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生无白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二百零四章 金瞳篇(四十四)

 通过元灵峰很多弟子都认为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毕竟四位堂主比起楚思长老还是有很大差距的。

如此下来,前三峰,前三个阵眼,楚思除了一只手臂被捏脱臼外,并无其他大伤。
可接下来四个峰头就没那么容易过了。
楚思离开元灵峰,便来到了镇守灵法雷阵的雷灵峰,浩觉已经显然等了很久了,一脸不耐地抱臂:“怎么这么慢?凄霞那婆娘和月曦那女娃娃你能折腾这么久?”
一脸没把两位女长老放在眼里的样子。
楚思不由皱了皱眉。
“我很早就想和你打一架了,来吧。”浩觉双手放于身子两侧,掌心摊开朝上,骤然,雷灵峰上雪亮的一片电闪雷鸣。
楚思抬头,只见本是一片晴空却化为阴云密布,雷光密密麻麻地轰然降下。
浩觉一出手便是极招,楚思眼神微凉,抬手拔剑,旋身一舞,无数剑光化作交织的剑网,直面雷光,如穿云破雾直逼头顶的乌云。
“轰隆隆——”
“轰!轰!轰!”
站在雷灵峰下看热闹的弟子最多,大家都知道浩觉的脾气暴,打架肯定最激烈,故而都往这里来。
可如今,他们虽看不到战局如何,却看见无数的雷劈在山峰上,又迅又急,一道接着一道。随即剑光打在雷电之上,炸裂出刺目的光,将山峰轰端了一角,山石碎裂成大大小小的石块掉落下来。
本是来看热闹等结果的弟子被这一幕惊到了,四散奔逃,躲避着滚落的石子。
“哈哈哈哈哈!痛快!”
峰顶还传来浩觉的狂笑。
楚思听到了山峰下的嘈杂声,似乎意识到了什么,皱眉一件隔开雷光:“浩觉,峰下还有弟子!”
“那我便要让着你了吗?!”
“我让你注意些!”
“管好你自己吧!”
争吵间,浩觉见两人旗鼓相当久久分不出胜负,耐心化为虚无。随即纵身跃起,天空劈下的雷化为他手中的剑,他不再执着于雷电法阵,抄家伙上去就是干架。
楚思看他逼近,长剑横在胸前,隔开第一波。
可雷电化作的剑和楚思的长剑若水交击之时,雷力通过剑传了过来,顿时楚思双臂又痛又麻,长剑差点脱手。
剑,导电了!
楚思后退皱眉,在地上划出了一道长长的痕迹。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,只见双臂被震后不受控制地微微颤抖着。
就在这一瞬间,浩觉手里的雷又从剑化为了长鞭,雷电在他手中宛若和他浑然一体,任由他改造。
长鞭袭来,楚思及时反应避过,却还是被擦到了脚踝,瞬间身子一震,踉跄又狼狈地向一旁歪道。
所幸她用剑支在地上,摆正了身子。
刚站稳,浩觉又紧追不舍,颤抖上来,就在他上前的这一瞬,手中的鞭子又化为短刀,与楚思近身搏斗。
楚思无奈,只能再度避开他,与他保持距离。
“哈哈哈,楚思,你怕什么?你躲什么?”
浩觉见楚思后退,竟没有再追上,也跟着后退,同时他伸手又抓了几道雷光在手里。
瞬时,他张弓搭箭,竟将雷电化作弓箭唰唰唰射了出来。
楚思一一闪过,可这些箭矢却认定了楚思为目标,紧追不休。同时,浩觉手中还在不停的射箭,箭矢越来越多,追着楚思的杀意也越来越多。
这样下去不是办法……
楚思双眸顿时闪过厉色,长发飞舞间蓦然回首,她不再急于躲避,而是迎面而上。
她要结束,就必须击退这些箭矢,除此以外别无他法。
而这么做,带来的是一次又一次的雷击,雷电的力量通过剑与箭的碰撞,涌入楚思的手臂,楚思的身体,楚思的筋脉。
如遭雷击这个词就是对楚思当下最恰当的形容。
楚思的手渐渐在又痛又麻里失去了直觉,可她的手凭着至高的修为,绝妙的直觉,还在不停地劈开箭矢,那密密麻麻的箭矢就像是一堵墙,而楚思凭着双手和一把剑,硬生生开出了一条路。
“噗!”
动作一时的迟钝,竟让身后的箭矢插进了肩头,插入的刹那,又消失不见。
准确的说,也不是消失,而是进了楚思的体内。
就好比是雷电劈进了楚思的身体。
楚思咬牙不语,额头和背后溢出了细密的冷汗,五脏六腑都有着一种麻木的感觉。
渐渐的,楚思的手变成焦炭一样的黑色,等她将所有追杀她的箭矢化为灰烬,她的双手已经全然失去知觉了。
就连体内都似乎被雷电狠狠搅弄了一番。
浩觉……果然厉害。
楚思处理完箭矢回头看浩觉,他的身子停顿在半空中,带着点睥睨俯瞰着下方。
“啧,你不行了吧。”
楚思却用森然的口气道:“尽管来战。”
“哈,这可是你说的,楚思!”
浩觉眼里难得流露出了一份痛快之色,他俯身直冲向楚思,却见楚思紧蹙的眉头忽然松开了。
本能的,浩觉发现有一丝不对,但又说不出是哪里不对。
就在他犹疑的一刻,楚思身后的陡然亮起了一片虚空,破空而来的,竟是浩觉方才发出的万千箭矢!
如今这万千箭矢竟调转了方向,从楚思身后齐刷刷的冲向了浩觉!
“怎么会!”
浩觉错愕后退,只见楚思纹丝不动地站在原地,清丽而英气的面容被身后如白昼一般的光照得肃穆而狠绝。
“就在方才,我一一打破箭矢的时候,将它们化作自身的力量收藏了起来。”
楚思淡道:“如今它们不是你的利器,而是我的剑。”
浩觉被这万千箭矢怔住了,他勃然大怒,抬手召唤雷阵劈砍而下,如瓷器破碎的声音陆陆续续响起,不绝于耳。
“轰!”
雷电之力竟最终敌不过这些箭矢的威力,浩觉被狠狠击中,身子飞了出去。
他再想聚力召雷,手却被剑阵困住了。
浩觉,败。
“若你方才在我对抗箭矢时暗中伤人,我想必已经输了。”
楚思收起剑阵,也收起了长剑,“多谢你的磊落。”
浩觉捂着胸口,冷哼了一声。他瞥了眼楚思的手,微微睁大了眼。
只见楚思的伤口竟然消失得一干二净!
“你何时学得了这治愈之法!”
浩觉难以置信,“竟然可以化解我的雷伤!”
楚思低头看了看:“上次去齐国铲除傀儡后,回来就这样了。想必,是傀儡上带着什么力量。”
“呵,算你走运了。”浩觉对楚思的回答虽然奇怪,但也觉得有这可能,没再追问。
他有些懊恼地抓了抓头发:“你走吧,上官城那小子不会放过你的,你等着吧!”
楚思却道:“方才滚落的山石不知有没有伤到弟子,还请你派人查探一下。”
浩觉又哼了一声,看着这位一直以来被说最为冷情的长老,骂骂咧咧道:“用你教?快滚。”
楚思这才离开的雷灵峰。
而忏罪崖上,一人靠在洞窟里,半个身子都陷入了麻痹。
嘴里还喃喃道:“真是不让人省心啊。”
下一峰,便是上官城固守的灵法玄阵,玄灵峰。
主玄门的玄灵峰一向备受御术堂弟子们青睐,上官城在术法上的造诣也是极为高深。
楚思到玄灵峰的时候,便看见上官城盘腿坐在门口的山石上,看似打坐调息。
“上官长老,我来闯阵了。”
上官城没有应答。
楚思觉得奇怪,她走上前盯着山石上的上官城半晌,忽然发现了什么,伸手一碰,便见眼前的上官城顿时化为虚无。
已经在玄阵里了!
原来自己踏上玄灵峰的那刻,就已经在入阵!
楚思戒备地环顾四周,此处却和往日别无二致。
“你要能出阵,便算你过关。”
上官城的声音像是风一样飘过,“只是你不通术法,找不到关键所在吧。”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。”
比起浩觉狂妄的笑声,上官城阴阳怪气的笑声更让楚思觉得倒胃口。
她冷道:“是吗?”
话甫落,便见楚思手中的剑猛力挥出,剑光化作一把参天巨剑直直朝着上官城居住的大殿劈去。
既然如此看不起她的术,那便直接蛮力对付,不跟你废话了。
楚思化出的参天巨剑这么一劈,别说这阵法了,连带着阵法外的上官城都受了影响。
阵法霎时破裂,眼前的一切恢复了真实。
这一关,竟过得比浩觉那里轻松百倍。
“你你你你你,粗鲁!”
上官城一直自负,自视过高令他布的阵法也很随意。
他本觉得楚思一介武夫,肯定无法破解他的阵法,却万万没想到,对方竟毫不顾忌,直接开大。
“你没有找到阵法关键!不算过了此阵。”
“上官长老,你自己说的,能出阵,便算我过关。”楚思收起剑,根本看也不看上官城一眼,“告辞!”
“楚思!楚思!”
上官城气急败坏地从里头追了出来,可楚思人已经不见了。
“这么快就过了?”
“开玩笑的吧,那可是上官长老啊。”
“……那我下次到底还要不要考玄灵峰。”
眼见楚思在上官城的呼喊声中头也不回地离去,大家除了惊诧更多的是感叹。
只剩两座山峰了。
也许楚思长老真的会成为古晨派开山来第二个闯过七阵的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