扰了他们吧。”
师允一时语塞,倒是身旁的顾远一脸不悦:“你方才胡说什么,我,不对,朕是堂堂男子汉,九五至尊,怎么会不长个子!”
“皇上也知道自己是男子汉?男子汉可是一诺千金,我看皇上……一句承诺,一文不值。”
风笙和万晓晓待久了,嘴上功夫也学了几分,足够将五岁的幼帝哄得一愣一愣的。
顾远怔了一会儿,回头看了看站在原地的顾哲,又看了看师允:“国相,她说得对,我已经答应了三叔,不能……”
师允皱了皱眉,”既然如此,那臣明日再来。”
“明日国相也不用来了。”顾哲缓了一会儿,双腿恢复了正常,他走到风笙身边,淡道,“若要学习骑射武功,本王可以亲自教导皇上,不劳国相费心。”
“只怕王爷忙于政事,身子又不好,难以分身。”
“那我来。”风笙接过话,“我可不希望皇上成为第二个顾深深,你离他还是越远越好。”
听到顾深深的名字,师允一直冷若冰山的脸上,出现一丝感情的流露,稍纵即逝。他冷哼了一声,“你?臣自认为将盛荷公主教导得很优秀,她精忠爱国,如今是大齐的英雄,名垂青史,有何不好?”
真是说胡话都不打草稿的,骗了人家,害死了人家,还这么正气凛然?
风笙早就想打师允出气了,她当下挑眉道:“既然国相不相信我的本事,那就来比划一下啊,我赢了,教导皇上的事,你便不可再过问!”
本来按照常理,比武这种事,风笙作为一个神仙,是稳赢的。
所以她十分大方地对师允道:“比试方式随你挑!”
结果她万万没想到,师允选择的是……猎虎……
苍天在上,君无白和怀光可以作证,自己上古凶兽都不怕,就是害怕老虎!一见到老虎,她脑子一片空白,什么都干不了。
城外,皇家猎场。
当风笙硬着头皮上,站在离老虎十步开外的地方时,她深切体会到了什么叫自作自受。当时直接说一对一打一架,不就干脆了嘛!
此时,远处,好似听到了幼帝的欢呼声:“国相好厉害,这么快打到老虎了!”
风笙回头看了一眼,马背上的师允换掉了朝服,穿上了劲装,背负箭袋,英姿勃发,他将猎来的老虎扔到了地上。
师允远远看了一眼畏惧老虎,不敢上前的风笙,而后转身又朝林子深处而去。
怎么办怎么办……可不能给大哥丢人啊……
风笙几番挣扎,终于下定决心,朝前跨了……一小步。
“吼!”老虎好像看出了风笙没胆子,当即放心地冲了上来。
风笙闭着眼,颤颤巍巍拿着剑朝前一捅,突然——
冲过来的老虎好似被什么绊了一下,和风笙错身而过,一头撞上了风笙身后的树,当即就这么撞死了……
“???”
风笙一脸懵了。
她走上前,戳了戳老虎的肚皮,见它果真没了半点反应。
哈,这是走了大运,还是暗中有人相助?风笙回头看了看自己的背后,又环顾四周,没瞧到有什么人啊……
风笙将那只老虎运回了顾哲他们休息的地点,然后再朝林子深处走去。她已经比师允慢了一步,不能再畏缩了。
“笙笙,如果不行,不要勉强自己。”顾哲注意到了风笙的脸色不佳,出言道。
“大哥,我没事的。”风笙对顾哲露出一个不怎么好看的笑,“我不会给你丢脸的。”
自己挖的坑,还是得自己跳啊……
往林子深处走去,风笙渐渐迷失了方向,甚至连一只老虎也看不到了。她正在奇怪,忽然,背后一支暗箭射来,她果断转身,空手接住。
箭矢的劲道很足,她甚至后退了两步。
树林隐秘处,缓步走出一人,冷漠的一张脸,带着点阴狠的杀意。
看上去斯斯文文的一朝国相,能有这等身手,看来死士的消息,不是空穴来风。
风笙冷笑一声:“国相阴险的本性是改不掉了。”
“呵。”师允冷道,“早就想除了你,今日这么大好的机会,是你自找的。”
说罢,师允从怀里掏出一只小巧的短笛,随着短促有力的音调,林中有健硕的老虎聚集到了他的身后。那些老虎站起来都比人高,目露凶光,一步步围住了风笙。
“吼!”
“吼——”
风笙心中一骇,“你懂驯兽?”
“不知我的底细,还敢随我挑选比试方式。”师允嘲讽道,“你的天真,堪比顾深深。”
师允见风笙深陷六只猛虎的围困,料想她必死无疑,而后放心地离开。
“喂,师允,你不准走!”
风笙刚抬步,一直老虎便上前吼了一声,吓得风笙不敢再动。
可恶啊,为什么偏偏是老虎,为什么偏偏自己怕老虎,为什么!
输给了师允,愧对大哥的信任,又给大哥增加了负担。
风笙心里一千遍的自责。究竟老虎代表了什么……过去发生过什么……
想着想着,越想越急,风笙的头忽然剧烈地疼痛起来,她想起在望尘岛被怀光追赶的时候,脑子里一闪而过的画面。
是谁在自己面前倒下,面目全非……
那里是一个冰冷的屋子,有一人陪伴在侧,猛虎当前,两人福祸相依。
“啊!”风笙想得越多,头越痛,好像要裂开一样。
身子好像有火在灼烧,五脏六腑都在燃烧!
风笙捂着头蹲下身子,一瞬间忍不住崩溃叫出了声:“你是谁!你到底是谁!”
虎群阵阵吼叫,颤动人心,它们于四面八方同时朝风笙冲去,却被一股破体而冲的光芒所震,当即弹飞了出去。
猎场的休息区,顾远一脸兴奋地等待着两人归来,可顾哲却心事重重的样子。
方才,他好像听到林子里传来什么口哨声,这让他隐隐不安。
率先从林内走出的是师允,他回到集合地点的时候,手里只拎了一只老虎,此时案上点着的香已经即将燃尽,风笙却迟迟没有回来。
顾哲看了一眼师允,等了一会儿,到底坐不住了,他站起身:“来人,分成两队,随本王入内寻找盛微公主。”
话音刚落,林内又缓缓走出了一人,众人定睛看去,只见风笙眼神冷漠而凶残,用藤蔓将所有老虎捆在了一起,一步一步拖了过来。
沿路而过,斑斑血迹,泥土与血交融,宛若泼墨,绘成了当下冷艳的一幕。
在场所有人,都被这样的架势吓到了。
“笙笙!”顾哲当即冲了过去,扶住她,看着她憔悴的神色,“你怎么了?”
风笙感觉体内有什么潜藏的东西爆发了,浑身如火烧般疼痛,可她忍着没说,只是抬眼,恨恨望向一脸错愕的师允。她心知,师允做事向来不留蛛丝马迹,自己没有证据,指认不了他什么。
于是她摇摇头,道:“国相,如何,我赢了吧。”
师允心中大惑,明明看见她害怕老虎,样子也不是装出来的,怎么能脱困!
“好厉害!我要拜你为师!”
座位上的顾远跳了起来,冲到风笙的面前,“教我教我,你教我功夫,什么东西我都可以赏赐给你!”
“皇上!”师允不甘心地喊了一声,却换来顾远回头一句,“国相,你都输了,我不要和你学本事了,我要和她学!”
风笙瞥了一眼抿紧唇,气得要死的师允,淡笑道:“好,我教皇上武功,但是皇上要赏赐一件东西。”
“什么?”
“信任。我希望皇上在今后,永远可以相信昌平王的忠心,他对您,对大齐,付出了太多啊。”
顾哲感觉风笙身子有些颤抖,脸上却挂着什么事也没有的笑,再听见风笙的话,心中一时五味杂陈。
他也不管在场有好多人,拉住风笙的手,道:“是不是不舒服,为什么要忍着?”
“我……”风笙晃了晃身子,差点倒下,被顾哲一把搂住,横抱而起。
他那般小心,那般紧张,仿佛怀中之人是生命中的不可失去的珍宝。
“咳咳……”纵然身子不好,顾哲也执意抱着风笙不放手。
“来人,准备马车!回宫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