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生无白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十二章 进退两难

“快说你愿意见我。否则,你就要被它吃了!”

催促的声音不绝于耳,风笙的手按在了剑上,面对饕餮张开的血盆大口,怒道:“我说了,我没心魔,也不会和恶魔交易!”
风笙使出吃奶的劲儿试着挪动脚步,可还是白费力气。她举起剑,用剑身抵住了饕餮牙齿,身子被逼得贴在石壁上,没有一点生路。
“你要活下来,只能选择我!”
昏暗深处,那个声音染上了一丝焦急。
风笙的力气到底比不过饕餮,眼看血盆大口越来越近,她根本抵挡不住。饕餮口中独有的浓重的气味,熏得风笙侧过了脑袋,胃里泛起阵阵恶心。
“君无白……”风笙又不死心地喊了几次,可是掌心咒印依旧毫无反应。
到底出了什么问题,为什么我回不去了?!
就在风笙生死一线的时候,水牢上方,君无白坐在水榭内,墨发飞舞,抚琴的手快得几乎看不清。可是琴声送入水牢,所探之处,寻不到一点风笙的气息。
君无白的眉头微微蹙起,这是怎么回事?明明方才还能感知风笙的存在……
“主人!你看!”
身旁的怀光忽然大叫了一声,君无白顺着怀光所指看去,神色忽然变得有点凝重,只见原本澄净的湖水,泛起了血腥的红色。
“君无白!君无白!”耳边好似传来急切地呼叫声,可是咒印并未将那个女子带回自己的身边。
莫非咒印失效了?可自己的咒印怎么可能失效?除非……
琴弦骤断,君无白豁然起身,“她应该是掉入往生道了。”
“往生道?!”怀光顿了顿,慢慢想起了这个地方。
与水牢毗邻之处,有一条往生道,关押着一名魇师,他乃不死之身,善于操弄人心,靠吞噬人心而生。当年四海之战,他是君无白唯一的劲敌,败给君无白后,被关在洞穴之内。那个洞穴本来平淡无奇,可因为魇师的到来,变成了束缚人心的往生道。曾经有仙家想度化魇师,进入内中,可反而被魇师操控了心智,差点身亡。
“风笙掉进那里了?这下坏了,那里我都不敢随便进去……”怀光有点看好戏地瞄了一眼君无白,“还答应人家娘亲要好好照顾她,这下完了,出事了吧。”
“你以为,本座是什么人。”君无白回头看了眼幸灾乐祸的怀光,“本座的地盘,岂容他人放肆!”
怀光还没来得及给君无白的气势拍手叫好,就被君无白一脚踹进了水里。
“主,主人,你干嘛啊!我不要去啊!我怕!”
“英雄救美,不是你的专长?”君无白淡道,“本座给你这个机会。”
水面漩涡再启,怀光一头栽了进去,很快没了踪迹。眼看漩涡要关闭,君无白却心念动摇,还是不太放心。
怀光一人应付魇师,可能还是有点勉强,而风笙一夜大战,应该是经不起折腾了。君无白思索间叹了口气,撩起白袍,紧跟而上,轻飘飘地落入水中,在旋转的水流中,身姿依旧稳如泰山。
落入水牢之时,映入眼帘的是一排排重伤倒地的凶兽,它们所受的伤,都是一剑断脉,每一道伤口,都很有分寸,力道正好。
君无白走入横倒的凶兽群里,仔细地查看着风笙的手法,身后的怀光揉着屁股从地上爬起,乐呵呵跑上前来道:“嘿嘿,主人,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一人冒险。”
君无白懒得搭理怀光,依旧查看着凶兽的伤势,怀光也好奇地凑上前一看,赞叹道:“她进步神速啊。”
“不愧是本座……欣赏的女子。”君无白挑了挑眉,起身环视四周,看到了地面上一路向前的血迹。
循着血迹往前走去,到了一座洞穴的门口,黑暗的力量扑面而来,一眼望去,洞穴深不见底。君无白出手一探,发觉原本罩在洞穴外的结界已经不见了。
呵,果然,是魇师破了结界,故意让风笙掉入其中。他的目的,真是狠毒。
君无白正打算举步入内,回头看了眼不情不愿的怀光,“快跟上,否则别想本座带你出去。”
怀光嗅到了饕餮的味道,本畏畏缩缩,不愿进去。一听君无白的话,赶紧跟上,不敢懈怠。他才不要留在这个鬼地方,全是一群穷凶极恶之徒!
洞穴的深处,阴冷潮湿,诡异的气氛几乎要让人窒息。风笙双脚无法动弹,命垂一线,进退不得。她在逼迫自己做出一个选择,是选择面对饕餮,还是向恶魔寻求援手。
“你可想清楚了,若是死在这里,镇妖塔怎么办。”仿佛看穿了风笙的心思,那个声音带着点稳操胜券,“你没有时间了!”
“我……”风笙被戳中了软肋,举剑的手一颤。的确,她不能命丧于此。她还要修补镇妖塔,她还要救出老温,她还要照顾母亲。
再次奋力挣扎了一番,风笙完全没了力气,饕餮的牙齿已经碰到了她的脸,再往前一点,就能咬破整个脑袋。风笙没有犹豫的机会了,当即无奈地闭了闭眼,张了张嘴道:“好,我愿……”
话说到一半,忽觉有清风拂面,一人将风笙从饕餮口下迅速拉出。风笙瞪大眼睛看去,居然是君无白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面前,白衣翩飞,优雅地做了个噤声的动作:“嘘,话可不能乱说啊。”
“君!无!白!”饕餮像是感应到了君无白的气息,找到了毕生最恨的人。纵使它现在双目被刺伤,也能疯了一样地朝着君无白咬去,“我要将你挫骨扬灰!我要将你碎尸万段!”
君无白不屑地轻笑了一声,搂起风笙灵活地闪避,饕餮连他的衣角都碰不到。
“这么多年,你还是一点长进也没有。”君无白摇了摇头,“本座没功夫陪你玩,怀光——”
“主人,我抬不起脚了。”随着君无白呼唤,一只白虎灰溜溜地卧倒在地,哭丧着脸,“关键时候,我也不想掉链子的啊……”
“你也有心魔?”君无白皱了皱眉。
“我怕饕餮啊!”怀光夹着尾巴,难得的认怂。
君无白哭笑不得地扬了扬衣袖,怀光顿时拔地而起,不再受往生道的束缚。
“把饕餮轰出去,本座许你离岛。”
离岛?!怀光最近被留在岛上,早就闷得慌,如今君无白发话,他好像已经看到了无数莺莺燕燕在朝自己招手,瞬间精神抖擞地挺起了身子,豁出性命般朝饕餮一头撞了过去,一直撞出了洞穴深处。
“主人,它交给我,你们继续!”
饕餮暴怒的吼叫声越来越远,洞穴里慢慢安静了下来,风笙捂着伤口从君无白怀里站起,“你怎么来了?”
“你不能回到本座身边,就只能本座来找你了。”君无白目光落在风笙的伤口,渐渐变得冷峻,“你的呼唤,本座收到了。”
“这个洞穴有问题,你的印记无法将我传送出去。”风笙忍着伤痛解释着,她指了指洞穴深处,“那里有个奇怪的声音。”
“知道。”君无白先给风笙喂了一颗疗伤的丹药,然后将风笙护在身后,阻隔了浓重的怨气,朝着洞穴里淡道:“魇师,别来无恙?”
“君无白……”那个声音咬牙切齿,“你为何不受往生道束缚!”
“你的魇术还需再长进些。”君无白笑了笑,“心魔这种东西,本座早就没有了。”
洞穴最深处沉默了片刻,随即响起阴森森的笑声,“是吗?敢不敢把我放了,咱们再比一次!”
“放你,需要天帝旨意,本座没有权力。”君无白眸色微冷,“但是惩罚你,本座乐意为之!”
抬起手,缓缓握拳,洞穴深处的那个人像是受到了极大的冲击,忍不住惨叫了起来。
“饕餮被本座锁住,根本不可能攻击风笙,是你煽动怨念,才使它脱离掌控。”君无白冷笑,“在本座眼皮子底下做手脚,好大的胆子!”
君无白似乎还没解气,拳头越握越紧,里头的声音变得断断续续,越来越弱,“呵呵,你尽管生气,尽管折磨我,反正你杀不了我的!”
“咳咳咳。”身后,突然响起一阵剧烈的咳嗽,丹药未能完全控制风笙的伤势。
君无白闻声,立刻收手,转身扶住风笙。
“先让怀光为你疗伤,有他在,你很快便能痊愈。”君无白柔声说着,立刻抱起风笙,不再管魇师,一步步朝洞穴外走去。
“君无白!你别走!君无白!”洞穴最里头,是歇斯底里的咆哮,“风笙,风笙你听着,总有一天你会回来求我的!你的心魔,你的心魔……”
往后的话,风笙再也没有听到了,因为走出洞穴的刹那,巨石降落,死死封住了往生道的入口。
“抱歉。”高不可攀的望尘岛主君无白,放低了姿态,“是我没有事先考虑到魇师,让饕餮出了差错。”
没有自称本座,没有高高在上的语气,言语间都是满满的心疼。
君无白伸手,拨开风笙被汗水湿润的碎发,“你叫我那么多次,我却没能及时回应你,以后……再也不会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