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生无白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一百九十四章 金瞳篇(三十四)

 风笙完全没想到,自己醒来的时候会在房里。

更加没想到,自己一觉就睡到了午后。
她睁开眼,懵了好一会儿,仔细回想昨天发生了什么,但毫无头绪。
自己……不是在数星星吗……怎么就到房里了?
难道是万晓晓幡然悔悟了?
风笙翻身下了床,却见房里没有人,只桌上摆了清粥小菜,并附上字条:勿忘晨食。
伸手摸了摸碗,感应到些许灵力。似乎也是这些灵力附着,让碗里的粥保留着适口的温度。
这字迹……君岛主?!
这是君岛主的房间?!
风笙错愕之际,房门被“吱呀”一声推开,映入眼帘的是俏生生的一张面容,脸上还带着些许惆怅。
“你醒啦。”
“我……”风笙站在原地捂着额头,“我怎么进了君岛主的房间……”
万晓晓瞥了眼桌上的粥,叹息道:“我今早醒来的时候,便看见君岛主在外头坐着。”
“我问君岛主,他说知道你的顾虑,也知道我的好意,权衡之下,便在你睡着后将你抱回了房间,自己在外头坐了一宿。”
风笙垂下眼帘。
“你啊……”万晓晓又重重叹了口气,“算了。”
指了指桌上的粥道:“把粥吃了,咱们去元灵峰。君岛主被你当挡箭牌去和各位长老议事了,灵元峰楚思长老不在,咱们正好去和楼明辛谈谈。”
风笙道:“我不饿,咱们直接去吧。”
“把粥喝了。”万晓晓将碗端起送到风笙面前,她脑海里浮现出君无白替风笙温粥的画面,心里莫名一酸,“君岛主都在外头坐一晚上了,别浪费他一番心意了。”
放眼六界,能得他如此温柔以待,呵护得无微不至的,也就风笙一人了。
风笙望着桌上的粥片刻,终还是摇摇头道:“不喝了。”
自六界通道那个幻觉后,风笙更觉得自己应该和君无白在感情上保持合理的距离。
镇妖塔受损后,风笙因力量微薄,得君无白颇多相助,她由衷感激。她也曾因朝夕相处,生出了一丝君无白和零重叠在一起的幻觉,但那是错误的。
君无白对她太好了,好得让她不知所措。
他们的婚姻,根本就是假的啊。
万晓晓见风笙看着那碗粥,像看着砒霜一般,不由心疼起君无白。
“你真是……”
斟酌了半天语句,万晓晓竟找不到可以教育风笙的话。
如果有一天风笙找到了零,那第一个冲上去要掐死零的,大概就是万晓晓了。
空着肚子的风笙和万晓晓离开客房,准备御剑上元灵峰,此刻长老们都去议事,弟子们正在午休,没人注意她们的动静。
即便是有守卫的弟子瞧见了风笙走动,但碍于她江湖盟盟主夫人的身份,也没上前过问。
找了一处隐蔽之所,风笙祭出青锋,沿着当初楚思引的路,顺顺当当载着万晓晓到达了元灵峰。
远远的,还御剑飞行的时候,风笙就瞧见了元灵峰上的一袭背影,于云雾中,于青山间,孤绝料峭,又怡然自得。
等落在元灵峰上,风笙才发现,原来是楼明辛,他正拿着扫帚清扫台阶,这表现当真是个乖巧懂事的弟子,与昨日广场前的桀骜不驯大相径庭。
感应到风笙和万晓晓来到元灵峰,那扫着台阶的人没有半分错愕与惊慌,慢腾腾地扫完了最后一阶地,才转过身,支着扫帚斜斜而立道:“找我有什么事?”
“你怎知我们是特意来找你的?”万晓晓上下打量着楼明辛。
“昨日在广场的时候,你身边这位姑娘便盯着我看了很久。我猜想,应当不是因为我长得好看吧。”楼明辛笑起来带着一股与生俱来的邪气,“还有,你们应当才去过魔界不久,身上还弥留着魔界的气息。”
万晓晓惊诧:“鼻子这么灵。”
“若我没猜错,你们应当还去了不孤天。我在那里生活了很久,不会错。”
楼明辛一边说着,一边好奇地盯着风笙看,“魔尊那老不死的不会允许一般人去不孤天的,你们的身份……”
顿了顿,楼明辛扛着扫把闪身到了风笙面前:“天界的人。”
风笙正面对上他的金色重瞳,竟被一时震慑,迈不开脚步。那双眼里充满了莫测的邪魅妖气,魔之戾气,如不可凝视的深渊。
“不愧是魔界的大皇子。”风笙定了定神,莞尔笑道。
“看来你们知道了很多。”楼明辛挑眉,眼中的戾气收敛了许多,“我现在不是什么大皇子了,别那么叫我。说吧,找我为了什么?”
“你的眼睛。”风笙直言道,“有一件关乎天下苍生之事,需要你的眼睛。”
楼明辛先是一愣,继而低低笑了起来:“你可真敢说。”
“我会换一双眼给你,不会影响你的生活。”风笙躬身,诚心诚意地行了大礼。
楼明辛望着一脸郑重的风笙,收起笑容,懒懒道:“换一双眼?换什么眼。”
“天界有一宝物,乃南海上贡的凝红泪,是初代海皇陨灭前留下的神力所成,可视万物。”
楼明辛依然是漫不经心的语调:“你既从魔界而来,当知道我妖魔之子的身份,神力所成之物,我接受不起。”
“我渡仙气于你。”
“姑娘,那可不是小数目。”
风笙直言:“我既然有求于你,自然要付出代价,这是等价交换,我还是明白的。”
“嚯,你倒是爽快。你叫什么名字?”
“风笙。”
清风吹散了元灵峰缭绕的云雾,散开的云雾又很快聚在了一起,楼明辛银发扬起的一瞬,划过他肆意的笑脸,如云雾中刺眼的光。
“风姑娘,可惜……我还是不会答应你。”
风笙沉默片刻:“是我交换的代价不够吗?”
“不,你的代价很高,初代海皇遗留的东西,比我这双卑劣的妖魔之眼好上千倍万倍。”楼明辛说着,抬手抚过自己的眼,“可是,这双眼我要留着,不是为我自己。”
须臾之间,楼明辛眼里如泉水漾起丝丝波澜,有一个声音回响在他的耳畔——
“我只是觉得……公子的眼睛很漂亮,不忍这双眼里布满血丝,不愿看它黯然失色。”
是的,她曾那么喜欢这双眼睛,所以这双眼睛一定要为她留着。
楼明辛似是想起什么,嘴角的笑容染上了些许苦涩,这模样落在风笙眼里,有些触动。
“是和当初帮助你的姑娘有关吗?”
“他们这都跟你说了。”楼明辛见自己心事败露,没有不满的样子,倒是很开心地凑上前,兴致勃勃道,“怎么样,我喜欢的姑娘,是不是很好很好的姑娘。”
怎么有一种……显摆的感觉呢……
风笙有些招架不住这突然跳跃的画风,倒是一旁的万晓晓噗嗤笑了出来。
“笑什么?”楼明辛一点也没有身为魔界大皇子的矜持,“她确实足够好。”
“所以……那姑娘是楚思长老吗?”风笙问道。
从楼明辛对楚思的种种态度来看,风笙觉得自己猜测的应当没错。就那日广场上的情景来看,楼明辛一直在毫无顾忌地撩拨这位古晨派长老,若不是居心叵测,便一定是事出有因。
思来想去,能让乖张的魔界皇子在这里拿着扫帚扫地的,也只有那名让他放在心间上的姑娘了。
“风姑娘,你就这么好奇我的故事吗?”楼明辛将扫帚支在地上,双手交叠放于扫帚顶部,“无论如何,我是不会和你做交易的。先不说我留着金瞳有我的意义,就说你那拯救天下苍生的目的……我一点也不感兴趣。”
“我生父生母水深火热,这该死的天下苍生……与我何干。”
早就知道妖魔之子不会将苍生大任放在心上,所以风笙将凝红泪作为交易。凝红泪还是当初父亲尚在时,天帝赏赐给他的。父亲后来又将这凝红泪给了风笙,如今竟成了最有价值的遗物。
风笙一时语塞,在谈交易上,她似乎已经黔驴技穷。
“如果我们能帮你唤醒楚思前世的记忆呢。”万晓晓突然开口。
“晓晓?”
“你说什么?”楼明辛对万晓晓的话产生了兴趣。
“若我没有料错,当年不孤天成立,帮你的姑娘是被处死了吧。你接近楚思,保留金瞳,不过就是为了想和她再续前缘。”
“可是普通的六界之人,入了冥界,走了轮回,那记忆早就不在了。你就算留着金瞳,也勾不起她的一点记忆。”
万晓晓眼见楼明辛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,笃定自己想得没错。
“我有办法,让她想起过去,只要你配合。”
元灵峰下,倏尔传来庄严肃穆的钟声,是前山四堂的方向。
这是弟子们开始下午课程的标志,也代表着前厅长老们的议事快要接近尾声。
时间不多了。
可就在这时候,相对而立的三人陷入了沉默,气氛一时有些僵持。
良久,楼明辛将目光从万晓晓脸上离开,抬起胳膊,伸了个大大的懒腰,回道:“好啊。”
那语气,像是阳光穿破云层,带着点暖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