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生无白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四章 望尘岛主
望尘岛,白梅树下,看热闹的人越聚越多,围了里三层外三层。包围的中央,是昏死过去的风笙,她身上落了一层血色花瓣,看上去有种凄艳的美。
 
“这女的够猛,帝姬都不敢这么闯望尘岛。”
 
“什么闯?她明明是掉下来的。”
 
“喂,她好像昏过去了,要不要救?”
 
“别多事,咱们岛上从不留女人,你忘了上次放帝姬进来,岛主有多生气吗!”
 
“那怎么办?把她扔出去?”
 
就这样,你一句我一句,议论声越来越大,往日宁静的岛屿,在一瞬间炸开了锅。突然——
 
“何事喧嚣?”
 
一声淡淡的质问传入人群,语气里透着几分慵懒,回响在众人耳畔。众人闻言,心头一震,皆屏气凝神,转身朝着声源处躬身行礼,唤道:“岛主。”
 
望尘岛主君无白,四海八荒口中的白衣无双,此刻正缓步而来,犹如闲庭信步般,穿过人群。
 
见他靠近,众人自觉退让出一条道。期间,所有人保持着低眉敛目的姿态,无人敢抬一下头。
 
“怎么回事?”
 
直到君无白发问,离他最近的弟子才直起身子回答:“禀岛主,这名女子自天上掉落,来历不明。”
 
“哦?”君无白凝视着风笙,扬了扬眉,“有点意思。”
 
有点意思是什么意思?
 
弟子一愣……那他应该怎么做?是把这名女子扔出去还是叫醒了请出去?想那帝姬身份尊贵,待遇也不过是被四名弟子,直接用步辇抬出去……
 
白梅树下,突然陷入了一阵沉默,无人敢接君无白的话。半晌,那名离他最近的弟子才战战兢兢问道:“那是否将这位姑娘抬出去……”
 
君无白思索了片刻,目光落在七零八落的白梅树上。
 
“不必。”君无白微抬双手,地上昏死过去的风笙自动漂浮而起,稳稳地落在了他的怀里。
 
“她交给我,你们将这里收拾干净。”
 
“啊?岛主不赶她走?”那名弟子一个诧异,脱口而出。但很快,他便反应过来,死死捂住了自己的嘴。
 
岛主的话从来不容置疑,自己逾矩了。
 
感受到君无白的视线,那名弟子如芒在背,冷汗直冒,匆忙跪倒在地:“弟子该死,弟子……”
 
“她得留下偿债,赔本座的白梅树。”君无白淡淡开口,而后踏着一地死寂,转眼消失不见。
 
直到确定君无白已经离开,那名弟子才如释重负般长吁了一口气。刚才发生了什么?岛主接纳了一名女人?岛主没怪自己多嘴?岛主还向他们解释了原因?
 
这根本就不符合岛主不近女色、独断专行、不容置疑的作风啊!
 
“你小子真是命大!”
 
“就是就是!我跟着岛主八百年,头一回他如此宽容!”
 
“喂,你们都没觉得吗?白梅树毁了,岛主反而心情很好?”
 
君无白不在,岛上的弟子又开始叽叽喳喳地议论起来。他们乐此不疲地揣测着君无白的心思,简直比天宫的仙婢还八卦。但兜兜转转,没一人能揣测到点子上。
 
不过有一点,他们说对了。君无白今日,确实心情很好。
 
 
当年,君无白只是个旅人,浪迹六界,居无定所。直到他出手帮助了天帝,被天帝奉为策师,指挥四海之战,赢得赫赫威名。
 
天帝十分欣赏君无白,想让他入天宫效力,可是君无白无心这些,只盼着事了拂衣去,找一处风水宝地,潜心修炼。于是,天帝赏了一座岛屿给君无白,并且特许此岛独立于六界,不受天宫管辖,给予君无白绝对的自由权。
 
此等隆恩,算是前无古人了。
 
天帝赏赐的望尘岛位于海上,据说是上古遗迹,凡人肉眼不可见,即便是仙家,没点道行,也是不得入口。
 
岛屿不大不小,以议事堂为界,划分为南北两块区域。南边的岛屿是君无白的住所,北边的岛屿,是所有弟子的居所。
 
望尘岛的弟子,都听命于君无白的左右护法,没有特殊的命令,弟子们是不得迈入南岛境界的。
 
据说,曾有弟子违反命令,擅入南岛境界,结果被流放海上五百年,回来时,已经疯疯癫癫,不成人样。
 
弟子们私下里都说,君无白要是动起怒来,有的是法子折磨你,简直比天罚更可怕。
 
在神秘的南岛境界里,没有人来人往的嘈杂,只有与世隔绝的平静。君无白抱着风笙,走得步履沉稳,走入一片树林,停在了一口温泉之前。
 
温泉四周,布着屏风,温泉之水,有疗伤之效。
 
君无白低头,目光温柔地看了看怀里不省人事的风笙,然后轻轻抬手,将风笙送入了屏风后。紧接着,君无白再一扬手,风笙的衣衫被瞬间尽褪,落在了屏风之上。
 
“哗啦。”雾气蒸腾里,风笙没入了温泉。
 
待安置好风笙,君无白似乎察觉到什么,眸色一冷,举起右臂,一道劲风打向了不远处的一棵树。
 
“看够了没?下来!”
 
“哎呦!”
 
只听一声惨叫,树上的人被准确击中,脸朝地,摔了个结结实实。
 
“哎呦,疼死我了!主人你怎么下得了手啊!我这张迷倒万千美女的脸,差点就被你毁了!”
 
抱怨着从地上爬起,只见一名年轻男子抖了抖衣袍上的灰,紧张地摸着自己的脸,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。见到君无白面色不善地靠近,他不由害怕地后退两步。
 
“看到什么了?”
 
“没有没有,我什么也没看到!”
 
君无白面无表情,沉默得可怕。
 
“真的没有!”男子可怜兮兮地眨着眼睛,“温泉里冒着气,什么都看不清楚啊……”
 
男子说着说着,都挤出了几滴眼泪,看得君无白直皱眉头。“主人,你平时都很宠怀光的,今日怎么这么凶!”
 
“咦?主人,你这么紧张,难道……你看上她了?”像是忽然意识到什么,男子神情一变,堆上了意味深长的笑容。
 
听到这句话,君无白没了咄咄逼人的杀气,转过头,脸上有一闪而过的局促。
 
“嘿嘿,是个漂亮的女人,也难怪主人你心动。你放心,怀光我绝不挖你墙角。”
 
在君无白面前的此人,正是望尘岛的右护法怀光,他也是君无白座下灵兽,本体为一只白虎。
 
怀光素来没皮没脸,油腔滑调,君无白对他的性子早已习以为常,也算格外容忍。他经常喜欢去外头拈花惹草,惹来一堆仙女上望尘岛讨情债,若不是君无白面子够大,名声够响,怀光早就不知道死了几回了。
 
就好比上次,怀光招惹了冥王的女儿,差点被困在冥界回不来,还是君无白亲自出马,将人讨回。
 
想那冥王之女哭得稀里哗啦,不肯放怀光走,君无白直接撂了一句话,让冥王之女伤心得上千年没有出门。
 
君无白说:“此等姿容,尚不及望尘岛弟子,怀光娶你,不如断袖。”
 
可即便闯了这么多祸,君无白也没有惩罚怀光。望尘岛的弟子都说,岛主还真是区别对待,护短起来,也是丧心病狂。
 
“此次出去,可有收获?”君无白负手而立,恢复了素日从容。
 
“和之前一样,什么都没有。”
 
怀光的答案也在意料之中。君无白闭了闭眼,觉得浑身的痛又加剧了。今日,他本该在温泉里疗养的,只是为了风笙,他腾出了地方。
 
“主人,您身子一向不好,其实您更需要这个温泉啊,不如进去洗个鸳鸯浴……”
 
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,君无白淡淡地瞥了怀光一眼,怀光识相地闭了嘴。
 
“主人,你太不懂情趣了。”怀光颇为遗憾地嘀咕了一句,“既然如此,那让怀光为你治疗吧。”
 
云川白虎,自小便靠吞噬其他灵兽而生,故而灵力充沛,可以自身灵气为他人修复灵脉,是不可多得的疗伤灵兽。不多时,君无白的疼痛便消减了不少。
 
君无白转过身子,“好了,出去吧,别在这里打扰……”
 
话音未落,地面忽然剧烈地震动起来,依稀有了几条裂缝,怀光打了个趔趄,差点一屁股摔在地上。与此同时,北岛那头传来惊慌的呼叫声,有人在界线外高喊道:“岛主,不好了,出事了!”
 
君无白第一反应,就是看向怀光。
 
怀光知道君无白在怀疑什么,连忙摆手:“不是我,我这次出去没惹女人。”
 
“岛主,岛主,来了个很凶的老女人!”
 
“你听,是老女人,我没那么重口味,真的不是我!”怀光一开始也有些不放心,直到听到“老女人”三个字,他才拍着胸脯,一脸问心无愧。
 
君无白皱了皱眉,回头看了一眼温泉,道:“保护好她,出了意外,唯你是问。”
 
怀光本想跟着过去看热闹,结果被吩咐留在这里,一脸的不高兴。再想抱怨几句,君无白已经出了林子。
 
望尘岛有君无白保护,受六界敬仰,即便是天帝,也是客客气气。可这次的来人,真是让弟子们开了眼界,原来这四海八荒,还真有不买岛主面子的。
 
“上仙,望尘岛规矩,女人不可入内,请上仙见谅!”
 
“滚开!”
 
“上仙,不可入内!”
 
“叫你们滚开,听不懂吗!”
 
岛上弟子恪守规矩,死死拦住来人的脚步,纠缠着不放行。岂料来人是个暴脾气的,直接上手,挥剑劈向望尘岛。
 
剑光一闪,岛面三震,顿时周围的海水也波涛汹涌,仿佛下一刻就要淹没岛屿。
 
“君无白,交出本仙的女儿!”
 
女儿?众弟子面面相觑。难道……刚才掉下来的那个女人,是这疯婆娘的女儿?
 
眼见疯婆娘的剑又要砍下来,众位弟子无力反抗,却又不敢退缩,只能瑟瑟发抖,绝望地闭上了眼睛。
 
“上仙息怒。”
 
忽然,一道白影及时出现在众弟子面前,只手挡住了霸道的剑气。瞬间,惊涛拍岸之势化为虚无。待看清来人的面容后,君无白勾了勾唇。
 
“原来是华霜上仙。”
 
“你认识我?”
 
“上仙手里的青霜剑,怕是六界无人不知吧。”
 
面容俊雅,气度高华,君无白淡然接下一招,嘴角含着柔和的笑意,“上仙来此,有何贵干?”
 
“哼,都说望尘岛不留女人,那君岛主留着本仙的女儿做什么?”
 
“女儿?”君无白微怔,“自九重天摔落的,是你的女儿?”
 
华霜冷冷道:“是,她就是本仙与风青的女儿,风笙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