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生无白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一章 帝姬仙驾

九天之上,是众生仰望的天宫。瑶台琼宇沐浴在袅袅仙气里,透着庄严与神圣。

整个天宫以凌霄殿为中心,四周广布九宫七十二殿,是诸位仙家的居所。其中位于东南方向的临月宫,是帝姬白芷所住的宫殿,也是整个天宫中,最华丽的宫殿。

临月宫四周古树参天,琉璃瓦在日辉下光华流转。此时此刻,宫外有数十名仙婢夹道而立,等待着帝姬的归来。

风笙便是其中的一员,她站在队伍的最末尾,昏昏欲睡,仰天打了个哈欠。

“真是可怜,咱们的帝姬十顾望尘岛,居然回回都被轰出来。”

“可不是嘛!这次是第十一次了,你猜帝姬见到望尘岛主没?”

两名仙婢在风笙的身旁讨论得热火朝天,可风笙听了,觉得无聊的很。

“这还用说吗?肯定没见到啊。”

风笙一句懒懒的插嘴,顿时引来连番追问。

“你怎么知道?”

“就是啊,我觉得帝姬都这么有诚意了,岛主再拒绝,那就是不给天帝面子了。”

风笙又打了个哈欠,“要见早就见了,况且君无白可不是看天帝脸色的人。”

见两名仙婢一脸质疑,风笙将原本想说的话咽了回去,脑中灵光一闪,“不信?咱们赌一把。”

天宫生活有时太过单调,两名仙婢闻言纷纷应和。

“好啊,赌就赌,赌什么?”

“若我说错了,包办姐姐们一百年的杂活儿。”风笙眼珠子滴溜一转,顿时没了睡意,“若我说对了,我要五坛百花酿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两名仙婢面面相觑,这百花酿在天宫极为珍贵,数百年才酿得一坛,是不可多得的佳酿。

她们两人,是专门给帝姬酿酒的,而这百花酿,她们自个儿都舍不得尝。

“两位姐姐只需赌上百花酿,可我赌上的是百年辛劳啊。”

在风笙一个劲地煽动下,仙婢们犹豫片刻,终是点头答应了。

“风笙,你说望尘岛主究竟是怎样的人物?他居然能将咱们眼高于顶的帝姬,迷得这么七荤八素!”

风笙认真地思考了一下,“没见过,不知道。”

“真没意思。”仙婢嘟囔了一句,随即沉浸在自己的幻想里,“我猜啊,一定是玉树临风的美男子,并且骁勇善战……”

“听说啊,他当年还帮天帝平定过四海呢……”

“只是可惜了,他极少出岛,难以得见。”

身旁仙婢叽叽喳喳的议论声不绝于耳,可风笙一句也没听进去,她心里头已经开始惦记起美味的百花酿了。

那可是五坛百花酿啊,为了老温,一定要赢。

就在风笙出神之际,忽然,天边云雾散去,一辆马车由远及近,朝着临月宫疾驰而来。

车声辘辘,惊得众人抬头望去,正是帝姬的仙驾!

仙婢们立刻停止了说话,朝着马车驶来的方向,齐齐下跪,高呼道:“恭迎帝姬回宫。”

按以往的规律,天马会在此时降落。可令大家万万没想到的是,天马突然嘶鸣一声,在空中发疯一般地奔腾起来。

驾车的小仙被甩下了马车,帝姬的尖叫从车厢里传出,让众仙婢立刻变了脸色。

“怎么回事?!”领头的仙婢惊愕道,“天马为什么会发狂?”

“帝姬灵力高强,为什么挣脱不出马车?”

听闻这里的惊呼声,有天兵匆匆赶来,可谁也无法打开车厢,救出帝姬。甚至还有天兵被天马撞伤,狠狠摔了下来。

风笙站在一群乱了神的仙婢间,出奇地冷静。她的目光锁定着上空,看到了其他人没看到的东西。

天马的身上,帝姬所坐的车厢外,都缠绕着无数黑色的邪祟之气,而这些邪气正慢慢穿过车厢,直接威胁到了里头的帝姬。

“糟了!”

“快,快去最近的重明殿找苏何上神!”风笙推了推一旁呆滞的仙婢,掏出怀中的匕首,一跃而起。

“风笙!”

阻拦不及,只见风笙已经凌空而起,停在了车厢之上。她弯下腰,伸手拽住了其中一团邪祟之气,用力割断。

“吱吱!”

邪祟之气断裂的刹那,发出凄厉又奇怪的声响。

风笙手中的动作不停,接二连三割断邪气,终于腾出空隙,打开了车厢的门。

车门打开的那一刻,帝姬慌乱地从内中跃出,脸色惨白。下头的仙婢见帝姬脱险,雀跃不已,发出欢呼声。

风笙见状,顿时松了一口气,正准备撤退,脚突然被绊住了。

“吱吱吱……”

窸窣的声音越来越响,其余邪祟之气都朝风笙聚集而来,缠住了风笙的手和脚。渐渐的,那些邪祟之气攀上了风笙的身体,勒住了风笙的脖子。

“咳咳咳……”

惨了惨了,难道要把小命搭进去了?!不是去叫苏何上神了吗?怎么还不来!

天马此刻在天际不断狂奔,风笙被拖着到处乱甩,晕头转向。眼前的景象开始越来越模糊,她艰难地想抬起手,可邪气将她束缚得动弹不得。

“区区邪气,也敢在天宫放肆!”

关键时刻,随着一声大喝,一道凌厉的光劈开了风笙身上的邪气。邪气被这道强光斩断消弭,却还有几团逃出生天,不知流窜何方。

风笙顿觉身上一松,大口地喘息着,一人拎住了她的后领,带着她稳稳落地。

“参见战神。”

随着仙婢们的行礼,风笙转头看见了一名身着战甲,手执长剑的魁梧男子,他就是重明殿的主人,上神苏何,也是天宫现今最强的战神。

他膝下还有两子,都是现今天宫赫赫有名的上仙。

这般人物,气场也格外强大,风笙在那样威严的注视下,立刻俯身行礼:“参见战神,多谢战神救命之恩。”

“我与你父母熟识,你又与越儿交好,不必多礼。”苏何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风笙,“那可不是寻常邪气,你看得见?”

“大,大概能看见一点。”风笙一顿,猛然想起母亲日日在耳边的训诫,让她少管闲事,少出风头。

可刚才脑子一热,全然忘记这些了……

“到底是风青的后人,可为什么就是考不上仙官呢。”

苏何有些失望地叹息了一声,带着点恨铁不成钢的意味,转身朝帝姬白芷那里去了。

“风笙,你真是吓死我们了!”

“就是啊,你灵力低微,居然还敢冲上去,简直找死啊!”

苏何一走开,几名仙婢就围了过来,七嘴八舌地说起方才的事。

所幸有母亲送的匕首,不然方才也救不了帝姬。风笙回想起刚才发生的一切,摸了摸脖子,心有余悸。

这算不算大难不死,必有后福?

突然,风笙想起了什么,朝帝姬那里望了一眼,压低声问道:“对了,帝姬今日见到君无白没啊。”

“真是服了你,亏你还记着这个。”

“你赢啦,随行的小仙说,帝姬第十一次被轰了出来。”

果然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!风笙兴高采烈,全然忘了刚才的恐惧,“那我就等着两位姐姐的百花酿了!”

围聚在一起的仙婢说说笑笑,带着点劫后余生的喜悦,而另一头议事的战神和帝姬目光复杂。

“帝姬,此次邪气流入天宫,断不寻常。臣会加派人手,寻找逃窜的邪气。”

“有劳上神了。”

说完,白芷和苏何不约而同望向了风笙。

“上神,风笙方才的表现,着实不同凡响。”

“臣也诧异,可是在她身上,的确感应不到风氏之力。”

白芷挑了挑眉,“也是,她这种资质,能有什么出息。”

语气傲慢而随意,苏何皱了皱眉,没有接话。

显然,白芷丝毫没把救命之恩放在心上。因为在她眼里,为自己而死,是这些仙婢该做的。


风笙此番壮举,瞬间传遍了天宫。

帝姬赏了风笙一百年的假,天帝也赏了一堆东西,送往风笙所居的青霜殿。

青霜殿,位于天宫的南侧,乃天宫十大殿之一,是当年上神风青的居所。其威严,甚至不输给天帝的玉清宫。

自三千年前,仙妖大战,风青上神牺牲自己铸就镇妖塔,青霜殿便没了真正的主人,只剩下风青的一妻一女居住。

风青的妻子名唤华霜,也是一名奇女子。她乃是下界修仙门派,第一名飞升成仙的凡人,凭着自身实力,跻身上仙之列。

风青上神极爱自己的妻子,故而将他们居住的宫殿重新命名为青霜殿。

可是,在风青死后,当年风华绝代的华霜上仙变得冷漠古怪,脾气暴躁。她不再过问天宫的事,身体也在当年仙妖之战后受损,使得她容颜渐渐衰老,难以维持青春。

再加上,风青之女风笙,资质愚钝,连个仙官也考不上,只能做个伺候帝姬的仙婢,青霜殿久而久之,成了十殿里,最不起眼的存在。

穿过重重回廊,绕过假山水榭,只见那冷冷清清的青霜殿坐落在水池环绕间,走近看去,浮萍满地,碧绿明净。

风笙因为今日立了大功,心情甚好,一路哼着歌回到了家,却在快到殿门口时,被一句厉喝吓了一跳。


“你还有脸回来!”

只闻其声,不见其人,那一喝真是震得池水涟漪四起,震得整个青霜殿一颤,震得风笙的心一颤。

风笙步子一顿:“母,母亲……”

“我将灵匕给你,是让你出风头的吗!”

“不是。”风笙乖乖低下头,“是为了自保的。”

“哼,亏你还记得!”

“可是那个时候帝姬危在旦夕……”

“与你何干?”华霜的声音冷冷传出,“回答我,与你何干!”

风笙被一股力量逼得双膝落地,跪倒在了青霜殿门口,怀中的匕首自动飞出,回到了殿内青霜的手里。

“没了灵匕,看你还敢不敢强出头!”

“母亲……”

风笙心有不平,嘀咕道:“母亲就因为父亲之死,才这么耿耿于怀。其实父亲是为了苍生……”

“闭嘴!”

华霜的声音带着细微的颤音,似乎刚才风笙的话,触及到了她的痛处。

风笙也察觉到了,“对不起,母亲,我……”

殿内沉默了片刻,“明日,是你父亲的忌日了。”

“风笙,他,离开我,整整三千年了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