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生无白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二百二十章 金瞳篇(六十)

 “我不高兴,楼明辛。”

君无白浓密而长的眼睫投下一片阴影,遮住了眼底的悲伤。
楼明辛怔了一瞬,又笑了起来,“这不像你了啊,无白。”
“可不可以不要走。”君无白抓住楼明辛的手,“我真是疯了,看出了你要做什么,却任由你胡闹。”
“……你看你,妖皇不在,我不在,你不是一样这么厉害。”楼明辛苍白而孱弱的笑像是一幅淡淡的画,“再说了,你不一样胡闹。”
破烂的船舱里,两人的声音低而清晰,没有第三个人发现这里,打破这里静谧而哀伤的氛围。
“你身边的风笙,又是怎么回事?”
君无白眼睫颤了颤,没有说话。
“你看,你我半斤八两,谁也别说谁了。”楼明辛即便已经连拍死一只苍蝇的力气都没了,语气还能这么欠揍,“你们当初要我这金瞳,是为了做什么?”
“我曾率人强攻镇妖塔,虽未成功,但令镇妖塔破损一角。如今风青之女便是为了寻找填补镇妖塔破损的圣物奔走。你的金瞳,便是其中一样。”
“你从旁协助,应是有你的打算吧。”
君无白点头。
“那便好,我也不多问了。反正我也要死了,这金瞳等我死了,你取走便是,也不用什么海皇遗物凝红泪交换了。”
“这以后的争斗,我也不想看。”
楼明辛靠着墙的身子缓缓滑落了一些,他想朝上挪一挪,却发现连这点力气也没有了。
君无白注意到了这一点,他身子前倾,单手轻轻环过楼明辛的肩,将他向上拉了一把。
“靠谱。”楼明辛朝君无白露出赞赏的和颜悦色,“你多抱我一会?”
君无白蹙眉,却没有拒绝楼明辛的要求。
“对了,我还要提醒你一事。”楼明辛道,“你如今的身份是望尘岛岛主,你身边是不是跟着最后一只云川白虎?”
“嗯,如何?”
“当年白虎乃兽族一脉,因不愿臣服,遭邪妖将屠杀殆尽,这笔账一直算在了妖皇头上。那只白虎跟在你身边,你真的一点也不怀疑?”
“怀疑如何?能用便可。”
“嚯,我到差点忘了,你是个物尽其用的。当年离开不孤天后去找妖神之力,想必也是如此吧。”
君无白沉默着没有接话。
很长一段时间,床舱里充斥着沉闷的呼吸声,急促而虚弱。
“唔……我的身子好疼啊……”
一声长叹,楼明辛想用笑掩盖自己的伤痛,可笑得比哭还难看。
从他这个角度看去,船舱上正好有一个破洞,透过那个破洞,便能看见海边一道孤清的身影,正是楚思。
知道自己要死了,便躲在这里偷偷的死,顺便可以再看一看心心念念的人。
楼明辛这般不羁,也不过一个痴儿。
“无白,害楚思和我的,是不是肖煜?”
“嗯。”君无白托着楼明辛的身子,应道,“他已经伏法,被押回古晨了。”
“我就知道,我这么聪明……”
经过这么多事,楼明辛也能看出来了,楚思的劫便是在古晨派上,便是在肖煜身上。
当年在魔界的时候,那位修者所算当真不错。
楼明最开始一心想让楚思想起过去再续前缘,是生出了一丝可以与楚思白头偕老的希冀,而几乎忘了,修者曾预言,楚思会有大劫。
眼看大劫难化应为死劫,楼明辛便也放弃了白头偕老这一不切实际的念头。只是楼明辛不会知道,兜兜转转,他一心替了楚思的死劫,却不知楚思的死劫也是因他而起。
楼明辛本打算在最后的关头静静欣赏楚思的身影,却突然发现,本来一直站着好好的楚思突然蹲下了身子,将头埋在了臂弯了,像是放声大哭的样子。
“……喂喂,不对啊。她为什么哭了?”楼明辛抬头看向君无白,“我留的话有那么感人吗?”
“我告诉她生死契的事情了。”君无白道。
“什么?!”楼明辛因为心急,猛地吸了一口了冷气,“你你你……你这是要我死不瞑目。”
“你能瞒得了她一时,能瞒得了一世?”
“我不管,我不管,你破坏了我的精心计划,你要负责,你……咳咳咳……”
楼明辛撒泼耍赖的架势一起来,老道熟稔。
“不要再废话了。”君无白按住楼明辛的身体,眉头紧蹙,“……我知道了,我会替你圆了这谎,你放心吧。”
“嘿,这还差不多。”
楼明辛笑得无力,他缓慢地抬起手,撩起了自己的衣袖。
那只手臂上,一道长而深的伤疤十分显眼,正是当初楼明辛为了骗楚思买下自己而划破的。
当时楚思的手抚过这个伤口替楼明辛疗伤,就结下了这生死契。
生死契的缔结条件便是灵气与血,再加上咒术。在当时的情况下,这些条件都满足,所以之后楚思每次受到的伤都转移到了楼明辛身上。
而七阵之后,楼明辛就已然撑不过五日,直到与暴走的肖煜一战,令楼明辛油尽灯枯。
“无白,你说,要是当年仙妖没有开战有多好。”
楼明辛躺在君无白怀里,意识渐渐模糊,透过那个洞,楚思的身影也越来越模糊不可辨。
恍惚里,他看到的了妖界曾经的繁华安康,看到了魔界那片热闹喧嚣的海。
“如果仙妖没有开战,大家都在,妖界也在,你的母皇,我的父母,都好好的。”
楼明辛的声音渐减弱了下去,“我不用去魔界,没有不孤天,楚思也不会因为而死,我也不用和魔尊为敌……”
“无白……我想回妖界去,我想回……”
金色的眸子亮光熄灭,抓着君无白的一只手骤然松开,垂落在地。
“阿楼……”君无白唤了一声。
再没有调笑的句子从眼前人的嘴里蹦出。
眼前的人紧紧闭起了眼睛,整张脸雪白如纸,而在衣衫下,伤痕累累,皆是他倾尽全力弥补的遗憾。
远远的,仿佛有一阵冥铃响起,应当是收了楼明辛的魂魄。
自顾哲事件后,冥界对亡魂的管理便严苛了许多。从前亡者魂魄离体,自可见冥界之路,踏上那条路,便有阎差来迎。若过了时间还不入冥界,便等着魂飞魄散,顾深深就是个例子。
而后来顾哲依托镯子留住了魂魄,倒让天帝和冥王觉得此法收魂有漏洞,于是之后便改成冥铃召魂,将亡魂即刻引入通往冥界的路,不给逗留的时间。
只是冥铃的声音也不是常人可以听见的,在船舱附近响了一阵便渐渐远去了。
君无白将楼明辛已经凉了的身体紧紧搂在怀里,那漂浮在半空的两颗金色内丹也在此刻入了君无白体内。
妖魔双丹,从此带着一份归家的心,托付给了眼前的人。
君无白抱着楼明辛的尸体,在黑暗的腐朽味中沉默了很久,终抬手,覆在他紧闭的眼上。
那双眼隔着重重的眼皮入了君无白的掌心,热得烫手。
半晌后,君无白隔空画了一道阵,随即横抱着楼明辛的尸体,立在阵前。
“主人?”隔着阵法,那头传来望尘岛怀光的声音。
君无白将双手伸直,把楼明辛的尸体向前一送。尸体从头到脚,一点点没入了阵法,传送到了那一头的望尘岛。
“这这这,这是……”
“接好了。”君无白淡道,声音略哑。
怀光错愕地看着一人从阵法那头横躺着出现,匆忙伸手去接。
楼明辛的脸是最后出现在怀光面前的,怀光看到那张死白死白的容颜,顿时惊呼:“这不是楼……”
“将他尸体藏于那里。”
“那里?”怀光抱着一具死尸手足无措了半晌,脑子一时转不过来,“哪里?”
“望尘岛下。”君无白道,“你是睡糊涂了?!”
那头的怀光在望尘岛的的确确享受了不少清闲日子,他听出了君无白十分不悦的声音,心虚道:“没,没,我知道,望尘岛下的那个里。”
“可是主人……他已经死了,不入土安葬往那里放?是要干什么?难道你是要绝影将他改造……”
“不许乱动他!”君无白厉声道,“将他安放,少一根头发,你和绝影提头来见!”
“知道知道。”怀光捂着自己不安分的嘴。
“……终有一天,我要带他回去。”君无白扶额,“楼明辛,我答应你。”
目光下垂,一片昏暗中,君无白好似看到有什么东西掉落在地面,似乎是从楼明辛衣服里滑出来的。
风笙站在海边无声地陪着楚思很久,她不知道自己能为楚思做什么。
身后传来轻轻的脚步声,风笙回头,是方才消失的君无白。
“君岛主,你去了哪里?”
君无白看向风笙,缓缓摊开手,掌心赫然出现了两团金光包围的东西。
“……这是,金瞳?”风笙道,“你找到了楼明辛,他去了哪里?”
“他死了。”君无白道。
风笙对上君无白毫无波澜的眼眸,心中一窒。是了,替楚思受了七阵和异术,他不可能还安然无恙。
“那……”风笙看向已经冷静了情绪的楚思,“要告诉楚思长老吗?”
“我已处理了楼明辛的尸体,受他所托,要给楚思一个希望。”
君无白将手中金瞳塞到风笙怀里,然后朝着楚思走去。
海风吹干了楚思眼角的泪,留下淡淡的泪痕,她红着眼眶将那只七彩海螺收入怀中打算离开,回头就撞见了君无白。
“盟主。”
‘“楚思长老。”君无白点头致意,“我方才去寻了一番,碰见了正悄悄离去的楼明辛。”
“你看见他了?他在哪里?”
“他说要去一个地方,解除生死契带来的后果。”
风笙眼看君无白再一次说谎面不改色,除了由衷佩服,也不由怀疑他之前是不是也对自己说了慌。
“倒是与他留言一致。”楚思低头,“他为何不当面与我说清楚。”
“他也不确定能不能成功,正如你去找肖煜时一样。生死没有定数,离别自然伤感,他不愿见。”君无白从怀中掏出一只兽角,递给楚思,“这是他留下物件,你应该见过,知道我没有骗你。”
楚思盯着君无白手里的兽角看了片刻,想起当日自密室离开,睡梦里的楼明辛似乎手里就抓着这只兽角,想必是意义非凡的。
“他将兽角留在你这,若他解除生死契的后果,便会来取。”
楚思望了眼信誓旦旦的君无白,从他手里接过兽角。
“好,我等他。”
明明是已经等不回来的人,可还是要给她一个等得到的梦。
风笙有时候不知道,这究竟是好,还是不好。
就在楚思接过兽角的那一刻,遥远的魔界宫殿里,闭关许久的魔尊似乎有所感应,双眼自沉睡中缓缓眯开了一道缝。
“臭小子。”魔尊低语了一声,抬手摸上自己头顶的断角,那里是一处残缺。
堂堂魔尊,这一丝残缺不是被人给的,是他自己造的。
那日,他当众废了楼明辛灵力,也折下自己本体的一角以示自己教子无方。他将自己的角给了楼明辛,望他有朝一日低头认错,他能去接这臭小子回来。
他情真意切,盼着能等到那一天。
只是看来,似乎永远不可能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