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生无白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一百九十七章 金瞳篇(三十七)

楼明辛被楚思带回古晨派,随即交给了四堂中的萃武堂照顾。

萃武堂是学习武艺的地方,对于灵力全失的楼明辛,倒也算是个好去处。

可惜,萃武堂堂主肖煜一直以来都看楼明辛不顺眼,处处刁难,千方百计要将楼明辛赶出去。故而楼明辛在萃武堂的日子过得,也不是很如意。

此次事件,不过是楼明辛遭受不公正待遇的冰山一角。但能得楚思出面维护,并带回元灵峰,也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。

“故事你们也听了,希望你们说话算话。带着楚思的记忆来,我就换眼睛。”楼明辛挥了挥扫帚,“走吧,楚思也快回来了。”

于高峰之上,万晓晓隐约能透过缭绕的云海听到议事大厅那里的响动,似乎议事已经结束,各位长老都从里头走了出来。

万晓晓拉了拉风笙,示意该离开了。可风笙若有所思地站在原地,还是忍不住问了一个问题。

“你是因为楚思的事所以才谋反篡位的吗?”风笙问道。

楼明摇摇头:“不是。”

“那……”风笙咬着唇低头思索了片刻,重新抬头的时候,脸上露出探究的神色,“与圣堂地上的那幅画像有关吗?”

楼明辛似乎没想到风笙会问这个问题,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:“你说,圣堂地上的画像?”

“被遗弃在地上,没有挂在墙头的画像,一个脸上布着紫色咒纹,手上缠着绷带的……”

“风姑娘。”楼明辛冷冷打断她道,“我没见过那幅画像。”

“怎么会……”风笙追问道,“你可不可以再仔细想想……”

“我不认识你说的那个人。”楼明辛斩钉截铁道,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画像会在圣堂里。”

楼明辛语气突然的严肃:“你该走了,不要影响我们的交易。”

风笙怔在原地,万晓晓心中对零的憎恶又升华了。

把她的笙笙弄得遍体鳞伤回来,这时候还阴魂不散让她的笙笙牵肠挂肚。

到底是怎样一个人,到底发生过什么事……

“是我多言了。”风笙没有再纠结于零画像的问题,转身祭出长剑,“走吧,晓晓。”

就在风笙和万晓晓离开没多久后,楚思便御剑回到了元灵峰。见峰上落叶扫得干净,心中很是满意。

“亲爱的师尊!”楚思刚回元灵峰,楼明辛张口便拖着他慵懒的调子迎了出来。

“将前面的三个字去掉。”楚思不满地皱起眉头。

楼明辛却置若罔闻,“亲爱的师尊,今天你们去讨论什么大事了啊。”

“没什么,盟主交代了一些事情,大概就是辅佐江湖盟维系武林稳定。”

楚思不是一个会撒谎的人,她眼神有些闪躲,显然有事情瞒着。

“师尊是有事情不能告诉我吗?”

楚思微微一怔:“什么?”

楼明辛比楚思高半个头,微微凑近楚思的时候,竟有一种将楚思搂在怀里的多觉。

“师尊的眼神骗不了我,一定有事情瞒着我。”

楚思皱了皱眉,后退了一步道:“放肆。”

楼明辛委屈地抿了抿嘴:“徒儿关心师尊,有错?”

楚思对楼明辛这妖孽,似乎无计可施,出手打一顿她做不出来,狠狠骂一通她又有些于心不忍。沉默了很久,她才道:“议事后,肖堂主去找了林长老。”

林萧寒,当今古晨派七位长老之中最德高望重的,也是如今古晨派的掌事人。

就一句话,楼明辛已经可以大致猜出原委:“肖堂主去告状了?”

“嗯。”楚思顿了顿,又道,“无妨,你如今是我的弟子,我自然会保你。”

楼明辛笑了起来:“不知肖堂主说了我什么?偷盗一事不是已经水落石出了?”

“你不会想知道的。”

“我想知道。”

楚思看了眼楼明辛坚定的眼神,轻叹一口气:“他说你的金色重瞳乃妖孽之眼,会给古晨带来祸端。”

楼明辛倒没有很在意的样子,点了点头:“然后林长老说什么了吗?”

“林长老赞同了肖堂主的言论,希望我可以让你离开。”

“那你会赶我走吗,亲爱的师尊。”楼明辛的眼盯着楚思,带着些许不确信。

不知为何,这一刻,楚思对上楼明辛的眼,有一种难以言说的熟悉感。仿佛很久以前,就曾沉溺在这双眼的光芒里。曾被这双眼的坚定无悔吸引过。

她错愕了一瞬,随即微微别过脸:“你若不想走,有我在,没人能将你赶走。”

“有师尊这句话,就够了。”楼明辛笑了笑,带着点邪气。

似乎是有意得到肯定,楼明辛又追问楚思道:“师尊,如果我这双眼真的是妖孽之眼,你会如何?”

“怎么可能,妖界如今被封闭,如何来人界,你不必在意他们的话。而且,你身上并无妖气。”

楼明辛垂下眼,一身灵力被除,又是妖魔混血,自然淡去了妖气,连魔气都几乎不存。

果然,楚思没有记忆,她并没有真正了解自己,了解自己究竟是什么人,了解她接纳自己意味着什么。

楚思见楼明辛有些失落,又补充道:“其实,我觉得你的眼睛很漂亮。”

她当初就是对着双眼一见如故,才着了魔一般去买下了他。要知道,古晨派从未有过买奴隶的先例。

而这句话,在楼明辛听来,宛若与很久以前的那句话交叠在了一起,成为了脑海中消散不去的回响——

“公子的眼睛很漂亮,不忍这双眼里布满血丝,不愿看它黯然失色。”

楼明辛怔怔望着眼前的楚思,抬起手,摸了摸自己的眼睛:“师尊喜欢它就好。”

此时的楚思并不能明白自己的话对于楼明辛的含义,她只是单纯说出了自己的观点,并且站在师尊的角度上,维护自己挑选的弟子。

“少说些花里胡哨的话,学好本事不要丢古晨派的脸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楚思对于楼明辛一腔真诚视而不见,一心追求得道的她自是不会去细想揣摩楼明辛的心思。

还是从前比较可人啊……楼明辛心里头想着,没想到这辈子成了个冰山美人。

不过没关系,他都喜欢。

“你身上的弟子服有些旧了,脱下来我给你缝补。另外我已吩咐后勤弟子为你准备新的。”楚思一边说着,一边往阁楼走,“将衣服脱下来给我,然后去背心法,明日我验收。”

楼明辛听了,非常镇定的没皮没脸的,跟着楚思进了房,在楚思面前脱下了衣服。

“胡闹!”楚思秀眉拧了起来,“回你自己房间脱!”

楼明辛存着戏弄的心思,笑道:“又不是光着身子,我还有里衣呢,师尊你急什么。”

“不成体统!”楚思怒喝了一声,随即目光微动,上前一把抓住楼明辛的手,“这是什么?”

楼明辛敛去笑容,有些不自在地抽回手:“没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楚思便手劲很大地拉回了楼明辛的手,只见那手臂上淤青遍布。

她见此,眸色顿时冷了下来,上前又拉开了楼明辛的衣服。

只见肩膀和露出的肌肤上,已然是累累伤痕。

“怎么回事?”楚思的声音像是凝固的冰霜。

楼明辛神色有些懊恼,倒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。

这些伤,他是不想给楚思瞧见的。

“是不是肖煜?”楚思面沉如水,“他为难你?”

“不是他。”

楼明辛说的是实话,这身上的每一处伤不是别人给他带来的,而是……

可是楚思不太相信,只是见楼明辛态度坚决,才尊重他没有追问。

她沉默了半晌,将楼明辛的衣服拉上,替他理好衣襟,掷地有声道:“你放心,以后为师会保护你。”

楼明辛望着楚思,笑意温柔。

不,这一世,换我保护你。

风笙和万晓晓顺利从灵元峰下来,顺利谈成了这笔交易,并且避开了古晨派的长老,免得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。

回到客房的时候,君无白也已经回来了,他背对着风笙和万晓晓,站在桌前,低头望着一口未动的粥。

风笙看不清他的表情。

突如其来的,风笙一阵心虚。

所幸君无白没有问什么,转过身淡道:“事情谈得如何?”

“差不多了,楼明辛要楚思前世的记忆,我打算去一趟冥界忘川殿。”万晓晓一边说着,一边朝风笙伸出手,“特使令借我。”

“啊?”

“特使令啊,不然我还要去神行宗办通行文牒,太麻烦了。”万晓晓见风笙没有动静,干脆自己伸手去风笙的怀里掏,大大咧咧,毫无顾忌。

只一个眨眼的功夫,万晓晓便从风笙怀里摸出了特使令。

“晓晓,我陪你去吧。”风笙还是不太放心。

“你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,冥王的把柄在我手里,我能搞的定。”万晓晓拍拍胸脯保证,“你和岛主就在这里等我。”

有时候人多了,可能确实办事不够利索。何况万晓晓要去谈的,是冥王的把柄,自己在场也不合适。

风笙考虑到这一点,也就没再多要求,点点头:“那你小心。”

“我办事,你还不放心吗,最多三天,我一定会来。”

万晓晓也是个说干就干的人,当即收好特使令,问君无白借了火羽圣鸟,离开了古晨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