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生无白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十六章 神龙之忆

遥远的百死城,荒凉的绝境,不绝于耳的哀嚎。

这里没有白天黑夜,有的只是灰蒙蒙的一片天,时间的流逝难以感知,只剩痛苦绵延不绝。
刑柱上的温千行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动过了,若不是还有呼吸,和死了没什么两样。可今日,他反常地侧过了头,张了张嘴。虽然声音极轻,刑柱下守候的华霜还是听到了。
那是一句,低弱的,苍凉的,“风笙。”
她跟着抬头看去,除了不见日光的天空,什么都没有。
“唉,温千行,我和你一样,思念着她。”华霜摇了摇头,低喃自语。她知道,温千行丧失了五感,不会知道她在说什么的。
温千行确实对外界一无所知,甚至连他引以为傲的听觉也没有了。他再也不能时时刻刻听到风笙的声音,再也不能时时刻刻知道她的安危。
想想,还挺不习惯的。
可不知道为什么,他忽然有一种感觉,风笙在看着自己。那是一种不需要五感便能感知的存在,是一种,即便神智饱受摧残,也能有所察觉的熟悉。
可惜,只是一会儿,这种感觉就没有了。
唉,这丫头现在怎么样了呢?被钉住前,他发了疯似的想出去找她,和百死城主战了几天几夜,直到华霜带着风笙平安的消息而来,他才冷静了一些。
那几天,他差点把百死城拆了,惹得天帝恼怒,竟然批准百死城主动用伏龙钉,将他钉在刑柱上吃尽苦头。
那可是专门用来对付龙族的神器啊!而且还是一次性的,只能用一次,用完就废了。
天帝对他,可算是恨得牙痒痒了吧,钉子扎到身上的那一刻,可真是疼……
如今,风笙一人漂泊在外,也不知那点三脚猫功夫能不能安然无恙。
温千行不由记起了刚认识风笙的时候,特别讨厌她,恨不得将她丢进山沟沟里,给野兽当甜点。
然而,世事总是那么变化无常啊……
那应该是三千多年前的事情了,温千行舒展龙身,趴在萧山上打盹。他最喜欢那里的阳光了,暖洋洋的,也不刺眼。
虽然他有特殊的听力,耳边响着四海八荒所有声音,但他早已经习惯了,学会忽视,也从不在意,依然可以睡得很舒坦,直到一阵哭声回响在萧山之上,差点穿破他的耳膜,并且经久不息。
他甩了甩龙尾,不悦地翻了个身,可啼哭就是挥之不去。
“哇哇哇——”
“风青,说了不许吓笙笙,你捉虫子来吓她做什么!”
“什么虫子?这是我烤的鱼!”
“……”
“老婆,老婆你别生气嘛!我下次不烤了!”
“笙笙哭个不停,你快想办法!”
“要不……我去给她找个玩具?”
“荒郊野岭的,你上哪去找?”
这一段对话非常清楚地被温千行听见了,然后不多时,就感觉眼前走来一人。他半睁开眼,打量着眼前一脸谄媚的男子,语气不善道:“何方小子,饶了本尊清梦!”
“我女儿哭得厉害,我老婆又在气头上,龙神大人能不能屈尊降贵,陪我女儿玩一会儿?”
“滚。”
“龙神大人?”
“本尊是什么身份?滚。”
男子穿着一身普普通通的衣衫,就像个平凡的山野村夫,可就在此刻,突然笑得无比自信,“那,是不是按照规矩,我若打败你,你就可以听我号令?”
上古传下来的的规矩,能降服神兽者,便可与它缔约,从此忠心相随,直至主人身亡。
“嚣张的小子,你这是在挑衅本尊?”温千行鼻翼里喷出怒气,“小心本尊把生吞活剥了!”
男子脸上依然挂着笑,在原地扭腰甩手地做起了一系列热身运动,漫不经心道:“龙神大人不活动一下?年纪大了,待会儿打起来容易抽筋啊。”
“你!”
“哦,对了,我叫风青,开打前报上名号比较礼貌。”风青还脾气很好地抱拳施礼。
温千行何曾受过如此轻视,当即从地上腾起,龇牙咧嘴,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。
然而……只是一盏茶的功夫……
“老婆老婆,你看!我给咱们女儿找到玩具了!”
华霜正安慰着年幼女儿,闻声望去,就看见风青拿绳子拴着龙头,像是遛狗一样将神龙牵到了面前。
“你……我让你去找玩具,你怎么把上古神龙带回来了?!”
“老婆,他叫温千行,以后就是咱们的家人啦。”
“你的意思是……你和他缔约了?你打败他了?”
“哼。”温千行一脸不服气,却又无可奈何。
风青回身,摸了摸温千行的头,“老温,别这么愁眉苦脸的嘛。来,我给你介绍下。这位!貌美如花的姑娘!就是我的老婆!叫华霜。”
“还有这个小丫头,就是咱们的女儿风笙。怎样,是不是继承了我完美的颜值?”
温千行又是很不给面子的哼了一声,“就是这个小丫头,哭得本尊头疼,才会输给你!”
“输了就是输了,哪来这么多理由,真是一点也不可爱。”风青摇了摇头,将绳子交到了风笙的手里,“以后他就是你的亲人,会陪你玩,你要好好对他哦。”
小风笙顿时喜笑颜开。
“臭小子!契约已经结下了,把本尊的绳子解开!”温千行怒道。
温千行输给了风青后,心知不妙,想厚着脸皮赖账。可没等他逃之夭夭,风青就拿缚魂锁绑住了他,害得他没法逃走,心不甘情不愿地缔下了契约。
“马上解,马上解。”风青一边答应着,一边把小风笙抱到了龙身上,“你先带笙笙飞一圈,回来我就给你解。”
“现在解!”
“我这不是怕笙笙坐不稳,被你甩下去嘛。”风青笑着,眼睛眯成了一条缝,“笙笙,让老温带你飞一圈,你们培养培养感情,你可要抓紧绳子哦!”
“好的爹爹!”
温千行感觉自己受到了奇耻大辱,未尝败绩的他,第一次体会到了羞愤。
他最终化作人形,随风青夫妇回了青霜殿。他们待他如同家人,好吃好喝地养着,让他一个月就胖了一圈。为了那点口腹之欲,温千行渐渐接受了成为风青坐骑的事实,但他最不能接受的,就是帮风青看孩子。
天知道一个小屁孩在自己身边叽叽喳喳有多讨厌!
“老温,我和华霜要出去玩几天,笙笙就交给你照看了。”
“本尊不会管她的!”
“你就不能慈眉善目一点吗?再过几年,笙笙长成大姑娘,都不会缠着你玩了。”
“她离我越远越好!”
温千行的抗议最终无效,被迫留守看孩子,目送风青华霜恩爱缠绵地离开,满腹委屈无人诉说。
他的厌恶显露无疑,小风笙哪里会不清楚。好几次,她忐忑地靠近温千行,都被冷眼瞪得不敢靠近。
一次,风笙采了一束花想送给温千行,讨好温千行,结果被温千行随手扔到了一边,看也不看。
“老温,你为什么这么不喜欢我?”
“本尊是龙神大人!你不要没大没小!还有,都是因为你,本尊没了自由,本尊不想看见你!”
那时候,仅仅只有六岁的风笙,眼眶里泪水打转。
“哭哭哭,本尊就是受不了小屁孩哭哭啼啼。”温千行甩手就进了里屋,闷头大睡,再也没出来。
等温千行察觉最近安静得不行,那小丫头都没来烦自己的时候,已经是十几天后了。他打开房门,就看见之前扔在地上的花还在那里,已经枯萎得干巴巴的。
一直在睡觉,温千行都没注意风笙不见了。很快,他就从绝世的听力里,找到了风笙的声音,非常低弱,非常遥远。
她在说:“你真的有办法解除神龙的契约?”
回答她的,是一个尖锐的声音:“没错。”
“可是爹爹说,除非他死,否则灵契没法终止啊。”
“你不就是出来找办法的吗?我就是你可以相信的办法。”
“不用你的爹爹死,灵契就能解除……只要,你愿意为我做一件事。”
毫不犹豫的,风笙回答:“好,只要可以让老温自由,几百件事都行!”
她去给自己找解除契约的办法了?温千行先是一震,而后横眉冷哼。
谁要她自作多情了?现在落到别人手里,还不是要麻烦自己去救?真是笨蛋!
温千行本来自信满满地可以立刻找回风笙,但没想到,他再也捕捉不到风笙的声音。能逃过他龙耳的追踪,只有两种可能,一是本身灵力高强,躲过龙耳探听;二是进入了一个隔绝神力的地方,根本探听不到。
“这下麻烦了……”温千行腾化龙身,穿梭于六界寻觅风笙,他找不到风笙的声音,只能极力探听那个骗子的声音,可同样毫无收获。
时间一点点过去,风笙的处境越发危险,温千行竟开始慌张起来。
他根据自己所知,飞往了各处可能隔绝神力的地方。整整三天后,于海之角的珍市,他终于找到了风笙。
海之角珍市,那是一处六界交易的场所。而其中有一家黑店,专门研制宝器的赝品,甚至拐卖各种小孩,用来测试他们赝品的成效。风笙就是被那里的人骗去,关在隔绝神力探测的地牢。
温千行见到风笙时,只见她蜷缩着身子,瑟瑟发抖地蹲在一间铁笼里。她的身上还有伤痕,显然是才被做过实验。
“老温,你怎么来了?”
最可气的,是风笙见到温千行事,还笑眯眯的,也不知这个傻子是在笑什么!平时那么爱哭的人,吃了这么大的苦,居然还笑得出来?!
“臭丫头!你真是害我好找!笑笑笑,你还笑!”
“难过的事才要哭,高兴的事就该笑。我能帮你换得解约的办法,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吗?”
眼前的小女孩只有六岁,说着她认为的道理,明明还在害怕得发抖,眼神却出奇的明媚清澈。
自诞生以来,便是天地浩大,孑然一身,如今心酸又幸福的感觉,便是凡人所说的亲情吗……
温千行明明是感动的,脸上还是一副不屑的样子:“也只有你这种小屁孩相信骗子的话,这世上根本没有其他解除灵契的方法,除非你老爹死!”
“那个大伯骗了我?为什么?不是说我乖乖帮他做实验,就可以告诉我方法吗!”
“懒得和你解释,马上跟我回去!”
温千行打开一个个笼子,解救了那些被拐卖的孩子。然后抓起风笙,将她扔到了自己的背上,一甩尾,直接轰了该死的地牢。临走前,他还瞥了眼慌忙逃窜的骗子,又是一甩尾,将他直接拍到了千里之外的荒漠。
“人渣败类,去慢慢等死吧!”
那日,珍市的一角塌陷,众人只见一条巨龙从地底飞出,背上坐着一名少女,抓着龙角,闭着眼,惊呼道:“老温,慢点,慢点!”
破天荒的,温千行真的慢下了速度,驮着风笙在海上飞翔。
他整理了很久的思绪:“臭丫头,以后不要那么轻易相信别人了,你太容易被骗了。”
“老温,我是不是又给你添麻烦了。”风笙小心翼翼道,“对不起。”
温千行沉默着没说话。
“我以后不随便哭了,你也别讨厌我了,好不好?”
过了很久,温千行低低的“恩”了一声。
“咦?你答应了!答应了!”风笙惊喜地叫起来,“真的吗?”
“臭丫头,你轻点!抓疼本尊的龙角了!”
风笙太过激动,以至于手里的劲道加重了些。
“啊,对不起对不起。”风笙一边吹气呼着温千行的龙角,一边开心地把脸贴在龙头上,蹭了蹭,“真好,以后老温就是我的家人了!”
“说了,要叫龙神大人!”
经历了一番离家出走和寻人之旅,温千行和风笙的关系似乎好了很多。回到青霜殿后,温千行特意将枯萎的花朵重新复活,然后插在了自己的房间里,日日浇灌,保持着生机。
风青和华霜回来时,都惊呆了。他们看见的,是风笙依偎在温千行的怀里打瞌睡,睡得特别香甜。而温千行,一反常态,没有半点恼羞成怒的模样。
“老婆你看!我就说单独相处有助于增进感情,我没说错吧!”
风青托了托自己快掉到地上的下巴,兴奋地晃着华霜的手。
温千行最终还是将失踪事件一五一十地告诉了风青和华霜,并非常诚恳道:“这件事,是本尊错了。她只是个孩子,是本尊太冲,没能照顾好她。”
“既然人已经平安回来,就别提了。笙笙乱跑,也有错。”风青听完后并没有怪罪,拍了拍温千行的肩,“都是一家人了,一家人,就该互相包容,相亲相爱啊。”
华霜赞同地点了点头,伸手摸了摸风笙的小脸,“吃了这回苦,下次不敢随便往外跑了吧。”
那一日的午后,阳光洒入青霜殿内,三人站在一起,同时目光温柔地望着风笙。这种暖洋洋的感觉,比萧山更浓。
温千行这才觉得,虽然不再是自由之身,却比自由时,更加幸福。
三千多年转瞬即逝,青霜殿经历了一番巨变,虽然风青不在了,可温千行始终都在。
他可以为了家人,守护镇妖塔三千年。他也可以为了家人,无视天条律例。
如今,他困在着百死城中,只盼望有朝一日,可以看见那个女孩平安归来。
刑柱的折磨一次又一次,一次又一次,如潮水袭来。神智的摧残,比躯体痛苦几万倍,连回忆都变得艰难无比,渐渐模糊了许多。温千行低下头颅,再一次陷入了漫长的沉寂……
风笙,这一次,老温恐怕没办法来帮你了。你一定要好好的,好好的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