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生无白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一百九十九章 金瞳篇(三十九)

 楼明辛的一脸坦然让在场所有人微微吃惊。

“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……”浩觉斜着眼嘀咕了一句,又对疏遣道,“你可得小心。”
疏遣倒没觉得楼明辛还有什么能力耍花招,他望了眼林萧寒,在林萧寒点头示意后,才扬起手。
霎时,一道白光从疏遣掌心迸发而出,又在顷刻间化为数道,从不同的角度直直逼向楼明辛。
楼明辛一动不动,任由白光化为绳索的模样,将自己从头到脚一层层包裹。
“启。”
一字从疏遣口中淡淡而出,他长袖一挥,便见白光的光芒大作,霎时照亮了整个大厅。那光芒亮得刺眼,将一切归于混沌的纯白,不可逼视,众人纷纷别过头,用手掩住了眼睛。
古晨派未入议事大厅的弟子都能从外部看到射出的光线,自檐顶而出笔直地穿透云雾,照亮整个天空。
虽然无法直视白光中心的楼明辛,但在场众人都似乎可以听见刻意压抑的,低低的喘息声,带着点隐忍的痛苦。
半晌,光芒淡去之时,疏遣已经力竭,他脸色惨白地坐回了位置,细密的冷汗从额头溢出。
而众人也终于能勉强能看清大厅内的一切。
只见大厅中央的楼明辛唇色鲜红,金瞳熠熠生辉,他胸口不断起伏,额头的青筋也尚未完全褪去,可整个人都透露出一种极致的邪魅,那眼神仿佛能将人吸进去。
而目光向下,众人呼吸一滞,只见楼明辛的半个身子变成了翅膀,乌黑乌黑的翅膀。浓密的羽毛与楼明辛一身妖冶融为一体,诡异而神秘。
“果然是妖!”浩觉从位子上倏然站起,目光冷冽,直直看向楚思,“楚思,你竟然带着妖族的余孽进了古晨派,居心何在!”
满座哗然,妖族已被封印在妖界,这世上已经许久不曾出现过妖族了。
楼明辛孤零零地坐在位子上,接受着四面八方投来的目光。
有厌恶,有惧怕,有恨不得立马将他撕成碎片的……
可是他只是偏过头,看向长老之位上的楚思。
他想知道,楚思知道自己是妖,会是什么样的态度。
楚思此刻正浑身僵硬的坐着,神色复杂,看不出什么情绪。
作为古晨派七位长老之一,作为曾参与仙妖之战的古晨派,一直以来都信封除妖之道,对妖族也是深恶痛绝。
可她居然将妖带回了古晨,并处处维护。
这在古晨派上下看来,根本就是荒谬至极的。
“楚思,你是何居心呢?”上官城看戏一般抚掌一笑,“我看你也是时候退位让贤了。”
“楚思显然也是被蒙在鼓里。上官城,你这般挑弄是非,又是何居心!”楚思身旁的凄霞冷冷开口,替楚思回击了一句。
上官城冷笑了一句:“说不定就是被色迷了心窍,这妖长得是不错……”
“你是长老,这么多弟子面前注意言行!”凄霞蹙眉。
“好了。”林萧寒抬手,示意大家都安静,随即语气沉稳:“楚思,你一向能明辨是非,重情重义。维护你的弟子诸位长老都可以理解,但你如今也看到了,你一心想维护的是什么。”
楚思动了动唇,心情复杂:“林长老……”
“你还想帮他?”上官城冷笑,“楚思长老,莫不是你和妖族余孽是一伙的?”
楚思沉默了片刻,站起身,“即便楼明辛是妖,也不能证明他就是杀了孙厉的凶手。”
“楚思。”林萧寒有些失去了耐心,“妖族精通异术,这一点六界皆知!”
“可他身上没有灵力……”
“异术的发启,并非都需要灵力。”林萧寒显然不想再浪费时间,摆摆手,“你无需多言,七位长老投票表决,是否处死楼明辛。”
“退一万步,就算孙厉不是他杀的,但他是妖,必不能留活口。”上官城缓缓举起手,“我同意处死。”
疏遣休息了片刻,脸上渐渐有了血色,他淡道:“同意。”
浩觉紧跟着疏遣:“同意。”
陆陆续续,以林萧寒为首,已有四名长老赞同处死楼明辛。
只剩下楚思、凄霞以及完全置身事外的月曦。
“已经四比三了。”上官城看向林萧寒,“林长老,就这么办吧。”
作为外人旁观的风笙见此情形,心中抑郁,却偏偏插不上话。
她不满道:“楼明辛绝对不会杀孙厉的,他不是阴险恶毒之人,也不是一个傻子,自寻死路。”
君无白看了风笙一眼:“妖族在他们眼里,便是这样。”
“堂堂古晨派长老,竟然也可以因为种族之分而轻易定罪!”
风笙的义愤填膺让君无白愣了一瞬,“笙笙,此话不该从你口中说出,你是天界特使。”
镇妖特使,本就是与妖为敌,怎还会为妖辩护。
“可是妖,也不该承受不白之冤啊……”风笙望向打听中央,楼明辛已经被弟子押了下去,这场审讯似乎也已经结束。
风笙道:“就没有办法洗清他的冤屈了吗?”
“或许有,但在他们眼里不重要。”君无白的语气没有任何异样,可眼里却像是结了一层霜,化都化不开。
“那我们能救他出来吗?”
“赌上江湖盟?抑或是让天帝知晓,赌上你的未来?”君无白淡道,“我们不方便出面解决此事,莫让事情更加复杂。”
“只要……不影响我们取得金瞳。”
君无白的话虽然让风笙觉得有些心寒,但也很客观。
观看审讯的弟子已经陆陆续续退场,其中也有萃武堂的肖煜,他看见了君无白和风笙,礼貌地行了一礼,脸上带着得意的冷笑与风笙擦肩而过。
风笙打心眼里看不起这个惹是生非的肖堂主,有些丧气地将目光投向被押送离去的楼明辛,又将目光转到了紧随离去的楚思身上。
不,或许楚思长老还没有放弃楼明辛。
即便万晓晓还未带着记忆回来,也没有影响楚思从过去到现在的正直。
她永远敢于站出来。
楚思随押送楼明辛的弟子一起去了忏罪崖。
忏罪崖是古晨派关押重罪之人的地方,几乎与世隔绝,万丈孤崖只有一座吊桥通往,吊桥下是奔流不息的潮水,翻涌着,咆哮着。
崖上的石壁上凿出了不少的洞窟,每一个洞窟都能容纳一人。隐隐约约的,似乎还能看见洞窟里残留的森然白骨。
据说,曾有罪人在此关到了死。
只是近些年来,古晨派安定和睦,一片欣欣向荣,并未重大犯人押送至此,算起来,楼明辛也是这洞窟里唯一的活人了。
被推进了洞窟,弟子们准备按下洞窟门口的阵法机关,却被楚思拦住了。
“稍等,我还有话对他说。”
“楚思长老,请不要逗留太久。”押送楼明辛的两名弟子有些为难道,“其他长老知道了,会怪罪我们的。”
“我明白,不会让你们为难。”
在两名弟子退下后,楚思才重新正视楼明辛,他此刻半个身子是黑色的翅膀,半个身子是正常的人态,显得有些诡异。
他此刻也望着楚思,眼里似有波光潋滟。
“亲爱的师尊,希望我没有吓到你。其实,我早就暗示过你,我是妖了。”
楚思默然片刻:“你没有吓到我。”
楼明辛笑了笑,道:“我……是妖魔混血,故而妖的形态一直是隐性的,无法显露,这次也是被疏遣长老的阵法激出。”
“……这才是真正的我,我一直想让你认识的我,这样的我你还能接纳吗?”
楼明辛凝望着楚思,眼前的她明明面容清晰,却又仿佛模糊了起来,与不孤天圣堂内的那幅画依稀重叠在了一起。
楼明辛在想,过了一世,她是不是已经变了呢……
“一日为师,终身为师。”楚思对上楼明辛的眼,“我知道,你不会是凶手,我一定要帮你。”
楼明辛靠在洞窟的墙壁上,“亲爱的师尊,你这么相信我吗?”
“我相信你。”楚思道,“你虽然平时不太正经,但不是穷凶极恶之人。”
“我相信你的眼睛不会说谎,你的眼里没有杀意,没有凶恶,我不想看它蒙上尘埃,黯然失色。”
楚思说着,直起身子,按下洞窟的阵法机关。
瞬间,洞窟外如同笼罩一层薄薄的水镜,看上去不堪一击,轻触即破,但若真的触碰了,手指会立刻被融化。
隔着薄薄的水汽,风笙坚定道:“等我。”
“你要做什么?”楼明辛微怔。
“我相信你,你也要相信我。”难得的,如冰山美人般的楚思长老唇角微微扬起。
楼明辛因着那浅浅一笑怔了一瞬,金瞳中染上了笑意,深深的温柔从他的眼中流露而出。
他没有再问。
楚思转身离去的背影,就那样印在了楼明辛的眼里,印在了他的心底。
她飞舞的长发凌乱地飘在空中,她英挺的背影,她提剑的姿势,都和前世不太一样。
可楼明辛确定,她的本质未曾改变。
正因如此,他才一往无回,甘心提她化劫。
此次孙厉一事,楼明辛被七位长老审讯,从他们的眼神和话语里,或多或少的,楼明辛能感觉到。
古晨派内部酝酿着一个阴谋,楚思的大劫将至。
而所幸,他早有准备。
楼明辛抬手卷起衣袖,那曾经在珍市划破的伤疤还弥留着,楚思曾亲手抚过他的鲜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