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生无白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八章 灵脉之封
华霜的话,犹如落地惊雷。所有人都没想到,风青在自我牺牲时,还留了一手,甚至已经考虑到了未来的突发状况。
天帝沉吟片刻,“六界地域广阔,又要从何找起?只怕时间太久,封住的缺口……” 
“在下有一个办法。”君无白在众仙注视下,缓缓吐出三个字,“天机镜。” 
“天机镜?”听见这个名字,天帝着实愣了一下,“只存在于传说中的神器,传言无他不知之事。” 
“不错。”君无白点了点头,“在下这些年一直在找寻天机镜,终于不久之前,弟子传回消息,天机镜已经有了下落。” 
“哦?”天帝难免疑心,问道,“你为何要找寻天机镜?”
君无白淡道:“四海之战后,在下内伤过重,一直难以痊愈,所以想向天机镜求取疗养之法。” 
“传说天机镜千年一问,无白,这个机会让给朕,不会遗憾吗?” 
“苍生为重。”君无白笑了笑,“在苍生面前,在下的伤,不算什么。” 
天帝微微颔首,计较了片刻,“若能向天机镜询问魂魄归处,确实是个办法。” 
本来的满腔怒火,因为事情的变化而渐渐消弭。天帝冷静了许多,加上本来就喜爱万晓晓,故而没有再追究不敬之罪,只是睨了一眼跪在地上的风笙与万晓晓,“你们还有什么话要说?”
万晓晓松了一口气,“不让笙笙死,怎么都好。” 
风笙垂着头,“我……” 
“笙笙,你该不会想着自己死,保全那些魂魄吧!”见风笙吞吞吐吐,万晓晓一眼看穿了风笙的心思,跳脚起来,“且不说风青上神能否真的回来,就算靠着这些魂魄回来,你让他怎么面对你的死亡?”
父亲……风笙想起那些年父亲的笑容,父亲的教诲,还是不能接受因为自己,失去了父亲回来的机会。 
华霜从风笙的神色里,读出了内疚。她摇摇头,语重心长道:“笙笙,其实你父亲死前的话,也许只是为了安慰我,让我努力活下去。毕竟那个时候……我是想和他一起走的。”
华霜至今还记得当年与风青诀别的场景,若不是当年风青的那一席话,或许自己早就随他而去了吧。多少万年的时光,也许还等不到一个风青,但自己的女儿,就在眼前,是可以好好护住的,那是风青和她,最宝贵的一切。 
“你难道忍心丢下母亲?让母亲一个人无依无靠?” 
想起华霜这些年的身体状况,想起华霜这些年的古怪脾气,恐怕没几个人受得了。风笙顿时清醒,若自己真的离开,往后谁能在身边照顾她。 
“母亲,女儿明白了。”风笙如鲠在喉,多少愧疚化作了一句,“对不起。” 
有了不用风笙献身的法子,天帝自然也就退让了一步,他向君无白询问了天机镜开启的时间。君无白算了算日子,弟子这几日就能带回天机镜,而开启天机镜,需要一个灵气极阴的时间点,一月后的月圆之夜,正是合适的日子。 
“如此,一月之后,朕亲临望尘岛,共启天机镜。”天帝挥挥袖子,示意跪着的风笙起身,“另外,风笙是风青的女儿,能感知魂魄的也只有她。届时,就由她出宫找寻。” 
“笙笙灵力不足,带上我吧。”万晓晓自告奋勇地举起了手,顺带还指了指角落里的苏越,“还有他,做我们的护卫再合适不过了。” 
如此堂而皇之地差遣战神之子,估计全天宫也只有万晓晓一人了。万晓晓对苏越从不客气,苏越也从来都不会拒绝万晓晓的要求,他看了看万晓晓,又看了看战神苏何,“父亲,孩儿想……” 
苏何到底是和风青有交情的,也不希望故友的女儿出事,随即做了顺水人情,“恩,也好,请帝君应允。” 
找寻修补之物迫在眉睫,由万晓晓和苏越保驾护航,的确十分稳妥。在天帝和众仙商议后,此事便就此决定了。 
“帝君,小仙还有一个请求,温千行他……”风笙等了好久,等到他们商议完了,才鼓足勇气提及此事,可天帝却神色不悦,打断了风笙的话。 
“温千行失守镇妖塔,不可轻易饶恕。等镇妖塔复原后,朕再酌情减刑。” 
想到老温还在受苦,风笙的良心难安,但此刻若再多言,难保惹恼了天帝,给老温带去更大的麻烦。风笙想了想其中的利害关系,便只能怏怏住嘴。 
一行人从凌霄殿退出的时候,各怀心事。天帝决定,一月后,带着万晓晓和苏越前往望尘岛,启镜问事。而风笙,则被君无白叫住。 
“风姑娘,偿债之事未了,你还要随本座回去。” 
“可是……”风笙望了望母亲,此后自己奔波在外,能见到母亲的时候就更少了。自己舍不得母亲,还有很多话要说…… 
华霜摸了摸风笙的头发,眼神微微有变,“去吧,母亲也要离开天宫了。”
“啊?”风笙一惊,“母亲你去哪里?” 
“百死城。” 
从华霜口中吐出的这个地名,让风笙不寒而栗。此处位于天界偏僻的一隅,是关押罪犯之所。据说内中之人,日日受刑,一日死而复生百次,活在难以摆脱的痛苦当中。 
“母亲为什么要去那里?难道……” 
华霜点点头,“温千行被关在了那里。据说他……狂暴难驯。”
“他为风青守了三千年的镇妖塔,风家亏欠他许多,我便去那里陪他,也是为了安抚他的情绪。” 
“……是我连累的老温。” 
百死城的气候恶劣,环境也远远比不上天宫,去那里,便是去吃苦的。风笙不忍心母亲去,却又放心不下温千行,一时也不知道如何开口。 
“放心吧,笙笙。我在那里比在天宫舒服。”华霜刮了刮风笙的鼻子,那是她以前最喜欢做的动作,很多年都没这么亲昵地做过了。这么温柔的母亲,也已经好久没见到了…… 
“此次事件后,青霜殿不会安稳了,我还不如去那里落个清静。” 
风笙知道华霜是在安慰自己,抓着华霜的手,“那……你一定要保重身体。要是不舒服,还是回天宫。柳蝶上仙医术高明,你要是旧疾发作,可以……” 
“笙笙,你爱唠叨的性子,真是和你父亲一样。”华霜笑了笑,眼角已经有了丝丝皱纹。她将之前没收的灵匕掏出,再次交给了风笙,而这一次,她握着风笙的手,说出了其中的窍门。 
“这把灵匕,可在催动下化作长剑,助你一臂之力。”华霜一边嘱咐着,一边依依不舍地松开手,“去吧,去和晓晓他们商量准备的事宜吧,我有话和君岛主说。”
君无白?风笙困惑地看了看两人,他们之间有什么话自己不能听的? 
但风笙没有多嘴,最后还是尊重华霜的意思,一步三回头地走开了。
“君岛主。”华霜望着风笙离去的方向,语气不再如之前那样生硬。她知道,这次是君无白及时救治,风笙才能恢复如初,“之前大闹望尘岛,还请君岛主谅解。”
“爱女之心,在下明白。”
华霜感激地笑了笑,而后居然朝君无白行了一礼:“本仙有个不情之请,此去百死城,再难顾全笙笙的事,还望君岛主能从中关照。” 
华霜脾气古怪,从不轻易低头。而这样的她,居然肯这般行礼,可见在她心中,风笙有多么重要了。 
君无白扶起华霜,长身而立,“不必如此大礼,上仙有何交代,但说无妨。” 
“风笙她……其实并不是天资愚钝。是我,封住了她的灵脉。为了让她籍籍无名,平安一生。”
“哦?。”
“方才,我已经从笙笙脑内,取出了封灵针。她的灵脉,将很快解封。她的力量,也将如泉水般涌出。只是……” 
“只是什么?”君无白望向华霜。
“风笙她……会陷入苦楚,这也是我一直不肯解封灵脉的原因。” 
这句话,倒是让君无白有些意外,“愿闻其详。” 
“千年前,风笙曾为了我,去了一趟下界。在那里,她出了一点意外,最后被紫阳之火焚身,差点身亡。”
君无白闻言,目光微动。
“虽然最后保住了命,但火毒深入灵脉,不定时便会发作。灵脉解封,她早晚将受火毒焚心的痛苦。” 
君无白神色凝重:“没有消除之法?” 
“暂时没有。”华霜叹了口气,“她伤重昏睡五百年,醒来后,那段时间的事,也不记得了。” 
君无白的心像是被狠狠捏了一下,“不记得了?”
“是,我问过她那段时间的事,可是她什么也想不起来了。”
君无白沉默了一瞬,“那上仙,告诉在下这些,是希望在下做什么?”
“听闻望尘岛是上古遗迹,灵力充沛。”华霜正色道,“若风笙毒发严重,恐怕医仙也难救。到时,希望岛主能收留她疗伤。”
“我知道,望尘岛规矩很多,希望岛主可以网开一面。这个人情,待我从百死城回来后,赴汤蹈火,也会偿还。”
华霜神色有一点紧张,她怕君无白拒绝,毕竟君无白已经不理俗事很久了。但是……若能得到君无白的帮助,风笙必定可以平安。 
“上仙爱女之心,着实令人感动。举手之劳,在下答应。” 
正当华霜不抱希望时,君无白开口答应了,并对华霜道,“在下很是敬仰风青上神,这次任务过程里,一定也会对她的女儿多加关照。” 
能得到君无白的承诺,等于吃了定心丸。华霜没想到君无白如此大方,真挚道:“多谢。” 
“火毒之事,需要对风笙隐瞒么?”
“迟早瞒不住,若她毒发,必会知晓。”华霜无奈道,“但能瞒一刻是一刻,我最怕的,是她因此想起过去的事。” 
“我虽不知具体情况,但……一定不堪回首。” 
华霜的话,让君无白半晌无言,凉凉一笑,“是啊,应该是不堪回首的吧。能忘记,再好不过。” 
君无白和华霜站在一起,目光不约而同地投向风笙。她正站在万晓晓和苏越之间,一脸严肃地说着什么。难以想象,她那段丢失的五百年,究竟对她造成了怎样的伤害,才使她下意识地忘却。 
“君岛主——”
正沉思间,远处,一声娇滴滴的呼喊传来,是白芷帝姬听闻君无白现身,巴巴地赶了过来。可君无白连头都懒得回,轻举脚步,转瞬到了风笙身侧,一把搂住了风笙的腰。 
“君岛主?”风笙呆若木鸡,“这是做什么?”
“麻烦来了,走。”君无白一字落,两人已踏风离去。急速里,风笙觉得身体和以往不太一样,怪不舒服的。君无白似是有所感应,想起华霜的话,心一软,将风笙搂得更紧了一些,掌心有一股暖流送入,蔓延风笙的全身。
君无白轻声道:“闭目敛神。”
突如其来的温柔,倒是让风笙有些手足无措了。咫尺之距,风笙又闻到了那股熟悉的白梅花香,觉得身体一下子舒畅了许多,僵硬的身体也慢慢放松。
闭起双眼,风笙在心里忍不住疑惑。君无白,为什么明明是萍水相逢,却总觉得你我,似曾相识呢…… 
君无白和风笙离开后,匆匆赶来的白芷又扑了个空。她跺着脚,指着万晓晓和苏越道:“知道本帝姬在唤君岛主,你们为什么不拦住他!”
万晓晓抱臂瞧着白芷,“你是瞎了吗?没看出来,人家君岛主根本不想见你。”
“你!”白芷被堵住了话,脸色涨红,“你这种人,我二哥是不会瞧上的!”
“瞧不上最好!我才不要嫁入你们家呢!”万晓晓毫不留面地反击,眼里充满不屑,好像下一刻两人就要打起来了。苏越在旁默默地听着,一双眼牢牢看着帝姬的手,生怕她突然做出什么举动,伤害万晓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