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生无白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二十一章 血果篇(五)

 “咳咳咳……”

顾哲长长的睫毛颤动着,终于睁开了眼,那张死气沉沉的脸上,随之慢慢浮现出生机。
不知是不是错觉,他醒来的刹那,总觉得有泪水滴落在自己的脸上,湿漉漉的,可伸手去摸,什么也没有。
“你醒了。”
顾哲转动目光,一眼就看到了床边站着的风笙。他清楚地记得,是这个女子将自己带离了战场。
再看去,房间内还站着两男一女,都是格外的陌生。
“深深呢?”顾哲问道,“好像方才看到她了。”
人若身死,魂魄会立刻去往冥界。但若此人心有执念,不肯前去,魂魄便会弥留人世。顾哲的情况,大概是死去的那一瞬,魂魄离体,执着不去,才能看见顾深深吧。
可惜,他瞬间又被血果所救,魂魄归体,无缘和顾深深相见,更无缘说点什么。
风笙望向顾哲饱含期望的双眸,长叹一声,“她死了。”
三个字,打碎了顾哲最后的一点幻想。
硝烟弥漫的战场,他不舍昼夜,急赶而来,看到的却只有死亡。倒在血泊里的小妹浑身是伤,狼狈得让人唏嘘。
“是了,她死了。”顾哲闭了闭眼,呢喃着重复了一句,“可我记得,我也该死了的。”
一箭穿心,何以存活?
“没错,要不是笙笙拦着,你已经死了。”万晓晓站在旁边,攒着手里的发钗,蠢蠢欲动,“怎么?要不要本姑娘送你一程?”
“晓晓。”苏越走上前,拉住万晓晓的手,摇了摇头。他漆黑的双眸无声而郑重,似是在告诉万晓晓,相信风笙。
“算了,我要是再坚持下去,你们该说我冷血无情、无理取闹了吧。”万晓晓轻哼了一声,抬手将金钗插回发间。
风笙感激地对万晓晓和苏越笑笑,然后对顾哲道:“是巫医,他用血果救了你。”
这句话,指引着顾哲往房间的一角看去。那里静静地站着一人,瘦得跟骨架似的,长袍着身,宽大而松垮。此人极其不显眼,若不注意,根本察觉不到他的气息。
“我救人,从不是白救的。”角落里的巫医双眼透着诡谲的光,“他们说,我救了你,就能得到赏赐。”
“咳咳,不错。”顾哲缓缓直起身子,靠在床上,“你想要什么?”
“美女,十名绝色美女。”
“啧啧,胃口可真好。”万晓晓在一旁抱臂道,“难怪长得一副纵欲过度的模样。”
面对万晓晓的冷嘲,巫医面无表情,只是等着顾哲的答复。
“可以。”顾哲点点头,“本王府中的舞姬倾城绝色,待回到帝都,可以都赏赐于你。”
巫医咧嘴笑道:“王爷是爽快人,那草民就等着了。”
索要完了赏赐,巫医便告退,离开了房间。
“两位,本王有话想对风笙姑娘说。”顾哲看向苏越和万晓晓,“可否请两位回避一下。”
于是万晓晓被苏越拽着,万般不情愿地也离开了房间。
房门掩上,房内陷入短暂的沉寂。因为顾深深,这两个本来毫不相关的人,似乎有了一层紧密的联系。一种无声的缘分在悄然生长,迅速蔓延。
“本王知道,姑娘并非凡人。”
顾哲突如其来的话,让风笙一震。自己这么快就暴露了?掩饰得不够好?为何一个凡人有如此慧眼?
“你不必惊讶,本王能看出,是因为曾在古晨派修行。”
“古晨派?!”风笙脱口轻呼。
那个地方她知道,可是六界内赫赫有名的修仙门派,不论身份,无论来历,只要有资质,都可以拜入,并且永远受到古晨派的保护。
古晨派内能人无数,却远离尘世,潜心修仙,心向大道。她的母亲,华霜上仙,便是从古晨派飞升成仙的。
“你堂堂王爷,居然也修仙?”
“因为体弱,曾被送去那里修行过一段时间,有些成效。”顾哲淡道。
顾哲表明自己的身份,和风笙交流起来便方便许多,风笙将顾深深死后之事,将血果移植之事,将血果的重要性悉数告诉了顾哲。顾哲安静地听着,神情若有所思。
“因为血果可以助我救世,所以才来到这里找寻。但我也清楚,为了自己,而去剥夺你的命,是不公平的。”
“所以,我会尽力找到两全之法,届时,请王爷配合,让我取出血果。”
“若没有两全之法呢?”顾哲问道。
这个问题,风笙回答得不假思索,似乎早已有了打算:“那此事和你再无关系,少一件圣物而已,我依旧会尽力一试。”
风笙的态度,算是乐观的,要知道少一件圣物极其危险,很有可能就是把自己搭进去。
“姑娘的心思,当真磊落。”
顾哲既然修过仙,多少能联想到其中的危害,故而听到这样满不在乎的回答,神色微微动容,看向风笙的目光,多了几分探究,也多了几许柔情。
“本王十分感激姑娘。那日,是姑娘冲入战场,救了本王。”
“也是姑娘手下留情,让本王顺利重生,有机会完成未尽之事。”
顾哲望向风笙,眼里有说不清楚的情绪,眉宇染上坚毅之色,“本王,想和姑娘做一个交易。”
“交易?”
顾哲点点头,“一年前,本王身子越发差,只能回古晨派再次修养,岂料无意间窥得星辰奥秘,得知齐国气数将尽。起初,本王并不相信……”
“直到今年从古晨派回朝,发觉一年时间,朝堂变了许多。皇兄一味相信师允,却不能明辨师允的图谋不轨,以至于做了很多错事……”
“如今的朝堂,已被师允掌握大半,从内部崩坏,岌岌可畏。”
似乎不太适应新的心脏,顾哲捂着心口,缓了缓气,才接着道:“本王希望姑娘能一同回帝都,助本王完成未尽之事,而后以本王皇族之命为引,延长齐国气运。”
“你是仙,这一点,你应该能做到。待本王死后,血果,就是姑娘的了。”
他居然用自己的命做交易……风笙听得错愕。她记得,顾深深回忆里的哥哥性子淡泊,处事温和。可此刻看来,顾哲眉宇深沉,言辞间充满了放手一搏的味道。
是因为血果重生的关系吗……
“你真的要这么做?你的妹妹可是希望你好好活着……”
“国之将覆,百姓将陷入流离,本王一人独好有何用?”顾哲肯定道:“有所求,便要有付出,这是本王自愿的,也很公平,希望姑娘答应。”
用术法延长一国的命数,换做以前的风笙,可能做不到。但如今的她灵脉畅通,灵力大增,甚至还握有特使令,可以进入密地,延长气运的事,她确实能做。
只是……这算是干涉人界发展了吧。若是被天帝知道了……
对上顾哲毅然决然的眼神,风笙终究被他的忧国忧民之心打动。没能保住顾深深的魂魄,便成全她哥哥的心愿,弥补遗憾吧。
同时,也是为自己。这场交易,的确公平。
“好。”风笙应了下来,而后按住了顾哲的双肩,阻止了他下床的动作,逼他躺下休息,盖好被子。
“你……”顾哲愣怔着,任由风笙摆布。
“血果刚刚植入,你还是先好好休息吧。睡一觉起来,我们再处理事情。”
说着,风笙转身出门,然后轻手轻脚地把门带上。顾哲看着风笙消失在门后的身影,目光耐人寻味。
这一幕多么似曾相识,年幼的时候,自己熬夜苦读,深深也会这样逼着自己休息。那样的温暖,好久没有体会过了吧。
咄咄逼人的皇室,阴谋算计的朝堂,会叫自己好好休息一下的人,呵,真是寥寥无几。
 
风笙出门的时候,庭院里的下人们已经大多醒来。得知王爷已经安然无恙,都在管家的吩咐下回到各自的岗位。
顾深深战死,府内一片悲痛,大家都提不起精神。军中也有派人来说,顾深深的尸首已经安置妥当,等王爷命令,便可送回帝都。
万晓晓和苏越本不受待见,要被轰出府去,好在风笙前来救场,搬出顾哲,才化解了一场干戈。
风笙将与顾哲的约定告知两人,“我打算跟王爷回帝都。”
“你有心放他一命,他还急着要死?真是个傻子。”万晓晓先是有些不可置信,而后摆了摆手,“公平交易也好,不就是改变气运嘛,回头天帝怪罪下来,让君无白替你说情。反正他对你不错,天帝又卖他面子。”
真是有理有据的一番话,风笙失笑:“这是我自己的事,和君岛主没有关系。”
“只是这段时间不能白白浪费。”苏越在旁道,“我和晓晓去寻找下一件圣物。”
“这也是我要和你们说的事。”风笙拿出问管家要来的地图,找了个石桌铺开,万晓晓和苏越跟着围聚在桌前,低头认真看着。
风笙点着西北方向的一处深谷道,“我感应到,这个方向有父亲残留的灵力。”
“这地方,似乎是神农谷的遗址……”万晓晓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“古籍有记载,可能是九鼎的所在。”
风笙点点头,对万晓晓和苏越道,“要麻烦你们替我跑一趟了。”
“本就是我们一起执行任务,没什么麻不麻烦。”苏越看向万晓晓,“我们何时出发?”
“现在就走吧,反正这里也没事了。”
看着万晓晓风风火火地往外走,苏越无奈地摇摇头,对风笙关照道:“你自己小心,我们很快去帝都和你汇合。”
风笙应了一声,不放心地瞧了眼万晓晓离开的背影,“你和晓晓也是,切记低调行事,莫让敌人察觉我们的行动,我怕他们会从中作梗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