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生无白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二百十二章 金瞳篇(五十二)

 从高高在上的古晨长老,到颠沛流离的逃犯,只是一个决定。

楚思离开古晨的时候,手里已经没有若水剑了,她只能抢过了一名弟子最普通的剑,当作防身。
楼明辛听到处决的消息,看到楚思打伤弟子的时候,还是懵的,过了好久才缓过劲来,道:“我们这是……要当逃犯了?”
“或者你可以去林长老面前自裁,也省得我带着你麻烦。”
楚思话里这么说,可一只手还是利索地拽过楼明辛,另一只手抛出那把铜剑,御剑离开。
铜剑乘风而去,掠过一张张错愕的脸孔,在一片指指点点里升高。眼见古晨派在脚下渐渐变小,熟悉的景色,熟悉的住所都没入云雾中看不清,楚思眼底闪烁着意味难明的光。
楼明辛站在她背后,看不到她的神情,却可以读懂她一声叹息里所有的含义。
过了很久,楚思的目光才从云雾深处收回,落在了腰间的手上,嘴里蹦出一句:“你的手往哪里摸。”
楼明辛却搂得更紧,一脸无赖:“我怕高啊,师尊。”
楚思嗤笑一声,没有作答,也没有拉开楼明辛的手。
楼明辛心念一动,问:“师尊,我们去哪里啊?”
“四海为家。”楚思御着剑,目光直视前方,“怕吗?”
“这个嘛……是不怕的。”楼明辛的脸几乎和楚思的背贴在一起,他可以闻到楚思的发香,神色有一瞬的哀伤,“四海里有师尊就够了。”
“你嘴巴像是抹了蜜,难怪在珍市的时候,混得不错。”
“师尊怎么知道我混得不错,我可是很惨很惨的啊,你看见了。”
楚思手指动了动,剑便加快了速度,“咻”的一声冲进云层,又不染一丝湿气地出了云层。
“你装的。”
楚思言简意赅。
“……你看出来了。”
“你当我真的是傻子?”如果楚思后脑勺有眼睛,大概已经对楼明辛翻了个白眼了。
“那为什么……”
“不知道。”
“……什么叫不知道,怎么可能不知道。”
楼明辛一副求知欲很高的样子,楚思却不想搭理。
见楚思久久不回答自己的问题,楼明辛眨巴了两下眼睛,搂着楚思的手松开了一只,然后呵了口气,开始挠楚思的胳肢窝。
万万没想到,楼明辛还能无赖到这个地步,楚思身子一震,憋着气道:“胡闹,别动!”
哪知楼明辛没有半途而废的意思,反倒更起劲了。楚思一开始还能忍一忍,可很快她便实在忍不住了,破了功,发出了一声轻轻的笑声。
紧跟着,脚下的剑开始飞得歪歪扭扭的,险些脱离了控制,在半空中转了好大一个圈子。
“师尊……”楼明辛的手灵活地避开了楚思的抓捕,挠得楚思没有了招架之力。
“楼明辛!”
“师尊,快说吧,我想听。”
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这句话落在楚思耳里有了那么点蛊惑的味道,低沉又邪魅。
“因为,因为你的眼睛好看。”楚思脱口。
楼明辛蓦然停下了手里的动作。
这下总算是消停了,飞驰的剑也回归了正规。
楚思喘着气,立马恢复了素日不苟言笑的表情。她略带责备道:“都怪我太过纵容你,才让你这般没大没小。”
楼明辛不以为意,只是追问道:“就因为我的眼睛好看,你便带我走了?”
“不行吗?”楚思语气淡淡,“宝剑配英雄,名花配美人,你这样的人,落在奴隶贩子手里,万一遇人不淑,就是蒙了尘。”
“多少奴隶遭了罪,但至少在我手里,我能护着你,栽培你。”
这话听着,倒真不像是一个女子对男子说的话,显得楼明辛弱弱的。
可楼明辛不引以为耻,反引以为荣:“师尊心善。”
“可惜了,谁知我救回来的是个妖孽。”
“妖孽怎么了?师尊后悔了?”
“倒不是后悔,只是若早知你是妖,我便不会送你去萃武堂。”
长剑载着两人一路往南去,风刮过脸颊,将楚思低低的话吹得有些支离破碎。可楼明辛还是能将这些断断续续的话捕捉到。
直到现在,直到这个境地,楚思也没有嫌楼明辛是个累赘,将她拖累至此,反倒是还在总结思索自己的过错。
“师尊,我们这是要去哪里?”
“南海,有一个渔村。”
长剑在不知不觉间已经飞过了好几个山头,离古晨派已经很远了。
一路上,楼明辛插科打诨,倒是让楚思精神了许多。脚底下,无数村落城镇一闪而过,很多楚思都没去过不太认识的地方,楼明辛都能说出来。
“原来你去过这么多地方?”
“流亡这件事,我可能比你得心应手啊师尊。”楼明辛笑了笑。
他没有说,自己走遍万水千山,才遇见了自己一直要找的一个人。
他之所以还留在她身边,是想代替她折断的剑,为她挡过这次劫。
长剑最终落在了南海一处的渔村。
吹了一路的风,楚思和楼明辛都有些凉了。
村长是个和蔼的老爷爷,村子里的人本就不多,所以有外来的客人,他们也比较友好。
见楚思和楼明辛一路风尘仆仆的,想引他们去自己家里喝口热茶,却被楚思婉拒了。
“老人家,我们来找一个叫绣绣的姑娘。”
“绣绣啊……”老爷爷指了指后头那间升着炊烟的房子,“喏,就在那,她啊也是前不久搬来这里的。也不知好好一个姑娘,为什么要来咱们这个穷苦的小村子……”
“多谢了。”
楚思谢过老人家,又一把拽着楼明辛走了。
楼明辛有时候有些沮丧,自己要不是灵力全失,哪至于被眼前这个女人拉来拽去的,自己倒是活像个小媳妇。
这渔村不大,一眼就可以看到底,从村口没走几步,楚思便找到了绣绣住的房子。
敲了敲门,里头应声走出了一名看上去文弱清丽的姑娘。那姑娘有一双水灵的眼睛,双手交叠放在腹部,温婉的姿态一眼看去就不是小家小户的,应该是哪家的小姐。
“绣绣姑娘?”
“正是。”
绣绣目光在楚思和楼明辛身上扫过,缓笑道:“我收到了风笙的纸鹤,便知道你们要来,请进吧。”
从进了渔村开始,楼明辛就不太明白楚思的行动了。如今见到楚思,听到了风笙的名字,他更是困惑。
“师尊,此事和风笙有什么关系?”
楚思没回答楼明辛,匆匆跨进了屋子。环顾四周,见屋子摆设简单,外头是厅堂,左右各有一个内间,左边像是寝室,从半掩的门口扫一眼,依稀能看见里头的床榻,和挂在墙上的一幅画像。
右边的似乎是堆放了一些杂物,通向外头的院子,院子里搭着个蓬,摆了灶台什么的。
“楚思长老,我听风笙说,你想安置你身后这位公子。”
“是,我想请你将他安置在此处。”
“这不是问题,我欠了风笙姑娘的情,她的忙自会相帮。”
“……等等。”
楼明辛像是琢磨出了点原委,他脸上再无笑意,盯着楚思的眼道,“你要把我丢在这里?”
一直以来,楼明辛对着楚思,总是满脸的不正经,可现在一脸严肃的时候,竟无端生出了一股……威严。
这种气度,油然而生,不加修饰。
楚思像是看着另外一个人,怔了一瞬,才摇摇头。
她的思绪飘回到那日上官长老身亡,自己和楼明辛被押回元灵峰的时候。
半路上,君无白和风笙,还有那名万姑娘一起追了上来。
因着江湖盟盟主的身份,楚思和君无白言语几句,并没有遭到拦阻。而楼明辛走在前头,先被押了回去,故而没听见他们的交谈。
她那日问君无白:“若之后我自身难保,可有地方能帮我安置楼明辛。”
三人都没想到,楚思开口第一句便是这个,也不知为何,神色都挺复杂。
“怎么?是否不便?”楚思见君无白和风笙都沉默了下来。
“不是,我们当然会帮你。”一旁的万晓晓戳了戳君无白,”岛……盟主,人家问你话呢。”
“可以。”君无白道,“若真的需要,南海有一座渔村,你可以去那里找一个叫绣绣的女子,她会帮你。”
说着,君无白看向风笙,风笙心领神会道:“我会传信于她,请她配合,长老可以宽心。”
“盟主与夫人安排的,必然不会差。”楚思双手抱拳,躬了躬身,“楚思在这里,谢过……”
“不必了。”君无白虚扶了一下。
“还是希望,不要到那个地步……”风笙望着楚思,一番欲言又止,最终还是没再说什么。
而今,楚思真的走道了这一步,也真的来到了渔村。
面对楼明辛的质问,楚思只是坦然道:“我有我的打算,你先在这里等着,待我事情处理完之后,再回来接你。”
“楚思!”
楼明辛这一回又直呼了楚思的名讳,将师徒的规矩忘了个一干二净。
“楼明辛,我说过,你……”
“叫你师尊是吗?”楼明辛沉着脸,眸色很深,那金色也越来越浓烈,“那你便不该抛下我,自己去送死。”
“我知道你在想什么,你怕古晨派寻着你的灵气追过来,所以想引开那些人,把我留在这里。”
楼明辛说着,低着头,抓住楚思的衣袖:“可我……我不想活在虚无缥缈的等待里。”
“留下吧,楚思……和我在一起。你若怕我拖累你,他们追来的时候,我躲得远远的,不让他们找到,我会保护好我自己,好吗?”
这恳切的语气,更像是哀求。
楚思本来想掰开楼明辛的手,却突然怎么也使不出力了。
她的心,她的整个人,都仿佛不再是从前的自己,被磨平了棱角,柔软了心中的每一寸土地。
一只手轻柔地拍在了楼明辛的手上。
只听见一句:“……好。”
霎时,楼明辛收起了委屈巴巴的表情,咧嘴笑道:“你答应了,不许反悔!”
“……”
楚思怎就忘了,这家伙有装可怜的前科呢。
又被骗了……不过好像还很开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