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生无白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二十章 血果篇(四)

似乎意识到了什么,风笙要往屋子里去。府里的下人也是有眼力劲的,立刻抓住了风笙手臂,问道:“你做什么,巫医在救王爷呢,你不能进去!”

“里头可能有一件我寻找的东西,我想进去看看。”
“不行,王爷正在紧要关头,你进去影响了怎么办!”
好像说得也有道理……
“别听他的!快进去!”
风笙脚步停滞时,头顶猛然传来熟悉的声音。她抬头看去,只见万晓晓和苏越正飞檐走壁,御风而来,并且不经同意,就落入了府邸。结果,因为太过招摇,引人注目,还没靠近房门,便被护院团团包围。
“大胆,竟敢擅闯城主府邸!”
护院个个严阵以待,气氛剑拔弩张,此情此景,不打一架,简直寸步难行。
“你们的出场方式还可以再张扬一点。”风笙扶额叹息。
“这不是赶时间嘛!”万晓晓隔着人群,在包围里着急道,“笙笙,你有感应吗?”
风笙明白万晓晓所指,微微颔首,“不错,我察觉到了,房间里有我们要找的东西。”
“那我们找的没错,你得赶紧动手了!血果在那个巫医的手里!”
“血果在巫医手里?”
“不错。两天前,咱们掉在了你感应的地点,发现了天机镜指示的血果,那家伙出来抢走了!我可是花了好大一番功夫,才追查到了这里!”
两天前?他们两天前就到这里了?也就是说自己被困在传送阵里整整两天?难怪和他们分开了,传送的地点也有误差……
风笙点点头,“里面正在救人,我等等……”
“那个巫医要用它换心,不能等!”万晓晓跺了跺脚,“不管了,我要用灵力了,大不了回头儿去跟天帝请罪。”
临行前,天帝才叮嘱过,不可擅用灵力,伤及凡人。很显然,万晓晓并不是很放在心上。
万晓晓抬起双臂,在一众护院惊疑的神情里,舞动双手,嘴里神神叨叨念着什么。然而……嘀咕了半天,四周风平浪静,毫无反应,她举着手,神色一时有些尴尬。
所有人都用看智障的眼神,看着窘迫的万晓晓。
“她在干嘛?”
“不知道啊?好端端地怎么跳起舞了?”
“该不会是个疯子吧,可惜长得这么漂亮。”
议论声很大,万晓晓气急道:“怎,怎么回事?我的灵力呢!”
身旁的苏越一脸淡定,拔出了混沌巨刀,“里头的家伙不简单,压制住了我们,才使不出力量。”
举止怪异,擅闯府邸,更是意图大打出手,这样的人,不是刺客是什么!
“装神弄鬼,来啊,把他们拿下!”
管家一声令下,惊醒了呆滞的护院。一时间,所有护院蜂拥而上,同时动手,万晓晓和苏越被逼无奈,只好回以武力。
苏越把握力道,挥动巨刀,刀风所过之处,人闷哼一声,捂着胸口倒下。万晓晓则拔下金色发钗,顿时,发钗钗身化成一条金色长线,丝线在万晓晓操弄间时而刚劲,时而柔软,如剑如鞭,挥舞起来,犹如密不透风的一张网,将人逼得手足无措。
“笙笙,动手!一旦血果与人体相融,就只有杀人夺果了!”
万晓晓和苏越一时难以脱身,只能寄希望于门口的风笙。
风笙一震。
血果换心的传说,风笙记得万晓晓和自己说过。传说此果神秘,记载极少,只知这种果子万年才出一个,十分珍贵。果实的形状类似一颗心,更有续命的功效。如有人心脏受损,那换上血果,便可代替原有心脏,继续存活。
血果的效力是无限的,若此人没有意外,靠着血果,可以长命百岁地活下去。所以,欲取血果,便要索命。
巫医竟是用此手法,来救顾哲……
此时,苏越和万晓晓已经竭力挡住了所有人,风笙的面前再无阻碍,她不再犹豫,一路畅通向前而去。可当她即将跨过门槛时,一道幽影飘到了面前。
风笙顿了顿:“顾深深……”
“你一定要这么做吗?”空气中,传来顾深深的质问。
“抱歉。”风笙闭了闭眼,迈开那决绝的一步,没有商量的余地,“这件东西,我势在必得。”
顾深深想拉住风笙,不让她靠近顾哲。可只是鬼魂的她,双手无法抓住任何人,眼睁睁看着风笙从自己透明的身体上穿过,成功进了屋子。
外头因为打斗而异常喧嚣,屋内却格外静谧。床上,顾哲平躺着,双眼紧闭,不省人事。而床前站着一人,衣着朴素,身形瘦削。
“放下血果!”
风笙知道,此人便是巫医,他的双手正托着一颗鲜红的果实,送往顾哲的胸口。
巫医回了回头,露出一个让人费解的笑,风笙这才看清楚巫医的脸。那是一张有些阴森可怕的年轻容颜,脸色苍白,眼窝深陷,黑眼圈极深,最令人瞩目的,还是左眼下的一颗泪痣,带着点诡异的气息。
眼看血果正一点点没入顾哲的胸膛,风笙急忙出手,扑到床前抓住了那颗血果。
“没用的,你阻止不了。”巫医淡淡说了一句。
果然,血果已经认主,排斥风笙,将风笙弹了出去。
风笙踉跄后退了几步,眸色深沉。
“你现在只有一个办法,等顾哲还阳,再杀了他。”巫医动了动唇,“只要你杀得了他。”
顾哲若只是一具尸体,那风笙还能狠得下心。可若他死而复生,那就是一条人命。
为了取血果,杀一个无辜的人,让他再死一次……这种事,太过残忍,风笙真的难以下手。她握着袖子里的灵匕,一时有些踌躇。
“笙笙,不用你动手,这个罪业我来担。”
外头倒了一片昏迷不醒的人,万晓晓和苏越终于突破重围,一前一后进了屋子,可到底还是晚了一步,血果已经完全进入了顾哲的身体。
“就是你这家伙压制了我们的灵力,你到底是什么来头!”
万晓晓指着巫医,一脸不爽。
“呵。”巫医笑了一声,没有回答万晓晓的话。
“什么态度?不说就不说,等我拿了血果,再找你算账!”
万晓晓说着,举起发钗,对准顾哲的命脉。巫医眼疾手快,欲拦万晓晓,却被苏越缠住,难以动手。
“咳咳……”
双方战得不可开交时,床上的顾哲手指动了动,眼皮颤了颤,真的是起死回生了!
“晓晓,等等——”
“哥哥!”
一直心急如焚的顾深深看到哥哥还阳,忽然动了。她飘往顾哲床前,仰首迎上了万晓晓的发钗,那蕴藏着力量的宝器若点了下去,就是魂飞魄散!
“哪里来的女鬼?闪开!”
万晓晓身形一顿,冷冷喝道。
“我哥哥好不容易活过来,我不能看他再死一次!”
“我只关心笙笙,你哥哥与我无关。”万晓晓愣了愣,但手里的动作不肯停下,“咱们立场不同,对不住了。”
发钗落下的那一刻,万晓晓的手猛地被风笙抓住。
“笙笙!”万晓晓侧过头,“你别忘了,我们是为了什么!”
“我知道。”风笙看了眼顾深深,“既然顾哲还阳已成事实,那我们不该随意剥夺他的生命。一定有别的办法,既能保住顾哲的命,又能取出血果。”
“他的性命就是靠血果维系。”万晓晓道,“怎么可能有别的办法!”
“当初天帝要取我性命时,你不也挺身而出,支持寻找别的办法?”风笙道,“我相信天无绝人之路,而且你也说过,不该随便牺牲他人。”
“可是他不一样,他本来就是个死人!而且他命数已尽,根本不该留在世上!”
风笙和万晓晓产生分歧之时,一直张开双臂,护在顾哲床前的顾深深发生了异变。她的魂魄霎时若隐若现,下半身已经开始逐渐消弭,好像随时会随风飘散而去。
“糟了,魂魄开始溃散了……叫你去冥界你不去,现在好了,你想去也进不去了!”风笙回头喊道:“阿越,别打了。”
“巫医,快把灵力禁制解除,我要救顾深深!”
在场几人都不是普通人,一眼看出了顾深深的情况。
巫医不紧不慢,看向焦急的风笙,冷哼道:“可以,但是你不许再杀顾哲。”
“什么破条件,笙笙你别……”
“好。”
万晓晓话还没说完,风笙就答应了。
这女鬼到底做了什么,风笙这么帮她!一旁的万晓晓赌气似地别过头,嘴里嘀咕道,反正你答应了不杀,我没答应。
风笙深吸一口气,施展的灵力勉强维持着顾深深的形态。可只是一会儿,消散的趋势又回归,并且速度越来越快,已经从脚底到了胸口。
不要,不要就此消弭……你这样的女子,该有幸福的来生,该有一个美好的将来,弥补今生的缺憾。
风笙不由想起石阶上,这名女子娓娓讲述的故事。她听过了那个故事,便无法做到无动于衷。她极力想保住顾深深,却发现……根本无力回天。
“风笙,不要白费力气了。”顾深深笑了笑,“你我萍水相逢,能到这个地步,已经很好了。”
“谢谢你,愿意给哥哥一个活下去的机会。”
已经做下的决定,是至死付出,不曾后悔。已经逝去的人,是再难往生,没有将来。
怀抱着对人世的最后一丝留恋,顾深深残存着最后一丝气息:“风笙,若有一日,你能见到师允,请帮我转告他……”
“我永远不会原谅他。”
顿了顿,顾深深又自嘲一笑,“算了,还是别说了。他那样的人,又怎么会在乎这个答案呢……”
回头,是最后眷恋的一瞥,最后不舍地触摸。顾深深伸出的手,消散在顾哲缓缓睁眼之时。
“哥哥,永别了。”
永别,永远的离别,永不再见。一句顾哲听不见的道别,化为轻烟,湮没在茫茫尘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