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生无白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二百零二章 金瞳篇(四十二)

 关上了房门,楚思望着床榻上最亲的人,嘴唇颤抖着,想说什么,却一个字也说不出口。

她不是一个拖泥带水的人,她也知道,什么是正确的。
可她舍不得。失去了他们,楚思在这个世上,就在无亲近之人了。
她缓缓后退,靠在门口,在离床榻最远的地方静静抱膝坐着,往日渴望亲近的人,此刻却像是洪水猛兽。
突然,有人敲了敲背后的门。
“楚思长老,你还没决定啊。”
是楼明辛,他居然还没走。
那弥漫在胸口的哀伤被他搅得一团混乱,楚思皱着眉,没有搭理他。
一时,周遭安静得可怕,楼明辛也没再说话。过了片刻,楚思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,似乎是楼明辛靠着门坐下了。
隔着一扇门,两人背对背坐着,楚思能隐约听到门那一头的呼吸声。
有一个人在默默陪着她,等着她。
“他们,对你应该很好吧。”
也不知过了多久,楼明辛低低的声音传来。
这句话,却像是撬开了楚思的心口,如同冰川被砸开了一个口子,冰冷的湖水曝露在阳光之下。
这一刻,楚思突然有了倾诉的欲望。
她像是在自言自语,又像是在回忆道:“我娘告诉我,我出生的时候满脸都是血,就像是被毁了容。”
门那头的楼明辛一怔。
“街坊邻里都说,反正是个女娃子,算了,不要了。”
“可是我爹娘没有抛弃我,他们尽心养育我。我娘还跟我说,只要她还有一口气,她就会养着我,不会让我受欺负。”
“在我六岁那年,我脸上的血红突然有全部褪去,我有了一张正常的脸。我爹娘很高兴,摆了酒菜请街坊邻里吃,跟他们说,我们家思思,是有福气的人。”
“可我好了,十岁那年,我娘却患病了,没钱治。我听说隔壁的孩子被古晨派挑走去做弟子,他的爹娘得了不少的钱,所以我去了古晨派,报名参加考试,最终入选。”
“我是后来才知道的,做了弟子,收到的那笔钱叫断恩费,从此与爹娘断了恩,再不相干。作为弟子,只能一心留在山里,不得随意出山。”
楼明辛默默听着,他知道其实楚思在说给她自己听。
“十四岁那年,同一个镇子的孩子被选上了古晨派,他看见我,告诉我,那笔本该到我娘手里的断恩费被一个盗匪抢走了。”
“我娘没了救命钱,已经快不行了。”
“我发了疯一样,不顾戒律冲下了山,我亲手杀了那个抢了我娘救命钱的人。古晨派来人抓我回去的时候,我就满身是血地跌坐在血泊里,那是我第一次杀人。”
“后来,我师父帮我摆平了这件事,那个盗匪本就是草菅人命的惯犯,我阴差阳错没有受到惩罚。可是,我娘错过了救治的时机,虽然后来吃上了药,可成了疯子。”
“我问师父,我可不可以不留在古晨派了,我把当初那笔断恩费攒出来还给你们,我想留在我娘身边。”
“我师父却告诉我,楚思,你已经是古晨派的人了,这世上没有回头路。”
“我被带回了古晨派,我可我满脑子都是我娘疯疯癫癫的样子。除了练剑,我找不到别的办法让我不去想,我不愿意和任何人说话,不愿意交朋友,我忽然发觉自己变得很讨厌。”
“十八岁那年,我破例没有参加考试,直接从弟子成为了长老。因为我只用一招,打败了我的师父。”
“那是我想到的,最快可以去看望我爹娘的方式。”
“可是我的师父,却因此失去了尊严和地位,自尽了。”
说到此处,楚思的声音有些闷闷的,她埋头在臂弯里:“师父对我一直很好,可我却为了对我重要的一个人,间接杀了对我重要的另一个人。”
“我如愿见到了我的爹娘,坐上长老之位的我,拥有了常人得不到的灵丹。可此后,所有人都说,我是逼死师父的冷情之人,他们敬我畏我,却也不齿于我。”
“这世上,我除了他们,谁都没了。”
“再没有人会对我好了。”
楚思说到最后,声音越来越轻,就像随着夜风,飘散而去。
楼明辛背靠着门,一手支在屈起的膝盖上。他缓缓侧过头,柔声道:“会有的。”
一天一夜之后,楚思终于动了手,她走到床榻前,轻轻摸了摸双亲的脸庞,些许力道送入了他们体内,只是片刻功夫,他们便闭起了双眼,没有痛苦地离开了人世。
恍惚里,楚思好像还看到他们死前的嘴动了动,换了一声:“思思。”
而楚思的心好像也跟着他们一起死了。
丧失的操办因着没有什么亲戚,一切从简。楚思挑了块山清水秀的好地方,将父母合葬了。
楼明辛帮着她一起,意外的没有很多令人哭笑不得的话,一直很安静。
“你下山很久了,该回去了。”
墓碑立好后,楚思上了柱清香,对楼明辛道。
“都很久了,也不在乎多陪长老一会儿。”
楚思闭了闭眼:“古晨派采购不会来这个镇子,你是故意跟来的。”
楼明辛挑了挑眉:“楚思长老心若明镜,我就不多说了。”
“昨日你听到的话,是我一时未能克制的多言,你最好不要到处乱说。”
楼明辛知道,楚思指的是那段身世。他当即懒懒举起双手,做了个投降的姿势:“我明白,我的嘴很牢靠,楚思长老放心。”
楚思看他,送走了双亲的楚思看上去似乎又和平常一样,冷静而面若冰霜。
“多谢你,你该回去了。”
还真是冷漠又绝情啊……楼明辛看了她一眼,随即从她一个细微的表情中读出了什么。
他眸色微动,“行,那我回去了,可有一堆东西等着我搬呢。”
听闻楼明辛的脚步声渐渐远去,楚思从始至终都没有动一下,回一回头。
等确认身后再无一点声音,楚思才似乎终于放下了心。她一点一点靠近墓碑,倏然跪坐在地上。
“爹,娘……”
古晨派的楚思长老,冷漠如霜的楚思长此刻却突然像个孩子一样呼唤起父母。她双手撑在地上,垂着头,泪水一滴一滴落在地上,融进土里。
她的哭泣是无声的,这是她自出生后第一次哭泣,她甚至不知道怎样哭才能宣泄内心失去所有的感觉。
但终于能把悲伤表达出来,她才觉得,自己还是真实的。
楚思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失去意识的,醒来的时候,她正靠在墓碑上。
她的眼有些酸痛,身子动了动,随即目光向下,看到身上披着的衣服。
是古晨派的弟子服。
楚思感觉到,上面还留着熟悉的气息。
转了转目光,楚思又看到,坟前不知何时插上了五颜六色的花。
她目光软了一瞬,随即又恢复了如铁般的冷毅:“楼明辛,出来!”
话刚出口,没多久,树后面就出现了一个本该已经离去的人。
他再次举起双手,一脸正色地举手投降:“亲爱的楚思长老,不要生气,我不是故意回来偷看你哭的。”
“你!”
楼明辛又指了指天:“我看天色晚了,就觉得你一个人在荒郊野岭的会不会有危险,回来看看你……”
这简直是睁眼说瞎话,楚思何等功力,哪里需要楼明辛保护。
可这样的话在楼明辛目光的烘托下,竟显得无比真挚。
楚思顿了顿,将披在身上的衣服拉下来扔了过去:“穿上。”
楼明辛看了看自己一身单薄,笑了笑:“好,谨遵长老吩咐。”
楚思看他眨了眨眼,麻溜地把衣服穿上,望向坟头的花:“这是你弄来的吗?”
“是。”楼明辛道,“就是你家门口的花,开春了,它们也开了。”
“我竟从来没注意过,它们这么好看……”
楼明星望着楚思:“就像你没有注意到,其实除了你的爹娘,还会有其他人关心你。”
“有吗。”楚思自嘲笑了一声,回头看楼明辛。
这一回头,正对上楼明辛目光灼灼的双眸,楚思仿佛能从他的眼中,看到自己的样子。
被这样的目光深深凝视着,楚思忽然感方才还披着衣服的肩头有些火辣辣的烫。
这种陌生的感觉让她不知所措,竟一时气势低了半分。
清晨的荒郊野岭风有点大,楚思站起身子,长发被风吹得有些凌乱。她拢了拢长发,没注意到不经意间楼明辛已经走到了面前。
在楚思目光率先躲开的时候,楼明辛道:“有,我啊。”
那语气与之前说话的语气不太一样,十分认真,十分沉稳。
他递过去一个水囊:“你已经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,喝点水吧。”
楚思摇摇头,转过身,望向那墓碑,只觉得满心荒芜。
“可别生出什么轻生的念头,楚思长老。记得我说过的吗,你若死了,我也活不成了。”
楚思忽然道:“谢谢。”
楼明辛目光闪烁。
“谢谢你,关心我的死活。”
楚思闭了闭眼。
话音刚落,她的头便埋进了一个温暖有力的胸膛,带着淡淡的男性气息,混合着令人安心的味道。
她错愕地想要推开,却被一双手紧紧搂住。
“这里不是古晨派,你可以不用这么逞强。”
楼明辛是除了双亲外,第三个拥抱她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