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生无白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十八章 血果篇(二)

  隔着人海,顾深深难以触及朝思暮想的哥哥,她伸出的手颤抖着,呼吸开始急促起来。

久别重逢,多少思念灌注心口,急于言表。
突然——
快剑封喉,彻底终结了顾深深的性命……
一直努力伸出的手,终于不甘地垂落,一直努力高昂的头颅,终于无声地低下。十年牵肠挂肚,一朝转瞬成空,所有准备好的话,终是没能说出口。
也许是为了悼念这名年轻的女将,阴沉沉的天,下起了瓢泼的雨,犹如苍天哭泣英魂。然而无论雨水怎么冲刷,都洗不走浓重的血腥气。
身着玄袍的男子立在风雨中,目光投向香消玉殒的顾深深,骤然瞳孔一缩。
他紧抿着双唇,一言不发,只是杀杀杀。手里的剑更加快,更加不留余地,全然放弃了防守,只是一味地向前冲。
一步,两步,三步……三十三步。
在第三十三步的时候,男子终于杀到了顾深深的面前。
原来,他们之间是这么近,只有三十三步的距离。可是他们之间又是那么遥远,这三十三步,就是阴阳相隔。
这就是他的小妹吗?
小妹离开自己的时候,只有十岁啊。作为兄长,他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多陪陪她,多给她一点关爱。
边境的条件很苦吧。你看,小时候的你,脸是圆圆的,现在怎么如此瘦弱,好像风一吹,就会倒。
“深深,哥哥来了,哥哥来了。”男子扔掉了手里的剑,上前一把抱住了冰冷的尸体。雨水混着血水污染了那一身玄袍,他却毫不介意,只是跪倒在泥泞中,双目空荡荡的。
不该是这样的,他违背皇命,提前出发,日夜兼程,为什么,为什么还是没能救下她!
“深深,哥哥对不起你,对不起你……”
男子用手一点点擦着顾深深脸上的血迹,那张苍白的脸,一点点展露在男子的眼前。
“你比小时候好看多了呢。”男子吻了吻顾深深的额头,哽咽道,“哥哥来接你回去了,你睁开眼,看看我啊!看看我啊!”
“顾哲!纳命来!”
远处,一声呐喊,一支飞箭力大无穷,破空而来,沉浸在悲伤里的顾哲浑然不觉。只见飞箭穿体而过,命中顾哲的心脏。顾哲身体晃了晃,一手拔掉胸口的箭矢,没有松开顾深深的尸体。
男子久久的失神,全然不顾自己还处在生死一线的战场。身边楚军早已虎视眈眈,全速靠近,出手更是丝毫不留余地。
“王爷!”
“王爷!”
多少人在呼喊着,可顾哲就像一座雕塑,一动不动。他只是抱着怀里的尸体,满心荒芜。
深深,当年若不是你替我来此,死的应该是我,是我啊!
刀光一闪,马背上的楚将已经瞄准了顾哲,他手起刀落,脸上有狰狞的笑意:“顾哲,去死吧!”
千钧一发之际,一道闷雷劈下,一人凭空乍现,从天而降,重重摔在了楚将的身上。刀一偏,楚将从马背跌到了地上,头颅朝地,当场昏迷。
“……终于到了吗?晓晓,你的传送术该进修一下,我头晕死了。”
全然不知眼前的状况,风笙揉着屁股从地上爬起来。上一刻,她还在望尘岛与君无白惜别,下一刻,她已经来到了齐国的边境。她抹了把脸上的雨水,环顾四周陌生的环境,然后低头看见了被压的楚将,神色立刻大变。
“不,不会吧……我刚来人世就死人了?”
风笙蹲下身子,摇了摇楚将的尸体,“兄弟,你醒醒啊。怎么办,我不是故意的啊。”
忐忑地伸手一探鼻息,风笙顿时松了一口气,“呼,还好,没死。”
天降奇人,两军都愣住了。
“什么人!”
“她一定是齐国的人,杀了她!”
楚军见自己的将领受击,哪肯善罢甘休。齐军见天降一人,帮助了顾哲,当然是出手相互。双方在片刻的愣怔后,又难分难解地打在一起,只剩风笙一脸茫然地站在原地。
“姑娘,这是哪里啊?”
风笙满脸困惑地转过脸,望向一旁身体透明的女子。
准确的说,那根本不是一个人,只是一缕魂魄而已。
“你,你看得见我?!”顾深深惊愕道。
一身白衣,容颜清秀,立在雨中,却一点也没沾染雨丝。她浑身散发着柔和的微光,凄冷又迷离。身旁厮杀的战士从她的身体穿了过去,一人又一人,全都没有发觉她的存在。
此人正是死去的顾深深。
顾深深已经死了,她本该立刻魂往鬼界的,可是因为顾哲的呼唤,她停住了脚步。当她看到顾哲差点被砍死的时候,只恨自己根本无能为力。
没有人看得见她,没有人听得见她的声音。徒留魂魄的顾深深,抓不住任何东西,也碰不到任何人。
只有风笙,这个突然降临齐国的女子。
“恩,我看得见。”风笙在顾深深期盼的眼神里点了点头,“能告诉我这是哪里吗?”
“这是齐国边境。”
“齐国……那晓晓没有传送错。可是他们俩人呢?怎么就我一个人到了这里?”风笙一边思索着,一边避开攻击的楚军。
“姑娘,你还是快点去鬼界吧,晚了你魂魄就进不去了,会影响你往生的。”风笙好心地劝说着,可顾深深执着地站在原地,目光留恋地望着风笙背后的人。
风笙顺着目光看去,有一名男子抱着尸体跪倒在地,背影落寞萧索。
“你是为了他驻足?”风笙问道,“他是你什么人?”
“他是我的哥哥。”顾深深苦笑了一下,朝风笙施礼,“能不能求你一件事?快点带我哥哥离开这里吧,再这样下去,他性命难保。”
哥哥吗?风笙凝视着那个背影,仿佛看到了很久以前的自己。
失去家人的痛苦,她深有体会。曾经的她,也是这般沉溺悲痛,无法自拔。
顷刻间,已有无数楚兵悄无声息地靠近了顾哲,将顾哲团团包围。可顾哲依旧失去灵魂般颓然无神,抱着顾深深的尸体不肯松手。
“求你了!”顾深深的声音里已经带了哭腔。
风笙叹了口气,顿时健步如飞,纵身跃进重重包围里,踹开靠近的两名楚兵。她拉了拉不动如山的顾哲,“快起来,你在这里等死吗?”
顾哲没有反应。
“唉,你妹妹都快急死了,你还在这里发傻。”风笙不再废话,使出蛮力,一把将顾哲拖了起来,扛在了肩上。
一直死气沉沉的顾哲终于有了反应,怒道:“你是什么人!把本王放下来!”
风笙手速极快,施了一个定身咒,定住了顾哲的身形,不让他乱动。
“这位大哥,我也是过来人,作为过来人,我有话要问你。”
“你有没有想过,你还有什么未了的责任?”风笙背着顾哲,穿梭在兵刃相交的人群里,身形灵活,竟是无人能拦。
“就这么死了,对得起活着的人吗?”
顾哲一怔,目光黯然。
大雨依旧不休,战乱却接近了尾声。齐国赶来的援军实力不俗,让之前已有一番厮杀的楚军渐渐难以抗衡。
泥泞的沙场上,横七竖八地躺着无数尸体。楚国的大旗终于倒下,齐军踩着楚人的旗帜,战得勇猛,战得无所畏惧。
“撤退!”
在这样不利的情况下,楚军最终做出了选择,在宁城之下铩羽而归。慌乱的脚步,带着些狼狈,全然不见之前的势如破竹。
然而,他们此战虽败,却有了一个重要的收获。
叱咤边城的女将顾深深,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