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生无白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二百十五章 金瞳篇(五十五)

 伴着海浪声入眠的一夜,楼明辛浑浑噩噩在如烟往事里。睁开眼的时候,头还有些隐隐约约的痛。

觉得身子有些沉,楼明辛胳膊肘撑着床,微微直起了一点身子,发觉身上竟然盖了两条被子。
他睡眼惺忪地揉揉头发,转过目光,只见身侧已是空空如也。
顿了半晌,楼明辛恍然明白过来什么,他拉开被子下了床,走到桌前,举起桌子上的铃铛摇了摇。
铃铛清脆的声音响了三下,密室的出口便开了,一条裂缝缓缓自头顶打开。楼明辛立时纵身跃起,顷刻间已经到了外头。迎面而来的亮光让他有些不适应地眯了眯眼,等光线不再刺目的时候,楼明辛终于能将一切看得清楚。
笑意恬淡的绣绣正站在房中,手中托盘放着今日准备的清粥小菜:“你醒了,睡得好吗?”
楼明辛脱口:“楚思走了?”
“楚思长老在海边。”
“海边?”楼明辛不解,“不怕古晨派的人追来?”
“昨夜你们睡着的时候,古晨派的人就已经追查到这里了。只是搜了一圈没发觉你们,便去别处了。”
这么说,他们是安全了?
楼明辛点了点头,到了句多谢,便朝海边而去。从始至终,绣绣手中热气腾腾的早餐就没得到楼明辛一眼眷顾。
南海浩瀚无垠,纯洁安静,此刻晨间无大风大浪,一袭一袭海浪慢慢悠悠地积蓄着力量,拍打海岸上,像是对人世轻柔的抚摸。今日的阳光被云层遮盖,天气有些阴沉,一眼望去苍茫一片,只见大海的尽头仿佛与天融合成了广阔的穹庐,分不清是水还是天。
楚思就那样静静伫立在海风吹拂而过的地方,她的背影也好似揉进了苍茫的天际里,鼓动的衣衫和飘起的长发美得令呼吸都为之静止。
站在几步开外的楼明辛看见这样的场景,金瞳如阳光下的海水波光粼粼。
“昨天看你睡得蜷在一处,想必是冷了。”楚思听见身后有脚步声,不必回头就知道是谁。
“所以师尊就把被子给我了?”楼明辛歪过头笑了笑,“越来越觉得自己像是师尊的小媳妇了。”
“尽是些胡言乱语。”楚思转过身子,上下打量了楼明辛,“可有着凉?”
楼明辛摇摇头。
他睡着的时候时常会蜷缩在一起,曾经被指出这是没有安全感的表现。昨夜,想必是做了太多梦,又不知不觉地蜷在了一起。
楚思见楼明辛没有异样,稍稍放心,朝他道:“站这么远做什么,过来。”
楼明辛赖在原地,夸张地用手比划道:“我站在这里正好,看师尊就像在画里。我要是过去了,岂不是破坏了画的意境。”
“我只数到三。”楚思没有理会楼明辛的话,“一,二,三。”
数到三的时候,楼明辛已经蹦到了楚思的身边,他银色的长发沾上了一丝海浪的湿气,有几丝被风吹着黏在了脸上。楚思抬手,将黏住的几缕发丝拂开,然后对楼明辛道:“古晨派追来的人已经离开了。”
“嗯,绣绣姑娘同我说了。”楼明辛道,“师尊,只要我们留在这里,就会很安全。”
“是啊,会很安全。”楚思口中喃喃重复道。
“师尊,你手里的东西,是什么?”
楼明辛指着楚思握成拳的一只手,那只手里像是包裹着什么。
“是海螺。”楚思摊开手掌,只见一只小巧的海螺躺在手心,是七彩颜色的。
“师尊这么早起来,就是来捡海螺的?”楼明辛摸了摸下巴,“我早上醒来看不到师尊,还以为走了。”
楚思没有说什么,只是将手往前送了送。
“怎么,师尊要把这海螺给我吗?”
楚思点了点头。
楼明辛不由自主地扬起唇,笑容如破开层层云雾的阳光。但随即,当他的手指触及到海螺时,笑容僵在了脸上。
他注视着眼前的楚思,指尖发凉:“师尊,你在哪里?”
楚思站在楼明辛的对面,没有说话,保持着送出海螺的姿势,一动不动。
霎时,楼明辛的脸色变得复杂。
这不是楚思,这只是楚思依托灵力留下的一个分身幻影。
她竟然真的离开了。
分身幻影的行动语言和本体无异,但是有时限。分身幻影存在时限的长短由本体决定,有可能在完成某一特定任务后,分身幻影便会消失。
而在触碰到海螺的那一刻,楼明辛便察觉到了一丝异常,
他看到,眼前楚思的手上没有掌纹。
这就是楚思的分身幻影。
而将海螺给楼明辛,便是这个分身幻影存在的意义。当楼明辛接过海螺,眼前的楚思便会消失,所承载的灵力也会回到本体身上。
楼明辛低着头,他颀长的身躯形成了海天相接处的一道剪影,在厚厚的云层下,在微湿的海风里,显得无比落寞。
他僵的已经近乎麻木的手指终于动了动,从幻影手里,接过了那只七彩海螺。
海螺离体的那一刻,幻影笑道:“楼明辛,海螺里留了我想对你说的话。”
“就这样,再见吧。”
幻影逐渐淡去,取而代之的是升起的如梦幻般的泡沫,随着海风的方向,吹向楼明辛,在他身边起起落落,如扑腾着透明羽翼的蝴蝶。
楼明辛手握着那只海螺,觉得沉甸甸的。
过了很久,他舒了口气,才将海螺放到了耳边。
“楼明辛,逃离古晨,其实是我与林长老欲擒故纵的一场戏。古晨追寻的人马已经离开渔村,代表绣绣姑娘此地很安全,你可放心留下。”
“而我,需完成未尽之事。若我成功,便带你回元灵峰,日后将半生所学倾囊相授,助你成仙。楚思此生,只你一名弟子,断不会分心于第二人。若我失败,恕我无力还你一个清白,你便在渔村安分度日,或寻盟主与夫人,他们会替我护你周全。”
“就此,无论生死,山长水阔,心意永在。”
海螺里的声音渐渐静了下来,楚思留下的话也随之结束,可楼明辛举着海螺的手迟迟没有放下,保持着倾听的姿势,好像还在期待着,海螺里有其它交待的话。
楚思……你果然还是去了。从你答应我留下的那刻开始,我便知道,你会离开的。
不过想来也是,你不应当拘泥在这小小的渔村里,你当放手一搏,为着你的将来。而其实,我的清白早已不重要了。
因为,我早已……
他的手最终缓缓垂下,释然道:“还好,还好我清楚的你的性子,早就做了准备。”
远远的,绣绣眺望着海边,但见一道身影像是扎根在原地的顽石。他任凭海水冲来浸湿了长靴,浸湿了衣角,兀自岿然不动。
绣绣犹豫了很久,终于叹了口气,还是没有上前打扰他。
破空离去的铜剑忽然颠了颠,站在上头的楚思身子微微一晃。但这晃动很细微,几乎肉眼难以分辨。
她揉了揉眼角,自语了一句:“灵力回来了。”
灵力回来了,便代表留在海边的分身幻影消失了。
不知道楼明辛听到自己留下的话,会不会不高兴。
楚思回首望了望来时的路。
她在绣绣处得知古晨派追踪的人离开后,便确认,此地已经安全,楼明辛也安全了。
随后,她便计划着,独自去完成和林萧寒的约定。
其实楚思是想当面和楼明辛解释了再出发的,但早上醒来的时候,她看见楼明辛蜷着身子睡得那么沉,实在不忍心唤醒他。
除了给他添一条被子,楚思没有再做多余的事情。
也好,楚思本来就是一个不擅于应付离别的人。上一次和爹娘的生离死别,就让她心痛难忍。
她徒步走到了海边,想看一场渔村的日出再走,想看看比起元灵峰,海边的日出有什么不同。但天公不作美,阴沉沉的天根本看不到什么美景。
“楚思长老是要走了吗?”
楚思站在海边的时候,绣绣走了上来,与楚思并肩而立。她的手依然交叠在身前,仪态端庄。
“是啊,楼明辛已经安全了。”楚思侧过头看向绣绣,“绣绣姑娘的密室可以瞒过古晨派弟子的眼睛,果然不同凡响。”
“是一个人教会我这些的,如何摆脱追捕。”
“是你房中画像上的人?”
绣绣闻言,笑容微微有些苦涩。
“抱歉。”楚思有些后知后觉,“是我多言了。”
绣绣摇摇头,目光平静地注视着海面,“不,没什么忌讳的,就是他。”
楚思点点头:“他一定是个很厉害的人物吧,能将绣绣姑娘变得如此坚强。”
“是。”绣绣道,“我的命是他给的,所以我大概很能理解楼公子对你的心情。”
楚思略带困惑地看着绣绣。
绣绣笑了笑:“不过楚思长老想必是不太明白的。”
楚思垂下目光,微微失神了片刻,忽然发现海浪冲到脚边,退去时留下一片水渍,以及一只七彩颜色的海螺。她想了想,蹲下身子,将海螺捡了起来。
“我听渔村的人说,将海螺放在耳边,可以听到鲛人唱歌。”绣绣看着楚思捡起海螺,“不过传闻都是美好的,我就不曾听见过。”
“……是吗。”
“天大亮了,楚思长老,若是楼公子醒了,你怕会不忍心离开吧。”楚思回头看了眼房屋的方向,“你若真的下定决心离开,也要留下话给他,因为若你再也回不来,那也许会就是他余生的力量。”
楚思将海螺握在手心。
如果就这样离开,算是不辞而别吧。
那……就说点什么吧。
当时,楚思脑海里一片混沌,不知为何想了很久,将最想说的一句话落下了。
“楼明辛,谢谢你,给了我最后的牵挂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