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生无白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二百十七章 金瞳篇(五十七)

 直到楼明辛的出现。

楚思在外头带回了那个叫楼明辛的家伙,交给萃武堂照顾,她的言辞虽然还是那般冷,可肖煜隐隐察觉出楚思对这个楼明辛有了不同常人的关照。
这让肖煜有些不满,看楼明辛也很不顺眼,觉得这家伙除了有一副好皮囊,其他也没什么特别的地方,凭什么得楚思另眼相待?
肖煜本以为楚思不过一时兴起,看楼明辛可怜,随手捡了回来。可之后,楚思并没有渐渐忘记楼明辛,反倒时不时会来萃武堂关心楼明辛的近况,这态度让肖煜开始心生嫉妒。
放眼古晨派,谁能让楚思屈尊降贵地如此关怀,频频下了元灵峰往萃武堂跑。要知道,这些年,肖煜每每邀请楚思来品茗论剑,都被断然拒绝,连一个理由都不需要。
而更可气的是,楼明辛对楚思的态度可谓轻佻至极,偏偏楚思毫不介意,不知情的人远远看起来,倒有几分打情骂俏的意思。
他楼明辛是什么东西,就该滚出古晨派!
这个念头在肖煜的心里扎根发芽,然后疯狂地生长。
肖煜自问也曾是心高气傲之人,但为了赶走楼明辛,他可谓煞费苦心。他先是处处刁难,见逼不走楼明辛,便搞出了栽赃之事。
可到最后,他未能如愿,换来了楚思失望和厌恶的眼神,以及楚思收了楼明辛为徒。
他心头所盼,数年未全的心愿,却被楼明辛轻轻松松得到了。
凭什么?
他哪里不如楼明辛?
为何楚思要收这个废物!
肖煜栽赃楼明辛一事在古晨派传得沸沸扬扬,不但颜面扫地,连威望都降了几分。
他怨恨,怨恨楚思多年对自己不屑一顾,偏偏将所有关切留给了楼明辛。
整夜整夜,肖煜睡不着觉,脑海里全是楚思看着楼明辛的眼神,那么多年的关注让肖煜清楚的知道,楚思对楼明辛绝对不止是单纯的可怜。
“我要楚思的眼里日后只有我,我要超越她,我要站在高处,让楚思只看得见我!”
他心中渴求变成偏执,他无法接受突然出现的一个废物,抢了他多年无法触及的梦。
所以,在他低谷之时,坦然接受了上官城的邀请,加入他的计划。
上官城意图独掌古晨,结束如今七长老轮流执事的局面。他意图借助异术将其他长老一一除去,最终一人独享至高之位。
肖煜也是这时候才知道,上官城一直暗中修炼异术,甚至不惜扭转灵脉,令自身体质更接近于妖。
上官城为让肖煜帮助自己,将体内部分异术传于肖煜,并告知肖煜,楼明辛双眼妖冶,在世人眼里就是个异类,不管身份是否有异,都可借他拉楚思下位。
只要楚思不再是元灵峰的主人,上官城承诺,会保举肖煜替代楚思,坐上长老之位。
肖煜应了,他满心只剩下将楚思踩在脚底的欲望,他得不到的,便要毁掉。
而孙厉之死后的审讯,竟真的证明了楼明辛为妖。
这个结果让肖煜喜出望外,他恨不得拔了楼明辛的皮,喝干楼明辛的血,让他知道,楚思不是他这样卑贱的东西能触碰的。
而楚思……楚思之后一定会忘记楼明辛,只要她肯低头,肖煜觉得,自己还是会像从前一样仰慕楚思的。
而现实再一次狠狠打了肖煜的脸。
肖煜本以为楚思会放弃楼明辛,却不想为了一个妖,楚思竟豁出性命连闯了七阵,逼得林萧寒兑现诺言,清查古晨上下。
这一出,让上官城也始料未及的慌了。在林萧寒清查各个长老之前,上官城甚至想将异术之事全部推到肖煜的身上。
肖煜早已不再是从前的他,被上官城传见后,他已经预料到上官城想让自己做替死鬼。
在上官城推脱责任之前,肖煜便有了动作。
他趁上官城不备将他重伤,随后吸走了上官城身上的异术之力,令他无法反击。在楚思入内寻找上官城时,他又用异术迷惑了入内的楚思,在楚思短暂的失神中,用楚思的剑杀了上官城,导致了之后楚思被指证的百口莫辩。
这时候,肖煜如疯如魔,心中狂笑着:
“楚思,楚思,等你失去一切,我要你匍匐在我的脚下,只看得见我,只对我一人好。”
如今,他奉命出来擒拿楚思,他必定要将楚思带回去。
不该是他倒在楚思的脚下,该趴在地上的是楚思才对!
他要征服楚思,他要楚思眼里只有自己!
“我再给你一次拿我的机会,起来。”
楚思的话在耳边响起,像是重锤击打在肖煜的心口。肖煜心中的不甘、愤懑、伴随着记忆的洪流掀起惊涛骇浪。
肖煜的神情渐渐变得扭曲,“哈哈哈哈哈哈哈!”
楚思不知他为何会笑,只觉得这笑声狂妄又极端,令人有雨水浇灌而下的冰凉之感。在这诡异的笑声里,脚下大地晃动,四周的风卷着沙尘呼啸而起。
肖煜闭了闭眼,再睁开时,徒留眼白直直盯着楚思。
“果然是你!”楚思蹙眉,见肖煜俨然有失控之势,“你心性不定,终是被异术吞没!”
呼啦的狂风撕扯着周遭的一切,楚思在大地晃动中后退了一步,抵着肖煜的剑也松开。
在这空隙里,肖煜站起了身子,一步步向楚思靠近。
“楚……思……”
这两字宛若从肖煜的口中挤出,声音发涩。他一边喊着,一边突发攻势,挥着手里的剑而来。
“好快……”
楚思尚未看清肖煜的动作,便见肖煜如脱胎换骨,手里的剑毫无章法,却快得令人应接不暇。
好在楚思修为甚高,在这样的攻势前犹能保持镇定,见招拆招,不慌不忙。
“楚……思……”
肖煜口中只是不停地喊着楚思的名字,除此以外没别的话。可他每喊一次楚思的名字,力量都仿佛暴涨一分,剑势下去,楚思的手渐渐被震得发痛发麻。
这根本不像是寻常人的力量了……
四周的风沙渐渐越来越大,慢慢将楚思和肖煜包裹在了里头。至此,乱石交击的声音不断,视线也变得模糊不清,楚思挥着手中的铜剑,抵挡风沙和乱石的侵蚀。
肖煜的剑依然紧追不舍,神出鬼没在混沌里,和楚思的身影纠缠在一处,不死不休。
在异术的包裹之中,楚思意识到自己必须冲出去,才能摆脱肖煜。此刻她尚未使出全力,只需一剑祭出,万千剑光破开阴霾,飞沙走石也可被剑光劈开,到时肖煜便没有藏身之处。
楚思目光一凛,凭着直觉和肖煜拉开了距离,手指抚过剑刃,便有清圣华光自剑中散出。
一点亮光在混沌黑暗之中尤为清晰,就像是冥冥之中指引前行的一盏明灯。
肖煜喊着楚思的名字,横冲直撞而来,想撞破这一丝光明,将楚思一起拖入无底黑暗的深渊里。
可楚思长身而立,不为所动,剑身寒芒势如破竹,剑光如利刃闪过肖煜身侧,在肖煜身上划下一道道血痕。
“楚!思!”
肖煜暴怒的声音宛若从地狱而来,他身上流出的血沫喷溅而出,混在风沙里,如一场瓢泼血雨。
霎时,哀嚎声、恸哭声不绝于耳,明明这里只有肖煜和楚思两人,却犹如万鬼同哭!
血雨风沙掀起巨大的波澜,天地在楚思面前宛若归于杀戮。
铺天盖地的血珠砸向楚思,可楚思神色如渔村前平静的南海,寂寥广阔,沉稳从容,她立于腥风血雨中,身上却不染血迹。
楚思紧握着剑柄,剑光陡然亮了几分,避开近身的所有血污。
正当她再欲使力时,忽然,手中的铜剑裂开了一道口子。
楚思神色一紧,匆匆低头,目光掠过剑刃,但见铜剑承受不住楚思的力量,缺口犹如碎石崩裂。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,若水不在,楚思,你拿什么跟我一战!”
在肖煜响彻四野的笑声里,楚思手中的铜剑伴随着密密麻麻的裂缝砰然尽毁,只剩手中一截剑柄。
这普普通通的铜剑自然还是比不得平时用惯了的若水。
若水乃宝剑,江湖名剑榜上赫赫有名,而这铜剑平淡无奇,未经过精心打磨,材质也是最一般的,自然承受不住楚思剑气盈满的状态。
“没了剑,你楚思,只不过是一个废物!”
剑光陡然熄灭,肖煜的身体瞬间逼近了楚思。
面前注视着楚思的眼只剩惨白,没有瞳仁。
对上他双眼的刹那,楚思被异术的洪流卷住了身体,脑海也只有一片空白,什么知觉都没有,什么都不剩下。
“楚思,楚思。”
不同于肖煜撕心裂肺的吼声,这时候,耳畔唤着自己的,是一个略带慵懒的声音。
“楼……明……辛……”
“亲爱的师尊,你怎么是这副样子了。”
“楼……明……辛……”
脑海中如下了雪的白,天地在此刻没有了分界,可有一人的身影在这毫无颜色的世间形成了一抹亮丽的颜色,映入了楚思的灵识。
是金色的,温暖的,光……
楚思一时变得毫无反应,即便面对面,她的眼里也没有肖煜的倒影。这残酷冷漠的样子勾起肖煜满腔怨恨,将最后一丝理智全数击溃。
“楚思,你求我,你求我放了你,你说啊!”
肖煜的疯癫的声音疯疯癫癫,他的剑穿过楚思的肩,又拔出来插进楚思的腰。
一剑一剑,鲜血淋漓,犹如要千刀万剐。
“你求我啊!”
肖煜的声音颤抖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