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生无白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二百一十章 金瞳篇(五十)

 “你做什么?!”万晓晓在片刻的惊愕后,怒上眉梢,整张脸涨红得好似能喷火。

风笙也愣在了原地,反观君无白,倒是毫无吃惊,一席白衣纤尘不染,面不改色,好似半点惊世骇俗的事情都无法惊扰他半分。
“楼明辛,你是在耍本姑娘玩吗?!”
万晓晓望着那碎得已无迹可寻的泡泡,拔下金钗状似要拼个你死我活。
“没有耍你,只是不想要了。”楼明辛看着万晓晓张牙舞爪的样子,语气轻飘飘的,“金瞳还是照样给你,你无须担心。”
听到后面这句话,万晓晓的脸色才缓和了下来,立马收起了拼命的架势,将金钗插回去:“早说不就行了。”
楼明辛默了默,他最开始一心想让楚思想起过去再续前缘,是最近的好日子让他生出了一丝可以与楚思白头偕老的希冀,而几乎忘了,自己当初寻找楚思为的什么。
修者曾预言,楚思会有大劫。
只是没料到,当年修者的预言来得这么快。
如今,事情变得复杂,眼看大劫难化应为死劫,思虑下还是不愿让楚思背负前世之情。
是以捏碎了唾手可及的记忆,也捏碎了前尘旧梦的缘分。
楼明辛一如既往笑着,隐隐有着邪魅的风姿,与君无白那种平素挂在脸上的笑完全不同。
君无白的笑意是看着温和亲切,却感觉犹如隔着千山万水,你很难触摸到他的一颗真心。
而楼明辛不同,他的笑总觉得乖张不驯,不大顺眼,有时候还挺欠揍,可确实存着一颗真心。
楼明辛道:“五日吧,五日后,我把这双眼给你们。”
五日?
风笙总隐隐觉得这五日有些诡异。
况且,之前还一心要楚思记起过去的,怎么就轻而易举捏碎了呢?
不等她细想,山峰下便有躁动的声音伴着风传送而来,听上去热闹,却又有些混乱而焦急。
“山下怎了?”万晓晓往屋外走去。
弟子的大呼声在一片喧嚣里依然无比清晰地落在山峰上四人的耳中。
“楚思长老杀人了!”
“什么?”
风笙被这突然急转直下的局势给整懵了,只是转眼间,身旁已有一道疾风掠过。
只见楼明辛扬手召来山间插着的一柄剑,长剑似乎认他,毫不排斥他,顺从地载着他风驰电掣般扬长而去。
事情的发生猝不及防。
正是七位长老按照名单依次排查之时,可负责萃武堂的楚思长老和上官城长老却迟迟不出现,一直在后堂不知商量着什么。
一名弟子便去后堂请两位长老。
敲了半天的门没有回应,他便壮着胆子推了推,谁知门推开,便看见楚思长老手里拿着滴血的剑,而上官城长老倒在一片血泊里,面目狰狞地瞪大了眼,死不瞑目。
这位玉树临风的上官长老就此死了。
事情发生后,那名弟子的尖叫可谓划破苍穹,很快就把所有长老和堂主招了过来,整个萃武堂被层层包围,水泄不通。
林萧寒最先进去探了探,出来的时候摇了摇头,“魂飞魄散,没救了。”
大家这才缓过劲来,意识到事情真的严重了。
萃武堂有一片练武场,在开阔的练武场上,林萧寒站在首端,其他长老和堂主两旁而立,弟子们围在练武场外围,叽叽喳喳议论纷纷。
“天啊,上官城长老死了?!”
“楚思长老杀了上官长老?”
“天啊,到底发生了什么!”
上官城的尸体已经抬了出来,收拾妥当,盖上白布搁在一旁。楚思则站在场地的中央,面朝林萧寒,手上的血迹没有擦过,还一滴一滴往地上落着血。
她的长剑若水已被收走,经过一番查证,确认了上头的血是上官城的无误。
“楚思,为何要杀上官?”林萧寒看着楚思半晌,缓缓问道。
“林长老,我没有。”
楚思神色略带茫然,可眼中的光却异常无畏而坚定,坦荡磊落,没有一丝掺假。
林萧寒皱了皱眉,他看上去也很困惑。因为楚思这些年来的作风他都看在眼里,应当是万万不可能做这样的事情的。
“让开。”
这时候,熙熙攘攘挤在一处的弟子中被硬生生冲出了一条道。
楼明辛便在所有人的注视下目不斜视,快步走到了楚思的身边。
他的目光落在楚思滴血的手,皱起眉,眼神一瞬带着杀意。
“楼明辛,向长老行礼。”楚思见他毫无礼数,低声道。
楼明辛站着一动不动,脸上的生气昭然若揭。
“我的话都不听了吗?”楚思看向他,“行礼!”
楼明辛抿了抿唇,朝几位长老拱了拱手,身子都不弯一下。
随即,他用自己衣袖去擦楚思的手,将那只沾染着鲜血的手擦得干干净净,方才眉头舒展,就此罢休,全然没把在场的其他人放在眼里。
楚思望着楼明辛低眉垂首,专心致志的样子,心有刹那柔软。这时候所有人都离她远远的,只有楼明辛这样肆无忌惮,毫无顾忌地向她走来。
“楼明辛……”
楚思嘴唇翕动,似是喟叹流出。
在楼明辛之后,风笙、万晓晓以及君无白也赶到了。
“楚思,剑是你的剑,血是上官城的血,人证物证确凿,此事你需要好好解释。”
林萧寒并没有因为楼明辛的出现乱了步调,按部就班地继续询问楚思。
楚思摇摇头:“林长老,我只是去找上官长老的,入了门忽然一片混沌,像是入了法阵。”
“起初,我以为是玄灵峰上他不甘落败,要再与我一决高下,谁知等混沌过去,我一瞬脑子空白,醒来后便成了你们所见的模样。”
“但我肯定,我没有杀他。”
林萧寒与离他最近的疏遣对视了一眼,似乎在掂量楚思话语的可靠性。
可这样模棱两可的话,线索实在太少。
“诸位长老,我有话要说。”
在长老之后站着的是四位堂主,其中萃武堂的肖煜在此刻站了出来,看上去有些踌躇。
可话里却一点也不含糊:“楚思长老会不会是被楼明辛迷惑了。”
“肖煜!”
还没等楼明辛冷笑着反驳,楚思率先开口,一脸不善地盯着肖煜的脸,那眼神像是能把人千刀万剐了似的。
肖煜被看得一慌,笑道:“难道不是吗,楚思长老,若不是有人蛊惑你,难道真是你自己杀的?”
这话倒是问得有些刁钻了。
左右结论不是她,就是楼明辛了。
“肖堂主,你总归还是堂主的身份,如此无礼对待楚思长老,是否过分了。”
一旁的凄霞神色冷了几分,不复往日亲和端庄的模样。
浩觉也瞥了肖煜一眼,不为别的,只觉得他说话的口气高高在上,很是不舒服。
“肖堂主,此事与我无关,也与楼明辛无关。”楚思神色清冷,“楼明辛身上并无灵力,此时发生这种事,定是有人想转移注意力,阻止继续排查异术。”
在其他人没有注意的时候,楚思已经抓住了楼明辛的手,那样子像是怕他们冲上来抓人。
“你放心,我不会让他们再冤枉你。”
楼明辛感受到自己被楚思抓住,身子一僵,随即扬起了愉悦的笑容,在这样严肃的情景下,显得有些格格不入。
可是肖煜并没有因此闭上嘴,反而更勤快了:“我上次去元灵峰之时,可是听到的,楚思长老带回来的傀儡伤有妖力!”
一言出,满场哗然。就连林萧寒也微微吃惊,以前可从未听说这件事。
这闹大了,居然被他偷听了,还如今当众说了出来……
风笙暗恼,可如今更着急的,是这时候说出傀儡的真相,对楼明辛和楚思很不利!
“这说明,就是妖导致了这场傀儡之祸!妖族还有余党在人界,时时刻刻都可能威胁我们!”
“楼明辛是妖,谁知道他是不是隐藏实力了,这小子很可能就是他们其中的一员!说不定他接近楚思长老你,便是想借你控制整个古晨呢?上官城长老最先遇害,说不定接下来就是其他长老了。”
“等所有长老都不在了,那楼明辛便能操控楚思长老,掌控整个古晨派……”
这是什么鬼话!分明就是记着当初楚思给他难堪的仇,趁现在落尽下石!风笙在旁听得肺都要气炸了。
“肖堂主想得也太周到了吧。”风笙站了出来,“这一般人,可没这个心眼!”
肖煜不知道是谁插嘴,断了他的话,不满地朝人群中看去,还以为是那个弟子。
谁想目光扫到声源处,率先看见了神色寡淡的君无白,然后才看到了他身边身材瘦削,却站得笔直的风笙。
“盟主、夫人……”
见对方不好惹,肖煜讪讪笑了笑,敛起了傲慢张狂的神色,才总算收敛了一些。
一番争执后,情况对楚思很不利,因为无论是现场还是上官城的尸首,都根本找不到其他痕迹,目前所有的证据都直直指向楚思。
而且傀儡之祸暗藏妖力,这一消息爆出,让众人对妖的记恨更深,也更加从直觉上认为,楼明辛存着恶意,很可能就是肖煜说的那样,蛊惑了楚思。
就在大家等待裁决的时候,林萧寒举棋不定地沉吟片刻,挥了挥手:“罢了,先将上官下葬吧,不该让他耽搁在这里。”
“至于楚思你……”林萧寒顿了顿,双指并拢指向那把带血的剑,在强大灵力的迸发中,若水剑瞬间断成了两截。
这是楚思用了多年的剑,随身数载,不曾在斩敌之时折断,却在这时候,在这样的情境下,断了……
楚思的心一颤。
林萧寒道:“你的剑,染上罪孽,我折剑以示警戒。”
“此事尚存疑点,将楚思和楼明辛押回元灵峰,等候再审。”
这个结局算是折中的处理方式,只是将事情暂时拖了下来。
但大家都知道,上官城一事必须要有个结论,可不是能随随便便掩盖过去的。
“林长老,那异术一事……”
疏遣带着询问的目光看向林萧寒。
“先停一停,把上官长老的丧事办了罢。”
林萧寒显得颇为头痛的样子,叹息一声摇摇头。
在林萧寒下令后,众人散去,等候下一步指示。上官城丧事的筹备便交给了凄霞去办,其他堂主辅佐。
至于楚思和楼明辛,刚从上一个风波抽身而出,又陷入了更深更急的漩涡,由疏遣押送他们,回往元灵峰禁足。
整个古晨派,被一股浓重的沉闷和悲伤所困,大家都觉得最近实在很不太平。
而风笙望着被抬走的上官城,有些无力。
这上官城和孙厉都死得魂飞魄散,不然将他们的魂魄抓来一问,该省力多少啊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