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生无白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十四章 天机问世

 望尘岛的议事堂位于南北区域分界点,平时只有重要日子才会开启。议事堂门口有一片宽阔的广场,主要用来举行盛会,比如每年的祭祀。

此刻,祭坛四周立着许多弟子守护,他们清一色黑白相间的长衫,手执长剑,神情严肃。祭坛之上,摆着长案,案上用红布盖着一件东西,在遮掩下,依旧散发着强盛的光芒。随着天色暗下,圆月渐升,红布下的璀璨竟让月光都黯然失色。
万晓晓和苏越被君无白叫到了议事堂,见到了一月未见的风笙。三人重聚,万晓晓最是激动,拉着风笙好像有说不完的话,苏越则在一旁静静地听着,目光时不时流连在万晓晓的脸上。
君无白一直淡看三人说笑,见时间差不多了,才出言提醒,前往广场迎接天帝。
迎接天帝的队伍在广场前排列,整齐划一,每个人的神态都是无比恭敬。君无白、风笙、万晓晓和苏越并立在队伍的最前头,朝着缓缓降临的伟岸身影,俯身行礼,唤道:“恭迎帝君。”
六界之主准时降临望尘岛,威严之姿令人不由臣服。落地之时,岛面微微一颤。他挥袖让众人起身,而后踏着一岛的寂静,缓步走上了祭坛。在他的身侧,只有君无白紧紧跟随,风笙三人止步祭坛之下,没有资格再上前。
天机镜被送回望尘岛后,君无白就一直命人好好看管,直至此刻,才得以重见天日。天帝抬手,揭开封了许久的红布,光芒大作下,天机镜终于真正显现在众人的面前。
强烈的光,让天帝的双眼一时有些不适应,等缓过劲头来,只见镜子已散去逼人的光华,普普通通地呈现在月色下。镜子的背部和边沿都刻着复杂的图案和铭文,镜面在岁月洪流的冲击下,竟还是完好如初。
“晓晓,上来。”天帝凝视古镜许久,忽然有些不敢确定,唤万晓晓上来辨别。
万晓晓得令上了祭坛,激动地在古镜四周绕了一圈,又伸手掂了掂分量,然后笃定地点了点头,“帝君,和古籍上记载的一样,是天机镜无误。”
万晓晓一边惊叹地摸着天机镜,一边崇敬地望向君无白:“君岛主,你是哪里找来的啊,我研究古籍多年,都没有找到它的踪迹。”
“万阁主,并非在下寻到的,是手下办事得力。”君无白谦谦有礼地回道,“是在一处密林找到的,也是上古遗迹。”
“那也是你叫他们过去找的呀,你可真厉害。”万晓晓笑着,啧啧称赞。
得到肯定的回复,天帝放心地点了点头,万晓晓随即摆好天机镜退回原位。
开启天机镜,乃是六界大事,故而天帝的见证无比重要。祭坛中央,天帝为了催动天机镜,掌中运力,蓄势待发。忽然,身侧的君无白开口道:“帝君,何不让风笙开启天机镜?”
怀着疑惑,天帝转身看向君无白。
“毕竟接下来执行任务的是她,该是她好好看清楚,不是么?”
“风笙的灵力,足够吗?”
君无白深深看了眼风笙,“她已经不是从前的她了。”
虽然不太相信,但天帝还是答应了君无白的请求,让风笙上祭坛开启天机镜。风笙在众人瞩目之下,一步步登上祭坛。
一月未见,天帝再看风笙,的确察觉她有所不同,气息更沉稳,灵息更充沛。
“看来她得到了你的指点,今非昔比了。”天帝微微移步,将主位让给了风笙,“让朕看看,你是否有开启天机镜的能力。”
“是。”
在君无白鼓励的眼神下,风笙上前,双手握住了天机镜的镜沿,运使灵力。光滑完好的镜面,照不出半点人影,却像是一双智慧的眼,可以直视到人的心底。
刹那间,狂风涌动,空中星辰暗淡,月光尽掩,成了一轮黑月。风笙站在狂风的中央,衣袂翩飞,长发乱舞,感觉双掌像是被天机镜吸住了一样,隐约有刺痛之感。
祭坛下,众弟子抬手,遮挡着突如其来的沙尘,几乎睁不开眼。而万晓晓和苏越也迎着风沙,艰难地站立着。纵然所有人都渴望目睹这历史性的一幕,但这样的情景,实在是什么也看不清。
发现了风笙的不知所措,君无白在风沙里依旧行走自如,丝毫不受影响。他淡然走到了风笙的身边,轻声道:“别愣着了,把它唤醒。”
风笙这才缓过神来,紧紧抓着天机镜,凝神唤道:“天机镜,醒来!”
一声呼唤,沉寂的镜面陡然一闪,苍老的声音从内中传出。
“天机镜千年一启,只答一问。静候主人吩咐。”
一问吗……风笙思索了一下,开口道:“我该如何修补镇妖塔?”
“风氏血脉,辅以圣物。风青魂魄所附之物,便是圣物。”
天机镜回答之时,镜面忽然有了图像,五件圣物在风笙的眼前一一浮现而过,风笙眼睛都不敢眨一下,死死盯着镜面,将五件圣物的样子牢牢记在了心里。
抱着侥幸的心理,风笙又忍不住问了一个问题:“还有什么办法,能让父亲回来?”
由于风沙过大,大家不但看不清,也听不清,所以无人注意到风笙满怀希冀问出的第二个问题。
只有君无白,离风笙最近的君无白,他听见了风笙的第二个问题。
没有奇迹发生,一个问题之后,天机镜的光芒立刻黯淡下去,恢复如初。瞬间,狂风停止了呼啸,空中明月再度亮起,星辰也再度闪耀,所有人终于得以看得见眼前的事物。
而风笙站在原地,满身落寞,久久地看着天机镜出神。直至,有人按住了自己的肩。
回过头,映入眼帘的是君无白安慰的眼神。
风笙笑着摇摇头,示意自己没有关系。
“笙笙,你没事吧!”万晓晓也顾不得规矩,没得到天帝允许就匆忙跑了上来,拉着风笙的手转了个圈,“我看看……恩恩,还好,没事。”
苏越紧跟在万晓晓的身后,同样关切地看向风笙,开口道:“没事吧?”
“没事没事,你们别紧张。”风笙将心头的失落很快压了回去,脸上露出了笑容,身侧的君无白望着风笙,将一切看在眼里。
“可看清楚天机镜的回复了?”
直到天帝威严发问,万晓晓才意识到自己没规没矩地跑上来不太好,赶紧拉着苏越退到了一边。所幸天帝心系天机镜的回答,没有多加怪罪。
“是。”风笙回答,“修补关键是风氏血脉,辅以圣物。圣物的样子,小仙已经记在心里了。”“很好。”天帝双手负在身后,对风笙道:“风笙听旨。”
风笙跪地:“小仙在。”
“朕即刻封你为镇妖使,位列特使等级,可以差遣各界地级仙官为你所用。”
特使?目前天宫之内,官有九等,特使自古以来屈指可数,级别和权力,甚至凌驾于一品仙官之上,那得有强大的家族背景、过硬的实力、以及过人的建树。上一名特使,便是风笙的父亲,万仙敬仰的风青上神。
之前头破血流也考不进的仙官,如今居然就这么到手了?风笙一下子没反应过来,呆滞着甚至忘记了谢恩,还是一旁的君无白提醒,才赶紧行礼,并从天帝手中接过令牌。一块巴掌大的令牌,以白玉制成,色泽通透,上面刻着一个工工整整的“特”字。
“笙笙,这可是你父亲生前所持有的令牌呢。”万晓晓道,“由你继承这块令牌,相信风青上神也会很欣慰的。”
“阿笙能如愿以偿,我也高兴。”苏越言语间还不乏一丝担忧,“只是不要压力过大。”
得到天帝亲封,也算是无上的尊荣。只是这个仙官来得惨痛,并不值得高兴。风笙想想老温,想想母亲,再想想已经失去的父亲……谁又能知道,在这次任务里,还会付出什么代价。
“你们三人前往寻找圣物,切记,不可随意干涉他界内政,也不可随意动用灵力伤害他人……”
临行在即,天帝仍不忘语重心长地嘱咐一番,什么天规条例,自然是必不可少的。这么一念叨,又是一炷香的时间。风笙和苏越听得认真,万晓晓则是一脸的生无可恋,小声嘟囔道:“八千八百八十八条天规,我倒着都能背了。”
苏越听见了,悄悄拉了拉万晓晓的衣袖,示意她注意言行。
见三人虚心聆听教诲,天帝很是满意,继而转向君无白,希望由望尘岛继续来保护这件上古神器。
“无白,天机镜本是由你找到,就还是交给你保管。朕已经剥夺了一次你问事的机会,要劳你再等千年了。”
君无白淡道:“帝君客气了,苍生为重,无白无悔。”
等一帮人恭恭敬敬送走天帝后,万晓晓已经哈欠连天了。君无白派弟子安排万晓晓和苏越于南岛入住,明日一早启程。
能入住望尘岛南岛,够万晓晓回天宫吹好几波的了。她已经想好了几百种在白芷面前嘚瑟的方法,立刻睡意全消,兴奋地一路冲在前头,恨不得将望尘岛的一切了如指掌。苏越怕万晓晓瞎折腾出什么事,不放心地紧随而去。
而风笙,一个人默默走在后头,君无白特意放慢了脚步,陪着心事重重的她。
“你还是在意风青上神的事吧。”君无白道,“我听见你的第二个问题了。”
“只是随口问问的。”风笙用满不在乎的口吻道,“我已经知道,父亲不可能回来了。”
“这个世上,并没有绝对的事情。”君无白与风笙并肩向前走着,一路将风笙送到了房门口,眼神颇有些意味深长。
 “早点休息,明日,我有三件礼物送你,为你践行。”
“三件礼物?”
还没等风笙多问一句,君无白已经走开了,就剩风笙不明所以地站在原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