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生无白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二百十八章 金瞳篇(五十八)

 肖煜狂暴难安,他一声声唤着楚思的名字,却得不到楚思一眼眷顾。

他手里的剑一次次刺入楚思的身体,眼看着楚思如跌进血海洪流,身子在飞沙走石间一点点被吞没。
“楚思,你看着我,你看着我,现在将你踩在脚底下的人,是我!”
“……”
“楚思!”
“……可笑。”
两字冰冷吐出口,一直毫无反应的楚思眼中豁然神采奕奕。
楚思终于在异术的冲击下缓过了神,她徒手抓住肖煜的剑,灵力迸发,将长剑一折,寸寸断裂。
肖煜一怔,被楚思一脚踢开。但见楚思抬手一抓,自交融着血与沙的一片暗潮里抽出了一柄长剑!
“徒手造剑?这怎么可能?!”
若不是肖煜亲眼目睹,他绝不会相信!
世间宝剑,无不经过铸术打磨,凭空造物,这是九天之神的境界了!
难道,难道楚思修为依然近神?!
“怎么不可能?三千多年前,华霜自我古晨派飞升成仙,留下一道剑招,便是着徒手造剑。我古晨一脉所学博大精深,你不精进修为,反倒心术不正!”
楚思握着漆黑中泛着红光的长剑,长剑若隐若现,混杂着楚思清圣之气与异术的诡异之力。
“我不精进修为?哈哈哈哈!”肖煜张开双臂,双掌朝上,“楚思,这等好东西,你会交给我?当年纵使我比其他弟子都要出众,你不还是将我视为草芥?”
“就算要传授,你也只会教给楼明辛那个废物吧!”
楚思闻言,淡道:“剑招,自是能者居之,你若有那个本事,自能学到。”
“可你从不将我放在眼里!”
“你修为高低,与我将你放不放在眼里有何关系?”楚思道,“当年我便对你说过,你不需要靠成为谁的弟子证明自己。”
“……你不懂,你根本不懂!”
“孙厉是我杀的,上官城也是我杀的,楚思,我是为了你,你不懂,你不懂!”
“什么?上官长老也是肖堂主杀的?”
不久前被楚思撂倒在地的弟子刚刚转醒,便听闻了这一惊天消息。他们爬起身子,抬头仰望着异术包围中的肖煜和楚思,脸色煞白。
肖煜一时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,该说什么,他的双掌一掀,顿时异术卷起的惊涛骇浪直冲上空。那些弟子顿时也被吸入了异术里,昏迷中身子被卷入其中,如随波逐流的浮萍,身不由己,眼看就要被吞噬。
与楚思心中骇然,旋身运力,四周飞沙走石里生出无数柄剑,数剑齐飞,张开紧密的剑网,倾尽全力阻拦已经暴走的异术。
光是造出这么多柄剑,已经耗费了楚思很多灵力,如今还要阻拦异术扩大范围,几乎令楚思分身乏术,以至于肖煜朝她再度攻来,已没有多余的力量救人和还击。
肖煜长剑被折,凌空一掌就要袭来。
倏然,一道金线穿过重重血沙,精准地绕住了肖煜的手臂,将他前行的身子止住。肖煜身形一顿,猛然被牵着向后倒去。
随即,细长的金线分散四周,将被卷入的弟子一一缠住,甩出了旋流。
“不得了不得了,这么下去,可不要吹到天界去了。”
明快的声音如铃声清脆,楚思觉得耳熟之时,又是一把长剑随之而来,到了楚思面前。
“楚思长老,此剑借你,拦住这旋流!”
这声音楚思便再熟悉不过了,正是风笙!
念头一转之时,长剑已至,淡蓝光华自剑身散出,剑刃上有淡淡的剑纹闪烁,精致而大气。
“辟天?”
楚思一眼认出了这把剑,曾为林萧寒持有,后赠与他的弟子顾哲。
如今顾哲已死,这剑竟被顾哲转赠给了风笙。
“来得正好。”楚思不再犹疑,一把抓住辟天,纵身跃起,自高空截住奔腾不息的旋流。
透过沙石,楚思依稀可以看见一蓝一红两道身影牵制住了肖煜,令其无法动弹。
“楚思长老,还不速速破了异术。”
一道温润的声音自头顶响起,楚思抬头看去,但见一袭白衣纤尘不染,于乱石纷飞间衣袂翩飞,他浑身干净得就像隆冬的大雪,神色不悲不喜,俯瞰着一片混乱,镇定自若。
“盟主。”楚思借力跃至顶端,与君无白并肩道,“劳你相助了。”
君无白颔首,目光扫过鲜血布满身体的楚思,在她略显狼狈的面容上停了片刻,道:“动手吧。”
君无白与楚思齐齐出手,两道威力的灵压灌下,那惊涛骇浪似的血雨腥风如张着血盆大口的蟒蛇,因为痛楚挣扎扭曲着身子。
整个旋流歪歪扭扭地跌跌撞撞,在里头牵制肖煜的风笙和万晓晓两人顿时被晃得晕头转向。
“不行不行,我快吐了!”万晓晓喘着大气朝上头喊道。
君无白和楚思灵压再降,那扭动的旋流气势顿时小了,高度和范围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收缩。
不多时,异术卷起的暴风骤停,旋流也在君无白和楚思合力之下,自庞然大物缩成了掌间一团气流,如摇曳的灯火。
周遭一切风暴终于停息,拦腰吹断的树木横躺在地上,落叶铺了一地。异术爆发的地方深深陷了一个大坑,那些昏迷的弟子被万晓晓“织梦”所救,四仰八叉地躺在坑底。
而肖煜,恢复了漆黑的瞳仁,只是异术使他力竭,再无力气折腾。他被万晓晓的“织梦”牢牢捆着,神情呆若母鸡,口中含糊不清地看着楚思的名字,倒像是疯了。
楚思不再看肖煜,手握那团气流,长舒一口气:“成了。”
将这异术连同肖煜一起带回去,弟子也听到了肖煜自认罪状,楼明辛清白可证,内患异可除。
“多谢三位了。”
楚思一边说着,一边将辟天还给风笙,“辟天非同凡响,顾哲将此剑赠你,料想他很是看重你。”
“咳咳咳……”万晓晓大声咳嗽着岔开了楚思的话道,“其实是林长老不放心,让我们来帮你的。”
“林长老?”
“盟主猜中了林长老的意图,去找了林长老确认。”风笙解释道,“之后林长老便将事情告知了我们。他看上去还是很担心你,正好我们不是古晨内部之人,便借口离开,过来看看。”
“多亏你们及时赶到,不然我……”
楚思一边说着,一边低头去看自己伤痕累累的身子。
又没了,身上的伤又没了……
“楚思长老,说起来我一直很奇怪……”万晓晓食指一下下点着自己的下巴,“怎么闯七阵的时候你也是,什么伤都没留下?”
“我一直以为,是当初傀儡之祸的影响……可也说不上来原因。”
楚思眼看身上血迹犹在,可伤口却像是从未存在过。
君无白目光微动,道:“是生死契。”
“生死契?”
“转死为生,是为生死契。”君无白眸色沉寂,“将你身上的伤转移到他自己身上,将你的死劫转为他应。”
“他,是谁?”
君无白神色如天边的云,淡得不可捉摸:“这世上,会有第二个人为你做到这个地步吗?”
楚思怔在原地半晌,再开口时惊觉自己的声音都是颤的:“你的意思是,我身上的上并不是自己消失的,而是到了楼明辛的身上?”
君无白点头。
楚思如五雷轰顶,这浑身疼痛的感觉比当初闯七阵更为可怕。
若真是这样,那她所做一切有何意义?
若真是这样,为何,为何楼明辛只字未提?
恍惚间,楚思想起楼明辛身上背上的伤,那些,那些都不是从别处受的,是他替自己受下的……
楚思脑子里头宛若有东西轰然炸裂,她想起了闯七阵活不过五日的传言,又算了算时间,瞬时转过身子,往渔村方向奔去:“楼明辛他……”
“等等,楚思长老,坐火羽鸟去更快。”风笙拉住神色仓惶的楚思,自她认识楚思以来,就没见楚思如此惊慌失措过。
面对七阵,楚思可以面不改色,面对生死,楚思可以坦然无畏,可此刻她脸上是昭然若揭的不知所措。
“哈哈哈哈哈哈,楚思,你的报应来了!”
“你在乎的,终究会离你而去!”
肖煜看似神色呆滞,口中胡言乱语却实实在在地狠狠扎了楚思的痛处。
“你还有脸说人家?等着回去受审吧!”万晓晓收了收手中的金线,对着地上被五花大绑的肖煜道,“你先后杀了孙厉和上官城,我觉着浩觉长老用雷劈死你都是有可能的。”
肖煜却恶毒地笑了:“有楼明辛陪我,楚思,这世上,再无人会在意你了,没有人了!哈哈哈哈!”
“他疯了。”万晓晓嘟囔了一句,目光投向坑里头陆陆续续苏醒过来的古晨派弟子。
他们正茫然四顾,面对着眼前一片狼藉,劫后余生中惊魂不定。
“这样吧。”万晓晓道,“楚思长老,你将异术交给我,我同这些弟子押送肖煜回去。让他们俩陪你去找楼明辛吧。”
“我陪你一起吧。”风笙道,“万一肖煜挣脱了……”
“你当我的织梦是什么东西?”万晓晓骄傲地扬了扬下巴,“我可以搞定的,你们陪楚思长老去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