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生无白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二百十六章 金瞳篇(五十六)

楚思御剑最终追上了古晨派的人马,她神色一凛,控剑稳稳当当降落在荒无人烟的小道上,截住了古晨派前进的道。

以肖煜为首的古晨派弟子正策马往下一个地方赶路,突见长剑横在路前,即刻勒马止步。

肖煜定睛看去,眼前缓缓落在面前的正是楚思,她换上了粗布麻衣,却依然还是一派风骨,眉眼间的凌厉丝毫未弱。

长剑降落后回到楚思手里,楚思甩了甩手里的剑,以一种挑衅的目光望着肖煜:“林萧寒派你来拿我?真是可笑。”

肖煜他们策马追赶,故而比楚思御剑慢了许多。而他们采取策马而不御剑,主要原因是为了节省灵力。

自古晨派为起点御剑追赶,一路需要耗费不少灵力,肖煜唯恐耗费过多灵力影响他捉拿楚思,故而采取了比较稳妥的方式。

此刻看见楚思竟丝毫不将他放在眼里,甚至巴巴送上门来,心中更是增添了一抹恨意,咬着牙道:“楚思,你如今可是古晨派的叛徒,有什么资格来笑我!”

“我笑你不自量力。”楚思抬手,剑指着肖煜的鼻尖,“你算什么东西,林萧寒莫不是眼睛瞎了,觉得你能抓住我?”

“楚思,你竟敢口出狂言,对林长老不敬!”肖煜愤声说着,左右看了看,“楼明辛呢!将他一并交出来。”

“你连我都拿不住,还想动我的人?”楚思肃然,“我如今不躲不逃,就在你面前,有本事,就来吧。”

肖煜被激得面色赤红,他冷道:“你且看着,等我将你抓回去,你的元灵峰,你曾经拥有的一切都会是我的!”

从马上跃起,肖煜拔剑而出,紧接着身后几十名弟子齐刷刷紧跟而上,将楚思四面八方退路围堵得水泄不通。

楚思面色不改,手指抚过剑刃,在抵达剑锋处弹了弹,发出略带沉厚的声音。

“比若水是差了,不过对付你们够了。”

最后一字声音犹在耳畔,楚思人已经不在原地,她如疾风骤雨扫过这片场地,不多时,堵在外围的弟子已经应声倒下,当即失去知觉昏死过去,他们手中剑还未出,便已经悉数脱了手,笔直地插进土里。

楚思是爱剑之人,即便在这种紧要关头,也尽力保住了每一把剑。

因为在她看来,剑便是剑者的尊严,留住剑,便是留住了他们的尊严。

而她的若水已折,早已失去了一个剑者的尊严。

肖煜虽然早已清楚思的实力,但她当面动真格的情况少之又少,因为每一位长老都会适当保留实力,从不完全展现自己的独到之处。

可今时今日,肖煜看得出,楚思一上来便拼尽了全力,连这些弟子都懒得应付,直接撂倒。

他不禁有些胆寒,但又想到自己并不输给楚思,挺直了腰,啐了一口:“都是些没用的东西,等我当上长老,将你们通通赶出古晨派!”

她挽了个干净利落的剑花,“肖煜,注意了。”

楚思声音飘散在风里的瞬间,人影又消失了。肖煜凝神屏气,一丝风吹草动都不曾遗漏。可他还是慢了一步,发现楚思踪迹转身的刹那,人已经被一脚踢了出去。

他重重摔飞在地上,脸朝地,吃了满嘴的灰。

“肖煜,当堂主这些年,你的反应倒是退步了。”楚思居高临下看着倒在地上的肖煜,上前几步,铜剑抵着他的背,“我再给你一次拿我的机会,起来。”

肖煜艰难地扭过头,逆着光,却依然能感受到楚思满不在乎的冷漠。

他忽然就想起十年前的事情。

十年前,七位长老于四堂选取弟子,因着林萧寒已经有了顾哲为徒,不愿再收弟子,其他几峰便成了大家争着前往的地方。

那时候肖煜也不过是一名萃武堂的弟子,因为能力出众,在古晨派也是小有名气。当时轮到疏遣长老执事,因萃武堂堂主年事已高,有意退隐,疏遣便想着将萃武堂交给他。

可肖煜拒绝了,他信誓旦旦对疏遣道:“长老,我想去元灵峰。”

疏遣一怔:“元灵峰?你想去楚思长老座下?”

“正是。”肖煜道,“我为了这场考试已经准备多时,我希望能去楚思长老手下研习剑术。”

说着,肖煜脸色闪过一丝不好意思:“我敬仰楚思长老许久了。”

疏遣倒是一愣。

楚思曾经害死师父的传闻纷纷,大家都知楚思冷情,不易亲近,故而宁可去稚气未脱的月曦长老跟前,也不想去面对楚思那张冰块脸。

就算有些人为了追求实力甘愿去楚思座下的,也从未得楚思点头,看楚思的样子,也不是很想收弟子。

然而,疏遣没有打击肖煜的积极性,还是道:“那好,你便尽力一试吧,这堂主的位子,我先给你空着。”

肖煜满以为自己有这个实力成为楚思的弟子,而事实证明,还是疏遣看得更透一些。

七位长老收取弟子全凭他们自己决定,可以出考题,但遇见非常中意的,就算不出考题,也能将其收入门下。

而走正常的路子,想去哪位长老门下,就要通过哪位长老的考题。

历年,楚思长老都不出考题,也不收弟子。但这年,她布了考题,大家都看得出来,她其实根本不想收弟子,出考题也是因为实在受不了林萧寒的絮絮叨叨,才做了个样子。

楚思的考题不比其他长老,十分简单粗暴,堪比民间的比武招亲。

她道:“能在我手里过三招,便可入我元灵峰。”

于是整个古晨派,只有一人敢应了楚思的题,那便是肖煜。

肖煜那时候还不是如今的模样,见到楚思紧张忐忑,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。

他上了练武场,在一片加油鼓劲声里抱剑深深鞠躬:“楚思长老,我我我我我……”

“留神。”楚思站在他对面道,“剑来了。”

肖煜见楚思倏然靠近,睁大了眼,反应也因此慢了。但凭借着良好的天赋和能力,他险险躲过了一剑。

可紧接着,楚思不容喘息的第二件劈头砍下,肖煜被那魄力所震慑,竟僵在了原地。

长剑若水止在肖煜头顶,断了肖煜三根头发,发丝飘飘扬扬地如枯叶缓缓擦过肖煜的脸,落在地上。

“你没有通过。”楚思面无表情地收剑,给了肖煜一个冷漠的背影。

肖煜不甘心,他始终记得初入古晨派之时,楚思长老指点萃武堂堂主招式,简简单单的几个剑招,在楚思手里却是变化多端,她的身影在夕阳下如梦似幻,如翩翩起舞,仿佛下一刻便要乘风而去。

当时肖煜便怔在原地,直到楚思将剑塞回萃武堂堂主手里,扔下一个寡淡的背影,他都久久回不了神。

去楚思身边,便成了肖煜进入古晨派时最大的理想。

所以,在考试失败后,肖煜对着楚思离开的背影道:“楚思长老,请再给我一次机会!”

楚思顿住脚步,回头看他,表情无悲无喜:“没有这个规矩。”

肖煜咬着牙,“楚思长老,我一直很敬佩你,刚才是我太紧张了,请再给我一次机会!”

“敬佩我?”楚思像是不敢相信,淡淡道,“我看得出,你有点天赋,或许你该去其他长老座下,我不会教人。”

“楚思长老!”肖煜喊道,“请再给我一次机会!”

旁边围观的弟子见肖煜情真意切,都纷纷起哄让楚思再来一次,令她无法安然退场。本来布下考题选取弟子就是楚思被迫为之,如今满场弟子都逼着她再来一次,当下心里就有些不痛快。

她皱眉:“你叫肖煜?”

“是的,楚思长老。”

“你当知道,你过不了我三招,不是因为你紧张,而是因为我不想让你过。”

楚思出言丝毫不知婉转,当下便让肖煜难堪地耳根子发红。

“我知道,可,可楚思长老,我真的很想做你的弟子。”

楚思盯着肖煜良久,紧蹙的眉终于缓缓展开。她摇摇头,抬手:“便再给你一次机会。”

肖煜惊喜,凝神准备,但见楚思一剑袭来,眼前却如万剑飞散。肖煜当下知道,这是剑光使然,可在这万千剑光中,失去了楚思的身影。

在他目光四处搜寻的时候,楚思却不知从何处闪现到面前,没有多余而繁复的招式,横剑架在了肖煜的脖子上。

一招,便让肖煜连拔剑的机会都没有。

“我败了。”肖煜低下头,“楚思长老,多谢你给我这次机会。”

“你有能力,我听疏遣长老说,要立你做新一任的萃武堂堂主。”

“……是。”

“好好做吧,你不需要必须成为谁的弟子来证明自己。”

楚思收起剑,在一片鸦雀无声中退了场。

而她那时离去的背影,成了肖煜一直追逐,但永远无法企及的一个梦。

之后,他遵从了疏遣的意思,做了萃武堂堂主。他一直尽心竭力,也一直很支持楚思。

眼看一年年过去,楚思依旧孑然一人,他心中还存着一丝说不清的喜悦。

这世上没有人可以成为楚思的弟子,连他都不能,还有谁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