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生无白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二百零九章 金瞳篇(四十九)

 闯阵一事结束后,依照约定,楼明辛被带出忏罪崖,送回元灵峰,送回到了楚思的身边。

楚思从白天一直折腾到现在,早已筋疲力竭,昏昏沉沉睡着。夜色渐渐深了,大家也都累了,赶来元灵峰为楚思诊脉的,看楚思洋相的,过来嗤笑楼明辛没用的,都已经陆陆续续散去。
元灵峰在一片七嘴八舌后终于恢复了平素的清净,只剩下了楼明辛和楚思两人。
大约刚到子时,经过之前疏遣的扎针,床上的楚思有了转醒的迹象,浓密的睫毛轻轻颤动,像是扇动的蝶翼,轻轻柔柔的,令人不忍触碰。
“咳咳……”
床上的楚思胸口起伏地咳嗽了两声,倏然睁大了眼。多年练武的直觉令她动作迅疾,“噌”的一下,便直起了身子。
“醒了啊。”
一声低语伴着舒气声在耳旁响起,楚思转过头,见一人坐在床沿上,含笑看着自己。
“楼明辛……”
楚思看着眼前的人,不过一日没见,他仿佛憔悴了很多。之前显露的半个妖身已经恢复正常,双手和常人无异。只是看上去他脸色差了,笑容都显得力不从心,平素懒散的样子里更添了几分虚弱。
“是忏罪崖让你不舒服了吗?”
楚思伸出手想去探探楼明辛的灵脉,却被楼明辛一把反握住手。
他扬起唇角,“亲爱的师尊,不舒服的是你。”
楚思被楼明辛握住手,觉得有些不妥想抽回,可楼明辛却没有松开手的打算。
“楚思。”
楼明辛唤了一声楚思的名字,而不是师尊。
楚思闻言目光露出一丝不自在,她掰开楼明辛的手,淡道:“不知礼数,按律我当罚你。”
“那便罚我吧,是不是罚了,以后就可以名正言顺唤你名字了。”
楼明辛半点不知收敛,还一脸嬉皮笑脸地冲着楚思贫嘴,倒是让醒来后一直神色恹恹的楚思弯了弯唇。
“楼明辛,此番你死里逃生,已是难得,日后更要谨言慎行。你是遗漏在人界的妖族,终究因为两族根深蒂固的仇怨不被接纳,不过我会想办法留你在身边看住你,护住你。”
楼明辛注视着语重心长的楚思,轻笑了一声:“孙厉之事结束后,他们还会放过我?”
“会的,我闯过了七阵,便是你的一条活路。古晨不会滥杀无辜,只要你没有作恶,人妖两族的仇怨也不能无故牵连到平民百姓身上。”
听道平民百姓四个字,楼明辛的笑容变得意味深远。
“楚思,你想过离开古晨吗?”
“什么?”
楼明辛在不知不觉里缓缓凑近了楚思,金色双瞳如倒映着星河的汪洋大海,那般辽阔得让人迷失。
“我们一起离开古晨吧,好不好?”
楼明辛轻轻的吐气落在楚思的脸颊上,楚思怔了一瞬,脑中似有抓不住的千头万绪。但凭着身体的本能,她一掌推在楼明辛的肩头,拉开了距离道:“胡闹!”
“嘶——”
楼明辛被楚思不轻不重一推,脸上闪过一抹痛色,不似假装。
“你身上有伤?”楚思敏感地察觉到了,伸手想去查看,却被楼明辛躲过了。
楼明辛脸上又露出了玩世不恭的笑意:“看来你还是很关心我的嘛。”
楚思以为楼明辛又是故意戏弄,口吻略带严肃道:“日后不可如此轻浮,叫我师尊。”
楼明辛脸上的笑意缓缓收敛:“如果有一天,我快死了,你愿意做一次我认识的楚思,而不是我的师尊吗?”
“有我在,你不会死的。”
“此后,只要我还是元灵峰的主人,你出入无阻。我的剑,我的东西都是你的。”
楚思斩钉截铁,如立誓道:“我救人从不半途而废,我会保护你。”
隔着不近不远的距离,楼明辛沉默片刻,在一片感人至深的氛围中,眨了眨眼,“师尊,那你是我的吗?”
“……你!”楚思一脸郑重被毫不留情地打破。
不等楚思出口训诫,楼明辛又道:“你的领口开了。”
楚思闻言,匆忙低头去看,见不知什么时候,里衣的领口松松垮垮,露出了大片胸前洁白的肌肤,再往下便是……
顾不得什么淡定,楚思慌忙别过身整理衣襟,从口中挤出两个字:“出去。”
“得嘞。”楼明辛笑着背过身离开。
转身的刹那,他似是再也忍不住,唇角开始溢出血。
楼明辛抬手擦了擦嘴,眼神慵懒,那漫不经心的表情里带着些冷肃。
隔日一早,林萧寒便下了命令,古晨派上下暂停课业,彻查身怀异术之人。
这一消息让不太平的古晨派又陷入了一阵议论纷纷。
之前楚思闯阵,大家都知道是为了楼明辛闯的,希望重新审理孙厉之死。但大家都不清楚,究竟要如何重审。
直到林萧寒说出了彻查异术的消息,大家才意识到,原来是清理门户。
如果真的不是楼明辛杀了孙厉,那便是古晨派里的有人杀了孙厉。
因为古晨派有大阵,没有人可以在七位长老都不知道的情况下潜入,还是杀一个无名小弟子。
身怀异术者,居然就在他们之中,就在他们身边。
这简直是细思极恐。
故而林萧寒下达此令后,弟子间互相打量的目光都透着一种说不出的戒备。
“嘿嘿,不会是你吧。”
“得了吧,异术那么难,我怎么会练……倒是你,平时总琢磨着术法,你没走歪路吧。”
“别瞎说,我行得正坐得直,到时候查出来就知道了。”
“……对对,查清楚就知道了。”
古晨派下头的弟子也有刚入门不久的,惊慌不安也是正常,毕竟异术的传闻多种多样,但大都逃不过一个邪恶的定论。
没多久,就开始有弟子疑神疑鬼,平日埋下的嫌隙便在这时候爆发。有相互检举的,有言语冲撞的,有私下斗殴的……
“我看就是你吧,每天一个人在房里,看见人就绕路走。”
“你,你不要含血喷人!”
清修之地,因着底下弟子的一些私心,一时变得不安生。
所幸,四位堂主联合七位长老极力镇压,厉声呵斥,才令这些楞头青收敛安分了下来。
由于异术高超者,会极力隐藏,故而探测异术之事便落在七位长老身上。由几位长老逐级往下,分批探测。
一一过目,虽耗时耗力,但这是最有力的清查手段。
既然下了功夫,那边要彻底揪出那个人。
但无论怎样,最终古晨都会落下一个疏于管理,能力不足的罪名。
弟子之间有身怀异术者,可古晨派始终未觉还死了人,这怎样都是对古晨名誉的损失。
排查之事正有条不紊进行的时候,万晓晓带着楚思前世的记忆回来了。
她兴奋地回到了客房,将特使令归还给风笙,一脸求表扬:“我厉害吧,这下金瞳不用愁了。”
末了,还不忘关心大事:“诶,对了,外头怎么回事啊,我看弟子们都不在上课。”
风笙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万晓晓,万晓晓听完后哼了一声,愤愤不平道:“我看林萧寒和我们的天帝倒是很有共鸣的样子,为了什么大局利益,就可以随便……唔唔唔。”
万晓晓的嘴被一只手堵住了。
“晓晓,你说话可得注意了……”
万晓晓扒开风笙的手,“我又没说错,那楼明辛差点就成了替死鬼,成全了古晨派清誉。”
“万阁主说的不错。”君无白在旁淡淡开口。
得了君无白的肯定,万晓晓神色有一丝复杂,说不出是高兴还是尴尬,喋喋不休的话头戛然而止,倒是反而不多言语了。
随后,借着探望楚思的由头,风笙一行三人上了元灵峰,也想借此将这份记忆当着楼明辛的面还给楚思,履行交易。
可不想,上了元灵峰,却只有楼明辛一人在。
他正用一块方巾蒙着脸,遮住口鼻,举着鸡毛掸子在打扫楚思的房间,动作娴熟而不失优雅。但望眼看去,本该修养的楚思却没有躺在床上。
因着魔界大皇子这副样子太过贤妻良母,站在门口的一行三人不由怔忪了许久。
最终还是万晓晓的笑声打破了一室的寂静。
“哈哈哈,楼明辛你这样要是被那些妖魔之子看见了……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楼明辛撤下蒙面的方巾,挥了挥手,觉得那灰尘呛人:“楚思在外头为我冲锋陷阵,我当然要顾好我们的家了。”
“你还真把这里当家了。”君无白淡淡的声音传来,不知怎的,就像是在给楼明辛泼冷水。
楼明辛微微歪头看向君无白,似是想从君无白脸上捕捉到一点什么,笑道:“不然呢,魔界已经不是我的家了。”
君无白神色不辨喜怒,淡淡抿唇,目光与楼明辛相交,竟有些令人捉摸不透。
“你们看来看去得做什么?”万晓晓晃了晃手,对楼明辛道,“楚思长老呢,我记忆带来了,咱们赶紧办事,一手交钱一手交货。”
“楚思去探测异术了。”
“她受了重创,你便让她下床了?”万晓晓不可置信。
“她身子无碍,没人比我更清楚。”
楼明辛略带暧昧的一句话让万晓晓轻咳了两声。
“那我们……”
“这记忆给我吧。”楼明辛摊手。
万晓晓没多想,双手缓缓在胸前打开,虚空中浮现出灵囊的幻影。从其中摘除那个透明的泡泡,万晓晓再一挥手,灵囊被关闭了。
“喏,就是这个。”
万晓晓将倒映着一幕幕的泡泡小心翼翼地递到楼明辛手上,生怕一个不小心就碰碎了。
可谁也没想到,这楼明辛刚接到这份来之不易的记忆,便毫不犹疑张开手掌,伸手捏碎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