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生无白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二十五章 血果篇(九)
顾哲和风笙离开伙房的时候,意外看到了在窗口鬼鬼祟祟的下人们。他们来不及躲藏,被抓了个现行。所有人以周伯为首,大家忍不住低头窃笑着,一脸意味深长地朝俩人行礼,“王爷,风笙姑娘。”
风笙点了点头:“大家早啊。”
“王爷和风笙姑娘真合得来,咱们都不好意思进去打扰呢。”
风笙道:“有什么不好意思的,是大哥和我占了你们干活儿的地方。”
周伯干咳了几声:“老奴巴不得王爷和姑娘多待一会儿呢,依老奴看,王爷也该找个……”
“周伯。”
没等周伯兴致勃勃地把话说完,顾哲便出声打断了,他将手里的食盒递给风笙,道:“笙笙,你去前面等我一下。”
风笙没多想,答应了一声,接过食盒就走开了。
待风笙离开一段距离,顾哲才略带严肃地看向平素忠心耿耿的下人们,开门见山道:“往后不要再想着那些不切实际的事,会吓到她的。”
周伯很不理解:“王爷,您至今未纳妃,又很喜欢风笙姑娘,为何不顺水推舟?公主也不在了,您一人孤苦,何不找个伴?”
“她只是本王的妹妹。况且……”顾哲想到了自己和风笙的交易,想到了自己必然的结局,眼神坚定,“本王此生已奉献给大齐,无心其他。”
“可是王爷……”
“周伯。”顾哲声音已经冷了下来,向来都平易近人的他,这次却难得的严肃,“日后不要在笙笙面前说这些了。”
见王爷这般认真,周伯不敢多言,只好应了下来,可他着实想不明白。这些年,王爷从未对盛荷公主以外的女子如此上心。即便是府内那些赏赐得来的舞姬,使尽浑身解数,也未能让王爷多看一眼。
明明他们在一起如此般配,郎才女貌,为什么王爷就不争取一下,甚至都不愿意说出自己的感觉呢……
周伯摇头叹了口气,对身后大眼瞪小眼的下人们道:“都听见了吧,以后别瞎起哄,散了吧。”
嘱咐完这些,顾哲才朝风笙等候的方向而去。他一步步走到了风笙的身后,看见她正站在原地,低着头,用脚尖在地上画着圈。这个小动作顾哲很早前就留意到了,很多次风笙想事情入神的时候,都会这样。
“在想什么?”顾哲好奇地询问,他很想知道,什么事可以让她如此上心。
风笙抬首,“我在想大哥。大哥的家这么温馨,所有人都很喜欢你。你就没有想过……终止交易吗?”
原来是在想这件事,原来是在为自己担心……顾哲将目光投向远方,斩钉截铁地说了两个字:“没有。”
“那你的母妃呢?你不挂心吗?”
顾哲道,“会有别的人照顾她,大齐若亡,整个皇室都不得善终,我这也是为她好。”
风笙哑口无言了片刻,才道,“其实朝代的更迭,是人间秩序,是天命所归,你何苦强行挽留。”
“笙笙,你错了。”顾哲站在瑟瑟秋风里,清晨的一缕阳光照亮了他的眼眸,“朝代的更迭,人间的秩序,都是以黎民之苦作为代价的。”
“我的父皇驾崩时,希望我辅佐皇兄,振兴大齐。我的皇兄临终前,托付我辅佐远儿,挽救大齐。他们念的,不只是齐国的荣辱,更是百姓的安定。”
“只要我还有一口气,天下就是我的责任。更何况……”
顾哲顿了顿,没有再说,他接过风笙手里的食盒,垂下的眼帘里,藏着深海一般的隐秘。
“走吧,进宫。”
在风笙不解的目光里,顾哲与她并肩而行。那句未说完的话,交织着一丝莫名惆怅。
笙笙,更何况,我也真心希望你能平安。少了血果,你又怎么平安……
 
慧太妃因为疯癫之病,已经被软禁在锦绣宫多年。她时常神志不清,有时候会呆坐在庭院里傻笑一天,有时候会发狂般乱摔东西。太医院会诊下来,得出一致的结论,就是无药可医。
若不是母凭子贵,她这般模样,或许就被送去陪葬了。
锦绣宫终年冷清,伺候的宫女太监寥寥无几。风笙和顾哲来到锦绣宫的时候,几个太监宫女围坐在一角赌骰子,什么规矩礼仪,都全然不放在心上。直到惊闻顾哲的脚步声,他们才慌乱地收起了东西,上前行礼道:“参见昌平王。”
顾哲没有让他们起身,冷道:“是本王平日给的赏赐少了?还是本王哪里亏待过你们?”
太监宫女们跪在了地上:“没有。”
“你们不侍奉在母妃身旁,却在这里玩乐,眼里可还有半点规矩?是不是觉得……本王治不了你们?!”
加重的语气,吓坏了太监宫女们,他们连连磕头求饶。有胆小的宫女已经哭出了声,撩起衣袖,上头有醒目的抓痕:“王爷,慧太妃最近病得更严重了,发起疯来实在太可怕,奴婢,奴婢……”
说到后来,已经是泣不成声。
“那也不是你们在此赌钱的理由。”顾哲道,“锦绣宫到底是太妃居所,怎可这般放肆。”
在奴才们哀切的讨饶声里,顾哲也不再追究,挥手遣退他们:“回去做事吧,下不为例。”
太监宫女们千恩万谢地退下了,那名手臂受伤的宫女走过顾哲身旁时,顾哲不忘叫住她,让她去太医院拿点伤药。
“本王知道,侍奉慧太妃不容易,日后还需要你们多多留心。这块玉佩,你先拿去,算是本王替母妃的一点补偿。”
宫女红了眼眶,将玉佩推回去,福了福身才离开:“这是奴婢该做的。多谢王爷,王爷真是宫里难得的好人。”
好人吗……顾哲自嘲笑了下。是啊,他一直就是世人眼中的好人。
风笙看着那些太监宫女们离开,然后跟上顾哲的脚步,入了内殿。
慧太妃对待下人这么凶残,看来疯癫之病是很严重了。往内殿走去,就可以听见慧太妃摔东西的声音,乒乒乓乓,不绝于耳。
忽然,一只手炉从里头飞了出来,直直砸向了顾哲的脑门,却见顾哲像是反应迟钝一样,根本没有躲让的动作。
“大哥,你怎么了?”风笙上前接住了手炉,回头见顾哲有些失神的模样。
顾哲缓缓低头,看了看自己的双腿,心里有一闪而过的恐惧。方才……麻痹感又来了……当初在战场上的那种感觉又来了。
这是怎么回事?自己不是服用了血果吗?怎么还会……
顾哲勉强稳住了心绪,神色一如往常,对风笙道:“刚才想事情,出了神。”
“没事就好。”风笙说着,上前去推门。
就在风笙转身的时候,顾哲又试着动了动腿,发现一瞬间的麻痹感消失,双腿又动了。
他隐隐觉得有些不太对劲,却压下了心头的困惑,往里走去。
一地凌乱的碎片,一屋凌乱的摆设,好好一个宫殿,已经被砸得面目全非。慧太妃站在殿中央,发丝凌乱,横眉怒骂:“谁,滚出去!”
顾哲上前行礼:“母妃,儿臣……”
“哲儿,是你啊。”慧太妃忽然笑了起来,扶了扶已经歪了的发簪,“你是来接母妃的吗?怎么样,你是不是做上皇帝了?”
皇帝?风笙疑惑。
“远儿已经登基了,母妃不要胡言。”顾哲小心翼翼地走入殿中央,伸出手,“母妃,当心地上的碎片,我扶你出去。”
“你没有做上皇帝?”慧太妃顿时变了脸色,“那你来做什么?”
顾哲叹了口气,“母妃,深深战死沙场了……”
“她死就死了,我问你,你为什么没做上皇帝!”
什么?死就死了?要不是面前的女子精神不正常,风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“母妃,你为什么还要执着于此?!”
“为什么不!当初皇上要你去宁城,我花了多大的心思才把你留下!我亲手将你妹妹送上了去宁城的马车,让她代替你!”
“可是你呢!抢不到皇位的废物!废物!”
慧太妃一边说着,一边情绪激动起来。她扯着顾哲的衣领,带着点歇斯底里的疯狂,她摇晃着顾哲的身子,怒道:“废物!你个废物!”
顾哲一直隐忍着默不作声,风笙想上去帮忙,却被顾哲用眼神制止了。
“我怎么生了你这样的废物!你去死!去死啊!”
忽然,慧太妃猛地将顾哲一推,顾哲踉跄后退几步,单膝跪地,一手撑在了地上。顿时,膝盖上,手上,被碎片刺入,鲜血淋漓。
风笙再也看不下去了,上去甩了甩衣袖,用灵力让慧太妃两眼一闭,昏了过去。
风笙一手接住向后倒下的慧太妃,然后看向顾哲:“大哥,你干嘛由着她发疯啊。”
“咳咳。”顾哲狼狈地站起身,苦笑了下,“本想着由她出出气,心里会不会快活些……”
“呵,没想到……她真的这么想我死啊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