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生无白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九章 美丽的梦
苏越,战神次子,在天宫是出了名的疯子。他的疯在于痴迷武学、沉迷练功,对于旁的事,好像都不上心。但对万晓晓,却是个独特的例外。
想当年,万晓晓还没成为上神的时候,苏越已经是上仙了。万晓晓还在捉摸基本的五行术法时,苏越已经可以跟随战神出征了。他力大无穷,一把混沌巨刀所向披靡。当时,天宫里都在说,苏越恐怕会成为新一辈里,第一个上神。 
可是,他自断前程,永远失去了晋升上神的资格。 
当年,万晓晓和风笙参与仙官考试,白芷帝姬位居上神,是考官的一员。她素来看不惯风笙,出手更是故意刁难,打得风笙爬都爬不起来。而其他考官碍着帝姬的身份,不敢开口,眼睁睁看着风笙被打得不省人事,在哄笑声里被抬下了场。 
作为最佳死党,万晓晓自然是咽不下这口气。轮到她上场时,竟把帝姬一下子轰到了场外,然后拍了拍手,一副挑衅的模样,“不好意思,手滑了。” 
那阴阳怪气的语调,自然是惹火了帝姬。本是一场好端端的考试,变成了不死不休的决斗。 
万晓晓仗着天资,和帝姬扛了上千回合,但到底是新人,体力不够,动作开始逐渐迟缓。 
这一慢,被帝姬抓住了空隙,太和阵法由穹顶贯下,几乎是要让万晓晓元神寂灭。一旁其他考官早就闻风色变,不敢逗留,直接逃出了考场范围。 
正巧苏越听说风笙出了事,匆匆赶来。别人都往外跑的时候,只有他,见到这一幕,二话没说,逆着人流往里冲。 
“喂,你不怕死啊!”有人拦住苏越,想让他不要多事。可苏越脚步不曾停滞,一心一意地去到了万晓晓的身边,眼里的光像是看到了猎物的野兽,阴冷而狠厉,把帝姬吓得一愣。 
“苏越,你敢帮这贱人试试!” 
“有何不敢。”帝姬话刚说完,苏越将万晓晓的脑袋一把摁在怀里,只说了四字,逼到头顶的阵法瞬间被反弹了回去。然后就听见帝姬一声尖叫,摊到在地,身子抖如筛糠,一个完整的词都说不出口。 
“阿,阿越……你跑来做什么?”目睹一切的万晓晓声音都有些打颤,天不怕地不怕的她,最怕身边的人因为自己受伤,“你马上要晋升上神了,你疯了!” 
万晓晓也许不知道,那时候的苏越,看着万晓晓紧张的神情,心里很高兴。 
幸亏苏越出手有所保留,之后,帝姬并无性命之危,只是整整百年无法下床。万晓晓被取消了那次考试的成绩,而苏越因为这件事,被天帝永久剥夺了晋升上神的资格。 
最后倒是万晓晓,百年后因为天资聪慧,实力过人,再次考试,坐上了上神的位置。 
“你看,你就是个呆子,把机会拱手让给了我。明明,我才是和白芷动手的人。” 
很多次,万晓晓都这么万分遗憾地对苏越感叹。可苏越不以为意地摇了摇头,然后自顾自地看起了书,丝毫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。 
也因为这件事,帝姬每次看见苏越,都有心理阴影。
当下,万晓晓正面呛声,苏越在一旁虎视眈眈,搞得帝姬怯场,话到了嘴边都变得没底气了。 
“万晓晓,要不是苏越护着你,本帝姬今日定然好好教训你!”
“听见没,你闪开。”万晓晓脾气一上来,十个苏越也拉不回。还没等苏越反应过来,万晓晓已经推开了他,“有本事就上啊,怕你不成!” 
凌霄殿门口,一场属于女人之间的对决就此拉开序幕。没人看见是谁先动的手,反正等天帝出现,出手拦阻时,两人已经打得头发都散了,哪里还有半分上神的仪态。 
帝姬衣衫不整,脸上还有明显的巴掌印。而万晓晓,脖子那里被抓出了几道血痕,脸上还是丝毫不服输的表情。 
“白芷!万晓晓!滚回去闭门思过!”噪杂的声音,最终引来了天帝。天帝本就心力交瘁,面对这一幕,揉着眉心,疲惫发话。 
在一堆仙婢的簇拥里,白芷冷哼着离开,离开前还不忘对着万晓晓撂狠话,“你别忘了,风笙还是我宫里的仙婢。你得罪我的,将来我会加倍回报在她的身上!” 
“你!”万晓晓还想冲上去,苏越一把抓住了她,力气大得万晓晓根本没法挣开。 
“回去。”苏越只说了两个字。
虽然平常都是万晓晓比较橫,但苏越真的严肃起来,万晓晓也不敢和他对着来。看见苏越眼底的严厉,万晓晓撇了撇嘴,“好啦好啦,回去就回去。” 
万晓晓荣升上神后,藏书阁就迎来了第二十八代主人。每一任藏书阁主都需要阅尽藏书,做到晓六界大事,万晓晓也不例外。当年,她只用了七十年时间就读完了所有书,并且牢记在心,这一点也是令天帝格外欣赏的。 
回到藏书阁后,万晓晓第一件事就是熟门熟路地找到了神器一栏,翻出了关于天机镜的记载,然后坐在书桌前,仔细再看了一遍。
果然她的记忆没有出错,天机镜最后一次出现是在天宫成立之时,之后便没了音讯。
“这君无白真是好大的本事,怎么找到的?”万晓晓不由地低喃出声,这些年,她可是一直在研读各种资料,企图找出天机镜的蛛丝马迹呢。
万晓晓正在敬佩君无白,脖子处忽然有凉凉的感觉,低头一看,一块抹了药的帕子正轻轻地敷上了伤口。转过脸,就看见苏越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,眼神就和练功时一样专注。 
“阿越,这点伤不算什么,你回去吧。” 
苏越摇了摇头,轻手轻脚地处理了万晓晓的伤口,然后随手拿了本书,倚着窗低头看了起来。 
“你不回去?”万晓晓道,“我这儿可没晚饭给你蹭。” 
万晓晓说的是实话,以前到了饭点,她都是去青霜殿蹭吃蹭喝的。如今风笙去了望尘岛,华霜去了百死城,自己一日三餐,自然是没了下落。想到这里,她不由泛起一股淡淡的哀伤。 
苏越翻书的手一顿,继而放下书,“等着。” 
说完,苏越便脚步匆匆地离开了。 
万晓晓因为苏越的这句话,真的就坐在书桌前等了好久,等到饥肠辘辘,等到肚子饿得都快没了知觉,才等到苏越端着饭菜回来了。 
“哇!你哪里弄来的?你们家不是辟谷的吗!” 
“我做的。”苏越神色淡淡,在万晓晓面前将碗筷摆好,眼里有一闪而过的局促,“你尝尝。” 
万晓晓狼吞虎咽地扒了几口饭菜,当即瞪大了眼:“好吃好吃!没想到我们阿越这么能干!真是太贤惠了!” 
苏越盯着万晓晓满足的笑容,自己的眉眼也染上了一层笑意。他端起茶壶倒了杯水,放在万晓晓面前,以防她噎着。 
果不其然,万晓晓吃得太快,很快被噎着了,顺手拿起杯子就是一顿狂饮,拍着胸口道,“我们阿越太厉害了,以后风笙不在,你给我做饭吃好不好?作为报答,我偷偷出借你书,不过千万别被天帝知道了。” 
苏越摇摇头,“不用报答。”
“那可不行,亲兄弟还得明算账呢,别跟我客气。”万晓晓一边说着,一边夹了块肉塞进了苏越的嘴里,“你尝尝自己做的菜,别光我一个人吃嘛。” 
万晓晓的动作,让苏越顿时愣住了。 
她用她吃饭的筷子,往自己嘴里送东西……苏越连嚼都没嚼,惊慌地直接把一整块肉吞下了肚子。 
虽然半张脸被面具遮住,但还有半张脸已经染上了红晕。
“咦?你脸红什么?别紧张,我不会把你吃肉的事情告诉苏何上神的。”万晓晓一副仗义的模样,拍了拍苏越的肩。 
“老实说,你不回去,是不是怕帝姬来找我麻烦,想在这里帮我啊?”万晓晓没有察觉到苏越真正的心思,一边吃着饭,一边对苏越道,“放心吧,她最近忙着琢磨勾搭君无白,没空烦我的。”
“君无白。”回到藏书阁,已经是第二次听万晓晓提起这个名字了。苏越回想起今天大殿上那个白衣翩翩的男子,那个全场瞩目的焦点,不自觉地伸手摸了摸自己右脸的面具。 
天生容貌丑陋,毫无挽救的办法,这样的自己,在君无白面前根本就像是跳梁小丑啊……苏越看了看万晓晓憧憬的眼神,是了,她一向喜欢这世上美丽的事物。 
美丽的花,美丽的衣裳,美丽的首饰,美丽的文字,还有美丽的人……自己能出现在她的身边,就是命运的恩赐吧。 
若不是苏家与风家交好,若不是通过风笙认识了她,自己一辈子都没有机会接近她吧。 
“真是羡慕笙笙啊,可以和君无白朝夕相处,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……” 
第三次了。苏越垂下眼帘,等万晓晓吃完最后一口饭,默默收拾好碗筷。 
“阿越,回去了吗?”万晓晓伸了个懒腰。
“恩。”苏越点了点头,又补充道,“明天会送早饭。” 
“哇,太棒了!”万晓晓抚掌一笑,“我得好好想想给你准备什么奖励!” 
自己从来不稀罕什么奖励,只要一直能看着她笑,就足够了。苏越心里想着,走了几步再回头,万晓晓已经低头在认认真真看书了。
灯火阑珊处,一直都是自己可望不可即的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