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生无白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二百零八章 金瞳篇(四十八)

 “哎呀,不就是一份记忆,瞧你一脸丧门星的样子,笑一个多好。”

在一场压倒性胜利的谈判后,万晓晓明显轻松了很多。冥王带她去忘川殿,取出属于楚思的那份前世的记忆。
忘川殿位于忘川河的源头,是一座浮在水上的宫殿,静静流淌的忘川河水自忘川殿下缓缓淌过,与奈何桥三生石等冥界著名景点相邻。
喝了孟婆的汤,过了奈何桥,那忘却的记忆去哪了呢?
从前没有忘川殿的时候,那记忆就是隐藏到脑海深处去了,但后来发现这办法不太好,许多人因为受了刺激还会想起来,导致很多命数出现了转变。
但是记忆又不该完完全全抹去,每个人的记忆里都或多或少藏着有用的信息,大千世界,各色人物的记忆汇聚在一起,便是一个庞大的信息库,可以获得很多有用的线索,其实也是天帝掌控统治六界的一种手段。
是以,由冥界将这些记忆保管起来,才是最安全的方法。
这才有了忘川殿的存在。
忘川殿珍藏着六界众生在滚滚红尘中经历过的记忆,大殿周身萦绕着点点荧光。划着小船飘在忘川河上,不由会被那荧光吸引,恍若置身梦境。小船靠近殿门,念上冥王的咒文,大门才会缓缓开启。跃上大殿,踏入忘川殿里的时候,发觉内中地砖梁栋都是水晶质地,而殿中整齐罗列着一排排水晶质地的柜子。
因着轮回之中,可能会经历六界各界,也会经历不同种族,故而柜子的排列没有按照这些条件划分。只要你来到冥界投胎过,便会留下一个编号叫做冥码,届时按照冥码,你的记忆会被收藏在柜子里。
按照楚思的冥码,冥王沉着脸带着万晓晓来到楚思的柜子前,他勾了勾手指,柜子便开了,里头飘出了一个透明的泡泡。
楚思自出生起便在魔界,她只经历过一世,所以便只有一个泡泡。
这泡泡乍一眼看去是透明没有颜色的,可细细看去,里头好像又是五彩斑斓的,依稀还倒映着人影。
万晓晓看着出了神,直到这带着记忆的泡泡轻轻落在她的掌心,她方看清楚里头是什么。
正是一幕幕记忆。
其中便有着楚思在魔殿之上被划破脸的一幕。
这记忆恐怕千千万万人里,也只有楚思一人会有。万晓晓不忍地闭了闭眼,将泡泡收纳入灵囊内,向冥王道:“多谢了,我保证,以后这个秘密永远都是秘密。”
冥王神色淡淡,话里却不饶人,两撇胡子随着他张嘴,仿佛一颤一颤的:“最——好——不——然——死——”
这句话的意思万晓晓可以明白,应该就是:最好是这样,不然就去死。
万晓晓笑了笑,扶了扶发间的金钗,“我还是很惜命的,我要留着我的命,陪着我家笙笙。所以啊,你的秘密,我一定会死守的。”
万晓晓完成任务,开心地摆了摆手往回走。
走了两步,她像是想起了什么,回头道:“哦对了,冥王,作为附加的回报,我告诉你另一个秘密。”
“司南星君啊,早到了下凡历一次劫的年纪,只是因着星尊大人没有回归才一拖再拖。如今星尊回来,似是有意要补上这次历劫。”
“我啊,偷偷跟司命打听过,特意给他安排了一个女子的命格。咳咳,能不能抓住这次机会,就看你的了。”
万晓晓最后还做了个加油的动作,她清楚地看见冥王嘴角抽了抽,脸上的神色说不清是高兴还是无奈。
不知道冥王这个无事不出门的性格,会不会因为司南去奔波一番呢?
万晓晓颇有些好事地想着,但脚下没耽搁,持着特使令,风风火火往回赶。
古晨派,天灵峰。
三个时辰快到了,从晌午时分一直到了暮色四合,天色已经渐渐晚了,离大地陷入黑夜已经没剩多少时间。
可因为整个古晨一直在血云的覆盖下,是以天色的变化对于现在古晨派上下,感知微乎其微。
丹炉内一开始还传来猛烈的碰撞声和楚思压低的痛呼声,可后来,大概有一个时辰的时间,里头再没有一点声音传出。
楚思,是不是死在了里面……
不止天灵峰上位高权重的人物,就连天灵峰下的弟子们也有着这个疑虑。
故而三个时辰说起来很长,他们却没有一点不耐和提前离开的意思。
他们想等到最后,看看结果。
风笙和所有人一样,目光死死盯着丹炉,唯恐错过里头有一丝动静。可真的,里面完全没有动静。
楚思长老当初在律城下剑扫傀儡的样子还在脑海里挥之不去,她完全不能想象,一个在傀儡军中来去自如,英姿飒爽的女子,会孤零零死在丹炉里。
她紧张得手心都是汗,握着楚思佩剑的手很紧,很紧。
君无白似是有所感应,侧过脸微微低头,看了眼风笙的手。
“她不会死的。”
许是感觉到了风笙的情绪,君无白用很低很低的声音在风笙耳边道。
风笙看向君无白,君无白也看着她。
君无白的眸子里一片漆黑看不到底,在血云笼罩下的天色里,仿佛透着一股暗流让人捉摸不透。可他不冷不热的一句话,却莫名的很有信服力。
“时辰到了。”
就在风笙和君无白四目对视的时候,内中的林萧寒缓步走出,语气平稳如常。
他微微抬手,丹炉便随着他的动作打开。
霎时,一阵青烟自丹炉内袅袅而起,混合着焦灼和霜雪的气息。
所有人都望着同一个方向,等待着里面是不是有身影跃出。
没有动静,还是没有动静……
直到轻烟散去,丹炉内都没有动静。
林萧寒眼里闪过一抹痛惜之色,随即重重叹了口气,朝一旁站着的浩觉道:“浩觉,你入内看看,将楚思带出来吧。”
言下之意,便是收尸了。
浩觉盯着丹炉好一阵,才转过头看向长老,似乎也有些不可置信,问出了所有人心里的问题:“她……死了?”
才跟他交过手的女长老,竟为了一个妖,死在了丹炉里?!
林萧寒没有否认,只是道:“带她出来,便知道了。”
“你要是不敢进去,我进去便是。”一旁的上官城在气氛僵滞的时候突然笑道。
浩觉眉峰沉了沉,瞥了上官城一眼,最后还是跨出了一步。
当他迈开步子的时候,丹炉忽然内忽然发出了一声龙吟。
是了,血龙还在里头!
浩觉的步子顿时止住了。
倏然,血龙飞了出来……不,准确的说,是被狠狠甩了出来!
巨大的龙身被一股重力扔了出来,卷起了呼啸的风,吹开了血云的一角!
围在丹炉四周的人见到这一幕,无不错愕。之前还飞腾在血云雷电中的龙,如今像是折了翼的鸟,断了水的鱼,病恹恹地嚎了一声,“嘭”的一声,砸在了山地上,震得山石碎裂,尘土飞扬。
从龙头开始,着地的身躯缓缓溃散,变成了缥缈的云,和天上血红色的云是一样的鲜艳。
原来,这龙是云化身而成的,云身承载了天劫之力。
云雾升起,在众人视野模糊的时候,一道纤细的身影半隐半现,自丹炉中而起,如隔着帘幕看不真切。
众人凝神屏息,似乎都忘记喊出那个人的名字。
风,从丹炉里刮起,吹起了那个声影的长发,一路直上云霄。凝结在天灵峰上的血云,凝结在整个古晨派上空的血云,在此时此刻,如拨云见日般一重重散去。
已经不是艳阳高照的青天白日了,月光淡淡地洒了下来,镀着一层银辉。
丹炉四周的云雾也在月光照耀下缓缓淡去,淡去……
云雾后的身影也终于清晰地出现在众人面前!
是楚思!
她长发凌乱,衣衫褴褛,身上伤口纵横遍布,可眼神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淡。
血龙,被她擒住了!
没有人知道楚思在丹炉里究竟经历了什么,但血龙确确实实,败在了楚思手里。楚思,也确确实实挨过了天劫之力!
她手中还握着血龙的尾巴,在云雾散去的刹那,手中的龙尾也如烟消散。
可她还是保持着抓着龙尾的动作,一动不动,众人被她这惨烈的模样给怔住了。
“楚思长老?”风笙看向立于丹炉上的那个身影,不知她为何不动。
风笙走近了丹炉,纵身跃上开启的丹炉口,她摇了摇楚思,却见她还是没有反应,稳若泰山地立在丹炉上。
脑中闪过一个念头,风笙战战兢兢地伸手去探了探楚思的鼻息……
……太好了!有气!还有气!
风笙朝君无白挥了挥手,喊道:“她还活着,楚思长老还活着!”
想必是因为重伤,力气耗尽,暂时失去了意识。可即便失去了意识,还凭着本能,站了出来。
“林长老。”一片鸦雀无声里,君无白望向林萧寒,淡淡开口,“既然楚思长老还活着,那闯阵应当是过关了。”
有江湖盟盟主在此见证,就算古晨内部想瞒混过去,也是不可能的了。
林萧寒一时神色复杂,半晌,才慢腾腾朗声道:“楚思七阵已过,楼明辛暂时释放,孙厉一事重审!”
她居然做到了,成为古晨开山至今,第二个闯阵成功的人!
天灵峰下,整个古晨派一片骚动。
楚思长老过了,居然真的过了!
而在林萧寒说完这句话后,一直屹立不倒,一动不动的楚思像是松了气,脸朝下,笔直地栽了下去。
“楚思!”
风笙眼疾手快,一把揽住了楚思,抱着她稳稳当当落了地。
她将若水塞回到楚思怀里。
“你的剑,终于等回了它的主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