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生无白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二百零三章 金瞳篇(四十三)

 “楚思长老?”

目光微垂的楚思神色怔忡,风笙见状颇为担心地唤了她一声。
楚思这才回过了神,朦胧中,眼前楼明辛的脸庞淡去,映入眼底的,是风笙。
“夫人……”
“楚思长老,你无恙吧?”
应着风笙的目光,楚思摇摇头:“不久我便要去闯阵,只要闯过阵,楼明辛便有机会洗刷冤屈。我来此,也是想告知盟主和夫人,为我做个见证。”
楚思并非不相信几位长老,只是想有个保证。而江湖盟盟主与夫人是最好的见证人,有他们在场,也不怕到时候有人站出来反悔。
眼前的两人都不是愚昧之徒,自然知道楚思的意图。
“我和盟主会去的。”风笙应道,“楚思长老,你也一定要保重。”
楚思拱了拱手,“那到时候见了。”
她的语气似乎倒着一往无悔的坚定,以及势在必得的从容。
依照规矩,楚思闯阵,先从伤灵峰开始。随后依次是旭灵峰、元灵峰、雷灵峰、玄灵峰、地灵峰、最后才是天灵峰。
时辰一到,楚思便首先登了伤灵峰。
今日因四堂堂主要替了楚思的位子受元灵峰,是以四堂的课业也停了。所有弟子都赶着去看楚思闯阵的盛况。
因着七峰只见还是有些距离的,故而弟子们都纷纷去往自己感兴趣的山峰下,只想看看楚思与这位长老交手会有什么结果。
也有少数弟子直接去了天灵峰下,他们认为楚思长老一定能闯到最后,他们只要在天灵峰等结果就是了。
但无论是去了哪一峰下,大家都伸长了脖子,抬头仰望高处,唯恐错过一丁点动静。
而风笙和君无白也去到了天灵峰,期望并静候着楚思的到来。
伤灵峰,凄霞长老固守之处,其灵法伤阵主暗门,乃灵法七阵最诡异的阵眼。
残垣断壁,萧索破败,乃是伤灵峰的特色。
楚思提着佩剑若水一步步踏入伤阵,声音清亮:“凄霞,出手吧。”
片刻后,一个幽幽然的声音自破屋里传出:“楚思,楼明辛真的值得你做到这个地步吗?”
“没什么值不值得,我只求一个公正,一个真相。几位长老避重就轻、息事宁人的态度,我不认同。”
“……你一贯嘴硬。”凄霞叹了口气,“那就随你吧。”
随着凄霞一声叹息,楚思握紧了手中的剑鞘,蓄势待发。据她了解,凄霞的阵法专注于给敌人带来内伤,阵法的攻势多是无形胜有形。
乍然,背后刮起了一股阴森的寒风,楚思倏然回首,刚要拔剑,却见那股风与她擦身而过,直直打在了一旁的树干上。
“……”
楚思静默了片刻,满腹疑惑。
然后,又是一道阴风自身旁袭来,楚思刚要出手,那道风又精准无比地从身旁擦了过去。
接二连三,凄霞阵法里的攻势倒像是躲着楚思一般,楚思往哪里走,它们便分毫不差地与她擦过,连楚思的一根头发丝都没有碰到。
“……凄霞。”
楚思顿时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,她望向破屋的眼神,也带了点不可置信。
后来楚思干脆站着不动了,凄霞倒是省力了不少,按照规矩通通来一遍,反正就是打不到楚思身上。
“凄霞,要是被其他长老知道了……”楚思神色复杂地望向破屋内始终不出来的凄霞。
“楚思长老果真是剑术上的高手,凄霞的伤阵已经被破,请移步下一峰吧。”
这是多么明显的防水啊……
凄霞一向是七位长老里心肠最软的,弟子们都道她像是家中的姐姐,聪慧贴心。此番她这般放水,自然也是因为将楚思看作妹妹一般。
“多谢了,凄霞长老。”
楚思领受了凄霞的一番好意,抱剑拱手行了一礼,随即往旭灵峰去了。
守在伤灵峰下的弟子看见楚思御剑离去的身影,纷纷感叹道:“
旭灵峰,是月曦长老镇守,灵法旭阵主后防,乃是七阵中支援其他长老的阵眼。
可她无论是心智还是外貌上,都如同七八岁的女娃娃。
当楚思踏上旭灵峰的时候,就见月曦正抱着一个娃娃坐在秋千上。
她瞧见了楚思过来,问道:“楚思,你能唱个歌给我听吗?”
楚思摇摇头:“我不会。”
“那跳个舞也可以。”
“抱歉,我不会。”
“讲个笑话吧。”月曦抱着娃娃,坐在秋千上一摇一晃的,“我真的好无聊啊。”
楚思盯着月曦手里的娃娃:“月曦长老,很抱歉,我不擅长这些。”
方才还摇晃的秋千顿时就停住了,月曦一动不动地坐在秋千上,眼睛一眨也不眨:“你不会?那让小黑教你吧。”
说着,楚思手里的娃娃突然像是活了,从月曦的怀里蹦了出来,落在地上。随即,那娃娃越来越大,越来越大,慢慢的,变得巨大无比,娃娃的身子几乎占据了整个旭灵峰的空地,不久前还看上去乖巧可爱的脸一时变得无比狰狞,张开了血盆大口弯下身子来,仿佛随时可以将楚思生吞活剥。
“哦哦哦!”旭灵峰下看戏的弟子无不发出尖叫,那娃娃庞大的身躯透即便隔着一个山峰的高度,也清晰落入了围观弟子的眼里。
楚思隐约也听到了山峰下弟子的尖叫,但她没有放在心上,旋身避开了娃娃几乎顶天立地的大嘴,灵活地纵身跃上了娃娃的肩头。
“啊——啊——啊——啊啊啊。”
娃娃口中喊出了极为难听的调子,偏偏这声音拥有狠戾的波动,震得楚思耳朵一痛,头脑发胀,微微失神。
就在这一瞬,娃娃看上去巨大笨拙,四肢和脚却可以毫无死角地扭转,当即那只手便以一个奇怪的角度扭了过来,将飞身躲避的楚思捏了个正着。
楚思被牢牢攒进了娃娃的掌心,那娃娃还伸出另一只手挠楚思,楚思仿佛被点了笑穴一样,止不住的笑意涌了上来。
可她硬生生憋着一口气没笑,她知道越笑,越会失去力气。
她忍住笑意,一剑狠狠带着灵力刺下去,却见娃娃本该是棉布料子,此时犹如铜墙铁壁,刀枪不入。
掷出手里的剑,操控着剑刺探这个娃娃。可从头到脚,从眼睛到嘴巴,竟没有一处弱点。
禁锢着楚思的手越握越紧,楚思的身子也被越捏越扁。
无论她怎么挣扎,用尽了全身的力气,可一点出去的机会都没有。
“咔嚓——”楚思听见自己骨头要被捏碎的声音。
若再用几分力,楚思的血管就要被爆开。
楚思转了转目光,看向了坐在秋千上的月曦,她这才意识到自己顾此失彼了。她弃了手里的剑,双指并拢,操控长剑若水朝着秋千上的月曦而去。
娃娃见着月曦有危险,当即转过了脸,整个身子就要往月曦跟前扑。
就在这庞然大物转移注意力的时候,楚思终于有了一丝挪身的缝隙。
“对不住了,月曦。”
楚思道了一声,自禁锢的掌心中腾跃而出,踏着娃娃的身躯一路向上,抓住了飞跃而出的剑,然后重重朝地上落下,剑锋以肉眼难辨的速度对着月曦而去,
而这一次,楚思看破了娃娃的套路,避开了娃娃手脚并用的拦截,不过眨眼功夫,剑锋已经抵上了月曦的脖颈。
霎时,娃娃停止了一切动作。
继而开始慢慢缩小,缩小,变回了原本的大小。
“你还是没有笑,楚思。”那娃娃缩小后回到了月曦怀里。
楚思也收起了剑,看着月曦:“月曦长老还是手下留情了,据说你可以同时操控十几个娃娃,可却只用了一个娃娃对付我。”
“去下一峰吧。”
月曦没有和楚思说再多的话,她踮了踮脚,秋千又开始慢慢悠悠晃了起来。
楚思再一次离开旭灵峰的背影引起了山峰下的轻呼。
“好厉害,楚思长老连闯两座山峰了!”
而楚思推了推自己的手臂,将方才断了的一只手接上,意外的,没有什么痛楚。
同一时刻,在他看不到的忏罪崖,同样有一个人默默推了推自己的手臂,嘴里碎碎念道:“真是不会爱惜自己啊。”
下一峰,是灵法元阵的元灵峰,原本是楚思镇守,而今因为楚思闯阵,变成了四位堂主镇守。
四位堂主分别是,文风堂清宁、萃武堂肖煜、御术堂钟自在、疗灵堂邱仲英。
而今,四位堂主在元灵峰在一字排开,恭候楚思。
当楚思踏上元灵峰的时候,肖煜首当其冲,话语里不复从前恭敬,带着点隐隐的讥讽:“楚思长老为了一个妖和整个古晨派为敌,真是糊涂。”
楚思看他,面色平静道:“肖堂主错了,我并非与古晨为敌,我这么做,自有我的道理。”
“呵,有何道理?”
“你没有资格知道。”楚思拔剑,“或许你能赢了我手里的剑,你就知道了。”
肖煜被呛声,还呛得如此正面,自然是脸色难看的。
他是四堂堂主之首,怎么说也是要好好表现一下,挫挫楚思的锐气。但除了他意外,其他三位长老看上去对此兴致不是很高。
尤其是御术堂堂主,本该是最克楚思的,可因着肖煜毫无配合可言,他每次要发动术法,都先被楚思一招克制,无力可出。
也就三下五除二的功夫,四位堂主因着肖煜急于出风头而属于配合,落了下风。
“我们认输了,楚思长老。”先开口的是文风堂的清宁,“我一个读书人,不掺和了。”
其他两名长老纷纷赞同,可肖煜偏生要上去自找难堪。
他咬着牙不懈地第五十三次冲向楚思,楚思此番却收回了剑,堪堪侧身与他错过,手中运力,掌风刚柔并济,将肖煜狠狠打了出去。
“肖煜,你上次还提议要竖第八峰,做第八位长老。但在我看来,你还是差了很多。”
楚思转身,连多留一刻的想法都没有。
“楚思长老还是先顾好自己吧!”
肖煜对着楚思的背影喊道,心中暗自诅咒着:呵,你要是没命过其他几阵,这元灵峰的位子就是我的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