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生无白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七章 凌霄问罪
万晓晓说,天帝这几日怒气冲冲,为了镇妖塔的事情操碎了心。就连华霜上仙也被迫无奈出了青霜殿,整日在凌霄殿与诸位上神、上仙寻找对策。
得知今日是风笙回来的日子,天帝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当事者。万晓晓怕风笙有个好歹,偷偷溜出了凌霄殿,想让风笙避避风头。
可该来的,总是躲不过的。
天宫之内,凌霄为尊。凌霄宝殿为众殿之首,乃天帝上朝之地,所有神仙在此,皆不可造次。
凌霄殿代表的是六界权威,不容亵渎,是以此殿气势恢宏,神力笼罩,让人一靠近,便有望而生畏之感。
所有神仙来到凌霄殿,都必须徒步攀上九十九级台阶,走过两侧肃然而立的天兵,怀着对天地秩序最深的崇敬,进入此殿。每逢上朝,还会看见祥云中飞出一只凤凰,在上空盘桓长鸣,一炷香后,天帝才会自云层深处降临,届时,所有仙官行礼朝拜。
这样威武大气的场面,风笙是从未见过的,她也只是从万晓晓的叙述里听过。每次听到这种,她就特别羡慕万晓晓,可以亲身经历这样的场面。
风笙想过无数次自己登上凌霄殿的场景,却没有想到,会是问罪。
九十九层台阶,风笙走到最后一层时,被自己的裙摆绊了一下,身子向前倒去时,身侧抬起了一只手臂,拖住了自己的肩膀。
“看来本座准备的衣服不太合身。”
君无白说着,认真地打量起风笙的身材:“第一次准备女装,有所不周,本座下次便有经验了。”
见君无白说得一本正经,风笙侧过脸,苦笑了一下,“这种差事,还是不劳岛主屈尊降贵了吧。”
君无白扶正了风笙,转过身继续向前走,“本座没觉得屈尊,只是觉得,很有意思。”
“咦?”跟在两人身后的万晓晓像是发现了什么,凑上前对风笙使了个眼色,“小别三日,有情况啊。”
风笙没有心思回应这样的打趣,想着镇妖塔和温千行,心事重重。
怀着一颗忐忑的心步入大殿,风笙只见大殿高处,天帝正襟危坐,他剑眉朗目,器宇轩昂,一身正气凛然。两旁立着那些高高在上的上神上仙,其中包括战神父子,也包括了自己久不出面的母亲。万晓晓有些不放心地看了风笙一眼,站到了上神的列位里。
连三千年不问政事的母亲都来了,可见这次的事情有多严重了。
风笙咬着嘴唇,低下头,不敢直视天帝威严的目光,俯身叩首:“风笙拜见帝君。”
察觉到身旁风笙的不安,君无白举步上前,挡住了天帝冰冷的视线,微微躬身,“君无白拜见帝君。”
“无白,朕说过,你在天宫,不必行礼。”见到君无白,天帝本来森冷的目光稍稍缓和,“四海之战后,我们许久未见了。”
君无白点了点头,“许久未见,帝君更加精神了。”
“精神?”天帝冷笑了一声,“只怕再过不久,朕都要元神寂灭了。”
话音刚落,天帝一拍扶手,已从帝座上消失,速度之快,令人瞠目结舌。可君无白捕捉到了天帝的动作,当他转过身子时,只见天帝已经到了风笙的跟前。
“帝君……”君无白刚开口,就被天帝一声怒喝打断。
 “风笙!”帝王之威,震慑心神。
 这一怒喝,带着点雄浑的神力,令风笙头晕目眩,嘴角有丝丝鲜血溢出。她双手撑地,直不起身,颤颤巍巍地应道:“小仙在。”
“朕读取了温千行的记忆,知晓了此次镇妖塔被破的全部过程。原来,温千行是为了救你,才失守镇妖塔!”
 “是小仙拖累了龙神大人。”风笙道,“请帝君降罪。”
 “哼。”天帝眸色凌厉,指了指镇妖塔方向,“你可知,是朕与十位上神聚力,才暂时封住缺口,否则已经是妖临天下!”
 “朕若不是给望尘岛面子,三日前便将你抓回来了!”
这便是君无白封岛三日的真正原因吗……
风笙抬眼,偷偷看了一眼君无白。所以,是君无白护住了自己,才使得自己有足够的时间疗伤么?所以,母亲同意将自己留在望尘岛,也是有这个原因?但是,自己到底何德何能,让他出手帮助……
天帝的问责,声声入耳,“你以为,区区降罪,便可以抵消你与温千行的罪行?” 
风笙擦了擦嘴角的血迹,急忙道:“龙神大人是为了救我,所以都是我的错,请帝君饶了他。” 
天帝望着此刻的风笙,忽然想起了当年的风青,一样的重情重义。可惜……若是风笙有风青一半的力量,也不至于…… 
天帝重重叹了口气,“朕可以饶恕他,但是你必须付出点什么。” 
“请帝君明示。” 
“听说,你曾尽力修补过镇妖塔,但因为力量不足,未能支撑太久?” 
风笙应道:“是。” 
“镇妖塔是风青所铸,只有风氏血脉可以修补。”天帝顿了顿,“既然如此,那你便生祭镇妖塔,如你的父亲一样。” 
“不可以!”天帝刚说完,华霜便高声反对,她的脸色此时十分难看,“风青已经为苍生死过一次,风笙不可以!绝对不可以!” 
天帝没有理会华霜激烈的反应,只是一直凝视着风笙,“你的父亲是苍生的英雄,你若继承了风家的意志,便该有所觉悟。” 
风笙抬眼,看了看惊慌失措的母亲,那是她这么些年来,第一次看到母亲如此失态。
“华霜,这三日,朕已经尽力寻找过别的办法了,只是没有其他法子,不是么?”天帝回身看了眼华霜,“你的心,太自私了。” 
纠结,挣扎,此刻华霜的心里,情绪翻江倒海。她的嘴唇微微颤动着,好似有什么话已经到了嘴边。 
君无白看了一眼华霜:“帝君,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?”
天帝摇了摇头,“没有。”
“不可以,一定有别的办法的!”紧随着华霜的反对,万晓晓上前跪在了风笙的身旁,“帝君,笙笙是风青上神唯一的后人,您忍心让风氏绝后吗!” 
“那要是这样,我和笙笙一起死!” 
“晓晓!”风笙转过脸,拉了拉她的袖子,“别胡说,你退开。”
“我没胡说。”万晓晓拉开风笙的手,“反正没了笙笙,我活着也没什么意思。” 
“胡闹!”天帝又是一声怒喝,“万晓晓,莫要仗着宠爱,惹怒了朕!” 
万晓晓板着脸,没有半点退缩的样子,“办法都是人想出来的,帝君动不动就要牺牲这个,牺牲那个,反正牺牲的不是你自己,你就无所谓,不是吗!” 
这句话仿佛刺痛了天帝,天帝发丝扬起,周身已经开始涌现出炙热的气息,那是帝王的怒意,是毁灭的前兆。
“帝君!”
眼看天帝动怒,战神身后站出了一名高高瘦瘦的男子。他一直很不显眼地站在角落里,一头蓬乱的卷发,右脸带着半张铁面具,在一众神仙里,显得黯然失色。
此人便是战神次子,苏越。比起他伟大的父亲,出众的兄长,他简直像是沧海一粟,微不足道。他向来默默无闻,可此刻急急挺身而出,只是因为他从小到大,一直和风笙、万晓晓交好。 
苏越无视父亲和兄长警告的眼神,固执地出声道:“藏书阁主向来心直口快,请您看在二殿下的面子上,不要和她计较。” 
“二殿下,什么二殿下?我可和他没什么关系,是你们一心要给我指这门婚事!”万晓晓白了一眼苏越,没好气道,“呆子,回去,别连累了你一家子。” 
“万晓晓!”帝君的这一声,已经是勃然大怒,众神仙纷纷跪下,只有君无白和华霜,依旧站在原地。一人隔岸观火,一人若有所思。 
凌霄殿内的气氛一时紧张到了极点,风笙眼疾手快地跪着挪到了万晓晓跟前,“帝君息怒,小仙愿意生祭镇妖塔!” 
风笙此言一出,华霜浑身一震,“风笙!” 
“笙笙!”万晓晓拽住风笙,急得火烧眉毛。忽然,她想起了什么,目光投向一直置身事外的君无白,“君岛主,你不是说有你在不会有事的吗?你倒是说句话啊。” 
万晓晓一句话,成功地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集中到了君无白身上。风笙知道这件事棘手,也没什么转圜的余地,不想给君无白添麻烦,故而张了张嘴:“此事与君岛主无关,小仙……”
这么急着撇清关系?为他人着想的性子真是……君无白挑了挑眉。
“此事与在下有关。”君无白自然而然地接过了话,“风姑娘还欠在下一棵白梅树,要是灰飞烟灭了,在下该去哪里讨债?”
为了一棵树顶撞天帝?风笙豁然抬眼,看向君无白,此时君无白背对着自己,看不清神情。可那种莫名的安定感,无需任何言语表情,仅仅一个背影,就传到了风笙的心底。 
这种陌生又熟悉的感觉,是怎么回事…… 
“无白,莫非你有能力修补镇妖塔?”天帝见君无白气定神闲的样子,并没有责备,而是急忙追问。
“非也。”君无白笑笑,看了眼华霜:“只是在下觉得,风姑娘的情况,和风青上神不同。风青上神是铸造一整座塔,可风姑娘只是填补缺口。” 
“归根结底,是灵力不足,所以无法完全修补镇妖塔,若是有灵力充沛的东西辅助,或许就能成功。” 
“可是镇妖塔只承认风氏血脉,去哪里找可以相融合的灵物。” 
君无白的话,让天帝陷入了思考,也让此事有了转机。 
华霜似乎已经下定了决心,走到了天帝的面前。她目光坚定,一直绷紧的肩膀终于松懈,“帝君,下官有话要说。” 
“哦?”天帝有些意外。
“当年风青死前,留有遗言……他牺牲之时,曾遗落几缕魂魄,不知前往何处。” 
“他说,若六界平安,历经万代,他或能借此,重返世间。” 
“可是,若有一日,镇妖塔损,承载他魂魄的东西,便可用来修补。” 
华霜说着说着,看向一脸诧异的风笙,露出久违的温笑:“笙笙,母亲……真的很希望等到你父亲归来。” 
“但是若你都保不住,母亲连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了。” 
难怪从刚才开始,母亲就流露出犹豫的神色。一直以来,风笙都觉得,母亲宁可沉溺在父亲的死亡里,也不远多分一点关爱给自己。她留给自己的,只是严苛与冷漠。 
可如今,在父亲回来的机会和自己之间,她的母亲,最后还是选择了自己。 
风笙微微红了眼眶,“母亲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