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生无白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三章 坠入望尘

  风笙能明显感觉到,抱着的那人,身子一僵。 

然而还不等风笙细想,眼前的一掌,已经又快又重地落了下来,毫无迟疑。顿时,风笙被打得脑子里一片空白,直接飞了出去。

 温千行疾步而上,稳稳地接住了风笙,将她往身后一推,“走!”
 风笙踉踉跄跄地后退了两步,用力地晃了晃脑袋,可是脑袋嗡嗡作响,眼前的一切模糊得看不真切。她只看到两个缠斗在一起的人影,难舍难分。
 对了,走,一定要走,回天宫去搬救兵!
 风笙闭眼休息片刻,觉得清醒些了,便忍痛朝结界外走去。可她还没走两步,就被温千行踢开的那团邪气盯上了。
 邪气像是一根粗壮有力的藤蔓,从风笙的双脚缠绕到她的双手,将此刻毫无反抗之力的风笙,往结界的边缘拖去。要知道,此结界,活物碰到,必然消亡。
 “老……”风笙刚想大喊求救,却突然想到,此刻若出声求救,那老温定然不会坐视不理。到时候,黑袍人便没了对手,完全无所顾忌,镇妖塔也保不住了。
 念及此,风笙将到了嘴边的求救咽了下去。她试着用力挣扎了几下,但毫无作用。
 要是灵匕还在就好了,要是,要是自己像父亲一样强大就好了……
 风笙叹了口气,无可奈何。罢了罢了,也算是保护镇妖塔而亡,不辱没了风氏之名。只是遗憾早上炖的那锅汤,是喝不到了……还有母亲……母亲一个人,该怎么办……
 “风笙!”温千行虽在交手,可眼角的余光一直注意着风笙的动向。此刻察觉到了风笙危在旦夕,他分了神,无心眼前之战。
 就在温千行惊呼的那一刹,黑袍人也转头看去,两人在双掌即将交汇时,同时撤力。
 本在殊死拼搏的对手,却在同一时间收手,同时转身望着一人。温千行侧目,诧异地望了黑袍人一眼。
 黑袍人顿了顿,脚步微挪之时,身侧的温千行已先一步,毫不犹豫地冲了出去。
 如此紧要关头,做出这种选择,温千行,你输了!
 只有刹那的停滞,黑袍人收回目光,足尖一点,踏风朝着镇妖塔顶而去。
 “老温,你疯了!回去啊!”风笙目睹黑影直冲镇妖塔,心中一沉,大喊出声。可是刚喊了一声,邪气便攀上了风笙的脸,堵住了风笙的嘴。
 邪气加快了速度,将风笙往结界边缘一扔,温千行眼疾手快,闪身搂住了风笙的腰,挡在了风笙和结界之间。而他自己,背朝结界护壁,重重撞了上去。
 背部触及护壁的刹那,温千行犹如万火焚身,脸色煞白。他将邪气捏在手里,碾成灰烬,喘息着道:“小丫头,你没事吧。”
 “我没事,只是你……”风笙急忙回身扶主温千行,只见他的后背一片血红,伤口在结界的威力下,几乎溃烂。
 “老温,你!。”
 “哼,幸好是我,要是你,骨头都不剩了。”
 温千行深知,这个风青三千年前就布下的结界,即便是自己,也难以毫发无伤地穿过。是以这么些年来,他除了维持这个结界,并不敢做多余的事。
 “轰——”
 镇妖塔顶,传来惊天动地的巨响,高塔在外力下破损了一角。风笙和温千行抬头看去,只见天边狂风呼啸,云层翻涌,一道黑影在暗潮汹涌的中央,宛若和茫茫天际融为一体。他张狂的姿态,像是对这个天界最深的蔑视。
 忽然,塔身感应到威胁,四周有细微的光点在聚集,清冽的声音就像是跨越了三千年的时光,自镇妖塔本身传出。
 “妄动镇妖塔者,死。”
 是风青的声音?!温千行错愕看去,只见随着那个声音,所有光点聚集在一起,形成无数道剑芒,破空逼向黑袍人,避无可避。
 黑袍人似乎没有料到,霎时被剑芒穿透,一股莫测的力量,将他弹出了镇妖塔地界。
 “父亲……”风笙呢喃着,想向镇妖塔跑去。
 “那不是风青,只是他残留在镇妖塔上的力量!”温千行抓住风笙的手,“别过去,危险!”
 “呼啦——呼啦——”
 虽然风青残留的力量,阻止了黑袍人继续破坏镇妖塔,但是镇妖塔破损一角已成事实,有妖类从中兴奋地逃窜了出来,自结界的破裂口蜂拥离开。
 随着镇妖塔的破损,结界的威力跟着骤降,四方护壁自动崩裂,根本无法阻挡妖族的逃离。
 “不行……”风笙忽然嘀咕了一句,拔腿朝前奔去。温千行因为受了伤,一时没抓住她,追了两步,蹙眉弯下了身子。
 风青这家伙,留的什么破结界!疼死本尊了!
 温千行一边在心里骂骂咧咧,一边朝天宫的方向看去,“天宫的一帮神仙都是饭桶吗?这里这么大动静,怎么还不派人过来!”
 镇妖塔四周水深火热,凄厉的嚎叫打破了天界的宁静。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,神秘的黑袍人,被风青残留之力震到了五脏,退至暗处。他落地的刹那,有无数黑衣人围了上来,将他护在中央,抵挡了波荡的余力。
 功亏一篑啊……黑袍人望着依旧伫立的镇妖塔,心有不甘。他捂着疼痛的胸口,不禁暗叹,风青就算死了,也是妖族永远的噩梦。
 “少主。”黑袍人的身侧,迎上了一名少年,向他单膝跪地,恭敬道:“少主,一切如您所料。”
 “进入天宫的邪气此刻正在作乱,耽误了战神赶来,为我们争取了一些时间。”
 黑袍人微微颔首,眼看逃窜的妖族在镇妖塔四周费力进攻,却怎么也破不了风青的残留之力。
 也只能到此为止了吧……
 “战神就快来了,本座受了风青之力,无法再继续破塔,就此撤退。”黑袍人心念一转,果断决断。他挥了挥衣袖,一声令下,四周无数黑衣人躬身应命,而后顷刻间化作烟尘,消散无踪。
 少年亦低头应了一句,不敢再多问,因为他心里知道,少主这次已经尽了全力。
 当年天机镜给出的五件圣物,他们怎么也没找到,所以少主另求他法,开始研习各种诛神禁术。可即便如此,破得了结界,赢得了温千行,却还是败在了最后一环,败在了已经死了三千年的风青手里。
 听闻有大批人马靠近的声音,少年已准备撤退,却看见少主依旧凝视着某个方向。
 “少主?”
 黑袍人收回目光,转身离去,走了两步,又忍不住回了头。他抬起手,指尖凝力,点在了靠近的一只妖兽身上。妖兽像是被雷电击中一般,打了个激灵,顿时目光如炬,锁定目标,精神抖擞。
 “走吧。”黑袍人满意地收回手,瞥了眼赶到的战神苏何,背过身子。
 战神苏何此时带着人马终于赶到,眼见奇异的黑袍人,长剑立刻上手,全身戒备。
 “站住!”苏何对着那道颀长的背影,大喝一声。
 黑袍人嘲讽般的笑声从面具后闷闷传来,落入苏何的的耳中,格外刺耳。
 “叫本座站住,你有这个本事吗?”话音落,黑袍人与那名少年,在一团黑色烟雾的包围下,转瞬消失不见。
 苏何正想再追,身后有人叫住了他,正是跟随而来的战神长子,苏卓。
 “父亲!”苏卓神色凝重,指着镇妖塔方向,“不好了,镇妖塔真的出事了。”
 举目望去,镇妖塔地界,哪里还有往日的寂静祥和,此刻妖类乱窜,乌烟瘴气。而守塔的神龙温千行似乎也受了伤,正蹒跚着朝一个方向而去。
 “那是……”苏何顺着温千行前进的方向看去,只见前方,有人义无反顾地攀上了镇妖塔。
 苏何脸色大变,“风笙?!”
 在最近靠近破洞的地方,风笙双手捏诀,拼尽了自己最大的力量,想去修补镇妖塔的漏洞。
 风笙这么做,是因为她知道,此塔是父亲散尽魂魄所铸,风氏血脉必然能与此塔呼应。所以,她的灵力,定然可以和缺口融合。
 果然,在她的努力下,镇妖塔缺口在一点点缩小。
 太好了!见效了!风笙深吸一口气,更加卯足了劲……
 力量的流失是那么迅速,风笙的身子在高处摇摇晃晃,好像下一刻就会倒下。可是,她没有放弃。
 这些妖,是父亲牺牲性命封印的。这苍生平安,是父亲牺牲一切换来的。
 从记事起,风笙很崇拜父亲,曾缠着父亲,让他教自己术法,可那时的父亲摸着她的头,对她说,灵脉未全,仙骨未成,学不得术法。
 于是,她等啊等,等到灵脉终于长成,仙骨终于育成,父亲却不在了,作为英雄,死在了她与母亲的面前。
 她更加地想继承父亲的一切,可偏偏她资质愚钝,学不会父亲绝学的半点皮毛。眼看着旁人都位列仙班,可她却接二连三地考试失败,无法担任天宫任何职位。
 天帝仁慈,念在风青之死,许她锦衣玉食,可她甘愿去帝姬宫里做仙婢,靠着自己的努力换取一切,也不愿被别人说,是靠着父亲之死,换来的荣华富贵。
 那样对她,对父亲,都是一种侮辱。
 而她,决不允许任何人侮辱父亲的牺牲。
 风笙的力量,本就低微,拖延了片刻后,她很快精疲力竭。缺口只是一瞬间的愈合,而后在妖类的轮番攻击下,很快又再度破裂。碎裂的声音,就像是风笙心碎的声音。
 不,不要……风笙在心里无数遍呐喊着,她可以的,再加把劲,一定可以的!
 忽然,一头妖兽从身后直冲而来,像是发了狂,力大无穷。它似乎早已将目标锁定了风笙,不管途中有多少天兵拦截,它都灵活地躲过,朝着已经虚脱了的风笙撞去。
 力已用尽,风笙在那样猛烈的冲击下,再无抵挡能力。
 镇妖塔的缺口再度暴露,群妖奔腾间,风笙被撞出了不知道多远,她犹如断了线的风筝,直直跌落云层。
 还是……不行么……自己果然是太差劲了啊……
 父亲,是女儿无能,对不起……
 差了一步,温千行和赶来的战神,只差了一步。
 “风笙!”
 最后,她听到的是老温的呼唤。
 不断地坠落,不断地下沉,风笙在这一刻,出奇的平静,无畏死亡。她的身子穿过厚厚的云层,破风逆行,直直向下,不知最终去往何方……
 “嘭——”
 最终,风笙掉落在一棵白梅树上,鲜血染红了洁白的花瓣,身子压坏了繁茂的枝丫,而后,她又重重地摔在地上。
 风笙仰面躺在地上,动弹不得,她的四肢百骸揪心般的痛。她想,自己也许就要这样死了吧……
 朦胧的视线里,血红的白梅花瓣洋洋洒洒,落了风笙一身,失去意识前,她恍惚看到了很多人凑上前。
 “这是何人?”
 “糟了糟了,她弄坏了岛主最爱的白梅树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