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生无白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番外:生当长相思(下)

 这日,因着再三耽误,楚思赶去魔宫大殿晚了。

当她跪倒在高座前时,意料之中听到了魔尊不满的声音:“楚思,是太久没出任务,忘了魔影卫的规矩了?”
楚思伏地:“是楚思懈怠了,请魔尊降罪。”
“罢了。”
魔尊这日看上去心情不是很好,也不愿多费唇舌,他靠在王座上,疲乏道:“这些年,你一直以宫婢的身份侍弄花草,不问正事,如今该做点事了。”
“请魔尊吩咐。”
“音女之子楼明辛今日入宫向我请安,我已认他为义子,不久后他就会正式入我魔界。”
“这小子看上去没正经,却是个有心思的,很难管教。此后,由你暗中监视楼明辛一举一动,随时向我汇报。他若有异常举动,必须阻止。”
楚思惊诧之余,应声道:“楚思领命。”
从此,她便脱去宫装,换做平民的样子,成为魔尊监视楼明辛的眼睛。
天罚将至,楼明辛很快便正式从妖界迁来了魔界,而之后他并没有像之前说好的那样未入住魔宫,而是为了三十三名妖魔之子在魔宫外和魔尊对峙。
最终,楼明辛桀骜不驯,住进魔都的客栈,策划了请愿书一事。魔尊也因此,再一次召见了楚思。
“务必监视他一举一动,阻止他收留妖魔之子的行为。”
魔尊是这样说的。
作为魔尊收下的魔影卫,楚思是该听他的命令的。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心生了动摇。
或许楼明辛专注于妖魔之子一事,从未注意到,有一名女子住在他的楼下的客房,每日随他一起去广场,站在人群中听他宣讲。
又每日随他一起回来,默默看着他疲惫地回了房,连饭也不吃。
楚思看过他在广场上精神抖擞的样子,也见过他回到客房后憔悴落寞的神情。她能感受到,楼明辛并非霓裳口中的纨绔子弟,他是真真切切想救魔界通道外跪地求助的妖魔之子。
他待人谦和,并无贵族的凌厉。但他也气势迫人,遇见不平张口就上。
说他正直,却几度被他的玩世不恭搞得哭笑不得。说他幼稚,他却在大事上毫不马虎。
入夜,楚思躺在床上,便可以听见楼上徘徊的脚步声,她的心和脚步声一样有力,她的人跟着那人一夜夜难以入眠。
她闭上眼,就可以在脑海里描摹出银发金眸的身影,睁开眼,尽是那人每日的一个眨眼,一个笑容。
想到那双比星辰还好看的眸子,楚思用被子蒙住脸,感觉自己浑身都隐隐发烫,头也晕晕的。
她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。
在监视楼明辛的日子里,楚思也会入宫去汇报近况。听闻没有任何进展的魔尊很是满意,挥挥手便让楚思回去继续任务。
出宫的时候,楚思碰见了许久未见的霓裳。
“楚思姐姐!”霓裳见到楚思欢喜地打着招呼,“我听说,你出任务啦。”
楚思拉过霓裳,低低道:“你小声些,要搞得人尽皆知吗?”
霓裳抿着嘴,乖巧地点了点头,盯着楚思脸瞧了片刻。
“楚思姐姐,你最近是没睡好吗?怎么眼圈黑黑的。”
楚思揉揉眼睛:“是有点,这么明显?”
“嗯啊!”霓裳重重点了点头,“楚思姐姐你有什么烦恼,可以跟我说啊。”
霓裳睁着大眼睛,扑闪扑闪地望着楚思。
楚思犹豫了片刻,道:“霓裳,我问问你……如果,如果因为一个人整夜整夜睡不着,看他不高兴,自己也不高兴,特别想帮帮他……”
“楚思姐姐,你是喜欢上谁了吗?”
“啊?”楚思一愣。
“这就是喜欢该有的样子啊。”霓裳歪着头,“楚思姐姐,你喜欢上谁了,怎么不跟我说?”
是啊,这么明显的答案,自己竟然还会犹豫,竟然还会分辨不清。
已经这么大的人了,怎会连喜欢都这般犹犹豫豫,不敢确认呢。
可是,可是他是楼明辛,是魔界如今的大皇子……
“楚思姐姐,楚思姐姐。”霓裳伸出手在楚思面前晃着,“你怎么不说话了呢,到底是谁啊?”
“一个……对花花草草都会施以援手的人,一个看似没心没肺却有情有义的人,一个我看不透,却很想去了解的人……”
“……谁啊?”
楚思没再理会霓裳的追问,捏了捏她的脸道:“谢谢你了,霓裳。”
“诶,楚思姐姐……”
霓裳被捏了一把脸,还没来得及搞清楚,眼前的楚思便如一阵风离去了。
之后便是楚思便踏上了一往无悔的路,敲响了楼明辛的房门,对他说了这段日子以来的第一句话。
她成为了第一个签下请愿书的人,她背叛了魔尊。
广场上,画押结束,楚思便匆匆离开了。她一路向着魔宫的方向而去,她必须去面对自己做了决定的后果。
走到半路时,她不舍地回了一次头,意外的,远远看见那个人似乎也在看着自己。
她笑了笑,即便知道对方看不见自己的笑容。
无关喜欢,她觉得,楼明辛真的是一个很美好的人。
被他保护着,应该很幸福吧。
“楚思长老?楚思长老?”
眼前的画面晃了晃,像是被搅乱的一池水,顷刻间,魔都大街以及那个人的脸,都变得扭曲,接着散成了一圈圈涟漪。
楚思如被推出了一扇门,豁然睁开了眼,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清丽的面容,眼神清澈。
“夫人……”
楚思直起身子,敲了敲自己的头,觉得很沉重。
“楚思长老对不起,我是来与你辞别的,本不想打扰你,但看你眉头紧皱,以为你被魇住了。”
楚思摇摇头,拉开棉被站起身,“我无妨,只是……”
只是什么?
楚思忽然僵住了。
她完全想不起来,自己在睡着的时候做了什么梦。
“楚思长老?”风笙见楚思目光涣散,颇有些担心,“你方才梦见什么了?”
“……我也不记得了。”楚思捂着头,觉得隐隐作疼。
这模样落在风笙眼里,颇有些神似曾经的她。
“那便不要想了。”风笙拉住楚思的手,“可能是你最近太累了。”
是这样吗?
楚思定了定神,努力思索,可连方才梦里一个细小的片段也想不起来。
“……夫人,你方才说,是来与我辞行的?”
觉察自己无力追寻梦境的片段,楚思也不再强求,朝风笙道:“这次招待不周,还给你们添麻烦了。”
“没有没有,楚思长老别这么说。”
风笙摆摆手,目光落在桌角,瞧见了那把断剑若水。她愣了愣,手触到伤痕累累的剑刃,有些惋惜。
“若水回来了啊。”
楚思点头,“是,林长老送回来了。只是若水中注入了碎梦冰魄,冰魄已碎,此冰魄人界已无迹可寻,若水恐怕难以还原。”
“碎梦冰魄……”风笙沉吟片刻,像是想到了什么,“这名字倒是耳熟。”
“人界曾有一名匠师,善于修理各种法器。若水当年其实是失败之作,但是在那位匠师的手里给救过来了,注入了碎梦冰魄,反倒是入了江湖名剑谱。只是后来,这名匠师突然销声匿迹了,有人说他死了,也有人说他是飞升了,还有人说,他本就是天上的神仙,不过下凡走了一遭。”
风笙听至此,已经完全明白了。这说的,不就是碎梦川的长河吗?
四海八荒第一巧手,专门修理各种法器,若水必是经他修理过的。去天界碎梦川找他准没错。
“楚思长老,我大概有办法能修若水,你相信我的话,将它交给我一段时间如何?”
楚思倒是颇为吃惊:“夫人会修?”
“我一个认识的人会。”
“是何方高人?”楚思对与剑有关的东西会比较感兴趣,也就多问了几句。
风笙倒是被难住了,顿了顿道:“他……不便入世,我不方便透露他的身份。”
“……原来如此,是我僭越了。”楚思拿起桌上的断剑,交到了风笙手里,“如此,就有劳了。”
“不客气,到时候我会让火羽鸟将修好的若水送回古晨派,楚思长老静候佳音吧。”
楚思点点头,将风笙送出了门。
门外,但见君无白立在崖边,衣袍迎风鼓动,闻声回首的那刻,脸上的淡笑恍若天边不着边际的云。
他总是处事不惊的样子,好像什么都无法让他动容,楚思有时候看着他,觉得他甚至比楼明辛更难捉摸。
风笙将断成两截的若水收好,然后习以为常地走到了君无白的身侧。他们面向楚思并肩而立,身后是苍茫的山脉与无垠的天空,一瞬间楚思有种错觉,仿佛天地都在他们俩的脚下。
这个念头生出的时候,连楚思自己都吓了一跳。
“楚思长老。”楼明辛微微点头致意,“你方才睡着,我不便入内。见你如今安好,我和笙笙也可放心了。”
“我明白。”
楚思朝着风笙与君无白拱手道:“日后若有我帮得上的地方,盟主与夫人尽管开口。”
话甫落,一阵鸟鸣从远而来,逼近了元灵峰。火羽圣鸟一身火红宛若锦霞,载着背上的人一路划破长空,稳稳停在了君无白和风笙的背后。
“哇,头一遭单独坐火羽上面,像是踏着祥云的英雄啊,有没有!”
万晓晓兴奋的挥舞着手臂,一身绯红与火羽鸟几乎融为一色,倒是颇为登对。
她对风笙和君无白道:“上来,我们该回去了!”
“那我们走了。”
在万晓晓的催促里,风笙望了楚思一眼,先一步踏上了鸟背。
君无白看风笙离去,正要跟上,却被身后的楚思叫住了。
“盟主。”楚思有些犹豫,但还是开口道,“楼明辛若是妖,到底是如何流落到人界的……他离去时,可有向你提及?”
也不知道为什么,楚思自梦里醒来后,就生出了这个疑问。
“楚思长老。”君无白淡淡打断道,“有的事情,何必深究到底。你只要相信,他会回来,就够了。”
火羽鸟凌空而去,古晨派七峰打开了一瞬阵眼,令君无白一行顺利离去。
楚思站在原地,轻轻阖起眸子,微微仰头呼吸着山峰上的空气。
空气中熟悉的味道,不曾因为那个人的离开而散去。
这大概,就是思念的味道吧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