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生无白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十五章 三件礼物

回到客房后,风笙并没有马上休息,而是找到了万晓晓和苏越,商量了一下首先去往的地点。

次日,风笙按照约定的时间到达白梅树下集合,然而在那里,不见万晓晓,也不见苏越,只有一袭白袍沐浴在清风里,如雪一般,孤冷绝尘。
君无白,那个令帝姬神魂颠倒的男子,此刻就静静地站在原地,等候风笙。
他的神情总是那么从容温和,唇边不经意的一抹笑,胜过秀美的山河,直直地映入人的心底去。即使隔着一段距离,风笙依旧能感觉到他身上的卓绝风姿。
“奇怪吗?他们怎么不在?”君无白看着风笙走近,淡笑问道。
风笙点了点头。
“因为我通知他们集合的时间,比你晚了些。”
“为什么?”
“因为……我要和你独处啊。”君无白神色一片波澜不惊。
“君岛主,这个玩笑一点也……”风笙话还没说完,一把钥匙就被塞进了手中。
钥匙上还残留着君无白的温度,风笙捏在手里,一时不知是什么意思。
“记得我昨晚对你说的三个礼物吗?这是第一个。”君无白淡道,“这把钥匙,可以开启我房内的密室,天机镜,就在其中。”
风笙一震,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
“意思就是……”君无白不以为意地勾了勾唇,“下次千年一问的机会,是你的了。”
一句话说得漫不经心,却让风笙不可置信。她记得君无白寻找天机镜,是想恢复自己因为四海之战受伤的身体。这次机会,是让给了天下苍生,可下一次,他还要拱手相让?这么重要的机会,就这么给了自己?为什么?
“君岛主……”
“都说了是送你的礼物,不许拒绝。”君无白推回风笙伸过来的手,“我的身体,千年内应该可痊愈,用不着了。”
虽然君无白这么说,但风笙还是受之有愧。
“第二件礼物,是它。”
还没等风笙从第一件礼物中缓过来,君无白扬手摘下了一片白梅花瓣。他将花瓣捏在指间,点在了风笙的眉心。顿时,白梅花竟化作了一团微光,嵌入了风笙的肌肤,在眉心烙下了一个几不可见的白梅花印记。
“白梅树得你喂养,方能复原,你与它,已经血脉相连。”君无白轻轻地抚摸着风笙的眉心,“这片花瓣,会是你的保命符。若有万一,你可靠着它,转瞬之间回到白梅树下。”
“而我,会在这里等你,保护你。”
眼看风笙呆呆地看着自己,好像愣住了,君无白轻笑一声,“怎么?我答应了华霜上仙照顾你,你很不高兴的样子?”
风笙赶紧摇了摇头,只是心湖,难以抑制地漾起了一丝涟漪。
“还有第三件礼物……”君无白抬头望了望天,“是我连夜去玉清宫求来的。”
昨夜人多眼杂,君无白顾忌影响,没有当面和天帝提起,只是等大家都休息后,他默默地去了趟天宫,在天帝错愕的目光里,求下了这件礼物。
“天帝之罚,难以随意更改,所以我向天帝求了这个……”
君无白的声音渐渐在耳边淡去,风笙的注意力全然集中到了半空中陡然浮现的虚影。在那片漂浮的虚影里,她看到了朝思暮想的母亲以及老温。瞬间,风笙红了眼眶。
“他们,他们……”风笙惊喜得难以用言语表达。
百死城向来对外封闭,从不许随意探视。如今得以这么清楚地看见母亲和老温,风笙只觉得满腔思念一涌而上。
“母亲!老温!”
风笙朝着虚影呼喊,可是虚影内的人毫无反应。
“这是百死城的景象,你可以看见他们,但是他们没有办法看见你,或者听见你的声音。”
局限的虚影里,只见在一处荒芜之地,竖着一根参天刑柱。刑柱前,华霜盘膝打坐,刑柱之上,盘着温千行的龙神之躯。
龙身被八根长钉牢牢钉在刑柱之上。刑柱是由特殊材质制成,上面镌刻着上古禁咒,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温千行的神智。
“那些钉子是什么?”风笙看见温千行颓然的模样,心如刀绞。
“伏龙钉。”君无白道,“八根伏龙钉,其中五根分别封住了他的五感,还有三根,封锁了灵脉。”
“所以,他现在看不见也听不见,甚至连感知外界的能力也没有了?”风笙的手缓缓握拳。
“不错。”
风笙垂首,不忍再看,“多谢君岛主让我见到他们。”
没有什么,比再见到他们更值得高兴。却也没有什么,比再见到他们更让人痛心。风笙极力忍住心头的酸楚,朝君无白道谢。
“你谢得早了些。”君无白淡道,“我的第三件礼物,还没送给你。”
“不是……见到母亲和老温吗?”
“那么寒酸的礼物,我可拿不出手。”君无白道,“我已经求天帝恩准,得一件圣物,拔一根伏龙钉。”
“待你补塔完成,再拔出剩下的三根。”
八根伏龙钉,每一根都带着深入精髓的痛,若能减少一根,便是减轻了许多痛楚,这对于温千行来说,无疑是雪中送炭。能从说一不二的天帝那里求得这份宽容,怕也只有君无白有这本事了。
“这份礼物还喜欢吗?”君无白的语气平淡如水,却透着一丝隐约的期待。
君无白设想了无数种风笙答谢自己的方式,或许会娇俏地笑,或许会含泪望向自己,又或许会羞涩地拉住自己的衣袖,说一些感激涕零的话。却万万没想到这姑娘没有半点似水柔情,竟当着自己的面,直直地跪在了地上。
君无白的笑容瞬间僵在了脸上。
“起来。”君无白脸上没了半点表情。
风笙不解风情,依旧跪在地上,一脸正气凛然:“君岛主的三礼之恩,风笙铭记在心!”
“这一拜,我替老温谢过君岛主!”一弯腰,风笙就要磕头。
君无白简直无话可说。他要的,从不是这样的尊崇和生疏。难道他做了这么多,这姑娘还是把他当外人一样千恩万谢,感恩戴德?!
“起来!”君无白一声低喝,一股力量波及风笙,逼得风笙直起了腰。
“你身上的衣服,还是我准备的。”君无白胸口轻微地起伏着,像是被气到了,“还没出岛呢,就要弄脏吗?”
风笙低头看了看沾染了尘土的衣摆,想想也是,赶紧站起了身,一边拍着,一边正经道:“君岛主,说起来母亲究竟给了你多少好处,让你这般照拂我。”
君无白略带哀怨地叹了口气,“只是敬佩风青上神,故而对他的妻女多加照拂。”
“你难道是我父亲的故友?”风笙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,“难怪。”
真是一点也不开窍……君无白已经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了,长袖一挥,散去半空中的虚影。风笙最后依依不舍地望了一眼母亲和老温,将他们牢牢地刻在心间。
母亲,老温,等我!我一定会让你们从百死城出来!
虚影消弭的那一刻,风笙恍惚看见了刑柱上的老温抬起了头,浑浊的双眼看向了虚影外的自己。
可是,还没来得及捕捉到蛛丝马迹,虚影顷刻消散,什么都随风而逝,抓也抓不住了。
总觉得,刚才老温像是在对自己说什么?
犹疑间,爽朗的笑声越来越近,一抹俏丽的艳红已经蹦到了风笙的面前,勾住了风笙的脖子,“笙笙,想什么呢?该出发了。”
苏越也走了过来,先向君无白辞行,而后将混沌巨刀背在了身上,“按照咱们商量好的,先去找血果。晓晓说,这种果子生长在人界,位于齐楚交界处。”
“我读到过这个地方,凭着印象,可以直接传送过去。”万晓晓在地上麻溜地画了个圈,把风笙和苏越推了进去。
“准备好了啊,我要开始了。”万晓晓撸起了袖子管。
“等一下。”风笙忽然扬声,引得万晓晓和苏越奇怪地看着她。
风笙目光触及一旁的君无白,有很多感动还在心头,“君岛主,多谢款待,咱们就此告辞了。”
“此行……此行我会多加留意,为你寻找医治身体的法子。”
君无白目光含笑,点了点头,“那,却之不恭了。一切小心。”
白梅树下,随着万晓晓施术,三道身影掩映在阵法的强风中。不多时,只见树枝颤了颤,树下的人已经消失无踪了。
待一切归于寂静,君无白身后,一只白虎慢吞吞地踱了过来。
“主人,你真是不守信用,说好打败饕餮就让我离岛,结果就是不让我出去!”
“本座许你离岛,却没说是何时。”
“你!奸诈!我看你改叫君老奸算了!”
君无白回头,淡淡扫了一眼怀光,“现在,你可以离岛了。”
“真的?”怀光眼里立马有了光彩,旋身现出人形,开始整理着自己的衣服和头发。
 “你离岛,暗中保护风笙。”君无白补充道。
 一句话,宛若晴天霹雳,劈在了臭美的怀光身上。
 “凭什么啊!我要忙着约会姑娘呢!”
 “这是本座的命令。”
 既然是命令,就没有商量的余地。怀光丧气地垂下头,有气无力道:“是,怀光遵命。”
 “记住。”君无白眸色深幽,伸出食指,抬起了怀光的下巴,“不许让她出事。”
 “否则,你知道本座生气的后果。”
 这是来真的啊……怀光打了个激灵,立刻提起了精神,重新应道:“是,怀光遵命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