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生无白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二百十一章 金瞳篇(五十一)

 入夜,元灵峰上修竹摇曳,在地上投出一片晃荡的影子,伴随着飒飒的声音。

一道身影负手立在山崖边,任凭凉风吹起衣袍,也吹起鬓间的发。
“楚思,如今的局势,有两条路摆在你的面前。”
那人身后,楚思静静而立。她闻言回头望了望已经熄了灯火的屋子,眼底漾起一丝波澜。
“我施了法,楼明辛睡得很死,不会听见我们的谈话。”
“说吧,将楼明辛推出去,你可全身而退。还是……你想冒险,以身为饵。”
楚思没有犹豫:“我自然选择后者。”
“你可想清楚,没有人会帮你。若是成功,你还可回到从前。可若是失败了,你身败名裂不说,还可能丢了性命。而那个时候……古晨派为了大局着想,不会打草惊蛇,对你援手。”
说话的人回过头,正是如今古晨派最德高望重的林萧寒。
他气度沉稳,眼中并无锋芒,只存着一分山川大海的辽阔。
“古晨内部有鬼,我已可断定。但……不知深浅,不可贸然作为。你若要以身为饵,便是一场赌注,为了保证留有后手,我不会暴露。”
“林长老不必多说,我都明白。”
林萧寒看着楚思,不知为何,长叹一声:“真的不选第一条路?你可回到安全的位置,再与我一起找出那人。”
“可那时候,楼明辛已经被牺牲了。”
楚思摇摇头:“林长老,我不会做让自己后悔的事。”
林萧寒看上去不太赞同楚思的决定,正如他曾经不赞同顾哲回去送死一样。
在他看来,世间很多东西都是注定的,那些渺小的苍生如天地间的蝼蚁,去了又来,何必在意。
而无论是曾经的顾哲,还是如今的楚思,都是他看好的人才,都是有可能飞升的。
可他看上的人才,都为了红尘之事不肯抽身,一心投入大道。
如今古晨派内部藏匿心思不正之徒,但只要不动摇根本,可慢慢揪出。维持古晨一如既往的良好修炼氛围,才是林萧寒最看重的。
只是,如今事情似乎越来越大,越来越复杂,让林萧寒不得不把事情摆到台面上来。
而他也知道,此事如今不尽快平息,弟子也安不下心修炼,这是他不愿意看到的。
“罢了……”林萧寒摇摇头,“我看不懂你们,只是楚思,妖终归是妖,你带着他,小心反噬己身。”
萧索的风刮过,楚思抬眸间,眼前的人已经不在了,来去似风,不留痕迹,就好像从未出现过。
楚思站在原地,很久都没有动。
也不知过了多久,大概过了丑时,小阁楼传来吱呀的开门声,紧接着是懒洋洋的哈欠声。
楚思回头,正好对上楼明辛睡眼惺忪的眼。
“怎么起来了?”楚思道,“天还没亮,再去睡会吧。”
“做了个噩梦,睡不着了。”楼明辛站到楚思身旁,手臂上搭了一件披风,正好抬手替楚思披上。
楚思也没拒绝,任由楼明辛靠近自己。
她问:“什么噩梦,把你吓成这样。”
楼明辛挑了挑眉,如今的距离,可以正好将楚思长长的眼睫看得一清二楚。他拖长了调子,“一个……很惨的梦就是了。”
楚思没有再细究楼明辛的梦境,随即道:“你要是睡不着的话,就留在这里陪我看日出吧。”
“你是在邀请我吗,楚……”
被瞪了一眼后,楼明辛改口道:“师尊。”
“你也可以选择去边上扎马步。”楚思淡淡道,“顺便将之前我叫你背的心法背一背。”
楼明辛立马就嬉皮笑脸起来,凑在楚思身边,“那怎么成,我怎么能让师尊一人孤零零欣赏美景。”
楚思眼底蔓延开一点温馨的笑意,她抬手捏住披风的一角,手臂绕过楼明辛的后背,将楼明辛也包裹进了披风里。
“坐过来些,山风凉,别只顾着我。”
就这样,楚思和楼明辛靠在一起,拢着同一件披风,从背影望去,倒像是融为一体,无法分离。
楼明辛侧过脸,见楚思望着太阳升起的方向,目光平和,勾了勾唇:“师尊真是贴心,我真想……在这里和师尊看一辈子的日出。”
“……看不到了。”楚思的语气淡淡,“这可能是最后一次在元灵峰看日出了。”
别过头,楚思对楼明辛道:“我希望,我还来得及将美好的东西留给你,楼明辛。”
上官城的丧事办得低调,古晨派一众弟子白衣素缟,在灵堂前哀悼,期间并没有通知其他修仙门派,只君无白代表了江湖盟,与风笙一起上了香。
傀儡之事被肖煜捅了出来,但还是不宜宣扬出去,君无白便提醒了林萧寒,让他严守傀儡的秘密。
林萧寒自知其中干系甚大,也保证了古晨派会封锁这个消息,并承诺,日后若有需要,古晨派依旧愿意倾力相助。
而谈及要去看望楚思和楼明辛,却被林萧寒婉拒了。他们被软禁在元灵峰,不得探视,就连上官城的吊唁,也不许他们前来。
上官城的尸首在灵堂停了两天两夜,最终按规矩,要葬到古晨派剑林去,那里是历代古晨派有头有脸之人的长眠之所,他们虽未能飞升成仙,但依旧受古晨派后世敬仰,每年都会受到古晨派上下的祭拜。
下葬这日,古晨派上上下下都到齐了,那剑林里郁郁葱葱,绿树成荫,墓碑一排排一列列,都刻着古晨派历代耳熟能详的名字。
剑林是山脉中一处巨大的坟地,不仅是人的,也是剑的。剑林之中,有一个巨大的坑,乃是古晨派开山之初就存在的,叫天地坑。每百年,天地坑就受剑林中英灵感召,引古晨派万剑入坑,凝天地之力,坑中之火一月不休,会铸成一口神兵。
这也是剑林名字的由来。
故而剑林也是古晨派一处庄严神圣的地方,除去下葬、祭拜和铸剑的日子,其他日子都不允许进入,否则是会被当作违纪处罚,轻则挨一顿棍棒加身,重则逐出山门。
今日,便是剑林开放的日子,风笙和君无白也因江湖盟的身份得以入内,林中静谧得连鸟叫声都没有,似乎大喘一口气,都会惊扰到前辈们的安眠。
上官城下葬的仪式由林萧寒主持,他的意外丧命令人痛惜,也令古晨派七位长老共同执事的稳固局面遭到动摇。
棺盖落土的时候,林萧寒脸上悲痛的神色再度流露了出来。
对着古晨派弟子,也对着古晨历代名人的墓碑,林萧寒说了一句令人猝不及防的话。
“这两日,经过我与几位长老反复思量,决定即刻处决楼明辛与楚思,以慰上官长老在天之灵,也一正古晨之风。”
林中的死寂霎时更添肃杀。
弟子们虽然震惊,但依旧大气不敢出,纷纷低下了头。这局势变化已经不是他们能理解的了。
不是还存有疑点?为何就这样草率做了定论!
风笙闻言,心中堵着一口气,也顾不得旁的,转身便想去救人。
“笙笙。”
君无白刚唤了一声,便见几步之外的林萧寒瞬移到了风笙面前,阻拦了风笙的去路。
“夫人,古晨派内部之事,还望你莫要插手。”
莫要插手这四个字真是戳中了风笙的软肋。
是的,天帝已经再三告诫她了,不可插手他界之事,而之前,风笙也因此付出过代价了……
“来人,去将他们二人带来,便在上官长老的坟前处决。”
林萧寒直视着风笙下令,声音沉稳有力。
“林长老,你这样,实在太草率了……”风笙眼中全是失望,与林萧寒相对而立。
古晨派弟子们惊讶的发现,这位女子与林长老站在一起,竟半分气势也不输。明明看上去文文静静的,站在盟主身边也不聒噪,可脸色沉下来,竟有着山雨欲来之感。
林萧寒对上楚思的目光,有那么一刻的失神。
这模样,像极了……顾哲。
他因拒绝涉世,一心修炼,也极力阻止顾哲为了他的家国有所作为。顾哲最终因为理念不合,叩别了他,最终还是离开了古晨。
离开的那日,顾哲也是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……
风笙没有再进,却也没有再退。她考虑着如今自己的身份,回头看了眼君无白,但见君无白摇了摇头,意思是让风笙不可冲动。
她心中郁结。
难道真要眼睁睁看着楚思和楼明辛这样……
“林长老!林长老!”
剑林内一直是轻声低语,陡然传来这样的急呼,着实刺耳。
林萧寒将目光从风笙身上移开,转向身后奔跑而来的弟子,厉声道:“剑林之中吵吵嚷嚷,成何体统!”
“林长老!”那名弟子咽了口唾沫,双手紧张地抓着衣摆,道,“楚思长老带着楼明辛,跑了……”
林萧寒一时没回味过来:“什么意思?”
“……就,就是楚思长老听到了处决的消息,打伤了看守的弟子,和楼明辛一起跑了。”
古晨派长老携妖族畏罪潜逃……
这在众人眼里,简直是古晨派令人匪疑所思的一大耻辱。
“林长老!”其他几位长老还没出声,倒是一旁的肖煜先跳了出来,脸上的愤懑昭然。
他咬牙切齿,声音因为激动蒙上了一层沙哑:“楚思如此罔顾法纪,与妖同伍,岂能再留情!”
林萧寒倒是显得颇为平静,他扫了肖煜一眼,负手道:“传我命令,捉拿楚思和楼明辛,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