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生无白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十三章 梦魇之夜

 云川白虎不愧是灵兽中的佼佼者,风笙如此重的伤,竟能在片刻间痊愈。也难怪君无白如此信誓旦旦的说,不会让风笙有事。

从水牢出来后,说是要防止风笙伤势复发,君无白叫怀光把风笙的东西收拾了一番,直接搬到了南岛的院落里,且不管风笙如何推脱,君无白都只有一句话。
“华霜上仙托我照顾你,我可不敢懈怠。”
于是,风笙的任何婉拒都显得苍白无力。
开启天机镜的日子渐渐近了,风笙却越来越不在状态,自往生道出来后,她便开始做着同一个噩梦,梦里是熊熊燃烧的大火,她置身火焰之中,望着火焰外一个修长的身影,含泪伸出手,却遥远得无法触及。而梦醒后,风笙的心口开始隐隐作痛。
这个梦,已经数百年没有做过了,为什么去了一趟往生道,回来就日日梦见,而且每次都这么痛彻心扉……
风笙又一次惊醒后,捂着心口,暗暗问自己。难道……自己真的有心魔?大火象征着什么?那个模糊的人影,又是谁?
“吱呀——”风笙从床上直起身子后不久,房门便被突然推开。
由于南岛没有闲杂人等,房门也就没有落锁,此刻听见门被推开,风笙警觉地掀开被子跳下床,抓起灵匕冷道:“什么人!”
一袭白衣匆匆走进视线,“是我。”
君无白身着里衣,外披白袍,眉目尽染夜间风尘,淡笑着看向架势十足的风笙:“怎么?你觉得望尘岛会有刺客?”
这里可不是寻常地方,是望尘岛,还是君无白居住的南岛境界!怎么可能会有刺客?果然是做噩梦做昏头了吧……
风笙赶紧把武器收起来,朝君无白道:“君岛主,失礼了。只是深夜造访,不知……”
“造访?”君无白笑了笑,“明明是你叫我了。”
“我叫你?”风笙不明所以,“我没有……”
“听你的语气,是被魇住。”君无白道,“是否有恙?”
莫非是梦魇?风笙回想起方才的梦,自己有叫君无白的名字?
“水牢里,我就说过,日后你若唤我,我必有应。”君无白望着风笙,“所以,我来了。”
相临的房间,以君无白的耳力,必定不会听错。此刻他连衣服都没来得及穿好就直接跑来,实在有心了。
“可能是我最近有点累,所以乱做梦。”风笙客客气气道,“我没事,麻烦君岛主了,早点回去休息吧。”
君无白确定风笙无碍,点点头,正准备走,忽然又停下了脚步,仔细地打量着风笙的面色。
“躺床上去。”君无白对风笙道,“我看你睡下再走。”
风笙一愣,但听君无白略带命令的口吻,也不想僵持着了,再这么客气来客气去,天都要亮了。于是,她利索地爬回床上,盖好被子,也不忸怩,侧过脸对着君无白道:“好了,我睡下了,岛主回去吧。”
君无白微微笑了笑,走上前坐到了风笙床边,握住了风笙的手。
“你你你,不是说回去吗?”风笙躲开君无白的手,往里挪了挪,说话结结巴巴。
君无白轻笑道:“都握了多少次手了,还不习惯吗?”
“为什么要习惯这个……岛主你还是回去吧。”
君无白没有在听风笙的话,自顾自道:“你是不是许多夜没有睡好了?脸色这么差,为什么不说呢?”
风笙微怔。
“你母亲的脾气,你是知道的。”君无白道:“若是我没能好好照顾你,你的母亲会劈了望尘岛。”
“不会的,母亲她……”
“本座不想食言。”君无白也不再多说,就定定地看着风笙。
自水牢出来后,君无白很少在风笙面前自称本座,如今明显是加重了语气,不给商量了。风笙在这样无声的对视里,最终乖乖把手伸了出去。
“我会用灵力为你驱散梦魇,你睡吧。”
君无白就那样坐在风笙的床边,握着风笙的手,看着风笙从紧张得睡不着,到渐渐睡去,再到沉沉睡去,最后还打起了轻微的鼾。而风笙在噩梦后冰冷的手,也渐渐恢复了原有的温度。
月光透过纱窗照进房间,照亮了君无白此刻柔情的双眸。他无声的凝望,胜过任何言语;他低眉的姿态,足以倾倒四海众仙。世人不曾见过的君无白,此刻就这样静静地只为一人存在。
半晌,君无白俯身,凑在风笙耳边,低喃道:“晚安。”
自水牢出来后,这是风笙第一个安眠的夜晚,没有漫天大火,没有朦胧的人影,没有惊醒的痛,只有丝丝暖意,流连于心间。
她完全不知道君无白是何时离去的,她只知道醒来的时候,已经日上三竿,过了晨练的时刻。她急得从床上跳起,一鼓作气地穿好衣服洗好脸,等赶到训练场的时候,弟子们都已经散了。她怀着十二分的愧疚和领头的大弟子道歉,可人家非但没有见怪,还一脸谄媚道:“岛主早上来打过招呼了,没事。”
风笙的心咯噔一下,看你的表情,就觉得很有事啊,是大事……
果不其然,君无白在风笙房内过夜的消息不胫而走,但碍于君无白威严,众弟子只敢在私下里偷偷讨论,看风笙的眼神,也多了许多敬佩。
再来,风笙再也不用担心中午的时候抢不到饭了。之前,她挤在一堆男弟子中间抢饭,有心无力,每天几乎都捞不到油水。可现在,她一到饭堂,所有人齐刷刷给自己让开了道,真真是翻了倍的待遇。
风笙也曾隐晦地和君无白提起此事,让君无白出面澄清一下。可君无白横卧软榻翻着书,漫不经心道:“我确实在你房内过了大半夜,他们没说错,我要解释什么?”
一句反问,让风笙彻底哑口无言……是啊,解释什么?解释他们两人关系清白?对方可是君无白啊,自己也别太给自己脸上贴金了吧……
“无谓的话,无谓的人,又何须在意。”君无白捧着书,翻了一页,“若你在意,便是心虚了。”
说的也是,身正不怕影子斜,如今身负重任,又何必在意这些乱七八糟的。君无白三言两语后,风笙就真的两耳不闻窗外事,任由闲话满天飞。于是,整个望尘岛在两人的沉默里,渐渐默认了什么……
一月之期转眼即逝,短短时间里,风笙体内灵力有了巨变,她已经做好了出发执行任务的准备,唯一的遗憾,是没有再收到过母亲的飞信,对于母亲和老温的现状,很是挂心。
白梅树已经恢复如初,可风笙依旧会去到白梅树下,期待有远方的信笺。然而白梅树上,再没有仙鹤的到来。
到了约定之日,望尘岛开始准备着开启天机镜的事,也布置好了迎接天帝的人手。
然而,天帝还未驾临,望尘岛弟子们首先迎来了鸡飞狗跳的时刻。藏书阁主万晓晓带着战神次子苏越先行一步抵达望尘岛。初次光临望尘岛,万晓晓的激动和雀跃,可想而知。
她没有立刻奔赴南岛看望风笙,而是一头扎进人头攒动的北岛,在一群男弟子间流连忘返,感叹着这里美男如云,逮着个人就兴冲冲地问道:“小兄弟,你赌博吗?酗酒吗?有不良嗜好吗……”
连番追问,刨根问底,抛出的问题几乎要把祖宗十八代都问个清楚。
在对方惊慌失措的神情里,万晓晓不由分说,将一旁的苏越拖到了自己面前,“你看啊,他叫苏越,是战神次子,不赌博,不酗酒,无任何不良嗜好,你看看,你们可以交个朋友嘛。”
“……上神,弟子还有要事待办,请上神自便。”
十个人里,十个人都被万晓晓吓到了,转身逃之夭夭,害怕下一刻,万晓晓就要做出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情。以至于接下来,北岛所有弟子,见到万晓晓,就立马绕道走。
在无数次把人吓走后,万晓晓非常不愉快地抱怨道:“都是什么人啊,我不就是想介绍大家认识一下。”
“晓晓……”苏越嘴角抽了一下。
“你别不好意思嘛,我操碎了心还不都是为了你?”万晓晓插着腰道,“你平时多说几句话就会死一样,天宫里就没有什么同性朋友,这可怎么行?”
“我还想着这里的男弟子长得好看,功夫也不差,配得上和你做朋友,没想到,一个个吃错药一样,我还没说什么呢,就跑得人影也看不见了。”
“我不需要其他朋友。”苏越看着万晓晓气急败坏的样子,“有你和阿笙就够了。”
“不够不够,我和笙笙……都不是纯正的仙脉,我们早晚都会死在你前头的,你……”
“晓晓!”苏越低沉着声音打断了她,“不许乱说。”
每次只要提及这件事,苏越就会格外激动,明明万晓晓说的话都是事实。作为人族和仙族的混血,风笙和万晓晓的寿命有限,比不过真正的仙族,可以有几十万年的寿命。她们,确实是会死在苏越前头的。
虽然担心得早了点,但万晓晓一直害怕,将来有一天,自己和风笙都不在了,苏越一个朋友都没有,岂不是很孤单?
“你……”万晓晓似是被苏越气得无话可说,“算了,你这个呆子。”
万晓晓和苏越的现身,无疑惊动了望尘岛所有人,往那一站,便是焦点。两人交谈间,只听一句温文有礼的话以内力传遍岛屿。
“万阁主,苏越上仙,请往议事堂一聚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