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生无白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六章 白梅之约
“本座乃望尘岛之主,君无白。”
 微风轻拂,白梅花香四溢,眼前人温文儒雅,笑容让风笙觉得美好得不太真切。她怔忡了许久,才回过神,“望尘岛?君无白?”
 君无白噙着笑,点了点头。他的目光越过风笙,看了眼后头的怀光,怀光格外识相地舔了舔爪子,夹着尾巴逃走了。
 瞥见风笙被抓破的衣衫,君无白极有风度地褪下披风,往风笙面前一送,“风姑娘还是先披上吧。”
 风笙这才意识到自己一身破烂衣裳,失了礼数,赶紧接过披风系上。
 “多谢君岛主。”
 见风笙似乎十分困惑,君无白将这几日的事情一一讲给风笙听,他的嗓音干净醇厚,不由给人一种安定的力量,让风笙迷惘的心情渐渐平复。风笙这才知道,自己是掉在了望尘岛上,被君无白所救。
 仔细想想,是了,眼前的白梅树,就是自己昏过去前看到的。
 “岛主可知,如今镇妖塔是什么情况?”待风笙理清思绪,她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这个。
 “封岛三日,消息闭塞,但听说天帝出手,应该无恙。”
 君无白的回答并不能让风笙彻底安心,还有温千行的状况,如今也是未可知。她忧心忡忡,向君无白郑重行了个礼:“多谢君岛主救命之恩,小仙一定会涌泉相报。只是现在忧心镇妖塔之事,小仙必须马上回天宫……”
 “那……白梅树的账,该怎么算?”君无白淡淡开口。
 风笙一愣,抬头看了看面前的白梅树。只见曾经茂密的枝丫如今七零八落,显得有些萧索。回想起自己压断白梅树的画面,风笙不由暗骂自己,平时少吃几碗饭就好了。
 “这棵树,一定很名贵吧……”风笙心中七上八下,忐忑开口。
 “的确,此树并非普通的白梅树。”君无白打量了一眼风笙的脸色,“此树生根于望尘岛,是望尘岛的灵力之眼,故而四季不谢。”
 “可因为你破坏了白梅树,望尘岛的空气都不如往日纯净,灵息淡薄,本座都难以呼吸了……”
 “这么,这么严重啊……”风笙听得心拔凉拔凉的,已经开始默默盘算起自己的全部家当,好像没有什么能赔得起这么宝贵的一棵树啊……难道要自己啃老,去问母亲讨点什么灵丹宝器什么的?
 看着风笙的脸红了又青,青了又白,君无白觉得颇有意思,笑意更深。
 “岛主——”
 忽然,有恭敬的声音插入,打破了此刻的气氛。君无白淡淡抬眼,看向风笙身后,“何事。”
 一名弟子靠近,望了眼风笙,没有说话。
 君无白了然,目光重新回到风笙身上:“风姑娘,不如你先去换身衣服,稍后本座送你回天宫。这是本座的承诺,不会失信。”
 “那白梅树的事……”
 “之后再谈。”
 说着,君无白唤来一只鸟雀,领着风笙去客房换衣服。风笙点点头,恭敬地行了个礼,而后一边离开,一边拢了拢肩头的披风,只觉得上面带了点白梅花的香气,是君无白特有的一种味道。
 直到风笙完全消失在视线里,君无白才负手而立,开口道:“说吧。”
 “岛主,关于那件事,左使回报,有消息了。”
 “有消息了?”君无白脸上难得流露出一丝错愕,“怎会突然……”
 弟子从怀里掏出一封信,“左使说,岛主看了信就会明白。”
 君无白接过信,展开一阅,目光在短时间内瞬息万变,宛若惊涛骇浪,却又骤然平息,归于寂静。他静默半晌,最终叹息一声,手中举起一簇火焰,将信件烧得一干二净。
 “如此,本座明白了。告诉绝影,一切按计划进行。”
 “是。”
 弟子离开后,白梅树下又只剩君无白一个人。他静静地望着白梅树,陷入了长久的沉思。晴空万里无云,柔和的光打在君无白身上,拉出一道颀长的影子,一人一影几乎与周遭风景融为一体,远远看去,宛若画中谪仙。
 耳畔只有轻风的声音,天地苍茫,好似只有自己一人。 
 “君岛主?”
 不知过了多久,一声呼唤拉回了君无白的思绪。他转过身子,看见风笙亭亭玉立,眉弯浅浅,两颊笑涡如霞光荡漾。 
 她换了一身湖蓝色的长裙,如同广袤的海域,美丽而静谧。四目相对,时光宛若定格,那一瞬间,君无白听到了风声以外的声音,仿佛是自己的心跳声。
 原来,自己还有心跳。
 一片白梅花瓣自枝头飘落,缓缓落在风笙的发上,君无白目光一动,手正要抬起……
 “怎么这样看着我?我头上有什么东西?”风笙看君无白的目光有些奇怪,自己抬手在头发上摸了摸,摸下了一片花瓣。
 真是不懂情趣的女子啊……君无白苦笑着,抬了一半的手又缓缓放下。
 “花开始凋零了……”风笙望着掌心里的花瓣,内疚地朝君无白施礼,“君岛主,这都是小仙的过错,有什么可以弥补的,君岛主但说无妨。”
 君无白低头看着风笙,眼眸如古井般幽深。
 “本座希望……确认镇妖塔无碍后,你能留在望尘岛,以鲜血饲养此树一月。”
 风笙没想到是这个要求,区区鲜血,就能抵过,真是占了大便宜了。
 “是,小仙遵命。”
 风笙应得爽快,君无白望着她,想着方才信上的内容,神情竟有刹那恍惚。
 “君岛主?”风笙见君无白有些出神,小心翼翼喊了一声,“岛主是否还有其他吩咐?”
 “没了。”君无白回过神,“走吧,本座送你回天宫。”
 能让望尘岛主亲自护送回宫,风笙的待遇,都可以和天帝媲美了。也难怪巍峨神圣的南天门口,守门将领不可置信地揉了揉眼睛,怀疑自己看错了。
 若不是四海大战,将领曾见过君无白,他怎么也不会相信,终日懒散,足不出户的君无白,竟然亲上天宫,只为了送一个低等的仙婢。
 “参见君岛主!”守门将领激动地迎上前,“君岛主大驾,卑职即可去通禀帝君!”
 “不必麻烦,本座只是送她回来而已。”君无白看了看面色尴尬的风笙,“青霜殿怎么走?”
 “君岛主,送到这儿就可以了……”
 “本座做事,从来不喜欢半途而废。”君无白重复问道,“青霜殿怎么走?”
 风笙还没答话,那名守门将领已经殷勤地指了指青霜殿的方位,将路线仔仔细细禀报了一遍,详细得就差没说沿路有几棵树、几朵花了。
 想想这一路上会多么备受瞩目,风笙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。亏得母亲让她低调做人,少出风头,如此一来,自己想低调都难了吧。
 正沉沉叹息时,忽有清亮的声音传入耳际,宛若天籁。还没看清来人的样子,一个热情的拥抱已经将风笙撞得后退好几步。
 “笙笙,你终于回来啦!我想死你了!你说,你有没有想我!不许说没有!”
 “晓晓……”风笙哭笑不得,看了看挂在自己身上的红衣女子,“你能不能先从我身上下来再说。” 
 无可奈何地将红衣女子从自己身上拉开,风笙干笑了两声,偏过头看了眼君无白,小声对红衣女子道:“晓晓,君岛主在此,你注意点形象。”
 眼前的女子姿容绝丽,娇俏可人,婀娜的身段配上精致的五官,不愧是天宫出类拔萃的美人。然而此刻——
 “君无白!啊啊啊,长得真好看!”
 很显然,君无白的出现,让万晓晓兴奋过度,没了半分矜持,以至于风笙的话没有丝毫警示作用,红衣女子的尖叫声越来越大,嗓门也越来越大,风笙有些绝望地放弃了劝说。
 四海大战后,君无白就几乎不出岛了。有人说他在潜心修炼,也有人说他是大战中受了重伤,更有人说,他就是慵懒的性子,不喜出门。
 是以,未参与过四海大战的,都没瞧见过君无白的尊容,也难怪万晓晓如此激动。
 君无白在这样的情况下,更显云淡风轻,“风姑娘,这位是……”
 “她是……”
 “我是藏书阁之主万晓晓!”万晓晓激动地打量着君无白,“以前总看书上的故事,今日总算见到活人了!”
 “藏书阁之主,天宫排位第八的上神。”君无白笑笑,“竟是如此佳人,看来真是本座闭关太久了。”
 万晓晓和风笙不同,她天资聪颖,只不过百年时间,便取得了上神之位,令人钦羡。在如今的天宫,只有十位上神,可见万晓晓有多么厉害了。就连天帝,也曾夸赞万晓晓的能力,极为欣赏。据说,天帝相中了万晓晓,做二殿下的妻子……
 “晓晓,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风笙见万晓晓不再那么亢奋,终于插得上话。
万晓晓想起了自己来此的目的,一把拉过了风笙,“我和你说,你今日千万别去凌霄殿,天帝他……”
话音未落,已经有两名仙童缓缓走来,朝着君无白和风笙恭敬道:“君岛主,风姑娘,天帝有请。”
 “笙笙没空。”万晓晓说完,拉着风笙就要走。两名仙童疾步而上,挡住了去路。
 “怎么?不把本上神放在眼里?”
 仙童们惶恐垂首,有些为难地出声道:“上神,请不要为难小仙。帝君说了,风姑娘不去,温千行立斩无赦。”
 “什么?”风笙本来被拖着亦步亦趋,听到这句话,立刻回转了身子,抽回手。
 万晓晓一脸担忧,还想上前再说什么,却看见君无白默默走到了风笙的身侧。
 “走吧。”君无白淡道,“有本座在,不会有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