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生无白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二百十四章 金瞳篇(五十四)

 楼明辛将楚思放在靠墙的里头,自己睡在了外头。

大概是楚思在身侧的缘故,他毫无睡意,枕着手臂,望向隔在他们中间的一条被子。
密室里很安静,外头一丝风声都听不见,却偶尔隐约的,能听见浪潮的声音。那声音中,仿佛还带着咸咸的气息。
蓦然,在此流亡途中,楼明辛想起了魔界。楼明辛记得,自己第一次看海,是十岁的时候。
那一年,母亲和父亲带着他从妖界返回魔界,参加魔族一年一度的庆典。他至今记忆都很清晰,那天晚宴过后,父亲搂着母亲说要去看烟花,便买了个糖丢给了楼明辛道:“乖,是男人就自己去玩,别老缠着我跟你娘。”
明明是很讨人厌的话,从父亲口中说出,却像是山泉潺潺的声音,这般好听。
有时候他都觉得,这戮妖将的名号扣在他父亲身上,真是一点也不合适。
于是他便被无情地丢在了晚宴上,眼睁睁看着他们俩去风花雪月了。
那时候的楼明辛虽然只有十岁,但因着血统,开慧比较早,不似真的孩子懵懂天真。即便将他丢在了晚宴上,他也不会迷路,不会哭闹,安安静静吃着好吃的,等自己的爹娘回来。
“诶诶,海上水兽的表演开始啦!”
晚宴上忽然有人喊。
“走走走,去看表演去。”
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楼明辛便看见晚宴上的人都开始往外走,而他手上还有半个没吃完的瓜。
“你爹娘呢?”
当他在犹豫要不要出去凑热闹的时候,有一人来到了他的身后。高大魁梧的身材在晚宴五光十色的琉璃灯光中,投下一片阴影,将自己正正好好包了进去。
楼明辛抬起头,立马认出了这位是举办庆典的魔尊殿下,是自己爹娘都要弯腰屈膝的大人物。
于是他立马虔诚地捧着自己的瓜道:“他们约会去了。”
“哈哈哈哈。”魔尊笑了起来,“那本尊带你去看海,如何?”
魔尊算是个心很宽的君主,一场晚宴大家都很随便,没什么拘束礼仪,来去自如,是真真正正的庆典,玩乐得畅快。
他没有娶妻,膝下无子,故而很疼爱祭司和戮妖将的孩子。
楼明辛一直以来生活在父亲的羽族里,是背靠大山的丛林,还没去看过海,对还也很好奇。
于是他点了点头,对魔尊道:“好啊。”
“来吧。”魔尊蹲下了身子,“坐我怀里,我带你去。”
楼明辛也没有多想,只是护好手里吃了一半的瓜,坐在了魔尊的怀里。
“倒是不怕我。”魔尊剑眉微微一扬,“像是音女的孩子。”
说着,魔尊稳稳托着楼明辛的身子,顿时,健步如飞,只一个眨眼的功夫就如离弦的箭冲了出去,没等楼明辛啃一口瓜,他们已经到了海边。
“好快……”楼明辛捧着瓜由衷发出了一声赞叹。
“好棒……”紧接着,楼明辛又发出了一声赞叹。
好棒说的是面前的海。
魔界的海比起人界的不太一样,颜色要深一些,就像是掺着一点墨汁的那种。但这样的深色的海别有一番韵味,就像是点缀着星光的夜幕,在魔界投下了一个倒影。
海风呼呼,海浪滚滚,忽地一个大浪打来,湿漉漉的海水霎时湿润了前排的围观者,楼明辛坐在魔尊怀里,也在最前头,可半点浪也没被打着。
“为什么我没有被浪打到?”楼明辛奇怪地问。
“只要本尊在,这海水便湿不了你的身,放心吧。”
 楼明辛略显失望的样子。
“怎么?”魔尊瞧着楼明辛不是很高兴的样子,“你难道想被海水打得浑身湿漉漉的?”
楼明辛居然在魔尊的注视下用力点了点头:“我想知道,海水的温度。”
“……信不信本尊将你丢海里去,不识好歹的小子。”
“可以吗?”楼明辛在魔尊的怀里挣了挣,“我想下海去。”
魔尊瞧着楼明辛的脸,出神了片刻,随即道:“不行,你要入海着凉生病,你娘非得跟本尊拼命。”
“你胡说,我娘可好了。”
魔尊似是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:“罢了,再有浪头打来,我不阻碍便是。”
正说着,海里的水兽又是一个翻腾,卷起了大浪。这一次,正如魔尊所保证的那样,没有阻隔海水。
于是不但是楼明辛,连着堂堂魔尊殿下,也被海水给从头浇到脚。
“怎么样……”魔尊瞥了楼明辛一眼,“可满意了?”
楼明辛点点头:“有点凉凉的。”
魔尊的手掌覆上楼明辛的背,丝丝暖气隔着衣料缓缓涌遍全身,不多时,身上的衣服便干了,也不冷了。
楼明辛咬了一口手里的瓜,那味道太怪,他呸了一声:“咸咸的。”
后来,便是魔尊带着他回到了晚宴,父母没多久也回来了,知道魔尊带着他去看海,客气道谢了一番,然后牵着他的手便要离开。
“音女。”魔尊在背后唤道。
“殿下。”音女止步。
“这孩子灵根不错,和小时候的你很像,我想收他做义子,你觉得如何?”
不知道是不是楼明辛的错觉,他觉得这位魔尊在和母亲说话的时候,语气很僵硬,显得有些不自然。
音女缓缓道:“我与夜阑会好好教导这个孩子,必不让殿下失望。只是,孩子还小,我不忍他离开,便多谢殿下美意了。”
楼明辛清楚地看见魔尊眼底一闪而过的失望,但随即他又笑了两声:“也好。”
再之后魔界每年的庆典,母亲就不带他去了,好像是怕魔尊将他留在魔界做质子。
倒是父亲看得豁达:“魔尊实力堪比天帝,让他教导辛儿并无不可,你何必这般警惕。”
母亲答道:“我不信他,我不信他没有别的心思。”
往后数载,不想再一次进入魔界,是母亲亲手送他来的。
妖界已经走入末路,就连高座上的魔尊都看的出,母亲脸上那一抹极力隐藏的不甘。
就连魔尊都说:“若你不是走投无路,是不会把他送到我手里的吧。”
“请你善待他。”母亲第一次在魔尊面前示弱,“殿下,请求你。”
“……那你作何打算,你不回魔界?”
“夜阑在何处,我便在何处。”母亲拉着他跪在了魔尊面前,“只希望殿下能善待他。”
“……本尊答应你。”
再之后,便是妖魔之子的事情了。楼明辛知道,魔尊对他容忍再三,若不是看着他的身份,那死的便不是楚思,而是他了。
再后来,楼明辛遇见了一个人。
他是楼明辛幼年的玩伴,是妖皇继武的儿子,他竟没有被封在镇妖塔,也没有被封在妖界,他竟是天罚之下的漏网之鱼。
他在妖界停留了一段时间,帮助楼明辛成立不孤天,稳定了不孤天的势力。他还开创了千灯馆,并留下一个分影成为背后的老板,坐镇千灯馆,借此了解魔界的情况。
临走的时候,他告诉楼明辛,他要去寻找存着妖神之力的火种,他要让火种开花,他要不惜一切代价取得妖神之力。
然后,他会重启妖界,他会打破镇妖塔,他要让妖界从永无止境的天罚中解脱出来。
楼明辛和他有共同的目标,不谈大义,他最想做的,便是救出自己的父母。
于是楼明辛决定,要借助魔界的力量,拯救妖界。
他找魔尊商量过这件事,当魔尊听到楼明辛要拯救音女的话后,他沉默了片刻,道:“不可能。”
可他的表情,明明是想救。
“楼明辛,你听着,本尊不会赌上魔界的未来去做这样的事情。”
“……但,你若真的想救,今日没有旁人,我给你一条路。”
“魔界至尊之位,向来强者居之。你若能坐上我的位子,将来魔界的未来任你掌控,万民以你为傲。你要做什么,我都再无权干涉。”
楼明辛的双眼如那夜波光粼粼的海,“当真?”
“可你若输了,便滚出魔界,永远不得再回来。”
楼明辛道:“成王败寇,我明白。但,请你答应我,不要连累我身边的人。”
“……可以。如此的话,明的暗的,本尊便等着接招了。”
后来,楼明辛几经绸缪,选择了最直接的方法,率领不孤天攻入魔宫。他选择了最完美的路线,甚至是魔尊每一千年渡劫的完美时机。
可他还是败了,一招疏漏,败在了实力的差距。
“……你和你母亲一样,都像是养不熟的狼崽子。我收留她,将她捧到了祭司的位子,可她转眼,最信的还是别人。”
口中吐出的出了血,还有憋了好似很多年的怨气。
那次篡位,楼明辛输了。
魔尊虽然还是赢了,但重创到接下来必须闭关很长一段时间。
楼明辛依照之前的约定,被废除灵力,逐出了魔界。他被推入魔界通道前,魔尊还是来见了他。
他将一只兽角递给了楼明辛,用旁人听不到的声音道:“若有一天你知错了,便吹响这只兽角。无论你在六界哪个地方,本尊都能去接你回来。但你记住,本尊永远不会帮你去救你的父母,永远不会。”
他最终还是心软了。
楼明辛知道,他是想让自己认清事实,他是用另一种方式,在磨平他的锐角。
他大概觉得,总有一天楼明辛会想通,会忍受不了,会回去吧。
海浪的声音断断续续,让楼明辛从潮水般的过去回到了现实。
他想了想,从怀里掏出那只看上去平平无奇的兽角。他将兽角放在手里把玩着,他知道,自己永远也不会吹响它。
回去?没有了灵力,没有了不孤天,他一个彻彻底底的输家,回去做一个苟且偷生的富贵闲人?
救出被困的父母,对于他这个废人来说,已经是不可能的了。
无权无势,没有半点力量,这比死更难受。
所幸,被驱逐的日子里,他找到了楚思,圆满了自己早年心里缺憾,救赎了过去那场噩梦。
并且,遇见了那个人,他知道,离妖界脱困已经不远了。
他会用自己最后的价值,完成所有想做的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