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生无白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十一章 水牢试炼

“我愿意一试。”风笙回答得干脆果决。

这没有犹豫,倒是让君无白刮目相看,“哦?你不怕?”
“既然君岛主答应了母亲要照拂我,必定不会眼睁睁看着我有事。”
风笙笃定的回答,带着不自觉的信任,让君无白微微一笑。
“的确,本座不会让你有事。”
君无白说着,站起了身子,走到风笙的身边。他自然地牵起了风笙的手,“跟我过来。”
明明是凉风习习的夜晚,风笙的掌心却冒出了丝丝冷汗,也不知道是紧张接下来的试炼,还是别的什么。
从水榭走出,一步步踏上平静的湖面,风笙在君无白的引领下如履平地,鞋子半点也没湿。走到湖中央时,水面突然有了异样,在君无白的催动下,一股漩涡慢慢出现。
“这是……”风笙看得目瞪口呆。
“当年平定四海,俘获许多珍贵的凶兽,杀之可惜。”君无白淡道,“所以,本座将它们关在了水牢之内,期望可以将它们驯服。”
随着漩涡越来越大,底下传出隐隐约约的狂暴之音,在夜色里回响,挥之不去。
风笙心领神会:“看样子,岛主并没驯服它们,是希望我下去挨揍?”
“你需要实战经验,而它们,就是最宝贵的经验。”君无白发觉风笙的掌心在冒冷汗,却并没有松开她的手,“当然,我们也可以回去。”
“有提升的机会,是我梦寐以求的。一直以来,我被母亲保护得太好了……”风笙摇了摇头,“多谢君岛主,我这就下去。”
风笙说着,正准备往下跳,身子却猛地一顿。回头一看,只见君无白用力地拉住了她。因着惯性,风笙根本不受自己控制,就那么一头撞进了君无白的怀抱。宽阔而结实的胸膛,清新的白梅花香,一瞬间让风笙愣住了。
“本座的话还没说完。”君无白无奈地苦笑道,“这么毫无准备地下去,你真不怕死?”
风笙惊慌失色,赶紧后退一步,“啊?岛主还有别的交代?”
“自然是有的。”君无白望着风笙微红的脸,嘴角轻扬,“看看你的手。”
风笙听着君无白的话,低头看去,只见自己的手掌心内浮现出一个“君”字,若隐若现,泛着银白色的微光。
“这是?”风笙抬头看向君无白。
“这是咒术。你若支撑不住,唤我的名字,便可出来。”君无白一本正经地说着,又带着揶揄的口气问道:“本座的名字,你知道吧?还没听你唤过,唤一句试试?”
望尘岛主不是素来清高冷峻,怎么也这般……轻佻?风笙支支吾吾地站在原地,半晌开不出口。
等了许久,不见风笙出声,君无白好像很失望地叹了口气,移开目光,“无妨,反正你要是想出来,总会叫的。”
末了,还不忘补充一句:“本座耳力还算不错,会听见的,你可要好好叫。”
风笙不置可否地笑了笑,确认君无白没有什么要交代的了,纵身一跃,跳进了汹涌的漩涡里。随着水流不停的打转,风笙的身体跟着旋转,也不知在水里晕晕乎乎转了多久,她终于着陆,落在了一块平地上。
死一般的沉寂,连呼吸都不由变得小心翼翼。这里就是水牢,也是水中一块被禁锢的空间,囚禁着君无白当年俘获的无数凶兽。
“已经几百年没送吃的进来了……”
“好饿,好饿!”
强大的怨念以迅雷之势而来,风笙想起母亲的交代,立刻严阵以待,灵匕在手,化作锋利长剑,青光夺目。四面八方,无数闪着碧光的眸子正紧盯着风笙,空气中似乎有淡淡的血腥味。
这一刻,风笙已经是凶兽们眼中的食物。随着一声奇怪的嚎叫,无数凶兽以最快的速度朝风笙奔来,它们之间还在互相攻击,互相竞争。
“饿死了,她是我的,是我的!”
踏着同伴的尸体,一路血腥,一路厮杀,最后冲到风笙面前的,无疑是最残暴的凶兽。风笙还没反应过来,腹部已经被尖锐的角狠狠刺穿,从地面上被挑起,又狠狠摔回地上。
“啧——”风笙咬牙,忍住将要溢出口的尖叫。她迅速从地上爬起,躲过一道道攻势,在逃窜里急忙调整好姿势。
数次交手,风笙被围在中间,难以突破重围,可挥剑的手毫无迷惘,异常坚定。
早知道就不换衣服了,白白浪费一件干净的新衣。风笙左手捂住不断流血的腹部,大口喘着气。这才刚开始呢,怎么能就这么倒下,精进不了修为,终究只会是累赘。
困顿时,忽有琴声阵阵传入水牢,时而平缓,时而高亢,流畅奥妙,像是在默默指点着风笙剑法。
君无白,是君无白!听到曲子,风笙心神一定,会心一笑,随着琴音起势,挥舞间领悟着剑律。
琴声铮然,风笙以剑支地,地面上顿时浮现出剑阵的痕迹。随着风笙手中运力,无数剑芒从地底冒出,一路蜿蜒而下,尖锐的剑锋刺穿了凶兽们的身体,将道路铺成了一条荆棘之途,但凡踏上,便是死路。
霎时,凶兽接二连三地倒下,哀鸣响彻整个水牢。
渐渐的,剑阵的威力在催动下到了尽头,风笙见状,撕下一块衣料,将伤口草草包扎,然后再次提起剑。她被迫往水牢的深处而去,越往里走,凶兽越凶猛,风笙的伤口虽然还在流血,可她似乎浑然不觉,只是一个劲地抵挡攻击。
剑身染血,人也染血,风笙的速度越来越快,力道越来越准。身上的灵力,像是找到了一个爆发点,在不断地和风笙完美交融。
太神奇了,以前的自己,是绝对没有这样的力量的。风笙又惊又疑,身体在逐渐适应这样的状态。
“谁敢和我抢吃的!”随着一声雄浑的低喝,本来冲在前头的凶兽们纷纷缩起了身子,往黑暗深处退去。而取而代之的,是黑暗深处昂首阔步地走出了一头异兽。
狰狞的面容,健壮的身体,隐藏在腋下的双眼,贪恋而凶恶。虽然风笙不曾见过,但这个模样,她曾听万晓晓说过,此乃四大凶兽之一的饕餮!
风笙被这样的气势,震慑地后退了两步,但很快,她双手一起紧紧握住剑柄,长剑平举胸前,专心地寻找出手的机会。
琴声戛然而止。左手,“君”字印记忽然亮起,好像在提醒风笙不该硬碰硬,应该撤退了。
撤退吗?风笙看了眼掌心,再看了看缓缓靠近的饕餮。
就在风笙犹豫的刹那,饕餮动了,风笙慢了一步。他们的身影交织在一起,几番碰撞之后,风笙落败,被饕餮踩在了脚下,长剑脱手而出,掉在了远处。
果然还是有点勉强。风笙知道自己已经不能继续了,长吸一口气,正准备喊君无白的名字……
“吃了你,我要吃了你!”
风笙还没开口,饕餮已经低下了头,脚爪扼住了风笙的喉咙,不让风笙出声。血盆大口咬在了风笙肩头,撕下了一块肉。
“唔——”风笙疼痛的尖叫,淹没在喉头。与此同时,她的额头似乎有青色的纹路显现,长剑受到了感召,从地上自动飞起,直直刺中了饕餮腋下的双眼。
“啊——”
饕餮顿时哀嚎着甩开了风笙,像是失去了方向一样,四处奔走。
风笙被甩得老远,掉进了一个洞口,伤口着地。她闷哼一声,看了看自己血肉模糊的肩膀,哑着嗓子唤了声:“君无白!”
然而,过了许久,风笙依旧站在一片昏暗里。
“君无白!君无白!”
连着喊了许多次,风笙都没有被传送出水牢。她心一沉,低头看去,只见掌心的“君”字印记在逐渐暗淡,似乎是受了山洞的影响。
怎么会这样!莫非这个山洞有什么诡异?
风笙连呼吸都开始疼痛起来,她正想着赶紧出洞穴试试,可洞穴外,饕餮正疯狂地挥舞着爪子,慢慢靠近。
“臭丫头,你在哪里?出来,我要吃了你!”
饕餮走到了洞穴口,笑声响起,令人发怵:“哈哈哈,好新鲜的血,我闻到了,我闻到了!”
糟糕,不能再被它抓到了。风笙捂着伤口,赶紧转身,扶着洞穴的墙壁,一步步往更深处走去。
然而,越往深处,风笙发觉自己的脚越重,慢慢地,她每迈开一步,都感觉用尽了浑身的力气,像是置身泥沼之中,难以自拔。
风笙惊疑着,抓着墙壁,勉强站稳,感觉肩上宛若有千钧压下,逼得她双膝颤抖,就要狠狠跪下。
“你来了,我在等你啊……”
洞穴深处,传出诱惑人心的声音,风笙眼神一凛,“是谁?是谁在故弄玄虚!”
“呵呵呵呵……”那个轻柔又迷惑的声音像是挠着人心,“只要你愿意,可以马上见到我。”
“见到我,你就能看见自己的心魔了。”
“心魔?我活得坦荡,有什么心魔!”风笙被那个声音搅得头晕,扶着墙壁,冷冷道。
“是吗?那你为什么走得如此艰难?”
“什么意思?”
洞穴深处,那个声音好似叹了口气,“往生道内,心魔越重,越是寸步难行。你……不是吗?”
风笙努力抬了抬脚,发现如今连脚都抬不起来了。身后,饕餮的脚步声越来越近,风笙几乎可以听到他口水滴在地上的声音。
朝前走啊!走啊!风笙拍了拍自己的腿,可是双腿根本不听使唤,像是树根一样扎在地里。
“只要你愿意,就可以见到我,就可以摆脱那只讨厌的凶兽。”那个声音锲而不舍地说着,像在一点点催眠风笙的意志。
“我从不与恶魔做交易,更何况,我从没有什么心魔!”
“没有吗,呵呵。”声音迷离,犹在耳畔,“你的梦中,是不是有过漫天大火,熊熊燃烧……”
风笙一愣,“那又如何!”
就在风笙满头雾水的时候,饕餮已经追到了她的身后,沉重的呼吸扑面而来,张扬的笑声震耳欲聋。可是,风笙根本动弹不得。
而另一边,一望无际的黑暗里,一个神秘的声音在诱惑着自己,那是现在自己唯一的生路。
是面对饕餮的残暴,还是选择与恶魔交易……风笙握剑的手越来越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