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生无白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十七章 血果篇(一)

人间正是深秋,苍茫大地浸染在萧瑟的寒风中,连绵起伏的山峦上,红枫映照着深秋的脚步,也勾起了人们伤感的离愁。

“啊——”
“杀啊!杀啊!”
战声轰隆,昼夜不息,为悲怆的深秋再增添了一抹肃杀。齐楚两国边境处,一场仗已经打了整整半年,两国的将士都处于极度的疲惫中,每一次跋涉,每一次挥戈,都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。
“杀啊!翻过这个山头,就是齐国的边城!”
不知是谁,一声大喝,令楚军精神大振,下手越发狠厉。在这样的情势下,齐国士兵渐渐不敌,且战且退。
“援军呢?援军怎么还没来!”
“不会来了,我们就要死在这里了……”
“我还有三岁大的儿子在家等着我啊!”
齐军士气越来越低糜,节节败退,倒下的尸体为楚国人马铺成了一条血路。刹那间,红枫染上了飞溅的血,透出更加刺目的红。
“报!楚军已翻过山头,直向宁城而来!”
“报!我军死伤过半,已经挡不住了!”
“报!援军,援军……”
齐国边城,城墙之上,报讯的士兵一个接着一个,直直跪倒在一道身着铁甲的背影前,神色紧张又哀痛。
“援军怎么了?”
没有回头,那道声音冷漠。
“援军……”士兵深深伏地,凄然开口,“帝都来讯,援军昨夜才刚刚出发……”
死寂,城头一片死寂。
明明三个月前就传信帝都,请求支援啊!不知是什么原因,援军之事一拖再拖,直到半月前才正式批准。
许久杳无影讯……竟是,竟是昨夜才出发?!
撑不住了啊!马上就要兵临城下了!
“完了……”城头的一角,有一名守卫忍不住发出了绝望的低喃。
“完了?我还在,怎么会完!”
闻声,城头之人回首,竟是一张清秀的脸庞。明明是十八年华的女子,却没有一丝胭脂气。一身铁甲,套在那瘦弱的身躯上,竟是如此浑然天成。
剑眉秀目,傲骨铮铮,双眼冷冽如刀锋,正是齐国女将顾深深!
“主将还在,先锋部队还在奋力厮杀,你居然说完了?是谁允许你在此动摇军心!”
当头棒喝,如冰泉从头浇灌而下,让人顿时清醒了过来。那名失言的守卫浑身一震,双腿哆嗦着跪在地上,战战兢兢道:“将军,小的知错了!”
“饶你一命,自己下去领罚。”
顾深深没有多言,挥了挥手,将那名守卫赶下了城头。
也因为这一出,宁城城头,再无人敢有半分懈怠。
是啊,顾将军还在,一定还会有办法的!一定!
身负所有人的期望,顾深深站在原地,眺望着远处山头。她的耳边,好似回荡着战士们痛苦的呼救,那一片耀眼的红枫,究竟染了多少齐国战士的血。
想着想着,顾深深的手不由地抠住了城墙的边沿,越抠越紧。
“他娘的!”良久,顾深深嘴里挤出了一句粗口,骂道,“定是那姓师的混蛋从中作梗!”
“姑奶奶我今日要是不死,一定回帝都撕烂他的嘴!”
从城头看去,已经可以看见楚军的旗帜高扬着从山头冲下,势不可挡。密密麻麻的大军如潮水般涌来,杀声震天,以这样的速度,不出多时,便会兵临城下。
唯一幸存的士兵策马赶回了宁城,捂着不断流血的伤口,从马上摔下。他已经是军中的老兵了,在他人的搀扶下来到顾深深面前,努力撑着最后一口气,老泪纵横道:“将军,我们……全军覆没了。”
“请将军……赶紧往北撤离!”
说完这句话,老兵就在顾深深面前咽了气。他至死,眼睛都没有阖上。那双眼,透着不甘,透着恨,透着对齐国未来的担忧。
顾深深望着那样的眼神,心中一痛,蹲下身子,抬手替老兵阖起双眼,而后深吸了一口气,问身侧的副将:“城中还有多少兵马?”
“回将军……只有一千左右。”
“一千……”顾深深望着今日阴沉沉的天,乌云密布,山雨欲来。
楚军有上万兵马,整整十倍的差距,该如何抵挡?
援军不到,必死无疑。师允啊师允,你这一手,真是够狠的啊!
“将军,我们是否往北撤离?”副将小心翼翼地开口提议。
“你的意思,是要我丢下城中百姓?”顾深深回头,冷眼看着自己的副将,“笑话!”
副将被顾深深一瞪,赶紧闭上了嘴。
“铮——”
长剑出鞘,顾深深手握着剑,高举于顶,厉声道:“我顾深深在此立誓,绝不弃城而走!”
“只要我还有一口气,便不会让楚军踏进宁城一步!”
只有十八岁的女子,浑身散发着不同于年龄的气场,整个人光华夺目,令人心生敬畏。
“齐国的儿郎们!你们能忍受他人辱我山河吗!”
“你们能忘记战友的血海深仇吗!”
“你们!能背弃军人的尊严吗!”
声声质问,激起了战士们胸膛里的热血,四周响起了一声高过一声的回应:“不能!”
“很好。”顾深深扬唇,“我愿以命,守卫山河,谁愿随我!”
高声发问,回答她的,是整齐划一的声响:“誓死追随将军!誓死追随将军!”
宁城城头,一浪高过一浪的呼喊,终于让低糜的士气大振。顾深深双眸璀璨,在山呼声里,剑指远处纷沓而来的楚军,铁甲泛着森冷的光。
如果这是一场必输之战,那至少,要为城中百姓争取一线生机,让他们……有足够的时间撤离。
“随我出城!我们……”顾深深咬牙,缓缓吐出两个字,“拼了!”
 
为了守住齐国的第一道防线,也为了给城中百姓争取逃离的时间,顾深深率军顽强抵抗,奋不顾身。
一千对一万,这样的一战,可想而知是多么艰巨。纵然顾深深骁勇善战,以一敌百,也耐不住源源不断的攻势。顾深深从一开始,就将目标锁定了敌军将领,擒贼先擒王的道理,她还是懂的。
楚军被顾深深的冲劲震撼,却也不甘示弱,越来越多的人包围住顾深深。
顾深深使出浑身解数,也难以冲破重重人墙。
“顾深深,你完了,不会有人来救你们了!齐国?齐国也要完了,哈哈哈!”
得意的笑声,那般刺耳,引得顾深深一阵恶心。她挥剑的动作没有停下,口中含血,横眉冷道:“我呸!放屁!”
时间一点点过去,跟在顾深深背后的人越来越少,一个接着一个倒下,顾深深也渐渐没有了力气。她的铁甲,已经伤痕累累;她的双手,已经快要握不住手里的剑;她的双眼,已经只剩下满目的猩红。
“噗——”
一枪没入血肉。
“噗——”
一刀砍在肩头。
顾深深的眼前一黑,双膝一软,跪在了沙场之上。她用剑支撑着自己站起,可每每站起,又有新的刀剑砍来,逼得她没法再走一步。
只能到此为止了吗?城中的百姓撤离了吗?不甘心,不甘心啊!
顾深深闭了闭眼,视线逐渐开始变得模糊。恍惚间,她好像看见了一个人的身影,正策马朝自己而来,那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家人啊!
这是死前的幻觉吗?居然看见了哥哥!整整十年,他们分别整整十年了啊!
“深深!深深!”那么真切的呼喊,那么焦急的语调。
不对,真的是哥哥的声音?!怎么回事!
顾深深努力睁着眼,定睛看去,果然是自己的哥哥!他的身后,是高举齐国大旗的士兵,马蹄哒哒,扬尘而来!
“援军来了!援军来了!”
有人兴奋地呼喊着,顾深深跟着笑了起来。有救了,宁城有救了!是哥哥!他带着援军来救自己了!
领着援军而来的男子正是顾深深的兄长,昌平王顾哲。他策马狂奔,披风高扬,他的面容越来越近,由模糊渐渐变得清晰。
不论前路有多少人,也难以拦住他前进的脚步,谁也阻止不了他的决心,要去到自己小妹身边的决心。
依旧是那样略带病色的容颜,依旧是那样轮廓分明的脸庞,顾深深努力地朝前方伸出手,终于露出一丝女儿家的期盼,终于柔软了坚毅的一颗心,低低唤道:“哥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