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生无白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十九章 血果篇(三)

 急促的脚步踏在湿漉漉的归程,风笙背着顾哲一路狂奔进了城。地面道路坑坑洼洼的,每踩进去一脚,都溅起不大不小的水花,湿了衣摆。

顾深深的魂魄在前头带路,飘动的身形很快:“这里这里,往这里走。府里有最好的大夫,哥哥一定会没事的!”
突然,身后传来鸣金收兵的声响。
“赢了么……”背上的人问道,声音很轻。
风笙顿步,回头看了一眼,楚军正以迅雷之势往山头撤退。起初的整齐划一,声势浩大已经荡然无存,看上去折损得不轻。
“赢了赢了,放心吧。”
“那就好,深深……可以安息了吧。”
轻飘飘的一句话,重重打在了顾深深的心头。前头的顾深深吸了吸鼻子,没好气道:“你要是有事,我谈什么安息啊!”
可惜,这句话顾哲听不到,他们如今阴阳相隔,彼此无法交流。
夹在兄妹两人当中,风笙不禁叹了口气,随即隐隐察觉背上之人不太对劲。
呼吸渐弱,身体渐冷,胸口流出的血没有停过,染红了风笙的衣裳,一片触目惊心。
“不妙,他快撑不住了!”
生命的流逝是那么快,风笙不懂疗伤的法子,只能握住顾哲的手,一边传送续命的灵气,一边干脆腾跃而起,在错落的房舍间起起落落,如一道清风,拨开重重的雨幕。这一刻,她也顾不得什么低调行事,只想着挽救一条人命,随着飘飞的顾深深一路直往城主府邸。
迷迷糊糊间,顾哲只感觉到手心炙热的温度,在维持着自己残烛一般的性命。
“好温暖的力量……”顾哲双目朦胧,看不清眼前的一切,只闻到了女子的发香。
终于,抵达城主府邸——
听到顾深深战死的消息,看到顾哲奄奄一息,府里的人虽然惊慌又悲痛,却不失镇定。不愧是顾深深调教的下人,在这样的情景下,还能井井有条地安排着事情。
府中的人告诉风笙,前些日子来了一个门客,是个很厉害的巫医,既懂巫术,又会医术。据说病人只要还有一口气,就能将其从鬼门关拉回。
于是顾哲被送回城主府后,一帮人将他抬进了巫医的房间,然后把风笙拦在了门外,神神秘秘的,说是女子止步。
也罢,有救就行。
风笙到此,算是帮完了忙,本该就此功成身退,去找万晓晓和苏越汇合。可眼见顾深深依旧站在门口,扎根一般纹丝不动,她那点多管闲事的性子就上来了。
从冥界往生的重要性,讲到生生死死的大道理,风笙絮絮叨叨说了半天,都说得口干舌燥了,可顾深深还是一脸不为所动,坚持要看到哥哥没事再走。
“就这么丢下哥哥,我实在放心不下。”
大概是顾深深的眼神像极了曾经的自己,风笙动了恻隐之心,叹气一声,在房门口的台阶上就地坐下。
“真是服了你了。”风笙道,“我陪你,万一你的魂体溃散,我还能帮你坚持一会儿。”
“你不是还有急事吗?不必管我的。”
“也不急在一时半刻,总不能任由你魂飞魄散吧。”风笙招了招手,拍拍身旁的空地,“来,坐过来,休息休息,杵在那也没用啊。”
“多谢。”顾深深感激地笑了笑,在风笙的旁边抱膝坐下。
一张小巧而精致的脸,若没了一身战甲,也可以显得温柔娇俏。唉,真是个好看的姑娘,怎么就红颜薄命,葬送在战场上了呢……风笙托着腮帮子,打量着顾深深,“左右现在要等消息,不如和我说说,你和你哥哥的事?”
顾深深犹豫片刻,点了点头。
 
顾家,是齐国的王室一族。顾哲,是当今皇上的弟弟,昌平王。
而顾深深,是顾哲的亲妹妹,当今盛荷公主。
顾哲十八岁那年,本该前往宁城,担任宁城城主,负起守卫疆土的重任。可是……他的身体状况难以承受边城的环境。
当年慧妃怀着顾哲的时候,正在冷宫受罚,尝了不少苦头,也没吃什么补品,身子一度很差,以至于生顾哲的时候,还差点难产。
顾哲生下来的时候,都没有哭,呼吸很弱,接生的嬷嬷差点以为是个死胎。
之后,慧妃靠着生下皇子,离开了冷宫,她一直希望自己的儿子出类拔萃,故而煞费苦心,谆谆教导,却不想……
长大后,顾哲经常生病,纵然天资过人,文武双全,也耐不住一副孱弱的身躯,撑不起宏伟的理想。曾有太医隐晦地告诉慧妃,顾哲因为在母胎里便营养不足,所以生下来如此多灾多难,或许……是活不久的。
顾哲很清楚自己的身体,所以他一直以来都孝顺母妃,宠爱幼妹,尽心辅佐父皇,不留遗憾。
顾深深说,小的时候,自己犯了什么错,都是顾哲担着。自己喜欢什么,顾哲都会尽力找来。哪怕顾哲疾病缠身,也不忘强撑着为自己准备生辰礼物。
他总是那么温柔地对待家人,那么努力地活着每一天,因为他曾说过,他害怕哪天再也睁不开眼,再也看不到珍惜的人。
大抵是苍天垂悯,顾哲磕磕绊绊活到了十八岁。崇华三十四年,顾哲被封昌平王,受命前往宁城继任城主之位。
慧妃几度在先皇面前哀求,希望能让顾哲留在帝都,休养身体。可先皇说顾哲才华横溢,武艺过人,是众多皇子里,最适合守卫边疆的。作为一名父亲,他心疼顾哲的身体,但作为一名皇帝,他断定,顾哲是最好的选择。
顾哲没有抱怨,更没有犹豫,他接到圣旨后,便着手收拾行李。却不想,自己年仅十岁的妹妹,冲到了养心殿前,掷地有声道:“我愿代哥哥前去宁城,请父皇恩准!”
“胡闹!”
当时,先皇只有两个字,怒斥顾深深。
可顾深深没有放弃,她数次恳求无效后,给顾哲下了迷药,而后趁顾哲昏睡,在慧妃的帮助下,偷偷代替顾哲上了前往宁城的马车,还留书一封,说自己五年内必名震边疆,若不能,自刎谢罪。
一个十岁的女孩,冒着惹怒龙颜的风险,能做出这样的决定,是要有多大的魄力,又有多珍惜自己的哥哥。
她还特别给顾哲留了话,她希望哥哥好好休息,不要灰心,想办法治好身子,努力活下去。
当顾哲跪在先皇面前,请先皇原谅顾深深的鲁莽,并愿意立刻去换回顾深深的时候,先帝竟然哈哈大笑了起来。
“此女勇猛,不输朕当年。罢了,有这等雄心壮志,朕倒想看看!”
就这样,顾深深代替顾哲,去往宁城。年仅十岁的她,起初根本难以服众,直到一名谋士出现在宁城,教导顾深深武功,又教她排兵布阵,为人处事。
期间的艰辛,都不是常人能够忍受的。
至此,顾深深才开始渐渐成长,十二岁可以会见来使,十四岁出兵大败敌军,她简直就是齐国的一个传说,一个神话。但赫赫战功下的她,依旧还只是个女孩子,渴望着有朝一日,天下太平,再无战事,她便可以回到家人的身边。
她至今还记得,十五岁那年,帝都变故,猝不及防。她的母妃重病,疯疯癫癫,紧接着父皇驾崩,新帝登基。她恳求能回去送一送父皇,可是新帝传书宁城,不许她擅自离开,要她以大局为重,当心动乱之刻,敌军来犯。
而当时的顾哲……身子越发的差,既要独自扛着丧亲之痛,照顾疯癫的母妃,又要辅佐新皇,殚精竭虑。
守着天下,却守不了父母,守不了自己的哥哥,这真是多么讽刺的一件事啊。
顾深深的声音越来越轻,头越来越低,到最后,眼眶竟有些发红。
“这一生,我那么努力地为他们而活,他们却还是过得不幸福。”
没想到,十八韶华的顾深深,竟有如此曲折的一段过去,也难怪顾哲如此重视这个妹妹。
“你曾说,一名谋士教会了你一切,那他人呢?为什么今日没有在此帮助你?”风笙听着故事,不由好奇问道。
“他吗?”顾深深冷笑了一声,“他借我上位,去帝都任职,而后一路晋升,不过一年就坐上了相国之位,蛊惑圣上!”
“就是那该死的师允!要置我于死地的师允!”
顾深深说得愤恨难平,但风笙却从她的眼神里,读出了别的东西。
“你很恨他?”
“是,我恨他,即便做鬼,即便入了轮回,这份恨,我永生永世都不会忘记!”顾深深咬着唇,“要不是他,宁城怎会有此一劫,我怎会死,哥哥又怎会……”
说着说着,顾深深忽然停顿了片刻,“都怪当年的我太天真,才错以为,师允是一个……多么美好的人。”
说到这里,顾深深不再说了,陷入了沉默。风笙也知道自己这个问题多嘴了,似乎戳到了别人的痛楚,于是不再追问。
明明顾哲刚被送进去没多长时间,顾深深感觉仿佛过了好久好久。
雨渐渐停了,屋子内一点动静也没有,顾深深本来可以穿墙进去看,但她又怕自己的进入会干扰巫医施术,只能在外面干着急,坐也坐不住了,站起身不断地在门口徘徊。
突然,房门吱呀开了。
“都出去,别在这里打扰我。”
随着一声冷喝,房内匆匆走出好多下人。他们都是被巫医赶出来的,脸上神色都有些忐忑。
“里头要做什么?”风笙拉住了一人询问。
“王爷的心脏受损,各种办法试了都没用,巫医打算给王爷换心呢!”
换换换,换心?!
就在同一时刻,敞开的房门后,传来难以察觉的灵息,极其微弱,却又极其纯正。风笙心头刹那有了异样的感觉,一种很温暖,很明媚的感觉。她转头望向那间屋子,怎么回事?居然在这里感觉到了父亲残留的力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