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生无白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一百九十五章 金瞳篇(三十五)

 竟答应得如此爽快?

风笙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万晓晓,万晓晓朝她眨眨眼,一脸高深莫测。
“晓晓。”风笙将万晓晓拉倒跟前,低声道,“你有什么办法让楚思长老记起前世?这可不是随便能做到的。”
“去冥界求冥王施恩呗,他只要开开尊口,前世的记忆便能从忘川殿内取出。”
“……他会给你?”
“不瞒你说,他真会给我。”万晓晓高傲地扬起下巴,“我手握八百余名神仙的秘密,他冥王也是其中之一。要是不给我……我就把他的丑事捅出去。”
风笙露出了佩服的目光,两人的窃窃私语落在楼明辛眼里,令人怀疑。
楼明辛将手里的扫把重重往地上戳了戳,道:“我可以相信你们的话?”
“自然可以。”万晓晓挺直了腰杆子,转身看他,“只是,你确定楚思长老是当初那位姑娘吗?你看清过她的脸吗?”
“我没有看清过她的脸,但我确定就是她。”
从元灵峰向下看去,茫茫云海遮住了部分视野,看不清峰下的情景。楼明辛却凝视着云海,不知在看什么,眼神飘忽不定。
万晓晓与风笙对视了一眼,斟酌问道:“在魔界的时候,那位姑娘后来究竟发生了什么?”
楼明辛那双金色的眼眸里像是山峰下的云海,一片朦胧。
“你得跟我说说,不然去取记忆的时候,我才能确定没有错。你要知道,冥界那帮家伙有时候糊里糊涂的,万一拿错漏拿……”
万晓晓的话终是让楼明辛的目光动了动,他抬手捂了捂自己的眼,感慨道:“真是不太愿意说起那件事,因为我真的太差劲了……”
他捂着眼的手良久没有放下,像是在稳定自己的情绪。可见那段回忆对他来说,是煎熬。
这模样看着分外苦涩,倒是让万晓晓不忍再继续追问了。
“算了,不说也罢,反正之前的事情我也知道得七七八八了……”
“我当初,太过耿耿于怀,所以一直不想提起。”楼明辛缓缓放下了捂着眼睛的手,目光变得幽远深沉,“如今我找到她了,说一说倒也无妨。”
这是自遇见楼明辛后,第一次听他的口气如此哀伤。
楼明辛说,那日请愿书签完后,他带着请愿书去见魔尊,得他首肯成立了不孤天。
不孤天成立没多久后,他安顿完三十三名妖魔之子,便打算搬入魔宫。以他大皇子的名分,的确也应该般入魔宫和魔尊住在一起。
那日,他得魔尊传召去魔宫大殿,还以为就是为了这件事。
漫不经心地跨入大殿,便见这位魔界的统治者靠坐在王座上,一手搁在扶手上支着头,眼轻轻阖着,似乎在休憩养神。
他以一种王者的姿态独居高处,显得高不可攀。听闻楼明辛入内的声音,他才缓缓睁开了眼,漆黑的瞳仁里看不清一丝情绪。
“来了。”
随着魔尊一声低语,背后的殿门陡然合起。
楼明辛回头看了眼合起的殿门,心中隐约有不详的预感。
他皱了皱眉头:“你叫我来有什么事?如果是搬入魔宫的事,我已经在准备了。”
“楼明辛。”魔界百姓奉为至尊的魔尊殿下此刻幽幽开口,“本座收你为义子,将你捧上高位,是看重你母亲曾为魔界祭司。”
“你却一意孤行,顽劣不堪,无视本尊的警告。”
魔尊的一字一句听上去语调平平,却如山雨欲来前的平静。
“你当真以为,本座这么好说话?”
说到最后一字的时候,魔尊重重压下声音。一股无与伦比的灵压逼来,犹如千钧之重,令楼明辛无法承受,双膝一屈,不由自主地跪倒在了地上。
“你!”楼明辛头疼欲裂,双腿根本不听使唤。
这便是……魔界统治者的力量吗……
“本座对你的容忍是有限度的。楼明辛,你要成就什么,就要牺牲什么,这世上,不存在没有牺牲的成功。”
高座上的魔尊忽然坐正了身子,他抬了抬手,左侧便有一名魔兵压着一人走出。
被押出来的是一名女子,她头发散乱,衣衫不整,更可怕的是,她的面容已经被划得一片模糊。
可即便面容已经一片模糊,楼明辛还是凭借着身形认出了她。
当日遥遥一望,已经是刻骨铭心。
“姑娘,你……”
“跪下!”
魔兵粗鲁地将女子推倒在地。
女子栽倒在地,身子颤抖着,像是花了好大的力气才直起身子,跪好姿势。
楼明辛金瞳骤缩,挣扎着刚刚站起了一点,却又被更大的灵压掣肘了行动,迫不得已又跌在地上。
“楼明辛,我的孩子,本座许你起来了吗?”
魔尊的声音带着无上的威严,之前还在魔尊面前嬉笑怒骂的楼明辛此刻动弹不得,意识到了可怕两字的真正含义。
他也不由想起来魔界前,母亲音女说过的话。
魔尊殿下比你想得要重情重义,却也比你想得要翻脸无情。
如今想来,果然一语中的……
那名姑娘她,她果真是因为自己……
可恶!
楼明辛金色的双眸里满载着愤怒和怨恨,可没有反抗之力,只能困在原地。
见楼明辛被迫乖乖跪在了地上,魔尊才将目光放到女子身上,道:“本座当初派你去盯着大皇子,入住他所居住的客栈,每日汇报他的行踪,是不是。”
楼明辛倏然抬眼。
她,竟是魔尊派去监视他的?!
可她最后背叛了魔尊,反而帮助了自己……
这根本就是罪无可恕!
“是。”跪在地上的女子发出轻轻的应答声。
那声音和当初隔着房门时听到的别无二致。
“本座再问你,你是不是答应了本座,要效忠本座,极力阻止大皇子成立不孤天的行为。”
这语气与其说是质问,不如说更像是定罪。
“是。”女子虚弱道。
“可你最后做了什么?”魔尊冷道,“非但没有阻止大皇子,更带头签下请愿书,激起民众纷纷效仿。”
魔尊说着,淡淡动了动手指,跪在地上的女子便痛苦地伏在地上抽搐起来。
她看上去很痛苦,却咬着牙一声不吭。
“魔尊!”楼明辛神色暴怒中带着痛惜,“此事与她无关,皆是因为我!”
“是因为你,所以本座才让你来好好看着。”
只一句话,便让楼明辛宛若置身寒窖。
他竟然还天真地以为,不孤天成立,便是他赢了魔尊。
他输了,输的一败涂地……
“义父!”
楼明辛喊出了一直以来都不愿意喊出口的称呼,他虔诚地跪在地上,伏下身子:“请您放过她。”
高座上的魔尊怔了怔,神色微微有所松动,温柔自眼底一闪而过。
但最后他还是道:“晚了。”
“不孤天的成立,需有代价。而她,便是那个身先士卒的人。
话音落,甚至不给楼明辛反驳和求情的机会,魔尊抬起手的刹那,地上的女子也跟着站起了身子。
就像是被操控着,随着魔尊的手一点点抬起,她也跟着一点点向上漂浮。
“大皇子……”
女子的声音嘶哑,如同被扼住了喉头,好不容易才挤出来一丝声音。
“这是我自己的选择,我不后悔,也请你不要责怪自己……”
楼明辛跪在地上,金色的双眼里冲上绯红的血,金色红色交织在一起,一时显得极为可怖。
他死死盯着魔尊的手,只见魔尊抬起的手忽然紧握成拳。
成拳的这一霎那,眼前的人如被一双有力的手捏爆,身体顿时化为灰烬。
仿佛四周都归于混沌寂静,只剩下那砰然的爆裂声。
楼明辛身上的筋骨倏然松开,可他还是跪在地上,目光沉寂,久久未动。
她死了,为了自己而死。
可连她的长相,连她的姓名,他都不被允许知道。
魔尊看着楼明辛失神的样子,看着他遭受打击后颓然的模样,虽有些许不忍,但更多的是对自己雷霆手段的不容置喙。
“你要记住,你的一举一动不仅关乎个人,更会影响你身边所有人的生死。”
“我的孩子,不孤天成立一事,以此终结,本座不会再同你计较。”
“从今以后,你便跟在本座身边,本座会尽心尽力调教你,你会成为魔界未来的希望。”
楼明辛望着高处的魔尊,他深邃立体的五官看起来如此面目可憎。
良久,楼明辛摇摇晃晃地站起身子,没有正面应答魔尊的话,只是道:“请义父恩准,儿臣住在不孤天,以便监管妖魔之子。”
魔尊闻言眉头紧蹙:“你说什么?”
“请义父恩准,儿臣住在不孤天,以便监管妖魔之子。”楼明辛麻木地重复着这句话,眼里的血气没有一点褪去的痕迹。
似是看出了义子此刻遭受的打击,魔尊明白他们父子间的隔阂因此很难消除。权衡再三,他终是点了点头。
“准了。”
第一次喊义父,第一次自称儿臣,竟是在这样鲜血淋漓的场面。
在这样一条生命消失的情况下。
如今过往种种,从楼明辛口中说出,都仿佛还带着绝望和痛苦。
“我真是一个……很没用的男人啊,不是吗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