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生无白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一百九十六章 金瞳篇(三十六)

 风笙听了楼明辛诉说的往事,立时就想起了不孤天圣堂内的画像,想起那幅没有五官的女子画像,以及画上弥留的一滴血泪。

“这也不能怪你。魔尊诶,你怎么可能阻止得了。”万晓晓摊了摊手,“胳膊拧不过大腿啊。”
楼明辛苦笑道:“是啊……正如魔尊所说,一切都是有代价的。”
“她死后,我在圣堂内挂起她的画像,在千灯馆点起她的长明灯,我告诉自己,也告诉不孤天所有人,永远不会忘记她。”
“后来,曾有一名修者来到魔界,我请他帮我演算那名女子转世后的下落。他只能模糊地算出她投身人界,且有修炼得道的机缘,身居福地。那名修者还告诉我,因她前世不得善终,今生注定会遭逢大劫。”
“我一直默默留意着人界的福地,猜想她究竟会诞生在何地……”
“难怪。”万晓晓豁然开朗,“原来那幅羊皮画卷是你用来做这件事的。”
楼明辛皱眉:“他们居然连这都给你们看了。”
“所以你一直留意着人界福地,是希望有朝一日能来人界帮她化解大劫吗?”
“是。”楼明辛没有否认,“我本想在大事完成后来人界寻她,却不想……事情失败。”
“我被剔除一身灵力逐出魔界,许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,让我再度遇见了她。”
楼明辛至今记得和楚思初见的场景,那日的天气阴沉沉的——
自被逐出魔界,楼明辛便成了手无缚鸡之力之力之人,一身灵力全无,在一个全然陌生的地方兜兜转转。
没有人知道,他以永不再回魔界为代价,换得了三十三名妖魔之子的性命留存。
他虽然不甘心,但成王败寇,怨不得什么。
失去了灵力,成为废人,又失去了人生最大的目标,一败涂地。楼明辛浑浑噩噩了一阵,靠一个信念支撑着他在无依无靠的人界好好活下去。
他……或许还有机会,能弥补曾经的一个遗憾。
凭借着对人界地图的记忆,楼明辛一路走过了很多福地寻找那名姑娘的转世,但都没有踪迹。
后来,他经过了海之角的珍市。
那是人界一处神秘的市集,不但贩售灵宝,同时私下贩售的还有奴隶……
在名门贵族里,有些人需要奴隶,或要他们出生入死,卖命效力;又或将他们当作玩物,取乐玩弄。这修仙界,高贵正统的修仙派自然是不会需要奴隶,可一些剑走偏锋的,便需要奴隶做药鼎,助他们修炼得道。
故而,奴隶的贩卖虽有些残忍,但在当今的人界却是有需求的。
奴隶的日子都不好过,一般人不会愿意去做奴隶。所以,一些无亲无故的流亡之人,一些家破人亡的欠债之徒,或是来历不明的神秘者,都会成为奴隶贩子的目标。
楼明辛就是其中之一。
在珍市晃荡得久了,又是一双漂亮的金瞳,自然而然引起了奴隶贩子的注意。
楼明辛会去此地,是冲着此地为福地,或许有姑娘转世的下落。可不想去了那里,不但没有找到转世下落,反倒是被看中了这副皮相,抓起来做了奴隶。
楼明辛失去了灵力,被迫停住了脚步,而在灵力高超者众多的珍市,他自然也就无可奈何。
所幸他心态好,被迷晕了抓起来做奴隶,没有任何反抗,还很配合地自我推销,凡是来了客人,都笑眯眯地热情介绍自己,生怕对方不买他似的。
以至于他都不需要被关在铁笼子了,享有了其他奴隶享受不到的待遇。
奴隶贩子看他一副好皮囊,又如此听话,放松了警惕。因着金色重瞳很特别,人贩子价格开得很高,高到一些贵族都摇头叹息,扔不出那些钱。
又有些人觉得楼明辛妖冶过头,唯恐难以驾驭,故而不做考虑。
一来二去,楼明辛被搁置了,他便一边在珍市的奴隶里混得风生水起,一边寻找着离开的时机。
他不会停下脚步,他还要去找她。人界的福地还有很多,他一路找来,离传说中的古晨派越来越近,当初修者曾说她命里有修炼的机缘,一定要去那里找找。
楼明辛这么打算着,却意外的,那日,古晨派的楚思长老来珍市买灵石。
“哇,那是楚思长老!”
“就是那个古晨派的女长老啊,人又漂亮又能干,要是能被她买走就好了。”
“诶,楼哥,你不是一直说要去古晨派看看吗,让她把你买了呀。”
“算了吧,人家可是正统的修仙门派,怎么会要我们这种奴隶。”
楼明辛闲散地坐在关押奴隶的铁笼子上,听笼子里一群奴隶议论纷纷。听得累了,才懒懒抬眼看去,只一眼,便顿时怔在原地,那背影瞬间击中了他的心脏。
太像了,过去了这么多年,那背影从没有一天自楼明辛脑海里抹去。
真的是太像了。
楼明辛忽然生出了一个念头,他果断从笼子上跳了下去,麻利地一个开门关门,将自己关进了笼子里头。
“……”
旁边的奴隶都看呆了,小心翼翼问道:“楼哥,你做什么?”
楼明辛找他们眨了眨眼:“一会儿不要妨碍我生意哦。”
他们是见惯了楼明辛推销自己的,说得天花乱坠,令人啧啧称叹这一口嘴上功夫。可他们也看得出,楼明辛那话里是充满着敷衍的,空话太多,买家是不会喜欢这样的。
但看楼明辛今天反常的行为,其他奴隶纷纷觉得,楼哥要卖出去了。
果不其然,楚思买完东西后转身的刹那,楼明辛眼睛都亮了。
他捡起笼子附近的一块石子,撸起袖管,毫不犹豫地朝着手臂狠狠划下一道。
旁边笼子里的奴隶都惊呆了,眼睁睁看着楼明辛毫无疼痛之色,反倒嘴角扬起了乖张的笑容。
鲜血顺着手臂缓缓淌下,他将石子一扔,靠在铁笼子上,立刻营造出一种削弱的感觉。
其他奴隶:“???”
不多时,手臂上的血已经流出铁笼子,一路蔓延而去,淌到了楚思离开的路上。
她经过时,不由低头看了一眼,秀眉微微蹙起,朝楼明辛所在的方向看来。
其他奴隶:“楚思长老看过来了!”
“她从前不多看我们一眼的!”
“还是楼哥有办法。”
四目相对的那一刻,往事如潮水再度一一汹涌而过。
楼明辛的金瞳里承载了太多曾经未来得及表现出的情绪。有欣赏,有怜爱,有不舍……
楚思似也被这双金眸吸引,脚步停了片刻,终于朝这里走了过来。
其他奴隶:“她她她,她居然走过来了。”
楼明辛就这样定定看着她,目光没有半分移开。
楚思一路走到了楼明辛的铁笼子前,亭亭而立,带着一种居高临下之感,淡淡开口:“你叫什么?”
楚思开口的那一刻,楼明辛眼中所有情绪化为温柔而细碎的光。
即便楼明辛从未看清过她的面容,但这声音他不会记错,这熟悉的气息他不会认错。
她就是当初的那名姑娘。
他终于找到她了。
“楼明辛。”楼明辛看向她回道。
“何以重伤至此。”
楼明辛坦然回道:“困在这里的日子,毫无希望,我想解脱。”
楚思被这双眼伪装的哀伤吞没,不由蹲下身子,手穿铁笼子的围栏,抓住了楼明辛的手臂,双指并拢,自上而下,所抚过之处,伤口的血被止住。
其他奴隶:“???”
楼哥,你在老板面前混得这么好,会毫无希望?那我们算什么?
就在楚思望着楼明辛的时候,奴隶贩子热情地迎了出来。见是鼎鼎大名的楚思长老,神色越发恭敬。再见弱弱躺在铁笼子里的楼明辛,一脸瞠目结舌。
老板:“楼明辛你……”
“他多少钱。”楚思淡淡问道。
“楚思长老,你要……买他?”老板不可置信。
“是。我若不救他,他怕是要死在你这里了。”
“这从何说起?”老板一脸惊诧毫不掩饰,望了眼一脸无辜的楼明辛,缓了半晌才道:“那我给长老打个折,十万……”
楚思不等老板说完,便扔了一千两银票过去:“就这些。”
“???”老板望了眼怀里的银票,赔笑,“楚思长老,你这不是为难我吗……”
楚思为楼明辛止血后,站起身提了提手里的剑:“古晨派早就觉得贩卖奴隶为药鼎之事太过荒谬,有意改变此等劣习,只是迟迟未定。我倒是不介意提前……”
“楼明辛,以后楚思长老就是你的主人了。”老板闻言,身子一震,不假思索地变了脸,“以后要好好侍奉楚思长老。”
得罪谁都不能得罪古晨派啊……
楼明辛低头,银色长发掩住了他的顽劣的笑意。
楚思面无表情地打开了笼子,伸出手:“楼明辛,给我走吧。”
楼明辛闻言抬起头,时光恍惚回到了那日魔界广场上,他们隔着遥远的距离,连对望都那般模糊。
可如今,那张脸清晰地就在眼前,沿着从前的轮廓,清晰勾勒出了五官。
一直以来的耿耿于怀化为此刻触手可及的温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