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生无白
扫一扫下载抢先看
第一百九十三章 金瞳篇(三十三)

 “真是吓得我瓜子都掉了。”万晓晓稳稳地抱着那一袋子得来的瓜子,一边“吧唧吧唧”磕着,一边悄悄对风笙露出无可奈何的神色,“怎么办,古晨派长老收了妖魔之子为徒,这算什么?”

君无白淡然无话,望着对楚思嬉皮笑脸的楼明辛,眼底深邃无光。
风笙叹了口气,眼见围观的人群已经散去,忙追上了楚思道:“楚思长老,请留步。”
楚思闻言回头:“夫人还有何事?”
风笙望了眼她身后的楼明辛,立刻搬出君无白做挡箭牌道:“盟主说江湖盟有些事务想和各位长老交代,需要多留些时日。”
“是吧,盟主?”风笙回头,对君无白眨了眨眼。
君无白好整以暇地站在原地,接受了风笙俏生生的眼波,温雅一笑:“是。”
楚思点点头,随手招来一名弟子,吩咐让他们准备客房给风笙一行。
然后又对君无白道:“我也会通知其他几位长老,届时我们可前厅一叙。”
君无白唇角轻扬:“好。”
定下了这件事,楚思便挥袖现出长剑,腾跃至剑刃上,朝楼明辛道:“随我回去,御剑之术可会?”
楼明辛面朝君无白,好看的眸子里,流露出一丝笑意。随即回应楚思道:“亲爱的师尊,我连心法都没学会,怎会御剑之术。”
楚思无奈道:“上来,我带你走。”
“可我上不来。”楼明辛捂着自己的腰,一脸委屈。
偏偏那眉眼难过地挤到一处时,还意外的和谐,十分耐看,流露出一股孱弱之美。
楚思再不想和楼明辛废话,当即弯下了腰,手轻轻一捞,抓住了楼明辛的后衣领,将他一把拎了上来。
“站稳了。”楚思话音刚落,剑已经“咻”地飞了出去。
楼明辛眼疾手快地顺势搂住了楚思的腰。
楚思身子一震,僵硬着道:“放手。”
“可是师尊,我站不稳啊。”
楼明辛拖长了语调,慵懒里还带了点撒娇的意味。
楚思自觉说不过他,只能低低道了句:“随你。”
长剑划过天际,留下惊鸿一瞥。剑上的两人也顷刻间没入高山见的缭绕云雾里,难辨踪迹。
要想办法同楼明辛聊聊,希望他愿意献出金瞳……风笙望着他们离开的方向,心中思虑着。
若楼明辛愿意献出金瞳,届时风笙会换一双普通的眼睛给他,让他可以正常生活,也不会亏待他。
被吩咐招呼风笙一行的弟子已经等候在一旁,客客气气地行了礼,引着他们往客房去。听说了来客是江湖盟盟主和夫人,弟子也是格外体贴。
“我们准备了两间客房,一间给盟主与夫人,一间给万姑娘。”
见那名弟子望向自己,风笙漫不经心道:“嗯,多谢。”
反正两间客房,自己和晓晓一间,君岛主一间,也是一样的。
领路的弟子将他们带到了后山的客房处,那里正是清幽的一隅,没有人迹。想来古晨派也就每年修仙大会的时候会宾客盈门,此刻正是空闲的时候,自然也就清净。
客房是普通的房间,家居摆设一应俱全。虽说此时没有客人居住,但弟子都会按时打扫,也算干净整洁。院落里的花花草草也照料得不错,已是开春时节,绿意浓盛。
“盟主。”
已经有弟子立在客房门口候着,见风笙一行来了,迎上前恭声道:“盟主,客房已经收拾妥当,用餐我们也会派人送来。若有其他需求,知会外头的弟子一声即可。”
君无白长身而立,含笑点头:“有劳。”
这弟子虽是个男孩子,但见着眼前的男子温润如玉,如切如磋,如琢如磨,也不由红了脸,低头嚅嗫道:“应当的。”
他心里想着,再也不相信江湖传言,说什么江湖盟盟主是个老头子,瞧这令人如沐春风的优雅,说是翩翩少年郎都不为过啊。
“还有,方才长老派了人来传话,议事的时间便定在明日午后,盟主意下如何?”
古晨派早晨课业繁重,时候定在午后也是正常。
君无白颔首:“就依各位长老所言。”
“那就不打扰了。”
弟子躬身行礼,寒暄几句后便离开了,客房处便只剩下了风笙三人。
风笙一直以为自己和晓晓应当是心意相通的,故而她已经默认了自己会和万晓晓住一间房。特别是万晓晓走过她时还拍了拍她的肩,让她更加坚定地相信,死党之间一切尽在不言中。
谁知道她跟在晓晓身后准备进房间时,吃了个大大的闭门羹。
突然关上的房门差点就砸在风笙的脸上。
“万晓晓……”风笙拍着门道,“你做什么?”
门里传来万晓晓清脆的声音:“什么我做什么?”
风笙回头看了一眼君无白,他已经进了另一间屋子。
“晓晓,我和你住一间啊。”
“人家明明都分好了,你和君岛主住一起。”
“……别人不知道,你还不知道?”风笙又拍了拍门,“别闹了,开门。”
“我可没跟你闹。”万晓晓倚在门口道,“你已经不小了,都成亲了,怎么还和小孩子时候一样跟我睡呢。”
风笙明明白白确信了,万晓晓这家伙是在挑事。
“万晓晓,你开不开门?”
“还凶我了?”万晓晓将房门“咔哒”上了锁,“今天我这门锁死了,谁也别想进来。”
风笙:“……”
房间里的万晓晓倚在门口,依稀可以透过薄薄一层窗户纸,看见门外风笙焦急又无奈的神色。
她有些心疼,但还是决定不能心软开门。
万晓晓想方设法将风笙往君无白那里推,是经过深思熟虑的。这一路上,她为了这件事已经想了很久。
自天星台离开后,万晓晓便觉得风笙比她想象中的要沉溺于过去,以及过去的那个零。而事实上,这个零给风笙带来的,是是实实在在的伤害,令她伤痕累累地回了天宫,她万晓晓是亲眼见过的。
她视若珍宝的笙笙,却被其他人伤成这样,万晓晓的心就跟碎了一样。
本以为四海八荒人人称颂的君无白对笙笙如此关怀呵护,足以让她重新开始,可这家伙也是死脑筋,对君无白的爱护有加定位成了突如其来的好,不能更不愿去接受。
君无白走不进笙笙的心里,笙笙又执着于零,万晓晓看着着急,她不希望她的笙笙再受到任何伤害。
所以她决定做点什么撮合他们俩。
感情的事情,本就难以定论。他们之间并非完全没有可能,万晓晓作为旁观者,能清楚地看到君无白的眼神里充满真挚。
他的好并非一时兴起突如其来,他和笙笙成婚并非如他所说的摆脱赐婚。
他可是君无白,他不想做的事情,谁能强迫他。
那样的说法,也只有笙笙会信。
君无白分明是爱着笙笙的,她能感受得到。
她如今能做的,便是推一把,希望她的直觉没错吧。
君无白能给笙笙更好的照顾,君无白不会像零一样伤害笙笙。
笙笙幸福,她就幸福了。
过了半晌,风笙似乎也放弃了叫门。万晓晓瞧见她从门口离开,长舒了一口气,心里头默念着:笙笙我可是为你好,你要是能选择对你最好的,我也不用费这么大功夫了。
叫嚷了半天,万晓晓不为所动。
看上去,门是无论如何不会打开了,风笙一边感叹着她这劲头都可以去干月老的活了,一边只能放弃,灰溜溜地走道了客房院落的中央,朝左看看万晓晓的房间,朝右看了看君无白的房间。
她可是有志气的人,让她为了一张床折腰,那是万万不可能的。
客房中央的庭院里,摆着石桌石凳,风笙瞧见了,打定主意便朝着那里一屁股坐了下去。左右不过一晚上,坐着看看星星也就过去了。
来送饭的弟子看见风笙独自坐在外头,一脸诧异。风笙只能迎着他们错愕的目光,笑道:“我在这里赏景,赏景。”
万晓晓的房门紧紧锁着,风笙又不想去君无白房里用餐,便饿着肚子,托着下巴望天发呆,什么都不想干。
君无白也就算了,连万晓晓也从始至终都没有出来看她一眼,还真的让她自生自灭了。
晓晓她怎么就不明白呢,有些事情,真的强求不来的啊……
她大概能明白万晓晓心里在想些什么,但自灵脉解封后,纠缠在过去的记忆就再也割舍不下,忘不了,也逃不开。
坐着坐着,天色也渐渐晚了,闪烁的星辰布在夜空中,让风笙不禁想起了天星台看到的星星。
如繁花似锦,美不胜收。
这满天星河,到底有多少星星呢。
“一、二、三……”
风笙百无聊赖,仰头一颗一颗数着。
真的有好多啊,大哥,啊不是,溯世星尊平日总是和这些星星打交道,会不会很闷啊……
数到第九千九百九十九颗星星的时候,风笙终于再也支撑不住,头一顿一顿的,眼皮子直打颤。
托着下颌的手顺着一滑,风笙便脑袋瓜一沉,整张脸埋在石桌上,犯困睡着了。
而在她睡着后没多久,右侧的房门轻轻开启,一人轻袍缓带,款款而来,将睡着的风笙温柔抱起。
风笙丝毫未觉,头轻轻一歪,便沉沉窝在了这个怀里,异常有安全感。
望着风笙这个样子,头顶传来一声轻笑。
嘴里绝情,可睡着的时候,身体却很诚实啊。