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生无白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一百九十八章 金瞳篇(三十八)

万晓晓离开后,风笙就住进了她的客房。

古晨派的人说要好好招待盟主和盟主夫人,故而也乐意留他们在这里小住。此地山风清爽,空气也很好,风笙住着也觉得很舒服。
而让风笙没想到的是,与万晓晓说好的三日时间,却没想到她离开后的第一天,古晨派就出了事。
这日一早,整个古晨派就炸开了锅,往来弟子川流不息,连客房也惊动了。
风笙跑出去一问才知道,萃武堂死了一个叫孙厉的弟子,正是那日和楼明辛起冲突的弟子。
自古晨派开山以来,还没有过弟子死在自己门派里的事情发生。
如今掌事的林长老极为震怒,首先怀疑的便是最可疑,最有动机的楼明辛。
楼明辛被传唤去了议事大厅,七位长老同堂审讯,楚思为着楼明辛,和其他长老起了冲突。
怎么会出了这样的事?
楼明辛怎么可能去杀孙厉?那不是明摆着往自己身上找事情吗?
“去看看吧。”说话的是君无白,他也因为派内的喧嚣被惊醒,“不能让楼明辛出事。”
风笙赞同,随着君无白往大厅而去。
古晨派的大厅布局较为特殊,因为七位长老执事,地位几乎同等,分不出主次,故而座位排列无法如一般门派。
所以古晨派大厅采取了圆桌会议的布局,大厅格局空旷,中间空出足够的空间,七张位子呈环绕状连同桌案散布四周,在七张椅子之后,还有一层层台阶,七层台阶环绕整个大厅,可以容纳几百名弟子来此见证会议。
风笙和君无白入内的时候,便看见楼明辛带着手铐脚链,被两名弟子押坐在中央。
他脸上没有什么表情,垂着眼不知在想什么。
“楼明辛,孙厉在房内暴毙,身上残留着异术的力量。古晨派一直以来不曾修习过此等歪门邪道,唯有你,来历不明,行为乖张,并且古晨派所有弟子中,唯有你最有动机。”
“你还有什么辩驳的。”
开口的是如今古晨派掌事的林萧寒,他便是顾哲曾经的师尊。
林萧寒也算古晨派的老人了,已经一百多岁,一头白发,可面容看起来,也不过中年的年纪。
他一直以来德高望重,说话做事都颇具威严,凡事也皆以古晨派为重。
此刻质问有杀人嫌隙的楼明辛,林萧寒眸色冷厉,表情严肃,一字一句都极为严厉,整个大厅都陷入一片紧张的气氛中。
“依我看啊,别再问了,他又不是傻子,怎么会承认。”
说话的是七位长老中的上官城,是个标准的玉树临风的公子哥,他掌管灵法玄阵,住在玄灵峰。
“事情终究应当查清楚,不可胡乱定罪。”
声音温柔的是长老凄霞,掌灵法伤阵,住在伤灵峰。她一身大气端庄,坐在楚思的身旁,轻轻拍了拍她的肩,示意她莫要动气。
“哎呀,烦死了,浪费时间,拖下去上刑,不怕他不招。”
这声音风笙再熟悉不过,便是浩觉长老,雷阵的掌管着。风笙对于他曾经差点劈了自己的事情心有余悸。
仔细看去,他长着胡子拉碴的糙汉样子,脾气显然格外暴躁。
“浩觉!”楚思坐在位子上,语气不善。
“不可胡言。”
及时出声,言简意赅的,乃是主灵法地阵的长老疏遣。他一副文弱书生的样子,说起话来也气短无力的,可古晨派上下,他是仅次于林萧寒,最得人心的长老。
浩觉被疏遣淡淡说了一句,倒是真的闭上嘴不说话了,竟显得有一丝乖巧。
还有没说话的便是掌管灵法旭阵的月曦长老,她虽说是长老,可还是少女的模样,看上去不过十几岁。坐在大厅里,也只顾着玩手里的布娃娃,对于议事丝毫不感兴趣。
而几位长老争执之时,楼明辛从始至终保持沉默,不发一言。
楚思望了眼这样的楼明辛,像是有块石头堵在胸口,分外难受。
‘“他是我的弟子,一直与我呆在一处,我可担保他没有做过此事。”
楚思看向林萧寒:“林长老,凡事讲究证据,仅凭异术和动机就断定楼明辛有罪,是否太过草率。”
“楚思,你是不是太护着这小子了。”浩觉斜睨了楚思一眼。
“就是,整个古晨派在楼明辛来之前不都好好的。说起来,这家伙到底来自何处?”上官城颇为好奇地挑眉问道。
楚思咬着牙,没应声。
“楚思,楼明辛从哪里带回来的,说话。”林萧寒不怒自威。
楚思带回楼明辛后,怕他的来历会引起别人的轻视,故而没有直说。好在因为她是长老,大家只当是外头看上的根骨不错的料子,没有多加追问。
如今出了事,不可能不问了。
楚思不会撒谎,咬牙挤出两字:“珍市。”
“珍市?”浩觉呵呵笑了,“看他这魅惑人心的长相,难道是奴隶?”
楚思不答话。
“真是珍市?”浩觉倒是愣住了,“楚思,咱们古晨是不允许买卖奴隶的,你莫不是忘了?”
“是明知故犯吧……”上官城笑了笑。
楚思握紧着拳头,的确,楼明辛的来历不光彩,只会让他们对他更加不信任。
“我路过珍市之时,见他可怜,故而救他出来……”
“珍市那么多奴隶,你楚思怎就偏偏要救他,还不是被他迷惑了。”浩觉啧啧叹气,“林长老,我看不用审了,这楼明辛绝对有鬼,拉出去杖毙算了。”
“浩觉。”疏遣眉头微蹙,“此事如今该林长老决定,你安静些。”
又被疏遣说了一通,浩觉有些不太高兴地撇了撇嘴。
林萧寒也认真听了几名长老的话,最终将目光落在楚思身上,语重心长道:“楚思,他双眼妖冶,并非善类,我早就同你说过,不该留他。”
“可你们如何证明他身上有异术!”楚思辩驳。
“身怀异术者,居心叵测,自然深藏,还会被你发现不成。”上官城接嘴道。
“那你们又如何保证派中没有其他人会异术?”
许是楚思语气太咄咄逼人,身旁的凄霞拉了拉她的衣袖,低声道:“楚思,冷静。”
“……抱歉。”楚思深吸一口气,缓和了一点脸色道,“我没有质疑林长老与其他长老的意思,我只是觉得,楼明辛的为人,我这个做师尊的很清楚,他并非恶类,不该就因为来历,因为一双眼,受到如此不公正的对待!”
“楚思。”
在一番义正言辞的发言后,林萧寒并没有被激怒,依然心平气和道:“若他是妖类呢?”
“什么?”楚思错愕。
“疏遣精通地灵之法,可令妖物现出原形。只是此种方法耗费灵力巨大,疏遣一直身子不好,我本不想让他这么做。”
“可他身上并无妖气……”楚思不可置信。
“或隐藏也未可知。”疏遣淡道,“若林长老需要,我可以一试。”
“如何,楚思?若他真是曾经为祸的妖族,是否就可以证明他心术不正,害了孙厉?”
林萧寒的问话让楚思一时反应不过来。她从未想过,自她修炼起便被告知作恶多端为祸苍生的妖类,会是自己亲手救回来的楼明辛。
楼明辛听到这句话,也不由望向了楚思。
可是楚思始终没有再正眼看他一眼。
楼明辛的眼睫颤了颤,没有失望,没有伤心,只是有一点感慨,感慨造化弄人。
“动手吧。”
见楚思没有反对,林萧寒示意疏遣动手。
站在观看席上的风笙见着这一幕,于心不忍,出声喊道:“慢着!”
这一声格外响亮,整个议事大厅的人都被惊动,朝着风笙所站的位置看来。
接受了古晨派长老和弟子齐刷刷的注目礼,风笙也没有露怯,直直从人群中走了出去。
“盟主和夫人?”林萧寒望向人群中的一袭白衣和一抹蓝色。
“林长老,我认为这样是不是太过……”
“古晨派虽归江湖盟管辖,但内部的事情,江湖盟也能插手吗?”
没等风笙说完,浩觉便冷冷打断了风笙的话,可以说一点面子也不给了。
“浩觉长老。”一旁的君无白扫了他一眼,“你既然也知道古晨派归江湖盟管辖,便该注意分寸。”
浩觉被君无白一句话惹怒,刚想破口大骂,被疏遣及时制止。
疏遣起身作揖:“盟主,失礼了,我代浩觉赔罪。只是,我古晨派死了一名弟子,此事需要彻查,我们的行为若有过错,还请盟主指教。”
疏遣说话温润有礼,让人挑不出错。
的确,古晨派内部彻查弟子来历,这事情于情于理,外人都没有立场阻止。
风笙看向君无白,君无白摇了摇头,意思是他们确实没有立场去管这件事,也只有见机行事了。
议事大厅里沉默了一会儿,正当疏遣抬起手,准备施法时,忽然想起了断断续续的掌声,伴随着锁链的声音。
众人看去,却见中央沉默不语的楼明辛忽然鼓起了掌。
他的双眼沉静如水。
“来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