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生无白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五章 封岛三日
自仙妖大战后,华霜受创,身体衰竭,早已无法维持曾经的如花美貌。素色长裙衬着一张不再年轻的容颜,可眉宇间的凌厉依旧还是当年的模样,望尘岛上空,华霜执剑,气势迫人,语带不悦。
“本仙已经感知到风笙的气息,君无白,你扣着本仙的女儿,是什么意思?”
 君无白站在一群弟子的簇拥里,神情平静如水,“在下并无扣留。”
 “那为何你的弟子阻挠本仙进去找人!”
 “望尘岛规矩,女子不得入内。即使是帝姬,也是一样的待遇。”
 “哦?风笙也是女子,不该留在你的岛上,你将她交还本仙。”
 君无白淡笑了下,“上仙果真要带走令爱?”
 华霜很不喜欢君无白这种语气,“有话就说,本仙最讨厌卖关子的人。”
 君无白见华霜握紧了手里的剑,好似已经有了硬闯的准备,不禁失笑,“上仙如此敌意,倒是让在下寒心了。”
 “令爱自九重天摔下,经脉严重受损,已经奄奄一息。若不是在下将她送入温泉疗伤,此刻她怕是凶多吉少了。”
 “奄奄一息?那她……”
 听闻女儿伤得如此重,华霜冷冰冰的脸上,终于有了一丝动容,担忧之情,展露无遗。今日她在殿内,突然感受到镇妖塔方向的异动,心知不妙,匆忙奔赴。可等她赶到时,得到的是风笙摔落天宫的消息。
 她顿时失魂落魄,紧跟着一路找寻风笙的气息,一直找到了这里。虽然她故作镇定,可心里最害怕的,就是风笙出事。
 “在下已经保住了令爱的性命,只是三日之内,她都必须在温泉里疗养,不宜挪动。”
 君无白的一番话,让华霜悬着的心稍稍安定。她手里的剑,终于没了刚才的杀意,一岛的弟子,也同时松了一口气,擦了擦满头的冷汗。
 那骇人的压迫感,总算没有了。
 “如此便好……”华霜喃喃自语,不由露出一个欣慰的笑,让整个人看上去生动多了。比起之前对风笙的苛刻,此时她更像一名母亲,而不是一名高高在上的仙。
 血脉相连,骨肉亲情,是这个世上最无法割舍的羁绊。华霜在这一刻的模样,落入君无白眼里,勾起了一丝恻隐。
 “既然她是上仙的女儿,便入岛看望吧。”
 君无白侧身,让开了一条道。可华霜没有动,很快恢复了昔日冷漠。
 “你救人的本事,本仙并不怀疑。既然你已经破例收容了风笙,本仙怎能让你一再坏了规矩。”
 “君无白,你救了风笙,算是本仙欠你的。他日有需要本仙之处,可以来青霜殿讨回人情。”
 君无白笑笑,“上仙美意,在下记住了。”
 “三日后,本仙来接风笙。”
君无白回道:“三日后,在下亲自送她回去。”
 在华霜有些讶异的神色里,君无白补充道:“今日岛上弟子多有冲撞,在下过意不去。”
 “随你吧。”华霜不再多言,振袖转身,扬长而去。
 目送煞星一样的华霜离去,岛上弟子感叹纷纷。今日不知是什么大凶之日,岛上一整天都不平静。甚至还有人回味着刚才华霜的气势,叹了句可悲。可悲风青上神娶了这么彪悍的妻子,是怎么过日子的。
 “封岛三日,再有什么人来,一律不见。”
 不再理会底下弟子的窃窃议论,君无白吩咐了一声,转身离开。
 弟子们谨遵君无白的命令,这三日哪怕是上神造访,也一概不见。而最可怜的莫过于白芷帝姬了,第十二次被赶出了望尘岛地界,而这一次,连脚都没沾上地,半空中就被拦下了。
  君无白封岛三日,风笙在温泉里沉沉昏睡了三日,温滑清澈的泉水,滋润着风笙受伤的经脉。蒸腾的热气里,风笙苍白的面容若隐若现,一头乌黑的长发湿漉漉地垂落,孱弱里带着静美。
 清脆的啼叫四起,林间有几只飞过的鸟雀,在温泉上空徘徊,而后轻轻地落在风笙的肩上,偏过脑袋好奇地瞧着这名女子。
 眉淡如秋水,肌肤若凝脂,是个美人坯子。
“右使大人,岛主真的让你来看护她?”
 鸟雀们在风笙肩头停留了一会儿便扑腾着飞起,飞过屏风,就看见怀光面朝温泉,坐在树荫底下,嘴里叼着一根草,一副百无聊赖的模样。
 自君无白下令封岛后,怀光就被迫留在这里看守风笙。想他堂堂云川白虎,居然做起了一只看门狗,真是大材小用。
 “可不是,我都在这里坐了三天,屁股都要坐烂了。”没正经的话从怀光口中说出,倒显得满腹委屈。
 鸟雀们纷纷笑着,停落在怀光的周围,伸长着脖子调侃道:“这样也好,省得右使总往外面跑,招惹一堆花花草草回来,给岛主添麻烦。”
 怀光闻言,伸出手指,戳了戳鸟雀的脑袋,一双桃花眼勾人心魄,“什么叫招惹?都是那些女人自己贴上来的,本右使怎么也甩不掉!”
 贪恋着外面的滚滚红尘,怀光心里止不住地抱怨。这个女人到底什么时候醒过来?要是一辈子不醒,自己难不成还要在这里耗下去?
 “咳咳。”
 一声低低的咳嗽自屏风后响起,惊起了泉水的一丝涟漪。昏睡了三日的风笙眼皮颤了颤,终于缓缓睁开双眼。似乎是不太适应照入林子的阳光,风笙微微眯了眯眼,打量起四周。
 四面围着屏风,自己正泡着温泉,怎么会这样……老温怎么样了?镇妖塔怎么样了?天宫怎么样了?自己不是被撞下了天界吗?
 风笙不太清楚眼前的状况,只觉得身子有些酸痛,扶着一旁的石头站起,伸手取下了挂在屏风上的衣服。她刚把衣服穿上,走出屏风,就听见一声震耳欲聋的虎啸。
 只见几步开外,一只白虎正昂首阔步而来,牢牢地盯着自己,眼冒精光。
 “老老老,虎?”
 想想在天宫,风笙也是见过上古凶兽的,在那样威猛的凶兽面前,她也能坦然自若。可此刻见到老虎,不知为何,风笙几乎是出于本能反应,害怕得双腿直哆嗦,好像很久很久以前,自己也这样面对过恶虎,并且情景相当的惨烈。
 来不及去细究脑子里一闪而过的身影,风笙一步步后退,和白虎拉开距离。
 至于这么害怕吗?怀光摆了摆尾巴,觉得更加兴奋了。
 这家伙害我在这里呆坐了整整三天,不捉弄她一下,怎么对得起自己呢!怀光这么想着,又嗷嗷地吼了一声,吓得风笙转过身子,拔腿就跑。
 怀光对这么幼稚的恶作剧乐此不疲,就那么不紧不慢地追在风笙后面。游戏的乐趣让他全然没注意到,风笙正往岛中央的白梅树跑去。
 两侧的风景在迅速倒退,风笙卯足了劲狂奔,却怎么也甩不掉身后的白虎。而怀光为了再吓吓风笙,特意加快了速度,上去一爪子勾破了风笙的衣摆。
 风笙的心一沉,头跟着痛了起来,眼前好像闪过一个似曾相识的片段,好像看见一个模糊的人影在自己身前倒下,自己也跟着腿一软,向前栽倒。
 “小心。”
 眼前本是一团漆黑,忽有一声轻语让自己清醒了过来。风笙定了定神,只看见一双手有力地扶住了自己。
 顺着这双手臂向上看去,只见一人站在白梅树下,身姿挺拔,嘴角含笑。
 男子面如冠玉,白衣胜雪,乌发一半用碧玉簪束起,一半散落肩头,整个人宛若高山冰雪,又犹如谷底深渊,高不可攀,亦深不可测。
 “多,多谢。请问你是?”
 风笙站稳脚跟,疑惑地询问。可还没等到回答,身后一直紧追不放的白虎刹那间像蔫了的茄子,出声弱弱唤道:“主人——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