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生无白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二百章 金瞳篇(四十)

 楚思离开后,独自去了天灵峰。

天灵峰乃林萧寒长老所居之地,林萧寒长老执掌灵法天阵,也是如今古晨派主事的长老。
古晨派上下皆知,七位长老性格迥异,各有脾性,虽说地位平等,轮流掌事,但说到底,年纪最大的林萧寒更像是他们的忠心和支柱。
故比起其他六峰,天灵峰衬托了林萧寒的气质,更显得大气沉稳。
而其他长老的居所,也是依据他们的性格建造,各有特色。
疏遣长老的地灵峰书卷气息浓厚,居所也就是普通院落,古朴雅静。喜好舞文弄墨的他所居之处还有着一方砚池,用来养砚,保持砚的莹润。
上官城所居的玄灵峰依着他喜好华丽的性子而建,一座大殿所居之处金碧辉煌,雕栏玉砌在阳光灿烂的日子仿佛闪烁着金光,比起古晨派的大厅更显气派。
浩觉所居的雷灵峰格调阴暗,兽骨为梁柱,终日雷阵笼罩,阴沉沉的极为可怖。
而灵法旭阵的执掌者月曦长老年纪尚小,童心未泯,所居的旭灵峰秋千木马应有尽有,玩具也是琳琅满目。
至于长老凄霞的伤灵峰倒颇有几分古老沧桑之感,屋舍摆具都已经很老旧破败,却都被她留着。
总而言之,几位长老各具特色,也很有能力,各自轮到执掌古晨派时,也很有手段,皆是古晨派不可或缺的。
此时此刻,楚思上了天灵峰,入目便是一只巨大的丹炉。
林萧寒长炼制丹药,这也是古晨派都知道的,当初顾哲来古晨派修习时,林萧寒也没少为他炼制丹药调养身子。
绕过丹炉,便到了林萧寒居住之地,乍一看是府邸的模样,但又比府邸来得宏大,门庭高,回廊深。
自顾哲离开后,林萧寒又收了两名入室弟子。
楚思说明要见林萧寒,经入室弟子禀告后,楚思才入内,在书房见到了林萧寒。
七位长老中年纪最大之人无论何时都透着沉稳的气度,容色坚毅,仿佛时时刻刻都保持着清醒和冷静。
日光透过窗棂照在他的身上,烘托得他更为正气凛然,同时为一室寂静添上了几分暖意。
林萧寒正就着亮光翻阅书籍,见楚思入内,不紧不慢地合上书,一脸了然问道:“找我是为了楼明辛之事?”
楚思也开门见山:“林长老,恕我直言,此事我觉得处置不公。”
林萧寒倒是没有立马回应,而是对她道:“把门关上。”
楚思愣了一愣,然后转身将房门合起,才再走上前。
“楚思。”
林萧寒坐在书桌后,隔着一张桌子的距离望向楚思,“你觉得杀了孙厉的,另有其人?”
“是。”楚思道,“我希望可以重新审理此案。”
“重新审理……”林萧寒道,“孙厉因异术而死,古晨派上下除了楼明辛还有谁可能身怀异术?”
“即便是名门正派之人,也不一定全是纯良之辈……”
“你是想一个个查吗?”林萧寒打断楚思道,“七位长老,四位堂主,上千名弟子,一一探测是否有异术?”
“难道不可?难道就让身怀异术之人逍遥法外?”
“此等行径声势浩大,耗费灵力不说,更是影响古晨派内部的安稳,引起弟子的不安。”林萧寒目露威严,“古晨派内部无论如何都不该互相猜忌,引起不必要的恐慌。”
“我已暗中同四位堂主说过,日后在训练上课之时多加留意,暗中揪出身怀异术之人。”
从这番言辞里,楚思已然明白,林萧寒最看重的是古晨派大局,即便真的是内部弟子身怀异术杀了孙厉,也应当悄悄解决,不要引起骚乱。
这说的好听点是顾全大局,其实就是护短。
“那便该让楼明辛无辜蒙受冤屈?”
“无辜?”楼明辛语气冷硬,“楚思,妖族何时也是无辜的了?你不要忘记自己的身份和立场。”
楚思一震。
“楼明辛是妖,这是事实。而你将妖带回古晨,也是事实。如今处决一个楼明辛,事情便算解决,也保住了你的地位。”
林萧寒见楚思的手不知何时已经攒成了拳,幽幽叹了口气,“楚思,若你不舍得浪费一个弟子继承功夫,可以再好好挑选一个。”
这话虽说的在理,可楚思却一个字也听不进去。
她从来都不是一个屈服于权威的女子。
“既然如此……”
楚思似乎已经做好了打算,当着林萧寒的面就这样笔直跪了下去。日光倾泄,落在她的眉梢眼睫,似乎有莹莹光辉。
她本是端秀的模样,却带着与生俱来的坚强勇敢,刚柔并济在她的气质上得到了最好的诠释。
楚思道:“我自请,闯七峰。”
“你说什么?”林萧寒终于坐不住,从座椅上站起身,“楚思,不可妄言!”
“我说,我要闯七峰。”楚思眼神坚定无悔。
自古晨派开山以来,便有一个规矩,若有人能闯过七峰,便能让古晨派答应其一件事情。
只要这件事情不为祸苍生,古晨派便能为其做到。
“我只求一件事,彻查身怀异术者,七位长老,四位堂主,上千名弟子,一个都不能少。”
“楚思……”林萧寒万万没料到楚思会为了一个楼明辛做出这样的决定,“你居然为了一个妖……你……”
“林长老,你错了,我不希望粉饰太平。这些年,古晨派的与世无争,一片和谐很多时候都是粉饰太平的结果,为什么就不能……”
“楚思!”就算是一直以来冷静处事的林萧寒也不由语气变得严厉起来,“你不过就是为了一个妖,不必将自己说得如此伟大。”
“若你真要闯,那便要做好准备,自古晨派开山以来,只有一人闯过七阵,但此人也是一身重伤,没能活过五日。”
无论是出于何种原因,楚思都没有后悔自己的决定。她深深伏地:“我做好准备,林长老,请通知其他长老,开阵。”
林萧寒静静凝视着跪在地上的楚思,心中痛惜万分。
当今古晨派在剑术上最有天赋的长老,竟像是被迷昏了头,做出这样的决定。
“……午时开阵,你午时再来吧。”
林萧寒挥挥手,显然已经失望至极,“楚思,但愿你不要后悔今日的决定。”
“多谢林长老,楚思……不会后悔。”
不多时,楚思长老要闯七阵的消息便像是长了翅膀传遍了整个古晨派。
七阵乃七个长老固守,而楚思身为长老闯阵,原本她的位子暂时就给了四位堂主共守。很多人都说,这萃武堂堂主肖煜因为之前的事情对楚思心存不满,一定会借题发挥。
又有很多人说,肖煜比起楚思长老差得远,肯定奈何不了楚思长老。
但无论怎么说,这几百年都碰不上一次的大事就要发生了。古晨派上下虽有些紧张,但更多的,有看戏的心思在。
谁知道,闯了七阵的楚思长老还能不能活下来。
上一个闯阵的,据说没过五日就死了呢。
这消息既然传遍了整个古晨派,自然也就传到了风笙和君无白的耳朵里。
风笙和君无白正坐在庭院里谈事,送茶水的弟子离去前,顺道也将这个消息告诉了他们。
“闯七阵,活不过五日……居然这么严重。”风笙错愕了许久,感慨叹道,“楚思长老竟……做到这般地步。”
若不是确信楚思是转过世的,风笙真要怀疑她还带着从前的记忆里。
能这么做,已经不是一般人了。
君无白淡淡抿了一口茶,闻言微微抬了抬眼皮子,看向风笙的身后:“楚思长老来了。”
风笙闻言,蓦然回首,只见沸沸扬扬传闻中的主角楚思正提剑而来。她的步伐从容,没有半分慌乱。
“盟主,夫人。”
“楚思长老。”风笙迎上前,“派中所传之事,是真的?”
“我来,就是想告知两位此事,但看来两位已经知道了。”
风笙又问道;“活不过五日……也是真的?”
楚思没有肯定,也没有否定:“因人而异,我不一定如此。”
君无白站在风笙的背后,表情莫测,“楚思长老,你为了一个妖做到这个地步,仅仅是因为师徒情分?说起来,你与楼明辛相识也并无太多时日。”
这话语里,包含了太多探究。
却又不知,一向寡淡的君无白为何要探究别人的心思。
楚思闻言,似乎也在思考这问题,她不由想起了,带回楼明辛后的事情。
楼明辛虽被她送入了萃武堂,可她一直暗地里关心过楼明辛的状况。
而至于楼明辛,这个看起来一无所有的人,却给了楚思这些年来为数不多的关怀。
这些,是其他人不曾知道,不曾感受过的。
不知为何,在想起这些的时候,楚思的提剑的手似乎颤抖了一下。她舒了口气,目光有一瞬的飘忽。
她对君无白道:“盟主与夫人相识又有多少时日呢,有些事情你还没想明白,但已经决定去做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