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生无白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二百零一章 金瞳篇(四十一)

 当初,楚思将楼明辛从珍市买下,带回了古晨派。

她自认为是一个冷情之人,不适合教导弟子,便还是将楼明辛送入了萃武堂。她料想,萃武堂应该能给他更大的希望,更好的未来。
将楼明辛交给肖煜的时候,楚思看见楼明辛依依不舍地回头看着她,问道:“亲爱的楚思长老,你不会把我丢这里就忘记我了吧。”
对于“亲爱的”这三个字,显然肖煜觉得很恶心,当即厉声训斥道:“放肆,怎么和楚思长老说话的!”
楚思也认为他这样的称呼不妥,但又觉得肖煜这样的态度会吓到楼明辛,“日后注意就是。肖堂主,还请日后教导他时,多一点耐心。”
肖煜瞥了眼楼明辛的眼睛,看上去很不喜欢,可碍于楚思的面子,值得应道:“是,长老放心。”
楚思虽然将楼明辛送去了萃武堂,但并非不负责任,还是会时常留意楼明辛的情况,并嘱咐肖煜,楼明辛若有什么情况,找她汇报。
见楼明辛换上了干净的衣服,和其他弟子一样接受堂主的教导,楚思心里甚是欣慰。
不多久,楚思便接到了江湖盟的任务,齐国遭逢傀儡之祸,需要古晨派施以援手。此时其他几位长老正在闭关,楚思便当仁不让地应召前往。
古晨派集结了一些精英弟子,先行出发,楚思也随后下山。
正是清晨,晨雾还未散去,空气中还带着湿润的水汽。
那条通往山下的幽长台阶,掩映在青山绿竹间,一人穿着弟子服,身姿挺拔修长地站着。原本飘散的银发用一根发绳简单束起,显得潇洒利落。
是一个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。
楚思看他:“这个时辰,萃武堂应有课业。”
“我逃课出来了呗。”楼明辛满不在乎地笑着,掂了掂手里的一个锦囊,“顺便来送东西给你。”
说着,楼明辛走上前,自觉主动地将这个锦囊往楚思的腰带上系。
虽对男女之防没什么感觉,但楚思却觉得不太妥,按住楼明辛的手:“这是什么?”
“我炼的散尸粉,动手前将这粉撒在剑上,有奇效。”
楚思有些怀疑:“你炼的?萃武堂有教这个?”
“我在珍市看到的,就记住了,你带着吧,聊胜于无。”
说着,楼明辛继续将锦囊往楚思身上系。
楚思能感觉楼明辛指尖的温度隔着不算厚的衣料传来,她有些排斥这样的接触,当即拽住了楼明细的手,将他的手拉开:“我自己来。”
楼明辛见她态度坚决,缓缓收了手,立在了一旁:“听说这帮傀儡极难对付,你可要活着回来啊。”
楚思正低头系着锦囊,没有注意到楼明辛专注而温柔的眼神,嘴上淡淡应着:“我作为古晨派的长老,生死早已置之度外。”
“要是你死了,我也活不了。”楼明辛说了这句话。
楚思闻言,抬起头:“这世上没有谁少不了谁,楼明辛,我虽说救了你,但不过举手之劳,你不必记挂。”
这个时候,楚思还没能真正明白,楼明辛这句话背后的深意。
楼明辛不置可否地笑笑:“也许吧。”
他躬身行了一礼:“长老慢走。”
古晨派援助围剿傀儡一事最终顺利完成。
在上战场前,楚思曾望着腰间的锦囊,存了一分疑虑,但最终还是将这所谓的散尸粉撒在了剑上,剩下的,也给其他弟子用。
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如此相信一个买回来的奴隶。
所幸,这散尸粉效果显著,在战场上他们一剑贯穿傀儡的身体,加速了他们的灭亡。
任务完成后,楚思与弟子们一起返回。抵达山门的时候已经是深夜,弟子们结伴三三俩俩地往弟子房而去,楚思远远落在后头,孤身在夜色里拾阶而上。她将带回的傀儡收在了灵囊内,以便日后研究。
她不像林萧寒和疏遣,与弟子们亲近,她一向冷言冷语,没有弟子愿意亲近她。
“亲爱的——”
楚思差点呛出声。
“楚思长老!”
还没到山门,半道上就跳出来一个人影。楚思本能地要拔剑,但听到“亲爱的”三个字,又将手收了回去。
“楼明辛。”楚思口中发出略带无奈的声音。
看着夜色,此时应当是古晨派弟子休息的时辰了,弟子房有门禁,没有特殊情况,是不允许外出的。
“是我,正是我。”楼明辛一只手背在身后,另一只手将食指竖在唇前,“小声点,千万别被发现了。”
楚思觉得好气又好笑:“被谁发现?我是古晨派长老,你不遵古晨法纪,我该好好责问你。”
楼明辛厚着脸皮:“有什么就问吧,我一定知无不言。”
“为何不在屋子里呆着,深夜在此?”
“我在等你啊楚思长老。”楼明辛的金瞳在夜色里异常的耀眼,“你不在的这几日,我睡都睡不着。”
“不过看你现在好好的,我应该就睡得着了。”
楚思自然对楼明辛这样刻意撩拨的话毫无感觉,绕过她继续往前走,道:“回去睡吧,你这次的散尸粉很有用,多谢。所以,你偷偷溜出来的事,这次我就不告诉肖堂主了。下不为例。”
楼明辛笑了笑,望着楚思离开的背影。
“楚思长老……有受伤吗?”
楚思的背影顿了顿。
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。
在与傀儡对战之时,她确确实实受了几处伤。可这些伤没过多久,便全都不见了。
是自愈?楚思不记得自己有这个本事。
但是其他的可能性,楚思又想不到。
她无法解释自己身上的伤为什么在须臾间全部消失,这怪异的现象楚思只当是傀儡的特殊情况。
“没有。”楚思道了一句,摆摆手,自顾自走了。
“我在厨房给长老留了夜宵,记得去吃啊。”楼明辛朝着楚思的背影喊了一句。
楚思没有再停住脚步,也没有再回头。
所以她也没有发现,楼明辛伸出了一直藏在背后的手,那只手上,伤口深得可怖。
楚思一向沉迷练剑,疏于其他。
旁人只道她冷心冷情,却不知她也有自己的伤心事。
楚思已经活了七十多年了,因着修仙的缘故,岁月流逝看不出痕迹。可她的父母,早已过了一般人的年纪,早该离去。
可他们因长期服用古晨派的丹药,硬生生跨过了那道坎,活到了百余岁。
楚思一心想留着他们的心情,其实可以理解。但二老终究只是一介凡夫俗子,灵丹的药效能挽留他们一时,却不是长久之计。
因着二老的身子再难消受灵丹的效用,死亡也离他们越来越近。
楚思每年都会回镇上看望老人,小住一段时日,今年也不例外。
傀儡一事结束后,等开春了,她带着今年份的灵丹回到了长大的镇子上,回到了她长大的家,却见自己的父母虚弱地躺在床榻上,神情呆滞。
“哎呦,小思你可回来了呀。”
“你的爹娘不知怎么了哟,跟个活死人一样,谁叫都不理。”
“是啊,我们又上不了山,联系不到你,都快急死了。”
“小思,依我看啊,你的爹娘是大限将至了,你就不要再强行留着他们了……”
邻里们絮絮叨叨的话,让楚思如遭雷击。
古晨派与世隔绝,凡是上了山的弟子,都不再与过去的家有什么联系,以免心有旁骛。但到了楚思现在的位子,造诣已高,自然也没有人会管她一年一度的亲人之会,就算其他长老知道了,也是默许。
楚思一直以为,靠着自己的灵丹,爹娘可以一直一直地活着,却一直不愿意承认,爹娘只是凡人,他们不可能一直活着。
当她再度踏进家的时候,只见父母眼神浑浊的躺在床榻上,除了还有一口气,几乎没有其他特征证明,他们还活着。
明明去年回来,他们还不是这样的。
楚思愣怔了半晌,咬着唇,从怀里掏出装着灵丹的瓶子,“爹,娘,我回来了。你们把灵丹吃了,吃了灵丹,就好了,就好了。”
倒了两颗灵丹在手里,楚思将灵丹往他们的嘴里送,可他们连嘴都张不开。
“爹,娘,吃了灵丹,好不好……”
“为什么不让他们解脱?”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。
楚思脸上的哀伤顿时敛去,她转过身子,见楼明辛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站在门口,眼神平静,没有波澜。
“你为何在此?”
楚思冷声问道。
“被使唤来这里买东西,恰巧看见你跟了过来,没想到真是楚思长老你啊。”
楼明辛说着,目光落在床榻上,“他们是凡人,已经超越了凡人生死的界限,他们的命,承受不了你灵丹的强留了。”
“一定,还有别的办法。”楚思神色看上去冷冷的,但声音里不自觉有了颤抖。
楼明辛看了楚思一眼,“你和他们说话,他们会答应你吗?与其让他们如此活着,不如送他们早日投胎,去下辈子享福。”
楚思低头,仿佛有浓重的阴影笼罩着她:“此事与你无关,出去。”
“你……”
“出去。”楚思冷道,“你什么都不知道,没有资格教我怎么做。”
楼明辛心中一痛,确实,无论是过去,还是现在,他一点也没有真正了解过,她究竟经历过什么。
可楼明辛知道,他愿意陪她,帮助她,一起去经历现在和未来。
楼明辛目光深沉,“楚思长老,做这个决定我知道很难,可让他们解脱,才是他们真正需要你做的。”
楚思站在床榻边,一掌击出,将楼明辛推了出去,随即房门重重阖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