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生无白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番外:生当长相思(上)

 肖煜被押送回古晨派,整个人疯疯癫癫,已然精神失常。

他吸食大量异术,导致灵脉受损,灵识不稳,对比之前气势凌人的模样,简直判若两人。
由于证据确凿,加上随行弟子的证词,肖煜杀害孙厉和上官城,并栽赃楼明辛楚思之事终于尘埃落定。
就此,在几位长老的共同见证下,林萧寒作为古晨派这一届的掌事人,将肖煜处决。
处决前,肖煜即便神志不清,也嘀嘀咕咕地要再见楚思一面。
而楚思至他被处决的那一刻,都没有出现。
上官城死后,玄灵峰便由他的大弟子葛方修坐镇,葛方修年轻俊朗,长得比上官城更招姑娘欢心,性子也活泼得很,很会逗人。古晨派私下里曾有一段时间的闲言碎语,说上官城和葛方修之间暧昧不明,也因这这份外界猜不透的关系,葛方修才被上官城收了,地位一跃而上。
可上官城死后,葛方修倒像是没心没肺了,一滴眼泪也没掉,跟个没事人似的嘻嘻哈哈。
旁人问起,葛方修倒是说了一句含糊不清的话,隐约印证了之前的流言纷纷。
他道:“总算是没人压在我上头了。”
葛方修继承玄阵长老之位的这日,楚思也恢复了长老之位,重归元灵峰。
真相大白后,笼罩着整个古晨派的阴霾总算散去,大家对楚思也更添了一份敬畏,纷纷直言楚思长老人品过硬,当初就不该怀疑她。
这也是放马后炮了。
楚思回归的这天,其他几位长老都陆陆续续去元灵峰看望了她。凄霞和月曦结伴而来,凄霞送了些自己做的点心,月曦送了个娃娃给,楚思皆一一收下,并将月曦送的娃娃放在了床头。
浩觉是和疏遣一起来的,很明显,是被疏遣拖来的,来的时候满脸不情不愿。疏遣问候了一番楚思的身体,送来了一些补药,浩觉则两手空空,约了楚思来日再战。楚思应了。
林萧寒是单独来的,来的时候见元灵峰空寂,又想起元灵峰好像一直以来都这样,也就楼明辛在的一小段日子热闹过。
“回来了就好。”林萧寒叹道,“这次是委屈你了。”
“应该的。”楚思淡道。
林萧寒望了望倒在地上的一把扫帚,“过些日子便又是收弟子的时候,你考虑考虑再收一个吧。”
楚思摇摇头。
“你总是要找个人继承你一身本事的。”林萧寒语重心长道,“如我当初,再器重顾哲,他离开后,我仍需另收弟子。代代相承,才能保我古晨生生不息。”
“我说过,我只收楼明辛一个弟子。”楚思道,“我想等他。”
“若真是你之前提到过的生死契,我也有所耳闻,这生死契没听说过有解法……你何必执着。”
“他留了一样重要的东西在我这里,他说会回来取,我便相信他。”
林萧寒摇摇头,抬起手,手掌朝上,掌心顿时生出一道华光。待光芒熄灭后,掌中赫然呈现出的,是楚思的佩剑若水。
若水已断成两截,剑刃碎裂,冷冷清清躺在林萧寒的手掌上。
“若水……”楚思看见自己的佩剑,眼睛一亮。
“当初在那般情景下,我无法不罚你,折断若水也是不得已为之。”
“我知道,林长老。”
林萧寒点头,将手中的断剑递给楚思:“我前日试着修复,只是若水材质特殊,难以用常法复原,问了铸剑能手,也一筹莫展。”
“无妨,能回到我身边就好。”
楚思接过断剑,捧在手中,目光软了一瞬,异常珍重。
“那你好好休息,我先走了。”
林萧寒将断剑交给楚思后便离开了,他此行最大的目的其实还是希望能劝动楚思,让她接纳新的弟子。只是看起来,楚思并没有这样的打算。
目送林萧寒离去后,楚思转身回房,眼角余光瞥见那把倒在地上的扫帚,也没去扶起。
元灵峰一向冷清,这么多年下来,楚思早已习以为常,可如今楼明辛刚离开,她便开始有些不习惯了。
耳畔再没有楼明辛顽劣不羁的声音,也没有人想破脑袋赖在自己房里,一切冰冰凉凉的,感受不到人世的温度。
楚思顿觉乏了,破天荒头一遭,在大白天躺上了床。
她衣衫鞋袜未褪,可还是冷,拉过一旁的棉被,拥着被子闭上了眼。
被子倒是暖和,楚思想起出事前,楼明辛似乎拿出去晾晒过。他做起杂事来倒毫不含糊,积极的模样与素日慵懒的形象毫不相符。
被子上弥留着阳光的气息,楚思觉得舒服了许多。
随之,她做了一个白日梦。
梦里,她穿着宫婢的着装,提着一盏灯,走在明灯罗列的回廊上。她的脚步放得很轻,抬头看一眼回廊外的天,黑沉沉的,闷得透不进一丝风。
“楚思姐姐,楚思姐姐。”
身后有人唤她。
楚思顿步转过头,见一名比自己小几岁的少女兴冲冲地奔来,拽住了自己的手。
“霓裳?做什么这般急?”楚思口气略带责备,“魔宫之内不得喧哗。”
“我知道我知道。”
被叫做霓裳的少女拉着楚思的手,“你快跟我来。”
“我有正事呢,你可别耽误我,”
“不用很久的,你过来看嘛。”
霓裳拉着楚思的手,奔跑在长长的回廊上。在这条回廊的尽头,依稀有一道身影,肩膀宽阔,银发及腰。
他站在一众宫婢的簇拥里,侃侃而谈道:“这晗花要妖界的土壤才能培育而成,魔界气候干冷,不适宜晗花的生长。”
说着,他的手指抚摸过奄奄一息的花,指尖点了点花蕊,那花竟刹那间活了,像是有了灵性,凑近他的指腹摩挲,一番娇羞眷恋的姿态。
楚思也怔在了原地。
“看,是不是很厉害。”霓裳道,“姐姐你花了多少年心思想培育出魔界的晗花,可总是不成功。他过来摸了两下,这晗花就活了呀。”
“……是很厉害。”
楚思说着,提灯向前走了两步,但见那人锦衣华服长袖翩翩,侧颜落在楚思眼里,美得惊心动魄。他转过身子,一双金瞳灿若繁星,满园明灯都不如这双眼的光辉,笑容懒懒散散挂在脸上,冷淡不羁。
晗花活了,他也没多驻足,朝一众宫婢眨眨眼,又漫不经心地朝楚思这个方向抛了个媚眼,穿过簇拥的人群便匆匆离开了。
霓裳捧着通红的脸,赞了一句:“真的好帅啊。”
楚思蹙了蹙眉,退了两步,与那人擦肩而过。
“……楚思姐姐,楚思姐姐?”霓裳推了推楚思,“你发什么呆?”
楚思回过神,问道:“他是谁?”
“他呀,就是戮妖将和我们魔界祭司的儿子,楼明辛。”
“妖魔之子?”楚思恍然,“难怪了,他身负妖魔两界灵气,这晗花身居魔界,却是妖界品种改良,得他妖魔灵气灌养,自然活了。”
顿了顿,楚思又问:“他为何会来魔界?我记得祭司已多年未带他来魔界。”
霓裳闻言瘪了瘪嘴,难过道:“姐姐,你难道不知仙妖开战了?”
“有所耳闻,只是我魔界并未掺和进去。”
“是啊,如今妖界大败,天界即将降罚,今日是祭司大人将他送来魔界,请魔尊收留,想必是要保他呢。”
“魔尊答应了?”
霓裳点点头:“答应啦,你也知道,魔尊以前多看重祭司大人,自然愿意保他的孩子。”
楚思想了想:“这妖界大难临头,他怎还一副没事人的样子,在这里赏花笑谈,莫不是没心没肺?”
“他们这些贵族,自己的性命才是重要的,什么妖界,下头人的死活他们哪管啊。”霓裳道,“反正他安然无恙,自然就轻松了。可怜我们祭司大人,死活都要和戮妖将共进退,不肯留在魔界……”
楚思失望地摇摇头,不愿再听这些贵族家的事情,告别了霓裳,往回走。
穿过回廊,楚思走上了宫道,她赶着时间,步履匆匆,路过临水的假山时,敏锐地看见一道黑影穿过。
她神色一紧,脚步也顿了下来。
纠结了片刻,楚思还是灭了手里的灯,朝偏僻的角落缓缓靠近。
此地无灯,一片昏暗,但楚思还是依稀看见一道笔挺的身影斜斜靠在山石上,斑驳树影投射下,一张侧颜过于令人影响深刻,正是楼明辛。
楚思躲在后头,听他低低道:“呵,我这人怕苦怕累又怕疼,你要把这么大的重担往我身上扔?”
“……我知道,事已至此,也没别的路。”
“我巴不得躺死在妖界,也好过来这里强颜欢笑,仰人鼻息地活着。”
“行了行了,你走吧,待会有人过来瞧见我跟一个影子说话,肯定以为我疯了。”
“诶,等等,你……你也好好照顾自己,把自己藏好了,千万别露了形迹……”
楚思听得稀里糊涂不明所以,她壮着胆子探了探头,只见楼明辛的面前什么人也没有,看上去像是自言自语,可他的脚底,一道影子正缓缓缩进地底里。
这个楼明辛,看上去并非单纯的纨绔子弟啊……
楚思见他走出,慌忙闪过身躲了起来,没被发现。待楼明辛走远了,她才重新回到了宫道。
她虽不懂楼明辛在做什么,但隐隐感觉他不如外表顽劣,心思只怕难以琢磨得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