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生无白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二百零六章 金瞳篇(四十六)

 林萧寒见楚思态度坚决,知道自己再说什么也没有意义。

而站在一旁的其他几位长老看着楚思,也是各有各的表情,但大体都感受到,大家对楚思这次闯阵行为的不赞同。
风笙站在林萧寒的身后,将几位长老的神色扫了一遍,发觉其中上官城的脸色最为难看。
有点不屑,又有点咬牙切齿。
同样和上官城脸色一样的,还有萃武堂堂主肖煜,那阴沉的眼神就像是要把人吃了。
“楚思,我的这一关很简单。”
见楚思斩钉截铁,林萧寒摇摇头,手一扬,面前的一口大鼎便掀开了盖子。
他的声音刻意掺杂了内力,竟以天灵峰为起点,震荡开来,传遍了整个古晨派,若余音绕梁,经久不息。
“入我丹炉,能坚持三个时辰不出,算你过关。”
此言一出,整个古晨派像是炸开了锅。
弟子上不了峰,便在天灵峰下围成一团凑热闹,乍一听见林萧寒的话,无不大惊失色。
入林萧寒长老的丹炉?那简直是自寻死路啊。
古晨派上下都知道,林萧寒长老的药丹炉那不是靠火炼丹,那是靠天炼丹的,引天劫之力炼丹,那草草药药的能承受,活人能承受吗?
“……楚思长老会不会死啊。”
“天哪,这该多疼……”
不管是山峰下凑热闹的弟子,还是没凑热闹在其他地方的弟子,因着这句传遍古晨的话都面露骇色。
山峰下已经沸沸扬扬,山峰上却是一片死寂。
在林萧寒说出这句话后,所有人都陷入了无声的静默。
却只有楚思神态自若应了一句:“是。”
似乎这早已经是她预料到的结局。
“呵……”
反倒是在楚思开口后,一声嗤笑打破了诡异的沉默。
上官城站在一旁,凉凉看着楚思,“进丹炉炼炼也好,说不定出来就神清气爽,后悔自己这一番所作所为了。”
楚思没有理会上官城无端的挑衅,径直走到了风笙和君无白跟前。
“楚思长老……”风笙看着楚思,欲言又止。
楚思明白风笙的担心,“夫人,我无妨的。”
一边说着,楚思一边将手中的若水交到风笙手里:“此剑希望夫人替我保管,等我出来后,再来取。”
楚思爱剑,为了保证佩剑不受损伤,她还是决定不将佩剑带进去。况且在里头呆着,忍耐三个时辰,应当也是不需要佩剑的。
“好。”风笙点点头,从楚思手中接过剑。
楚思的佩剑若水很轻,轻得拿在手里恍若无物。
将佩剑交给风笙保管后,楚思又看向一直站在风笙身旁,片刻不离的君无白。
“盟主,劳你做个见证了。”
君无白颔首,神色平常:“自然。不过楚思,走到这一步了,我倒是很好奇,你的感受。”
“感受吗?”楚思想了想道,“也不知我是不是上辈子欠了他,这辈子碰巧被我撞见,带回来讨债的。”
依旧是那样冷冰冰的面容和冷冰冰的语气,却带了点自嘲。
可风笙听了这话,却觉得异常心酸。
寒暄两句后,楚思也不拖泥带水,朝风笙和君无白点头致意,然后没有一点犹豫的,纵身跃入了药炉。
楚思投身药炉的身影终于还是震惊了天灵峰上的所有人,即便是方才还冷嘲热讽的上官城,也不由怔住。
试问天底下能有几人能做到楚思这个地步,为一个没有半点血亲关系的家伙,还是个妖,连命都可以置之度外。
在楚思落入丹炉后,林萧寒长长叹息了一声,挥袖将丹炉合起,随即背过身子朝里头走去。
众人当即了然,这是要进屋布阵了。
“我要招引天劫之力了,你们退开一些为好。”
这位古晨派目前资格最老的长老,脚步稳健地离开了人群,大家的目光落在他的背影上,只觉得衣袂翩飞中,带着点冷厉。
四周是一片漆黑,什么声音都听不见,厚厚的炉壁触手是一片冰凉。
楚思进入丹炉后才发觉,从表面看上去很大的丹炉,内部竟然更大。
她在里头左右摸索着,竟感觉空间宽广,不仅容纳她没有问题,甚至再容纳几十个人在里头自由活动都是可以的。
忽然,丹炉抖了一抖。
来了吗?
楚思感觉丹炉内似乎变得有些热。
她赶紧坐下身子盘膝打坐,想用心法克制这渐渐灼热的温度。
可坐下没多久,她便发觉不对了,四面八方像是有无数只手如藤蔓般伸来将她抓住,令她动弹不得。
楚思挣了挣,那无数只手像是穿透了她的身子,贯穿了她的身体,感受真切无比。
“!!!”楚思喘息着,轻呼了一声。
明明身体完好无损,却仿佛被掏了千千万万个窟窿。
楚思一贯镇定的面容,因此露出了一丝痛苦。
而这才刚刚开始……
“楚思。”
遥远得仿佛隔着另一个世界的声音传来。
楚思满头冷汗中依稀还能辨清,这是林萧寒的声音。
“若是支持不住便说一声,我立刻放你出去。”
但同时的,说出这句话的一刻,楚思闯阵也会宣告失败,楼明辛的处死不容置喙。
“我支持的住。”
楚思的声音透着隐忍。
“唉……”一声喟叹之后再无其他。
丹炉里再次陷入了一片死寂,楚思甚至能够清晰地听到自己的心跳声,很重,一下一下,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因为承受不住痛苦而爆裂。
而仿佛在身上戳出千万个窟窿的手一直没停过,丹炉的温度也越来越高,到达一个顶点后,又开始突然转为彻骨的寒冷,冷得楚思直达哆嗦。
在这里,仿佛什么内功心法,什么灵力都可以被轻易击溃。
灵力在天劫之力的面前,显得如此卑微而无力。
时间的流逝在丹炉里显得缓慢而没有感知,楚思觉得已经过了一天一夜那么漫长,她的身子已经完全陷入了半冷半热的状态,身体上的明明不存在,却仿佛真实存在的窟窿仿佛灌着风,浸着火。
“楚思,还要继续吗?”
林萧寒的声音在时隔很久后才再度重来。
“多久了……”楚思嗓音沙哑。
“一炷香。”
那般深入骨髓的疼痛才过去了一炷香!
楚思闭着眼:“请继续。”
林萧寒那头默了默。
“林长老,在三个时辰到达前,不用再问我了。”楚思明明声音很虚弱,可一字一句都坚韧无比,“我不会放弃的。”
虽然楚思在丹炉里听不到外面的声音,可她在里头的声音,却可以清晰地传到外边。
在内中布阵的林萧寒显然是有意让楚思的声音传出,好让大家知道,七阵不是随随便便的存在,不是说闯就可以闯的。
而此刻楚思坚定无悔却力不从心的声音传出,正好达到了林萧寒的目的。
那样毫无惧色的楚思,那样高傲的楚思,在丹炉里也变得无能为力。
“既然如此……”林萧寒的声音从里缓缓传出,“那便如你愿。”
随着林萧寒声音的戛然而止,天灵峰上,方才还亮着的天陡然变色了,众人不由抬起头,只见上空聚集而来的,不是乌云,而是血红色的云。
那鲜艳而壮丽的颜色,仿佛将整个天灵峰浸染在了一片惨烈之中。
“是天劫。”
比起其他人脸上的错愕、震惊、担忧,君无白毫无半分情绪的波动。鲜红的云层映入他的眼底,仿佛像是点燃了烟花的夜空,绚丽夺目。
他不露声色地往风笙身边站了站,“林萧寒引来了天劫渡力,也难怪他能炼出那么多续命的奇药了。”
天劫之力,乃是仅此与天罚的力量,区别是天罚可由天界掌控,天劫却是应运而生,强求不得。
可林萧寒能召引这种力量,这已经是近仙近神的能力了。
就在君无白说完这句话的时候,上空的血云越积越多,也越来越厚,积攒到一定程度,发出了震天响地的声音。
虽然从前林萧寒炼丹的时候也会引天劫之力,也会有这样的情况,可这次,与以往不同。
本以为只是笼罩天灵峰上空的血云陡然变大,渐渐开始笼罩到了其他几座山峰,慢慢的,前山后山,都被这样的血云笼罩。
整个古晨派顿时陷入了一片至极的艳丽之中。
这样的景象,自然也落在忏罪崖楼明辛的眼里,他靠在石窟的墙壁上,抬头望着瑰丽的血云,金瞳与眼底的血色交织在一起,形成了一抹凄艳。
轰然中,古晨派上方的血色云海涌现出无数道雷,可都没有劈砍而下,而是在云层指尖交叠摩擦,令云海的红光更加醒目。
古晨派四面八方的弟子仰望着这难得一见的奇异景象,又是惊骇,又是惊叹。
“林长老真的好厉害!”
“我们应该不会有事吧……看上去好可怕。”
“担心的该是楚思长老吧,这天劫之力下去,她还能有命吗?”
议论声令肃穆之中的古晨派多了几分嘈杂,而就在这时,闷雷响动,密集的云层中蓦然出现了——
“龙!”
“是血红色的龙!”
陆陆续续的呼叫声自古晨上下传出,天灵峰上,众人不自主后退了一步。
他们看见了什么?!
血色云海翻涌,电闪雷鸣,亮光晃得刺眼。却见一道巨大的龙影盘旋而出,那矫健又冷毅的身姿自云海中若隐若现,上下翻腾,有着睥睨苍生的锋芒。它周身鳞片黑红交错,双目是全然的猩红,被它看上一眼,都仿佛要形神与灭。
而这看上去就令人森寒的血龙长吟一声,倏然俯冲而下,入了丹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