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生无白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二百十三章 金瞳篇(五十三)

 “两位,可是已有了决定?”

一直垂手立在一旁的绣绣笑容很浅,可目光很深,望着他们的时候,仿佛在透过他们,寻找着什么过去。
楚思无奈地摇摇头,对绣绣施礼:“有劳姑娘了,我暂且和他一起留在此处。”
绣绣承了楚思的礼,领着他们去了右边堆放杂物的那间里屋。屋子乍一看普普通通,并无异样,可走到正中间,绣绣跺了跺脚,便有一条裂缝自中央缓缓打开。
楼明辛笑道:“原来是另有乾坤。”
随着裂缝的扩大,低头看去,便见下面是一间密室。日常用品非常齐全,还存储了一些食物,在里头待上十天半个月都不成问题。
“这里有结界,外头不会发现。你们在此安心住着,有需要的话,摇一下桌上铃铛,我便可以听到。”
这里的确是可以躲避追踪的合适地点了。
楚思谢过绣绣的援手,更觉她举手投足间有一种超脱了世俗的干练,目光也就不由多在绣绣身上流连了片刻。
楼明辛倒是没看绣绣,只低头瞧着密室,探究道:“啧啧,一个独居临海小村的女子,却认识有头有脸的人物,还暗中布了这般隐匿的好地方……来历不简单啊。”
这般直接了当的话砸向绣绣,并没有换来半分解释。只见绣绣恍若未闻楼明辛的话,沉静地向楚思点头致意,随即转身离开了。
楚思回头有些责怪:“下次不许说这些。”
“好奇罢了,万一她心术不正,我们在里头岂不危险了。”
“盟主与夫人所荐之人,必定不会出错。”
“是是是……”楼明辛耸了耸肩,“就当我多嘴。”
楚思摇了摇头,拉着楼明辛一起下了密室。落地的时候,头顶的缝隙像打开时那样,又缓缓合了起来。
合起的地面光滑平整,找不到一丝曾经裂开的痕迹。
点亮桌子上的油灯,将这间密室照得亮堂堂。楚思仔细看去,见桌上摆了一套男女的衣服,显然是之前就为了他们准备好的。
如今身上还穿着古晨的衣袍,确实是不太合适了。
“背过身子去。”楚思拎起其中一件男装,扔给了楼明辛,“将衣服换了。”
“为什么一定要背过身去,面对面不好吗?”楼明辛故意反问。
楚思不愧是定力十足的古晨派长老,面对楼明辛赤裸裸的调戏不为所动。她按了按腰间长剑,语气淡淡:“我虽只剩一把铜剑了,但将你的眼珠子挖出来还是绰绰有余。”
楼明辛眉飞色舞:“师尊不舍得。”
“背过身子。”楚思将长剑拍在桌上,“别让我再说第三遍。”
面对霸气的楚思长老,楼明辛最终还是乖乖转过了身子。他换衣服的动作很慢很慢,耳旁尽是窸窸窣窣衣料摩擦的声响。
待身后楚思换衣服的声音停了,他才加快了动作。
他唯恐自己先换好衣服,让楚思尴尬,倒不如让楚思定定心心来。
准备的衣服应该是按照普通人的身量准备的,尺寸大小虽不是完全合身,但穿着也算舒适。楼明辛最后收紧了腰带,更显身姿颀长挺拔。他习惯性地拂了拂衣袖上的灰尘,这才转过了身子,面向楚思。
楚思不知已经盯着楼明辛的背看了多久了,乍见楼明辛转过身,略显慌张地错开了目光。
此刻的他们,褪去了青白交错的长袍,换上了普通百姓的衣着,俨然与过去断了所有联系。
“师尊,这粗布衣裳穿在你身上,都丝毫盖不住你的道骨仙风!”楼明辛马屁倒是拍得很顺溜。
楚思不为所动:“你背后的伤哪里来的?”
“嗯?”
“你背后的伤。”
方才楚思先换好了衣服,听那头没响动,以为楼明辛也换好了,故而转过了脸。谁知正好看到了脱光了上身的楼明辛。
袒露的身子肌白如雪,比起女子也不遑多让。这楼明辛穿着衣服的时候,看上去纤细瘦弱,谁知脱了衣服倒不是那么回事了,手臂结实有力,肌肉精瘦。从背后看去,他肩膀宽阔,腰间绷着紧致的弧度,显得健壮刚毅。
只是……只是那背上纵横的伤疤,吸引了楚思全部的目光。
“哦,那个啊……”楼明辛不甚在意道,“和人打架的时候留下的,都过去了。”
他没有告诉楚思,这是他因为她留下的。
他不能说。
楚思也没有再细问,只是“嗯”了一声。想了想,她又补充道:“你说话时常不知分寸,被打也是正常的。”
“……师尊。”楼明辛哭笑不得,“你就不能念着点我的好吗?”
“指出你的过失,并纠正你,也是我作为师尊应该做的。”楚思道,“在你之前,我未曾收过弟子,也不像其他长老那样擅长教导弟子……可我会尽力做好。”
这样一本正经的楚思倒是让楼明辛心里泛起点苦涩。
她如今待他这般好,除却是非观念促使她要尽力相帮,还有便是这师徒情分了。
因为是师尊,所以她挡在了前头。
而不是……其他。
不过这样也没什么不好吧……反正,反正……
“你在想什么?若对我有什么意见,说出来无妨。”
楼明辛被楚思的话拉回了思绪,伤感顿时压了下去,脸上又扬起了惯有的嬉笑:“我没什么意见啊,师尊是好师尊。我就是在想……”
“这里只有一张床,晚上我们怎么睡?”
楚思似乎这才意识到这个问题,目光落在了那张并不宽敞的床榻上。
“你睡床,我打个地铺就是。”楚思毫不犹豫。
“……师尊,我觉得跟你在一起,自己特别不像个男人。”
“你是我弟子,这都是为师该做的。”
楼明辛觉得楚思对弟子这个身份有些误解:“别人家的弟子都是兢兢业业地伺候着自己的师父,我怎么觉得,我有点被溺爱呢。”
楚思刚想说,那你打地铺吧。
谁知话还没出口,楼明辛便又摆出了那副天真无邪,楚楚可怜的模样,眼睛眨巴着,那金瞳在灯火下好似闪亮得会发光。
“师尊,不然,我们一起睡吧。”
楼明辛的声音轻柔,带着毫不做作的魅惑,仿佛勾了别人的魂,是他与生俱来的天赋。
可偏偏,楚思面不改色地伸手按住了长剑,那面无表情的样子好像在说,你是不是找抽。
楼明辛立马摆出了正是无辜的样子,指着地上说:“地上真的太脏了,而且寒气重,这地方沿海潮湿,蛇虫鼠蚁肯定少不了。”
明明是满口胡编乱造,可楚思倒是真的听进去了。尤其是听到蛇虫鼠蚁四个字的时候,她将手从长剑上默默挪了开来。
楼明辛一看,有戏啊。
于是更加卖力道:“咱们这也是情势所迫啊,也没外人瞧见。再说了,中间隔一条被子,我保证不会动手动脚的。”
楚思发出了一声嗤笑,那表情好像是听到了一个笑话。
“……好吧。”楼明辛承认道,“我也不可能对师尊你做什么是不是,那就一起睡床上吧,我睡姿很好,也不打呼,也不磨牙,绝不会吵到你的。”
楚思似乎对蛇虫鼠蚁真的十分反感,想在元灵峰的时候,真的是一只飞虫都看不见,难得出现了一只老鼠,都被楚思放了个剑阵,乱剑轰下了山峰。
旁的长老当时听闻动静,还以为是有什么情况,后来知道是老鼠后,那表情可谓是丰富多彩。
“好吧。”
过了很久,楚思似乎在心里经过了一番并不是很激烈的挣扎,果断在蛇虫鼠蚁和同床共枕之间,选择了同床共枕。
楼明辛见楚思答应了,非常积极地去铺床。
“师尊,你饿吗?我看旁边有吃的,你可以先吃点东西。”
“师尊,你喜欢哪条颜色的被子啊,灰的还是蓝色?”
“师尊,我快好了,你要睡里面还是外面?”
“师尊?”
见自己说了一箩筐的话,楚思也没搭理一句,楼明辛终于从同床共枕的兴奋中回过了神,转过了身。
只见楚思已经趴在桌上,像是睡着了。
楼明辛手里的动作停了一瞬,表情也霎时从顽劣化为了深沉。
他缓缓走到了桌前,低下身,喊道:“……楚思?”
没有应答,是真的睡着了。
从古晨派一路御剑到了南海,耗费了楚思不少的灵力。再加上这几天心力交瘁,没有好好睡过,想必是累了。
“楚思……”
终于不用被逼着喊师尊,楼明辛放肆而大胆地换了好几声楚思的名字,颇有点心满意足的滋味。他抬起手,想轻轻地触碰一下楚思的脸颊,可在毫厘之距时,生生止住了。
他收回手,不知在想什么,默默垂下了眼。
眼前的人呼吸绵长,异常安稳,仿佛长途跋涉后,终于短暂地卸下了防备。
“在这里睡着,可是会着凉的。”楼明辛低柔道,“其实你一点也不会照顾自己,却偏要逞强将所有事情揽在自己身上。”
说着,楼明辛伸出双手,小心翼翼环过了楚思的腰,轻轻将她抱起,走到床边,又轻轻将她放下。
整个过程没有一点大动静,就怕吵醒了正在梦中的冰山美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