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生无白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二章 神龙之怒

 

天宫之外,云海深处,一座高塔已经静静地伫立了三千年。

此处是天界禁地,也是当年仙妖大战的主战场。

三千年前,上神风青为了封印妖皇,以魂飞魄散为代价,铸就了这座镇妖塔。从那以后,妖皇沉寂,妖界通道无法再度开启,这世间终于恢复了宁静。

昔年惨烈悲壮,今日不忍追忆。

“轰隆——轰隆——”

高塔内,剧烈的碰撞声此起彼伏,塔内镇压的不仅仅有妖皇,还有妖皇的精锐部队,它们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冲破镇妖塔,想着一雪妖族耻辱。

突然,一阵低低的吟诵自塔下传来,带着远古的圣洁与肃穆。塔内的众妖似是受到了极大的震慑,哀嚎着,挣扎着。轰隆声先是越来越响,越来越高,而后渐渐淡去,渐渐回归寂静。

“呵,不自量力。”

高塔四周布着结界,结界之上咒文浮动,而在结界的正中央,盘腿端坐着一名男子。男子面容冷峻,双眼轻阖,一头墨发在微风吹拂间轻轻飞扬。

无论塔内如何骚乱,他都能不动如山,仿佛可以沉静地在塔下坐到天荒地老。

他,便是上神风青的坐骑,神龙温千行。当年一战,风青身亡,而他承接了风青的使命,在此守卫镇妖塔。

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躁动了,温千行在心底里低低咒骂,风青这家伙,留给自己一个烂摊子,自己倒是死得痛快。

忽然,他听到了熟悉的脚步声,心中一喜,睁眼一看,果真是她,是风笙!一道纤瘦的身影,小跑着朝自己而来,那明眸善睐的模样,真是驱散了自己孤寂的阴霾。

只是……她推着车做什么?

“老温老温,我来看你啦!”风笙的脚步停在结界的界限外,她指着车上数十坛百花酿,得意洋洋道:“我打赌赢了五坛,天帝又赐了十坛,怎么样,全都给你,够意思吧!”

温千行忍着立马跳起来的冲动,冷哼一声:“说了多少次,要称呼本尊龙神大人,你怎么从来记不住。”

风笙先不接话,恭恭敬敬跪倒在塔前,俯身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,然后取出推车上的一坛酒,洒在地上。

“父亲,女儿又来看你了,连着母亲的那一份。”

“母亲和女儿过得都很好,请父亲放心。”

“浪费。”温千行在结界里哼了一声,“还不如给本尊解渴呢。”

随着风笙的磕头,塔身发出隐隐约约的光,温柔地照射在风笙身上,好似风青收到了女儿的心意。

“行了行了,这些都是你的。”风笙庄重地行完礼,一边笑着说话,一边将车子推入结界。她知道,结界遇到活物便会发动威力,所以自己绝对不能触碰到。

温千行微微侧过脸,轻轻挥了挥衣袖,推车便停在了身旁,酒坛子也顺势飞到了他的怀里,“华霜,还是不来吗?”

每逢忌日,风笙和华霜便可以来此祭奠风青,这是天帝隆恩。可是三千年来,只有风笙每年都来,华霜宁可呆坐在房间里一整天,也不愿来看镇妖塔一眼。

大概,是怕触景伤情吧。

“是啊,年年如此,又有什么可奇怪的。”风笙低垂了眼眸,掩饰自己内心的悲伤,可她的这一个小动作,被温千行尽收眼底。

温千行仰头喝了一口酒,只觉得味道醇厚香甜,却又不失烈性,果真是难得一品的好酒。转眼间,一坛接着一坛,已经坛坛见底,一滴不剩。

“老温,你慢着点喝啊,这是你一年的份!你要是喝醉了,可别怪我!”

“笑话,本尊当年喝倒父神的时候,你还不知道在哪里呢!”温千行干脆利落地抹了抹嘴,站起身子。他走到结界的边缘,那个离风笙最近的地方,隔着一层坚固的结界,他们之间像是隔着千山万水。

他放柔了声音,“喂,丫头,酒很好喝,谢谢你。”

风笙被这一声道谢弄得有些不好意思,“老温,你突然这么好声好气,我都不习惯了。”

“你这以命换来的酒,本尊能不谢吗?”

风笙被他这一句话惊呆了,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“豁命救出帝姬,换得天帝赏赐,可不是以命相换?”温千行语重心长地叹了口气,“风笙,其实你母亲的话不无道理。”

“你日日在这里镇守高塔,怎么知道我发生了什么?”这三千年来,温千行从没说过这样的话,风笙顿时被吓到了。

温千行沉默了片刻,他本来不想多嘴的,可是那日听到了风笙的惨叫声,自己却不能分身相救,心跳竟有了刹那的停滞。

“本尊的龙耳,可以听见四海八荒的一切声音。那日邪气之乱,本尊听到了你的惨叫。”

“你与华霜的对话,本尊也听得一清二楚。风笙,你不该冲上去的。”

三千年来,温千行总能从四海八荒的一切声音里,准确得辨别出风笙的声音。风笙的笑声,风笙躲在被窝里的啜泣声,甚至是风笙的低叹,他都能成功地捕捉到。

所以他也知道,风笙是怎样熬过了失去父亲的岁月,熬过了母亲的性情大变,熬过了众仙的嘲笑。

曾经朝夕相处,嬉笑怒骂的那个风笙,他看着长大的风笙,绝对不能走上他父亲的老路。

“我救人救错了吗?”风笙再度被指责,心里着实难过,“做一个仙,难道不该舍己为人?难道不该……”

“不该。”温千行冷冷打断,“别的仙我管不着,但是你,碌碌无为的一生,未尝不是好事。”

“老温,你居然也这么说?我还一直以你为榜样呢!”

“榜样?”温千行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,自嘲地笑了笑,“丫头,你以为本尊是为了什么,自愿留在这破地方的?”

“当然是天下苍生……”

“呵,本尊只和风青有契约,风青一死,本尊遨游四海,自在逍遥。就算那妖界统领世间,对本尊来说,也无足轻重。”

“可若妖族再出,第一个找上报复的,便会是风青的家人。”

“所以,本尊在此,守的不是塔,亦不是天下苍生,而只是你们母女。”

温千行看着风笙眼底的悲伤,仿佛是信仰被打破一般,无奈地摇了摇头,“丫头,自私也是本性,神仙也不例外。”

“在家听母亲训斥,在这儿还要听你说教……”风笙有些委屈地蹲在结界外,手指在地上画着圈圈。

真是风青的好女儿,完美地继承了那一脑子的救世理念,骨子里还有着和风青一样的执拗,怕是很难听得进劝吧。温千行望着这样的风笙,似乎想起了什么往事,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。但很快,他的笑容一僵,目光瞥了瞥某个方向。

“丫头,你是不是炉子上炖了什么忘记了,我都听见华霜骂骂咧咧的声音了。”

“炖东西?难道是我早上炖的汤?”风笙仔细地回忆了一下,拍了拍自己的脑袋,“不会吧……我记得灭火了啊……得赶紧回去看看,不然母亲要骂死我了。”

风笙转身,胡乱地挥了挥手,留给温千行一个匆忙的背影。

待风笙的身影消失在视线,温千行骤然收起笑容,面朝暗处,冷道:“滚出来,扰了本尊一年一度的相会,本尊不会放过你们!”

话音刚落,一群人从四面八方凭空乍现,他们眼神空洞,目光呆滞,无一例外地朝着结界而去。他们根本不管自己的性命,只是一味地撞在结界上,前仆后继,瞬间灰飞烟灭。

“砰——砰——”

结界承受着不断的撞击,温千行在结界中央不由地皱了皱眉。

这些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?自己送死又是怎么一回事?

“滋啦……”忽然间,东边的结界在不停地撞击下发出了异响,是碎裂的前兆。温千行心头一震,即刻察觉到了不对。

这些人身上存在着一股奇怪的力量,专门克制自己的结界之力。这是一场有预谋,并且是精心准备过的攻击!

“烦人。”温千行扬起了手,东边的结界被灵力加固,结界外扑上来的人在瞬间消弭。

可是,那些人像是杀不完一样,总是源源不断地凭空显现,锲而不舍地冲上来,只为了撞开结界。同时,方才平息下来的镇妖塔骚动,在此时又再度响起。

人越来越多,密密麻麻,像张开的巨网,凌空罩下。

温千行目光凌厉,双手同时运力,口中默念咒文,结界的光芒越发强盛,逼得那些人根本无法靠近结界。忽然!一团黑色的邪气飞速而来,在温千行还不及反应时,缠上了温千行的双臂!

“什么鬼东西?!”只是片刻的困顿,温前行动作一滞,那无数人失去阻力,像是被操控着一般,齐齐撞向结界。

就在这样一瞬间的爆发,结界最终不堪重负,裂开了一道口子。

“不过以卵击石。”见结界有恙,温千行震怒,双手握拳,将邪祟之气震开。结界外铺天盖地的入侵者甚至还来不及撤退,便被神龙之力摧毁得尸骨无存。

“怪了,这道口子……”见神龙之力久久无法恢复结界,温千行心里有了惊疑。而此刻,一团旋涡无声无息,在天际骤现,一道身影从中走出,负手立在半空,俯瞰温千行。

黑色斗篷猎猎如风,容颜掩盖在一张阴森可怖的面具之后。面具下,薄唇轻扬,带着点轻蔑与讽刺。

眨眼之间,他已经出现在了结界损坏处,宛若一阵风,与温千行擦身而过。

温千行正要追击,又有几团邪气扑来,缠住了他的脚,让他的脚步一顿,而那道身影已经到了镇妖塔前。

“不妙!”温千行难得的有了紧张的神色,却不想……

“站住,别跑!”紧随着那道身影,竟是风笙去而复返,她也跨入了结界,朝着来人狂奔而去。

风笙真是勇气可嘉,甚至都不管来人几斤几两,冲上去一把抱住了人家。黑袍人反手就是一掌,可风笙咬紧牙关,死不放手,比那些邪气更缠人。

“丫头?你怎么回来了!快放手!”

“我,我把推车落下了,我回来拿,那是问别人借的啊……”

温千行心力交瘁,有了一种无话可说的感觉。他才把这家伙骗回家,结果又巴巴地回来冒险了。

“哼,要不是我及时回来,他就破坏镇妖塔了!”风笙口里含着血,还不忘跟温千行拌嘴。

等温千行踢开邪气,黑袍人已经不耐烦了,他回身,抬起手,掌风透着彻骨的寒冷,直直朝着风笙的头颅而去。

感受到逼命之危,风笙猛然抬头,一双坚定的眼眸,在此刻犹如雷电,击中了黑袍人的心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