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生无白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二百零五章 金瞳篇(四十五)

 灵法地阵主地貌,由长老疏遣镇守。

疏遣在做长老之前,只是个看上去斯斯文文的书生。后来他因为在书院得罪了位高权重的院长,才不得已离开了书院。
适逢古晨派在找合适的老师执掌文风堂,疏遣便在这个时候通过了考试,直接做上了文风堂堂主之位,不过两年,又坐上了长老之位。
然而,疏遣能坐上长老,不仅靠着他一身才华横溢,还凭借了他过人的功力。他是古晨派上下难得的全才,能文能武,术法也精通,甚至还会一些医术,可谓博学的典范。
再加上他清俊的容貌和平易近人的脾性,在弟子中更是吃香,很多女弟子暗地里都默默的把疏遣长老作为自己仰慕的对象。
楚思踏上地灵峰时,便觉似有一股温和的春风迎面扑来。
随即疏遣居住的院落大门敞开,里头疏遣温润的声音传来:“楚思长老,请进吧。”
他的声音柔和清亮,如玉珠一颗一颗滚落在青瓷盘子上,发出动听的声音,分外悦耳。楚思刚遭受过上官城阴阳怪气的声音攻击,如今听得疏遣的声音,顿有一种清风拂来的舒爽,便快步入了内。
进了厅堂,便见疏遣端坐在茶案前。他微微抬手,对楚思做了个手势:“请坐。”
楚思上前,坐在了疏遣的对面,只见茶案上摆着一壶茶和两个晶莹剔透的杯子。
疏遣举起茶壶,为楚思斟茶。他的广袖因着斟茶的姿势微微向胳膊肘滑去,露出了又细又白的手腕,看上去似乎轻轻一折,就能折断。
茶水一滴不洒地落尽了楚思面前的杯子里。
“请。”疏遣放下茶壶,目光平静地看着楚思。
楚思目光垂落在茶水之上,见有细小的茶叶飘在上头打着旋。
她握住茶杯,不觉烫手,料想是这茶杯的质地所致。
低了低头,闻了闻茶香,楚思便觉得,心头的紧迫和压抑稍稍舒缓了几分。她将茶杯递至唇边,呷了一口茶,沁人心脾的茶香便涌入了脾脏之中。
“我虽不懂品茶,但觉得很好喝,多谢疏遣长老。”楚思握着茶杯,目光中隐隐泛着担忧,不知这接下去的考验是什么。
疏遣的目光淡淡落在楚思脸上,“楚思长老,其实品茶和做人很像。”
“疏遣长老此话何意?”
“你不懂茶,我们几位长老也不懂你。你觉得茶好喝,可却不知,我们同样觉得你很好。”
楚思被疏遣一时有些深奥的话给弄晕了。她回味了好一会儿,才问道:“疏遣长老,楚思愚钝,可否明示。”
“因着你曾经逼死师父,所以大家都看不懂你,或者说不愿意去看懂你。”
楚思目光微动。
“但多少年过去了,古晨派下头的弟子或许不知,我们几位长老还不知你的为人吗?”
“疏遣长老……”
“你坐长老之位也有几十年了,从未半分疏漏,可却在今时今日,为了一个楼明辛,公然对抗其他几位长老……”
楚思将茶杯轻轻放在桌上:“我为的不只是一个楼明辛。我是求一个公道。”
“公道。”疏遣口中缓缓重复了这两字,“即便古晨上下会因此人心惶惶,即便将古晨搅得天翻地覆,你也要为了一个妖,讨这公道?”
疏遣的口吻平和,却让楚思霎时有一种如坐针毡的感觉。
古晨派上上下下千余人,一个个排查是否身怀异术,无论结果如何,必将引起弟子间相互猜忌,也会引起内部的恐慌。
人心难测,更何况是千余人的心思。
届时,恐怕会牵扯出更多的私人恩怨,栽赃嫁祸者有,惹事生非者有,古晨派一清修之地,极有可能落入暗流涌动的漩涡中。
这并不是危言恐吓,若古晨派中真隐匿着杀死同门之人,那必然不该如此打草惊蛇的。
楚思并非真的无知之人,这样的利害关系,她自是明白的,也想过的。
厅堂内一时陷入了沉寂,茶杯上升腾而起的袅袅热气盘绕而上,仿佛可以遮住楚思此刻略有些迷惘的双眸。
疏遣也并不再追问,他自身旁取过一个沙漏,倒转着放在桌上:“我等你的答案。”
沙漏刚放置在桌上,楚思便道:“不必了。”
她在沙漏开始倒流的那一刻给出了自己的答案:“我不会改变我的决定。”
疏遣怔了片刻,手一挥,沙漏便化作云雾消散,和杯中热茶的袅袅蒸气融在了一起。
“你可想明白了。”
“我一直都很明白,疏遣长老。若古晨连自己内部隐患都无法根除,还要牺牲一个妖来粉饰太平,那日后古晨何谈六界第一修仙门派。”
楚思的话一字一句,非常清晰:“我请求闯阵。”
一声低低的叹息自疏遣口中散出,他摇了摇头,“去林长老那里吧。”
楚思惊诧:“什么?”
“我这关,你过了。”疏遣道,“你决心已定,不可撼摇。”
同为长老,楚思知道疏遣的厉害之处。他术法比起上官城其实更强,但上官城却被定义为古晨派修术的第一人。
因为疏遣修的不是上官城那样的灵术,而是他的家传术法,地灵之术。
疏遣只修他的家传术法,太过单调,又太生僻。
除此以外,疏遣毒医双绝,他若不知不觉给你下个药,那也是很有可能的。
可这些都没有让楚思碰到。可见疏遣的用意不在阻拦,也不是为难,他只是希望楚思能够冷静地对待这件事情,给楚思一个三思的机会。
“多谢疏遣长老。”
楚思站起身,朝疏遣拱手施礼,转身便离开。
“楚思。”
疏遣望着她离去的背影,不由想起了她逼死师父之事。自那以后,她便一直独来独往,还从未为了一件事情如此执着过。
“疏遣长老还有何事?”楚思顿步回首。
“林长老那一关……小心。”
“多谢提醒。”
楚思就这样静静地走出了大门,离开的地灵峰。疏遣兀自喝了自己面前的那杯茶,明明还是温热的茶,在他口中却仿佛有点泛着寒意。
“疏遣!疏遣!”
前脚楚思刚走,就有一人扯着嗓门进来。
疏遣眼皮子也不用抬,便知道来的是浩觉了。
“我看见楚思那女人走了,他居然过了你这关?你是不是放水了!”
浩觉风风火火地入内,明明方才雷灵峰一战刚战败,懊丧恼火,可从雷灵峰来了这地灵峰,却又一脸意气风发,见了疏遣更是一团和气的样子。
几乎让人看不出,这是脾气暴躁不好惹的浩觉长老。
“她凭本事过的关。”疏遣淡淡说了一句。
浩觉一屁股坐在了疏遣的对面,方才楚思坐的位子。
“她本事能大过你?还说你没放水。”浩觉瘪了瘪嘴,“不过你身子不好,是不必多使劲,反正林长老那关她肯定不好过,就算不死,半条命也得搭在里头。啧,为了个妖,至于吗?”
“那是她的徒弟,是她带回来的。”
“啧,我要有这样的徒弟,先打死了再说。”
疏遣摇摇头:“你若是来找我聊天的,嗓门放低些,震得我头疼。”
浩觉笑了笑,低头瞥见了斟着茶水的杯子,抬手就是咕嘟咕嘟一阵牛饮。喝完了,还不忘抹了抹嘴,朝疏遣道:“哈,还准备了茶,可不是等着我来的。”
疏遣无奈地揉了揉额角:“那是楚思刚喝过的茶。”
“……”
浩觉一脸铁青,可那茶水已经都下了肚了。
“走吧。”疏遣起身,“去看看最后一关。”
浩觉皱了皱眉,心里头犯嘀咕,这才刚坐一会儿呢,又要走了。
楚思离开地灵峰的时候,弟子们看见她御剑前往天灵峰的身影,发出了阵阵惊叹。
地灵峰疏遣长老都过了!
一时间,这个消息传遍几个山峰,所有弟子都朝着天灵峰下涌去,就连其他几位长老也都往天灵峰赶。
这最后一关,太重要了。
楚思心里头也是有些忐忑的,她当然知道最后一关意味着什么。
古晨派虽然七位长老轮番执掌,但说到底,最有威望的依然是林萧寒。无论是辈分还是能力,都是林萧寒最为出众,大家也默认了他是古晨派的顶梁柱。
忐忑归忐忑,但楚思没有把这样的情绪放在面上。
踏上天灵峰,便看见林萧寒已经站在外头等着了。
风笙和君无白站在林萧寒身后,其他几位长老分列站在两侧。
疏遣和浩觉姗姗来迟,在楚思之后踏上天灵峰,站到了自己的位子上。
“楚思,你已过了六关,闯了六阵。”林萧寒的声音像钟声一样雄浑有力,令人生畏。
“凄霞布的伤阵,月曦的旭人阵,四位堂主配合之阵,浩觉的雷阵,上官的玄阵,以及疏遣为你布的心阵,你都过关了。”
林萧寒看着楚思,目光中带着一点惋惜遗憾,又带着雷霆万钧的气势:“最后,你要过我的天阵。我再问你最后一次,你确定要闯?”
“我确定。”楚思抱剑躬身,“请林长老开阵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